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洪荒歷笔趣-第二十四章:蒸汽與爆炸推薦

洪荒歷
小說推薦洪荒歷洪荒历
古站在一块岩石前,他闭着眼睛默默感受着身体。
随着他产生了战斗的概念与想法,他的身体就开始逐渐发热,这是身体内的血液流动速度增加,同时各种激素产生的影响下,线粒体所提供的能量增加,这让身体逐渐发热,浑身肌肉进入到了可以发力的状态下。
这就是古平常的战斗状态,这种状态下他可以轻松杀死任何的万族凡人士兵,但是面对超过十名万族士兵围攻的话,他也会受伤。
然后,古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了起来,同时进入到了超负荷状态下。
这种状态下,古的精气神都集中了起来,浑身气血更是激烈的奔涌着,这让他反应更快,速度更快,力量也更大,同时负荷也非常大。
这时,古的皮肤表面就有蒸汽开始出现,这是他的身体过热,体液化为汗水蒸发后的现象。
这时,古就感知着身体,控制着身体,他和史一起发力控制之下,身体大部分的毛孔都紧缩了起来,身上的蒸汽开始逐渐减少,同时他体内的温度越来越高,古自己都可以感觉到,他体内的血液仿佛正在逐渐的变热直到沸腾。
但这还不够,古所要的是一种爆发性,一种使用出来就可以扭转绝境的力量,所以他立刻就再次控制肉体,让史在体内产生出了草药的那种物质,这一刻,体内的热变成了烫,滚烫的那种,他的血液,他的体液,他的内脏和骨头都仿佛被火在烧一样。
古体内的力量膨胀得仿佛要炸开一样,体内的血液在这一瞬间凝重得仿佛汞浆一般,古再也忍不住,直接一拳向着这块岩石用力打去。
这是一刻约莫四米高,三米宽左右的岩石,古一拳打出,一声爆响发出,这块岩石从被击处就出现了一个人脑袋大的凹坑,然后从这凹坑处开始出现条条裂痕,这些裂痕发出着声响,快速的遍布了整块岩石,数秒后,这块巨大岩石寸寸崩裂,变成了一块一块拳头大小或者脑袋大小的石块。
这瞬间的爆发力超过了古超负荷状态下力量的十倍有余,这力量若是在之前与超凡战士时用出来,估计几拳下去那超凡战士直接就被打成重伤瘫痪了,别说反击了,当场打死都行。
不过同样的,古这一拳之后,他浑身立刻就是汗出如雨,这汗呈黑红色,仿佛是混杂了水的血液一样,事实上这就是部分血液。
因为太过巨大的力量,让古现在的肉身都有些无法承受,从内到外都有大量细微伤口,血管,毛细血管,肌肉都有裂痕,内脏也有细微损伤,这还仅仅只是静立不动的一拳而已,若是运动起来的话,身体伤损估计还要大。
但是这一切绝对值得!
古无法忘记那些人类士兵冲向万族超凡战士时,他们的那眼神,既是渴望,又是绝望,还有一种深沉的复仇在里面。
古想要保护他的部落,想要保护他的爸爸妈妈妹妹,想要再见到姐姐,想要……
想要的东西总是太多太多,美好的一切总是那么容易逝去。
古自从部落惊变那天开始,到现在为止,他感觉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很久,已经久到他不是仔细去想,居然会短时间内忘记爸爸,妈妈,妹妹的容貌的地步……
古心里很难过,他想哭,但是他知道哭解决不了任何事情,而这一次那些赴死的人类也清楚明白的告诉了他一个事实。
没有力量,他什么都守护不了,他什么都做不到。
想要报仇与守护,这一切都需要力量!
这时候,覃从古身后走了过来,她惊叹的说道:“这威力已经有二阶战士用斗气全力爆发的威力了,甚至还要超过少许,真是厉害,但是看起来你自己也受伤了啊……你能够发出几次这样的攻击?”
古默默感受了一下身体,他就说道:“不影响行动力的情况下,差不多可以打出两次,若是全力拼命的话,可以打出三四次左右,再多就可能会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或者直接晕死过去了。”
覃连连点头,她就认真的对古说道:“这已经很厉害了,万族的那些超凡是体内有能量可以提供他们挥霍,可是你只有肉体,能够打出极限三四次的攻击,这已经非常厉害了,这样的攻击完全可以作为压箱底的绝杀,等着战局焦灼,等到那些万族超凡者被我们吸引了注意力时,你再冲……”
古沉默着一言不发,覃也是无奈,这些天的接触下来,她诧异的发现古的心态很是稚嫩,完全不像是一个经历过生死离别的成年男人,倒仿佛是一个十一十二岁小孩子那样的感觉。
比如古对生死的反应尤其大,虽然他只是沉默的看着,但是从他的动作以及神态,覃可以看得出来古很悲伤,这种悲伤不同于覃与别的族人,更像是小孩子那种天真的悲伤,没见过太多的死人,也没经历过什么磨难的那种。
但是依照古的年龄来看,二十七八岁的汉子,早就已经有着十几年的狩猎经验了,那个部落每年不死上几个猎人?那个部落每年不死上几个病死的人?甚至有的部落因为猎场问题,每年饿死的人都有。
二十几岁的成年汉子了,生死早就该看得淡了,何至于像古这样?
覃就对古说道:“他们的死不是你的错,若是没你出现,我们全部都要死,而且万族那些畜生还可以安然离去,还可以安心侮辱我们的尸体,所以懂了吧?他们的死是心甘情愿的,不会为你而死,也不会为你而活!”
古沉默的点着头。
这些道理他是可以想通的,但是想得通与能够接受,这是两回事。
先婚後愛,總裁盛寵小萌妻 萌萌公子
逆轉影後
古无法接受生命是如此卑贱的存在。
古从小就看着姐姐狩猎猎物,也看着父亲处理狩猎的猎物。
他们杀死那些动物,猛兽,魔兽时,眼神都非常清澈,那是一种只是为了让自己活下去,为了能够吃食物才进行的杀戮。特别是他姐姐,每次杀死猎物,吃着猎物时,其实对这些猎物都带着一种感激之心。
生命不该如此卑贱啊!!!
“我……还不够强!”古呢喃的说着,然后他就忽然间再次看向了覃。
覃愣愣的用独眼回望古,古迟疑了一下就说道:“呃,能够让我看一次这个蒸汽枪爆炸时的样子吗?”
“哈?”覃直接破防了,用一种你他妈在逗我的表情看向了古。
古却是认真无比的看着覃,覃就挠了挠自己的独眼罩道:“我没懂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看这蒸汽枪爆炸?”
古就认真的说道:“因为我需要的是一锤定音的力量,最好是那种只爆发一瞬间就可以杀死敌人的力量,现在这力量是很强,但还不够……你也告诉了我那些万族超凡者的强大,一阶,二阶,三阶,甚至上面还有更强的,这力量对三阶来说就完全不够看了,我想要更强大的力量。”
覃顿时无语了,她捂着脑袋道:“我能理解你的想法,但是这和看爆炸有什么关系呢?莫不是你打算把自己撑爆后与敌人同归于尽吧?”
古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就双手挥舞摆动了一下,边思考边说道:“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在想,我刚才模拟的力量,是那种蒸汽的力量,就是蒸汽膨胀后推动出来的力量,但是那炸开的威力不是比这推动的力量更加巨大吗?”
覃就失笑道:“是啊,爆炸的威力更大,在沧部落的巫医记录中,红之贤者还提到了一种名为炸药的造物,只是我们没研究出来罢了,但那是爆炸啊,就是将自己粉碎,将目标也粉碎的东西,这就是同归于尽啊。”
“不对,不是这样的。”
古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又想了半天才说道:“我现在的力量是模拟了蒸汽,就是将本该散发出体外的温度,汗水,能量什么的全部禁锢在体内,由此推动我的肉体产生出超越肉体的力量,我就在想,那么有没有可能把那种爆炸的力量用肉体承载下来,然后将其打出去呢?这可比蒸汽的力量强大多了啊。”
法醫 小說
“这怎么可能啊。”覃继续说道。
古也觉得不行,至少……
现在的他还做不到,蒸汽的力量已经差点将他身体给撑坏了,而爆炸……那估计真要四分五裂才行。
“蒸汽是我现在的状态,若是我还可以继续变强下去,那么下一阶段就是……”
“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