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討論-947 玉石俱焚?看書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呼~
一瓣瓣隐形的莲花拼凑,隐形的荣陶陶稳稳站在的深坑边缘。
有隐莲,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他缓缓蹲下身,向深坑内部望去,看到了一圈圈盘绕着的巨大身体。
虚空龙族通体漆黑,甚至是黑的发亮!
一颗巨大的黑龙首搭在盘绕的身体上,似乎是在睡觉,随着它的阵阵吐息,一股股风浪吹拂着它那长长的龙须,胡乱摇摆着。
要了命了我的天!
它怎么这么大啊……
这漆黑的身躯,怕是要比星龙都要粗了吧?
荣陶陶忍不住咧了咧嘴,黑得炫酷,黑得威武!
本以为星龙就是龙族老大了,哪成想天外有天、龙外有龙!
诶?
那是……
荣陶陶运极目力,只见虚空龙族一根长长的龙须上,似乎绑着一个小东西?
只怪那小家伙又小又黑,与黑色龙须颜色相同,荣陶陶险些没发现它。
黑日食猫?
黑龙须很粗很长,宛若巨蟒,但是龙须末端足够细,卷着这只可怜的小猫,让它无处可逃。
黑日食猫显然已经放弃抵抗了,没有任何挣扎的迹象,无法施展瞬移逃跑的它,力量上根本不是龙须的对手,挣脱不开这样的囚笼。
又或者…它已经死了?
无论怎样,这画面很是凄惨。
长龙须被龙息吹得胡乱飞舞,上面绑着的黑日食猫也跟着胡乱飘摇,不死也得被晃晕过去吧?
这个小家伙是虚空龙族的餐后甜点?
它这么小,都不够虚空龙族塞牙缝。所以…虚空龙族纯粹为了好玩?
荣陶陶眉头紧皱,思绪转移到了南极训练营地中。
随着他与荣远山展开对话,父亲的心中也暗暗咋舌。
不愧是神秘虚空领域内生存的龙族,一出场就比别的龙族更气派啊?
荣陶陶开口道:“它看起来是实体的,我在它面前就是一只小蚂蚁,我落到它的身上,它应该没什么感觉。
我飘下去看看,你们做好准备!”
“不用,你就站在大坑边缘,引起它的注意就好了。”
荣陶陶:“我怕它看不见我,咱也不知道它有什么空间神技,我得确保第一时间和它对视。”
荣远山:“所以?”
荣陶陶:“所以我准备踩在它的脸上,趴在它的眼珠上!”
荣远山:“……”
与父亲交涉完,虚空漩涡内部-深坑边缘的荣陶陶再次破碎成了瓣瓣莲花,向下方飘去。
对于荣陶陶而言,一块漆黑的鳞片就是一方完整的土地。
再次汇聚成人形的他,落在了虚空龙族的脸上,强忍着胆战心惊的感觉。
当一种生物的体型远远超出人类的认知范围时,那种发自内心的震撼是不可避免的。
就像荣陶陶第一次见到安河奠下的徐风华,他也有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嘶……”
身后,是虚空龙族吐息的声响。
荣陶陶回首望去,看着龙须末端飘摇的黑日食猫,他沉默半晌,最终还是转身仰头,看向了紧闭着的巨大龙眸。
随即,荣陶陶的双眼中绽放出了一朵诛莲,转动开来。
霎时间,荣陶陶的情绪一变,隐莲消失无踪,一股股剧烈的魂力波动、掺杂着无尽的威严气息荡漾开来!
“嘶……”虚空龙族心中一惊,下意识的睁开双眼,漆黑的竖瞳几乎化作了一条竖线!
巨大的龙眸前,一个渺小的身影跃在半空中。
“很好!直视我!”荣陶陶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
事实证明,眼睛大是有好处的。
超強透視 小說
嗯…对荣陶陶有好处。
“嘶!”虚空龙族一声嘶吟,长长的龙须猛地一抽!
哪来的恼人小苍蝇,给爷死!
荣陶陶早已不是弱小的中魂校了,现在,他可是堂堂上魂校!
金牌秘书 叶色很暧昧
只见他反应速度奇快,应对措施更是信手拈来,左手一抹的同时,手中霜雪释放,一杆方天画戟骤然成型!
粗长的龙须自身侧抽打而来,荣陶陶手中的方天画戟自身侧上撩,勾勒出了一道唯美的霜雪线条。
“呲!”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那又粗又长的龙须,在途经霜雪线条之时,竟然被斩断了!
“阿打~”荣陶陶顺势一个回旋踢,将斩断的龙须重重踹向远处。
很好,这波血赚!
拿回去给妈妈做龙须面!
就这龙须的规模,跟一条大蟒蛇似的,够我妈吃两顿的了吧?
“喵!”龙须末端,看似已经被玩死了的黑日食猫突然“活”了过来,随着龙须力道一松,它当即挣脱开了束缚。
还有意外收获?
我又活啦?哪个疯子不要命了,真敢怼龙?
黑日食猫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活在梦里,反正它脚下一窜,宛若一道黑色的闪电,逃得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嘶!”虚空龙族一声痛呼。
龙族的胡须可不是人类的胡须,很多兽类魂兽都是通过胡须、触角之类的探查地形,其中可是有神经的。
龙须被斩断了一大截,而霜雪线条依旧稳稳挂在原处,虚空龙族顿时就火了!
“吼…呜?”
猖狂霸道的怒吼声戛然而止,坠入了诛莲世界的它,见识到了从未见过的景象。
它不知道莲花是什么。
对于它而言,这个世界实在太过渺小,无论是山岳还是生灵都很渺小。
这是虚空龙族第一次见到这般景象。
这是什么玩意?为何如此巨大,连我都能包裹起来?
更让虚空龙族惊愕的是,自己仿佛置身于两个世界里?
眼前依旧是虚空漩涡的世界,恼人的渺小人类还在眼前。脑海中却是另一方世界,如梦似幻,却也寒冷彻骨。
等等!
那是……
巨大的莲花世界里,恼人的小人阴魂不散,又出现了!
随着小人而来的,还有密密麻麻的花瓣。
“吼!”虚空龙族怒不可遏,脑海中与现实世界里同时发难,一阵阵剧烈的能量波动涌出。
唰~
两条小型虚空龙族悄然出现,身长不过百米,纷纷冲向了荣陶陶。
“呵。”荣陶陶一声冷哼,手中霜雪弥漫,脚下重重一踏,向后倒飞而去。
“嘶……”
“吼!!”两条百米长的小型虚空龙张牙舞爪,速度奇快,杀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手中长戟一甩,直刺小型虚空龙。
嗖~
却是不想,方天画戟贯穿了小型虚空龙,龙头上却是连个窟窿都没有?
物理伤害免疫么?
看来,这两条小型黑龙是虚幻的。
手遊死神有點忙
“呵……”荣陶陶当机立断,大大的吸了口气!
倒飞之间,他已然双腮鼓鼓,极力催动着体内的魂力,一口霜之息吐了出去!
呼~
大股大股的霜雪自他口中喷洒而出,仿佛能冰冻世间万物,而且霜雪喷洒出来的面积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渺小的人类单挑上古神兽,如此画面,极为震撼人心。
“漂亮!”远处赶来的荣远山,忍不住一声大喝。
荣陶陶的霜之息可谓是一举两得,不仅要冻结两条咆哮杀来的虚空小龙,而且还增加了倒飞速度。
所谓战斗智商,不外如是!
“晋级!雪境魂技·霜之息,传说级!”
荣陶陶刚要分散精力去诛莲世界,随后却是傻眼了。
层层霜雪吐息,没能给小型虚空龙族带来任何伤害,一条龙扎进了霜之息中,也咆哮着杀了出来!
荣陶陶:???
物免也就罢了,魔也免?
你这…过分了吧?
持续开启诛莲的荣陶陶,有一些莲花瓣是无法同时运用的。
比如说雪莲、隐莲等等,这些情绪太过犯冲,很容易让诛莲幻术世界破碎。
他倒是能用夭莲破碎成莲花瓣,躲开这诡异的小黑龙冲击,但身体破碎之后,诛莲世界必然崩塌。
“嗖~”
千钧一发间,一道霜雪线条一闪即逝,直接掳走了荣陶陶。
那怀抱的温度是如此冰冷,荣陶陶已经知晓解救自己的是谁了。
“集中注意力,施…施展诛莲。”徐风华低头看着怀中的孩子,难得话语有些吃紧。
当她直视荣陶陶绽放花朵的双眼时,那一股股威严、狠厉的气息,不免让徐风华心头一震。
至宝之威,就连魂将也得提起十二分精神抵抗。
反过来,荣陶陶倒是放心了。
在这个世界上,他找不到比徐风华的怀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有了这等后盾,荣陶陶注意力前所未有的集中。
诛莲世界里,莲花大雨飘落而下,瓣瓣莲花极速旋转,疯狂撕扯开来。
“嘶…吼!!!”
虚空龙族忍不住一声凄厉的惨叫。
它没有能力斩断双方之间的精神丝线。
鴉鳴之終
已经被拽进诛莲世界里的它,如果无法给现实世界里的荣陶陶带来侵扰、干扰他施法,那么它就只能乖乖受刑!
荣陶陶的表情愈发的阴狠。
从一个威严满满的审判官,变成了滥用私刑的行刑官。
虚空龙族?
你不得了啊?
我抓捕过雾龙、镇压过晶龙、奴役过星龙、也宰杀过熔龙和雷龙。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你又凭什么和它们的结局不同呢?
就因为你又黑又大么?
“嗷~呜呜~呜呜呜……”
徐风华雪疾钻稍稍一缓,寻着凄惨的龙吟声望去,随即眼眸一凝!
虚空龙族显然遭受了重创,但是那追杀来的两条小型虚空龙,竟然没有受到半点干扰!
大 清 隱 龍
这到底是什么星技?
一次性施法,附带主动追踪效果?
徐风华再不犹豫,雪疾钻再起,后方的小型虚空龙追杀速度再快,也根本追不上这以速度见长的雪境魂将!
诛莲世界中,渺小的荣陶陶高高伫立于空中,俯视着痛苦挣扎、扭曲翻滚的虚空龙族。
诛莲世界里,全凭虚空龙族想象出来的星技,早就已经消失无踪了。
“你,有罪!”
威严的声音宛若天际传来,震荡着诛莲世界。
急速穿梭的莲花刀片雨骤然一变,呈顺时针旋转开来,化作了终极形态——莲花风暴!
一层层的莲花急速席卷,将虚空龙族包裹其中,每一片花瓣都在撕扯着虚空龙族的精神体,凌迟都比不上这等残忍酷刑!
“嗷呜!呜呜~呜呜~”
凄惨的龙吟声依旧,与之前不同的是,其中仿佛掺杂了一丝丝精神属性?
也就在这一刻,徐风华感觉精神一震,脑海中的柏灵障嗡嗡作响!
不只是徐风华,荣陶陶与荣远山脑海里的精神海洋也已经阵阵翻涌,抵抗着一层层袭来的精神冲击。
荣家三口要么身傍至宝,要么拥有精神屏障,但是小煤球与小木炭却是扛不住了。
它们从未受到过如此恐怖的精神冲击!
大脑受到冲击的它们,已然没有了思考能力,也只剩下了最原始的生物本能。
逃!
没命的逃!
“喵!”本就远离战场、不敢上前的两只小家伙接连闪烁,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咔嚓,咔嚓!”
徐风华面色一变!
她那足有传说级的柏灵障,短时间内已爬满了碎裂的纹路,即将被震碎!
这到底是什么精神类魂…精神类星技?
而虚空龙族的嚎叫声音还在继续:“呜呜~呜呜呜~!”
徐风华顾不得许多,抱着荣陶陶亡命逃窜,火力全开之下,那速度都快赶得上瞬移了。
荣远山同样不敢耽搁,撒丫子狂奔,却是被沿途路过的徐风华一把抱住。
搭上便车的荣远山依旧惊魂未定。
虽然黄云是精神系至宝,但是他脑海中的精神海洋翻腾的幅度过大,连他都有些不自信,至宝到底能不能扛得住这种精神冲击。
“呜!我让你呜!”荣陶陶双手狠狠抓着脑袋,像是要把自己的头颅捏碎。
精神丝线阵阵颤动,诛莲世界随时都有崩塌的可能,这也让残酷的行刑官彻底炸了。
我还没有惩戒完毕,你想干什么?
玉石俱焚!?
你踏马做梦!我让你自杀了吗?
死,你也得死在我的手里!
这一刻,陷入极端情绪的荣陶陶,彻底被诛莲吞噬了理智。
莲花风暴的旋转速度骤然加快。
就好像残肢碎肉都不愿意给虚空龙族留下,势必要把它身上刮下来的点点肉沫绞碎得一干二净……
“轰隆隆!”
虚空龙族的嘶吼声戛然而止,与此同时,虚空星球却震荡开来!
一道道空间裂缝突兀出现,徐风华意识到情况不妙,急忙将荣远山扔飞了出去。
因为在荣陶陶的身体周围,撕开了一条又一条空间裂缝。
徐风华的身体层层重叠,丝毫不惧,但荣陶陶已经哀嚎出声。
“啊!”惨叫之下,荣陶陶的身体轰然破碎,化作了无尽莲花瓣,飘落而下。
只是这些空间裂缝依旧不放过他,一道又一道,在莲花河流中画出了无数个“X”字形……

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