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李氏唐朝-1724、巔峰危機【二合一章】分享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彩虹路128号。
一个平平无奇的老旧建筑,一楼为儿童用品商店,但是二楼往上都是出租屋,居住的大多是外来务工人员。
顾晨带着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几乎是挨个敲门,将居住在楼上的住户挨个叫出来询问一番。
但是这里的打工人挺有意思,邻里之间几乎都很少交流。
由于这里的住户工作时间不固定,有的上白班,有的上夜班,有的白班夜班轮着来。
因此能碰见的次数也寥寥无几。
加上许多住户都选择短租,也就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住在这里,一来是便宜,二来也是权宜之计,许多人来这里暂时租上一两个月,等找到合适的工作,再选择搬出去。
押一付一的灵活房租收取方式,也让这里的住户更换频繁。
所以人与人之间,并没有看上去的那样熟悉,甚至今天才刚记住住在对面住户的样貌,第二天就换成另一张陌生人面孔也是有的。
顾晨在几番询问之下,都没有人认识照片中的赵波。
直到顾晨将楼房所有住户人员都挨个问遍,也都没有找到赵波的踪迹,这让顾晨不由产生怀疑。
“难道赵波提供给江南姻缘婚恋网站的住址是假的?”顾晨双手抱胸,靠在5楼的楼道旁思考起来。
卢薇薇也是没好气道:“估计肯定是假的,人家这边所有住户都是几个月前搬进来的,也只有一家是三天前搬过来住的,都没人认识这个赵波,可赵波为什么要把住址填在这里?”
“会不会是其他彩虹路128号?”王警官提出另一种可能。
但是袁莎莎在手机查阅之后,果断反驳着说:“王师兄,我们江南市就一个彩虹路,不会搞错的,应该就是这里。”
“那就奇怪了。”王警官挠挠后脑,来回走动在楼道之间,也是没好气道:“这房子一共五楼,我们从二楼一直找到五楼,所有住户都问了一遍,没人认识这个赵波。”
“笃!笃!笃……”
也就在大家议论不止时,楼道上突然传来一阵上楼梯的脚步声。
脚步越来越近,直接打断了众人的说辞。
似乎对方也意识到,刚才吵闹的动静,突然停止,因此上楼梯的动静也戛然而止。
顾晨几人目光齐刷刷的盯住楼道,期待那人快点出现。
而楼道下方的人员,似乎也有些后怕,一直停滞不前。
“这谁呀?”等待许久没有动静,王警官不由吐槽一句。
而那人的脚步在听见王警官的动静之后,这才有了一些微妙的异响。
但拥有大师级观察力的顾晨,还是听出了一些脚步的胆怯。
之间一名中年女子,小心翼翼的探出半个脑袋,见楼道上站着的是四名警察,这才长舒一口气。
卢薇薇赶紧问道:“你谁呀?躲在那里干什么?”
“我……我是502的住户。”中年女子弱弱的说,随后走到台阶处,看向几人。
“502?”王警官瞥了眼刚才问过的502,又看向面前的中年女子,问道:“那房间里刚才那个男人,是你丈夫?”
“对呀,他上晚班,所以白天在家里睡觉。”
中年女子说话之间,也缓缓提着菜篮,来到众人跟前。
见警察不再问话,只是呆呆的看向自己时,女子掏出钥匙的同时,却又不敢开门。
这一切反常举动,倒是让大家有些好奇。
“你怎么不开门啊?”卢薇薇咦道。
“哦。”中年女子应了一声,在掏出钥匙的同时,却又停止动作,扭头看向顾晨几人,弱弱的问:“警……警察同志,是……是不是我家男人犯事了?”
“那倒没有。”顾晨摇摇脑袋。
“那……那你们干嘛站在我家门口?”女子也是不太放心,再次询问了一遍。
袁莎莎见中年女子可能是误会,这才努力道明缘由:“是这样的,我们在找这个人。”
说话之间,袁莎莎将手机相册里赵波的图片拿出,亮在中年女子面前道:“他是一家婚恋网站公司的员工,居住地址写在这里,但是我们找遍了所有住户房间,都没有人认识他,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他呀?”女子看到赵波照片,顿时嗯道:“我见过,但不认识。”
“你见过?”先前还看向他处的顾晨,在听见女子的回复后,直接扭过头来,一脸惊诧道:
紫兰幽幽 小说
“也就是说,这个叫赵波的男子,的确住在这栋楼?”
“对呀。”中年女子继续点头。
“不可能啊。”卢薇薇摇摇脑袋,也是一脸狐疑道:“我们刚才问过了这里的所有住户,包括你老公,他们都说没见过这个人,或者是对这人没印象,可他又怎么可能住在这里?”
“对呀。”袁莎莎也感觉不可思议,直接确认着说:“这里的所有住户都说不认识,那你为什么还要说他住在这里呢?”
大家的疑问并不是没有道理。
毕竟赵波住在这栋楼,可这栋楼的住户都有否认,而且这里的住户都不是一套房子进行分租,因此中年女子的回答让众人有些怀疑。
“害!”见大家搞不清楚状况,中年女子指了指楼顶方向,说道:“那你们有没有去楼顶看看?”
“楼顶?你是指天台?”顾晨问。
“对呀,我当时也不敢相信,有人经常从天台下来,我就碰见过他几次。”
“后来吧,有一次我在楼道上又碰见他,看他提着许多老面馒头走上楼顶,我实在忍不住,就问他是不是住在楼顶,他说是。”
“我就出于好奇,爬上去看了一下,结果发现,天台上的一处躲雨的阁楼那里,竟然铺着一个床铺,那个小伙就一直住在那里。”
“这也能住人?”卢薇薇有些不敢相信,但还是瞥了眼楼顶方向,这才快步的爬上楼梯。
其他人见状,也都纷纷跟在身后。
中年女子怕警方不相信自己,也选择跟了过去。
一行人,就这么来到了天台的阁楼出口。
楼梯护栏在这里中止,一个铁门关闭,但没有上锁。
而就在铁门的一侧,则是一张草席,卷着一床被褥。
周围还摆着几个方便面纸箱,里面是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还有一些用塑料袋包装的食物垃圾。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愣在当场。
大家怎么都不会想到,赵波竟然会住在这种地方。
要知道,前往天台的阁楼,高度很低。
大家要躬着背,才能勉强站在阁楼上。
目测门高也只有一米五。
可就是在这种环境中,赵波竟然能住下,并且整栋楼的住户都还没见过他,这不由让顾晨产生好奇。
“这家伙,是怎么做到的?”顾晨扭头瞥了眼中年女子,也是走下几个台阶,让自己能够站直身体,问道:
幸福加奈子的快樂殺手生活
“他住在这里多久时间?”
“嗯……不是很清楚,但是感觉有一个多月吧。”中年女子说。
“一个多月?难道你们这栋楼的人,除你之外,就没人知道他的存在吗?”顾晨又问。
女子摇摇脑袋,确认着说:“就我知道,连我老公都不知道。”
“因为当时我不清楚他是什么人?感觉要是坏人那就麻烦了,所以我还是特别警惕的。”
“但是后来我发现,他的一日三餐,都是一些老面馒头,和一些辣椒酱之类的食物,心里还是挺同情的。”
“而且他为了让我给他保守秘密,还把自己的大学毕业证书拿给我看,告诉我他是应届毕业生,毕业还不到一年。”
“因为之前来这边找工作,一直都没怎么赚到钱,后来因为一些原因,丢了几份工作,现在口袋里也没啥钱,所以只能来这蹭住。”
“这么惨?”听着中年女子的解释,卢薇薇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好端端一个大学毕业生,竟然会沦落到住在这种老旧楼房的天台阁楼。
虽然这里也能遮风挡雨,但是铁门的缝隙很大,刮大风时,也是能感受到狂风的咆哮。
加上这段时间不断降温,大家实在很难想象,这么些天,或者说,他大学毕业之后的这段日子,都是如何生存的?
“不至于吧?”王警官想了半天,也是想不通赵波为什么会沦落如此?也是没好气道:
“他再怎么能力不行,也不至于连个像样的房子也租不起吧?还每天吃那什么……老面馒头对吗?”
“对。”见王警官看向自己,中年女子也是确认着说:“我也问过他,为什么每天都吃馒头?他说他现在没钱了,交不起房租。”
“而且现在换了好几份工作,但是都存不住钱,反正就感觉挺惨的。”
“我看他可怜,还经常会给他送一些吃的。”
“那他为什么住在这里一个多月,还没人见过他?他是怎么做到的?”袁莎莎也十分好奇。
毕竟这人来人往的,碰见的概率还是挺高。
虽然说中年女子替他保守秘密,但也不见得就没人见过他。
见袁莎莎提出质疑,中年女子继续解释:“我也问过他,有没有其他人发现他住在这里?他说没有。”
“为了避免被人发现,被人赶走,所以他一般天还没亮就出门,然后深夜才回家。”
“而且上下楼梯都是小心翼翼,几乎都不会发出任何动静,所以大家才一直没注意,原来这个天台的阁楼还住着人呢。”
“而且为了避免我老公说漏嘴,我甚至都没有把他住在阁楼上的事情说出去。”
听闻中年女子的说辞,顾晨也是默默点头,感觉有点意思。
于是又问女子说:“也就是说,这个单元,除了你,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赵波住在这里对吗?”
“对的呀,除了我没人知道。”中年女子说。
“好的。”顾晨双手抱胸,在短暂沉思了几秒后,这才又道:
“可是他现在要自杀,你知道他可能会出现在哪里吗?”
“自……自杀?”听闻顾晨的说辞,中年女子直接愣住:“他他……他为什么要自杀啊?他……”
话音落下,中年女子联想到这种糟糕的居住环境,还有落魄的赵波,似乎这样的生活,也的确让人挺沮丧的。
于是中年女子又道:“难道是因为生活一直不如意,所以才萌生了自杀的念头?”
卢薇薇选择点头承认,也是解释着说:“实话告诉你吧,赵波所工作的那家公司出事了,被工商和税务局给差了,估计得黄了。”
“这么说来,他又失业了?”中年女子也是一脸感慨。
之所以要加个“又”字,那是因为中年女子非常清楚,赵波在此之前,已经换了好几份工作,似乎都不如意。
所以失业对于赵波来说,几乎是对他心理和身体的各种摧残。
或许,他快被这压力击垮,就快坚持不下去了。
“那这可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他现在什么情况?”听着赵波目前的状况,中年女子顿时也开始焦虑起来。
顾晨也没多想,直接开始在赵波睡觉的地方翻找起来。
但非常遗憾,几乎是找不到任何线索。
于是顾晨又推开天台大门,直接带着众人走上天台。
这里种植着许多花花草草,老旧的隔热层,许多隔热板都处在损毁状态。
顾晨沿着楼顶天台的边缘,开始寻找起来。
感觉这家伙应该就在附近。
至于跟母亲告别,想必赵波也有些不舍,但现在对生活似乎已经失去希望。
可顾晨必须首先找到他,其次才能拯救他。
对于处理这种警情,顾晨还是有着相当的经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家站在天台的中央,所有人都不知所措。
而就在大家反复搜寻无果,聚在一起小声议论时,顾晨开启大师级观察力,突然发现,远处的一座废弃水塔上,似乎出现了一个人影雏形。
但是由于逆光的缘故,顾晨也看不太清楚。
想到现在情况紧急,顾晨决定不放弃任何尝试,当即便开启了自己的视觉剪辑技能。
随着脑海中视觉剪辑技能的开启,顾晨用意念对着水塔顶端眨眼两下。
随着“咔嚓”一声响,水塔顶端的画面,突然在顾晨脑海中变成一张高清图片。
动听的机械女声也突然启动。
顾晨的面前,突然出现储存和分析选项。
于是顾晨果断选择了分析。
“你已选择分析。”动听的机械女声回复着说。
随着脑电波在不断翻涌,各种数据流也开始躁动起来。
没过多久,动听的机械女声便传来回应:
“分析结果,60%为人员,20%为植物,15%为动物,5%为其他。”
随着机械女声的分析结果不断出炉,顾晨这才惊喜发现,系统判定的最大概率,竟然是人员?
“所以说,水塔顶端的那个黑影,有可能就是赵波?”
“分析结果,建议选择最大概率。”动听的机械女声再次从顾晨的脑海中传来回应。
“那就试试吧,只能司马当做活马医了。”顾晨现在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既然系统判定水塔顶端的黑影就是人员,那自己也需要过去求证一下。
见顾晨一直抬头仰望的看向远处一座高耸老旧的水塔时,卢薇薇也凑到顾晨身边,用葫芦娃千里眼的的瞭望姿势,对着水塔方向看上两眼。
可很快,阳光的照射,让卢薇薇闭上眼睛,她也是好奇问顾晨道:“顾师弟,你发现什么了?”
“水塔上面好像有人。”顾晨说。
“水塔上面有人?”卢薇薇努力再次看向水塔方向,但依然被阳光的照射而选择放弃,也是没好气道:
“这阳光照得什么都看不清楚,你能看清?”
“我能看清,咱们现在得立刻行动起来,是不是赵波,过去查证一下就清楚了。”顾晨现在也不想过多的解释,就想尽快找到赵波。
要知道,赵波现在相当危险。
时刻处在殒命的边缘。
王警官和袁莎莎,见顾晨和卢薇薇准备前往水塔方向,王警官也是凑过来问:“是水塔上有人吗?”
“目前还不清楚,过去看看再说吧。”顾晨边走边道,也是在争分夺秒。
“老王还不跟上?”卢薇薇瞥了王警官一眼,立马跟上了顾晨的脚步。
随后是袁莎莎。
王警官感觉自己被抛弃,赶紧跟上众人步伐。
大家一行人坐上警车,根据导航,在经过几条狭窄道路之后,来到了一片工业厂区。
这里原本是一座国企工业园,在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之后,老旧厂区早已拆迁。
目前园区由围墙圈住,内部的老旧建筑,也基本在上个月全部拆除,唯独还剩下这一座高耸的老旧水塔,还依然屹立在废弃园区的中央位置。
这座水塔主要由水柜、基础和连接两者的支架组成。
在几十年前,一般用作居民区里蓄水作用,有些还是水厂生产工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这些水塔,在几十年前的江南市随处可见,但是现在还能看见的已经少之又少,也是一个时代发展的缩影。
而这种江南市几十年前普遍存在的水塔,一般也是用于储水和配水的高耸结构,用来保持和调节给水管网中的水量和水压。
在工业与民用建筑中,水塔是一种比较常见而又特殊的建筑物。
它的施工需要特别精心和讲究技艺,如果施工质量不好,轻则造成永久性渗漏水,重则报废不能使用。
而且水塔按建筑材料分为钢筋混凝土水塔、钢水塔、砖石支筒与钢筋混凝土水柜组合的水塔。
這個、小小世界
而在这座废弃园区中的水塔,显然是质量过硬的代表。
经过几十年,却依然坚固。
而如今这座水塔,已经穿越幽静的岁月,沐浴着和煦的春风与落日余晖,揭开它在历史的时间河流中昔日的铅华。
浅吟低唱,隐匿在一段历史尘封中的工业宏图。
不少植被已经将水塔的下部结构给覆盖,因此水塔距离地面的一段安全距离,此刻却被这些茎藤给覆盖。
原本需要用梯子爬上的最底层部分,现在直接攀爬植物就可以上去。
顾晨曾经在许多本地的摄影作品中看到过这座水塔,可以说,这里是复古写生的极好去处。
而且如果能登上这40多米高的水塔眺望,那么南来的江水,将像天宫洒落人间的玉带,蜿蜒而行,滚滚滔滔,穿城而过,整个江南市芙蓉老区美景也将尽收眼底。
而且当年从江南市的很多方向都能看到这座水塔的雄姿。
当顾晨、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来到水塔圆柱型地基面前时,突然感觉塔身庞大。
卢薇薇抬头仰望,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我的天呐,这也太高了吧?这不是胆大的家伙,谁敢就这么爬上去?”
“所以说,赵波或许就在上面。”顾晨在观察完水塔下方的结构时,也确定了普通人是可以从水塔底部,爬上基础楼梯的可能。
王警官有些胆寒道:“这么高,虽然上面的钢结构楼梯看上去锈迹斑斑,但很结实,可要这么爬上去,感觉人都得吓到腿软吧?”
“不用往下看,就不会有恐高的危险。”顾晨也是解释着说。
为什么顾晨不怕?
因为顾晨在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敢从学校附近的消防大楼,也就是现在通常所说的消防队训练楼的四楼窗户,直接在没有任何防护工具的情况下,伸手扶住钢管,一划到底。
当年的消防队,训练场地设在居民区边缘,主要服务员一家大型国有化工厂。
因此放学之后,这里就成了顾晨和小伙伴的有了场所。
为此顾晨的童年,也经常会跟消防队队员一起训练玩耍。
他liao人又偷心
在当时的训练大楼四楼,四面八方都是平板的窗户,并且没有安装玻璃。
一年级的顾晨踩在窗户踏板之上,看着四楼的高度,伸手还不能握住从天台直落地面的钢管。
但就是这样,顾晨利用双手瞄准,身体前倾,再用双手握住钢管的办法,能够成功夹住钢管,直接滑落到地面位置。
并不是顾晨厉害,而是环境释然。
当年那些一年级的小朋友,几乎50%都敢这么做,而当年的消防员也非常奇葩,竟然没有任何人劝阻,反而还会给大家表演攀爬,和孩子们打成一片。
和现在祖国的希望相比,那时候让顾晨锻炼了足够的胆量。
似乎在小学一年级时,不敢从消防队训练楼四楼的窗台,扶住钢管划到一楼,那都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从那之后,顾晨便开启了攀爬巅峰。
各种厂区的大楼,边缘的各种铁梯都成了顾晨童年的乐趣。
几十米高的厂房楼顶,常常成为顾晨和小伙伴们游戏的场地。
这也是为什么顾晨的攀爬技术,在警队通常都是名列前茅。
因为在顾晨小学一年前开始,就已经达到了许多成年人不敢到达的水准。
勇气,几乎是从小具备。
而当年那些小伙伴,也都大多进入了部队和警队,将自己上交给了国家。
所以,在众人当中,当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还在为塔高约四十余米而发愁时,顾晨已经有所行动。
貓的制作人
在利用了植物茎藤的辅助,爬上了水塔的基础结构后,顾晨开始在塔内一米多宽的旋转楼梯上快速攀爬。
而这个一米多宽的旋转楼梯,也是直通塔内最高层。
从最高层到塔顶,翻过孔洞,到达宽阔的塔沿,然后顺着垂直在塔外的钢扶梯,攀登而上,才可以爬入塔顶的蓄水池。
而这段距离,也大约有七八米高,整个身体悬空,得靠手脚交替攀爬才能上去。
因此没有一点胆量,普通人还真不敢尝试。
而登上塔顶,就能将整个江南市芙蓉老区的景貌尽收眼底,这是顾晨当年攀爬其他水塔的经验。
然后就当顾晨计划好相关步骤,准备按部就班的爬上塔顶时,却突然被底下的卢薇薇叫了一句。
“顾师弟。”
顾晨停住手脚,低头一瞧,自己距离地面的卢薇薇,已经有将近十米的距离。
此时的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显得有些渺小。
“怎么了卢师姐?”顾晨双手紧紧抓住盘旋铁梯的护栏,问道。
“你就这么上去了?不需要准备一些护具锁扣之类的吗?”卢薇薇看顾晨动作灵敏,三两下就爬上十几米距离,心中不由咯噔一下。
顾晨摇摇脑袋,说道:“我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爬过这种建筑,问题不大,当年都没事,更何况现在。”
“真的假的?”王警官闻言顾晨说辞,整个人也是目瞪口呆:“小学一年级你就敢这么爬?”
“没错,所以不用担心,你们就待在下面,不要上来,否则上来容易,下去的时候,没点心理承受能力,估计你们的双腿会不停使唤。”
顾晨也并没有危言耸听,当年就有不少小伙伴,上去的时候兴高采烈,可下去的时候却应为距离地面太高,而且周围没有任何防护,而出现恐高症状。
最后不得已,只能一点一点的挪下水塔,费时费力。
毕竟这跟在警队训练时,方方正正的训练楼不同,警队训练还有防护绳,而这些都需要徒手攀爬。
卢薇薇原本也想跟着顾晨一起上去,可想到万一给顾晨添堵,反而麻烦。
于是在下面大喊一声:“那你注意安全,我们就不上去了,毕竟这盘旋铁梯,也只能容纳一个人进退。”
这是卢薇薇跟王警官和袁莎莎商量的结果。
顾晨闻言,也是回应着说:“我知道,你们就待在下面,我一会儿就下来。”
话音落下,顾晨不再估计下边的情况,开始抬头看向前方,动作熟练的扶住旋转铁梯护栏,小心谨慎的攀爬上去。
顾晨动作自带节奏,每一步都必须要保证有其中一只手扶住护栏,双腿才能先前移动。
当年攀爬这种水塔,顾晨也并没有爬到水塔顶端,也只是爬到了旋转楼梯的三分之二处。
由于被大人发现,这才中止了攀爬。
当年由于身体瘦小,这一米多宽的旋转铁梯,护栏显得很有安全感。
而现在人高马大,一米宽的旋转铁梯,就显得安全系数没那么高。
但也不至于不敢攀爬。
沿着一米多宽的旋转楼梯,顾晨开始抛开杂念,调整呼吸,一步一步的直通塔内最高层。
从最高层到塔顶,顾晨继续翻过孔洞,到达宽阔的塔沿,然后顺着垂直在塔外的钢扶梯,顾晨继续攀登而上,准备直接爬入塔顶的蓄水池。
这段距离有七八米高,期间顾晨整个人身体悬空,得靠手脚交替攀爬才能上去。
顾晨属于在铁梯内部反方向攀爬,这样安全系数更高一下。
偶尔看向地面,此时的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已经成了三个渺小的黑点。
而耳边全是风声,似乎比地面刮得更加猛烈。
攀爬所产生“咚咚”的动静,将不少铁梯上锈迹斑斑的铁锈给震落下去。
但同时,顾晨也发现,在自己攀爬铁梯的不少位置,都有被抹掉的锈迹。
很显然,最近的确有人爬上过水塔顶端。
也就在顾晨努力爬上水塔的蓄水池顶端时,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脚有些酸痛。
这样的重复动作,似乎已经消耗了自己的大量体力。
但顾晨趁着最后一口气,终于爬上蓄水池,也是趴在塔顶,一点一点的挪向中心位置。
而此时此刻,蓄水池另一处边缘地带,一个年轻男子的背影正出现在顾晨面前。
男子也是扭头一瞧,顿时一脸惊疑道:“你竟然可以爬到这里?”
“没什么不可以的。”顾晨努力站直了身体,也是拍了拍双手和身上的铁锈,淡淡说道:
“你可以,我也可以,你应该就是赵波对吧?”
顾晨看出了男子的面容跟照片中的赵波非常相像,所以一眼便认出了赵波。
赵波看着顾晨这一身警服,顿时也清楚了顾晨此次前来的目的,不由冷哼两声,说道:“是我妈报的警吧?”
“不管谁报的警,你现在得跟我下去。”顾晨话音落下,便要尝试接近赵波。
但赵波却突然情绪激动起来,直接将身体往水塔蓄水池边缘移动了一下,警告着说:“你别过来,你要再敢过来,我就从这跳下去。”
“你冷静一下。”顾晨闻言,立马停住了脚步,感觉赵波此时还没有稳定情绪。
或许赵波坐在水塔顶端的蓄水池边缘,也一直在犹豫。
这个高度,足以让任何人畏惧,光是这几十米高度悬空的压迫感,加上各种强风的吹拂,就足以让人心生胆寒。
顾晨也从来没有攀爬到水塔的蓄水池顶部,而这次为了找赵波,自己也是完成了儿时的梦想。
可现在顾晨又遇到另外一个难题,那就是赵波现在该如何带回的问题。
顾晨努力平复下心情,也是就地盘坐在与赵波五六米的距离,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的顾晨,我们可以聊聊吗?”
“有什么好聊的?”赵波扭头看向顾晨,双腿悬空。
但顾晨从赵波瑟瑟发抖的身体可以看出,其实赵波此刻也怕了,也在犹豫。
这给了顾晨跟他沟通的机会。
可一直让赵波这么坐在水塔顶部蓄水池边缘,双腿悬空,时间一久,赵波的身体肯定会出现僵硬或者不听使唤的情况。
为了避免赵波因为身体颤抖而失足坠落,顾晨只能选择战略性后退几步,身体开始往后方挪动,这才又道:“我现在已经往后退了,你可以尝试往里边挪一挪。”
顾晨在给赵波台阶,但赵波此刻却不肯让步。
“你什么情况,能跟我说一说吗?”顾晨将执法记录仪调整到最佳角度,这才运气平衡的问他。
“没什么,只是没脸见家人。”赵波此刻一脸沮丧。
顾晨甚至能够通过大师级观察力,看清赵波脸上的两道泪痕。
很显然,赵波独自坐在这里,似乎是痛哭过的。
但至于赵波就这么呆呆的坐在这里,到底有多久时间,顾晨现在也不清楚。
只是感觉赵波现在的状况非常糟糕。
“吃点东西吗?”顾晨从口袋中掏了掏,发现卢薇薇给自己的士力架还在,便拿在手中作为诱饵。
赵波似乎也是饿得有些头昏脑涨,看到顾晨手中的食物,不由抿了几下干裂的嘴唇。
“这东西现在归你。”顾晨见赵波现在有些动心,故意将士力架丢在面前,距离赵波三分之二的位置。
这样一来,既能保证距离赵波足够近,还能让赵波接触自己接近他的戒心,进而从边缘地带爬过来,以至于来到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毕竟,顾晨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赵波身体僵硬,随时容易坠落的危险。
赵波在犹豫的几秒后,通红的双眼也紧紧盯住面前的士力架。
似乎现在头脑一片空白,看见食物就想立刻拥有。
也顾不得太多,在盯住顾晨观察几秒后,发现顾晨并没有靠近的举动,他这才缓缓移动那僵硬的身躯,让身躯开始躺靠在蓄水池上。
再然后,身体不断挪动,伸出双手,将面前的士力架拿在手中。
顾晨看得出,赵波此刻已经体力耗尽,甚至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只能靠挪动身躯来拿取食物。
撕开包装,赵波便开始狼吞虎咽。
这一幕,看得顾晨有些心疼。
明明是天之骄子,可现在却偏偏沦落到如此地步。
顾晨很难想象,发生在赵波身上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以至于让他能够爬到这么危险的高度?
“慢点吃,我这还有水。”见赵波现在口干舌燥,顾晨直接从警用装备中取出警用水壶,小心翼翼的放在跟前。
利用水塔蓄水池顶部的斜角,轻轻将警用水壶一推。
水壶沿着斜角向下滑落,直接划到了赵波面前。
狼狈不堪的赵波,这才抬头看了眼顾晨。
他没有说话,直接将警用水壶打开,咕噜咕噜的猛灌几口。
顾晨眉头紧蹙,也是淡淡说道:“我知道关于你的一些事情,你刚毕业不久,换过几份工作,目前就职于江南姻缘婚恋网站。”
“但很不幸,因为公司涉及一些违法活动,目前正在接受整改调查,所以,你等于是基本上丢掉了这份工作。”
“看来你调查的挺仔细嘛。”听顾晨一说,赵波顿时眉头紧蹙,也是哼笑着说:“我就是个十足的失败者,从毕业只有才明白,原来我当初的那些所谓的自信心,根本不堪一击。”
“都说社会是个大染缸,从走出校园的那一刻,就要面对狂风暴雨,但我没想到,我会如此狼狈。”
摇了摇脑袋,赵波的眼泪已经止不住的向往流出。
顾晨也是默默点头,附和着说:“你说的很有道理,其实小时候,我也常羡慕天生聪明,做什么事都不费劲的人,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勤奋和专注才是世界上最宝贵的天赋。”
“你现在刚毕业,缺少的是工作经验,但是在某一行业内不断深耕,你会成为这方面的专家,这些专注之后所带来的能力,将是你最宝贵的财富。”
“道理我都懂。”闻言顾晨说辞,赵波也是默默点头,哽咽着说:
“其实我不想内卷,真的,不想内卷,不代表我不想努力。”
“可为什么我们必须拼命奔跑,才能停留在原地?”
幽幽的叹息一声,赵波继续猛灌一口水,这才又道:
“之所以我想说这些,是因为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刚毕业,正踌躇满志准备着简历的我,怎么也想不到,原来很多公司的招聘要求,居然同时写着‘应届生’和‘有工作经验’。”
“可应届生怎么会有工作经验?哪怕是在校期间做兼职,也不可能满足这些用人单位所谓的‘工作经验’。”
顿了顿,赵波也是沮丧着脸道:“可好不容易找到一份互联网工作,可光是通勤就要一个小时。”
“下班后看到同事都还在,我自己也不好意思走,硬是跟着一起加班。”
……
……
PS:啧啧,写这章又突然想起自己读小学一年级的各种逆天行为,这种攀爬放到现在,妥妥都是要上新闻热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