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超神寵獸店 txt-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萬古第二(求訂閱月票)熱推

超神寵獸店
小說推薦超神寵獸店超神宠兽店
“系统……”
苏平心中默念,等得到系统回应,立刻将万古人族榜调出。
先前开辟道源界后,苏平从人族182名冲到11名,如今再看……第二!
开辟出第四重小仙界后,如今又锤炼出神躯,苏平的排名一跃达到万古人族榜第二!
“以我现在的战力,居然只排到第二……”苏平有些意外,他还以为会是第一,没想到在他前面还有一个,果然古人不可小觑。
苏平忽然想到,先前听其他人说,他的名字和信息被那混沌天骄榜给捕捉到,记录到榜单第二。
那第一是谁?
苏平有些好奇。
“对了,系统先前说过,在我之前,还有别的寄主……”
苏平挑眉,心中有种怪怪的感觉,像是吃醋一样,他立刻在心中询问系统。
“没错,在你之前的那个,也是本系统所绑定的宿主,除他之外,严格来说你这战绩已经算是万古无一了,等你能够开辟第五界的话,就可以打破他的神话。”系统说道。
“第五界……”
苏平自语。
那位万古绝尘的人族,是开辟了五界的超级妖孽么……
而且这种五界,并非野皇分身的那种五界。
苏平默默退出,随后又调取到诸天万族排行榜上,以前他排名在182时,在这万族榜上根本找不到他的身影,五百名开外了。
但现在,苏平一路往下,很快便看到自己的身影。
19!
“人族第二,万族19!”
苏平眼眸中泛起战意,以他如今的战力,足以震撼整个太古神界,但在亘古以来的万族生命体中,依然只能排到19,而排列在前面的那些,多半都是成为一方赫赫威名的恐怖人物,甚至不乏祖神级的无敌强者。
“任重道远,前面还有18人,即便达到万古无一,似乎也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至少,如今的诸天万族并未统一……”
苏平能感受到,前面还有许多艰辛的路在等待自己。
他心底的那一丝骄傲和自满,顷刻间被抹平,内心归于平静。
“如果再去争夺叶老魔的遗迹,即便没有至宝,我应该也能单手横推各方妖孽,我们的宇宙……还是太弱了。”
苏平目光闪动,心中暗暗叹息。
跟太古神界的这些地方相比,外面的宇宙还是太弱小了。
“恭喜少尊主出关!”
这时,几位神鼎旁的尊者都来到苏平面前,如看稀世珍宝般啧啧惊叹地打量着苏平的身躯,苏平瞟了一眼,里面竟还有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但显然活了不知多少万年,足够当他姑奶奶的老祖宗了。
此刻也盯着他的身体来回打量,眼中光彩闪动,充满惊叹。
苏平嘴角微微扯动,思索再三,还是选择拿出一件衣服遮挡住…
非礼勿视。
苏平换上他们眼中的奇装异服,舒展浑身的筋骨,同时询问了一下时间,才得知已经过去上百日,他想到神力的事,当即对一位尊者道:“前辈,你可知道神力本源在何处?”
“神力本源?”
这尊者一愣,似乎想到什么,当即摇头道:“老朽不知。”
苏平看向另一人。
“老朽不知,少尊主莫要问我。”
“老朽不知。”
“老朽……”
苏平一圈看下来,全都转开了目光,有的看脚尖,欣赏自己的靴子,要么看天花板,似乎觉得这神殿的顶吊得贼好。
苏平有些无奈,看来是薪皇交代过他们了,这就别怪他想别的法子偷溜了。
“你们为什么叫我少尊主?”苏平问道。
一位中年尊者温文儒雅,微笑道:“在少尊主闭关修炼的这段时间,您的事迹已经传遍整个神界,如今我全族都已知晓您,在五皇的商议下,册封您为少尊主,地位与老朽等人同阶,仅次于人皇之下!”
病公子的小農妻 小說
“在本族内,您具有行驶一切非皇级特权外的权力。”
苏平唔了一声,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好的待遇,他心头一叹,道:“我哪是什么少尊主,以后叫我少帅就行了,实在不行,叫少帅尊主也可。”
几人一愣,点头道:“那便称你为少帅尊主吧。”
苏平露出笑容,道:“我现在想出去走走,可以么?”
“走……走得远么?”一位尊者似乎看出点什么,迟疑道:“少帅尊主,虽然你天赋异禀,万古罕见,但毕竟实力还是太弱,不要离开咱们薪火城为好,在你闭关的这百日里,足有23次刺杀袭击,还有数千名主神境强者潜入,而且,在本族里也揪出16名想要刺杀您的高层……”
他看着苏平,认真地道:“一旦离开薪火宫,你的安全我们很难保证,为了咱们人族的将来,希望你能忍耐。”
苏平一怔,脸上的笑容不见了,脸色有些沉重。
他知道,这些刺杀的数字背后意味着什么,能够揪出这么多刺杀者,挡住这么多刺杀者,人族必然付出了极大代价。
“你们放心,我不会死的。”苏平低声道。
一位尊者连忙道:“少帅尊主,那霖族不愿看到你成长,一旦你离开薪火宫的庇护,他们甚至能隔空将你咒杀,在你没到尊者前,外出太危险了。”
苏平摇了摇头,道:“放心吧,我不会出去的,我就在宫里到处转转。”
见苏平同意,几位尊者才松了口气,他们也知晓,对一个天神境的来说,要束缚在这地方修炼到尊者才能获得自由,也是一件残忍的事。
毕竟,尊者对大多顶尖天才来说,都是可望不可及的事,除了天赋外,还需要一点气运。
如果不是苏平的资质太过逆天,他们也不敢有这样的期许。
薪火宫极大,说是宫,跟半座小城没什么区别,仅是宫殿后面的花园,便一望无际,如辽阔的平原,这种景象,也许才足以让人皇来观赏吧。
花园里倒没有修炼秘阵加持,且这里禁止修行,此刻只有一些花圃里的侍女在穿梭,挑选和采摘花朵。
里面还看到给花粉播种的小兽,在花丛间飞掠,顽皮可爱。
这些侍女跟小兽也看到了苏平,这个丰神如玉的青年,都忍不住停下驻足,苏平如今的肉身越发混元强壮,颜值也是噌噌上涨,真正做到了自带光环的气度。
在花园外,有薪火宫的结界笼罩,外面的力量无法探究进来。
苏平在花园里兜转片刻,翻身跳到宫顶上,看得不少侍女大惊失色,此举太过冒失,这可是薪火宫,人皇居住的地方,就算是别的尊者在这里,都不敢轻易踏足房顶屋檐。
几位在暗中保护苏平的尊者见状,都是无奈,但也没说什么,苏平的地位仅次于人皇,少年心性,也由得他了。
“这就是人族的地盘,倒是繁华……”
苏平站在宫顶上,眺望远方,能看到大半个城池,街道上干净整洁,繁荣无比,人们皆是锦衣玉食,能居住在人皇脚下,这些人应该也算是人族中大富大贵的名门望族了。
在薪火宫东侧,有演武场,上面正有众多少年身影在修炼,比武。
里面还有人战斗中激发出的战体,变化成巨龙咆哮,看上去气势十足。
“如果没有霖族的话,这样的景象,似乎也是盛世……”苏平喃喃自语,心中忽然有一丝愧疚,如果没有他的话,这里的人族也不会牵扯进来,虽然人族的地位在别处并不高,许多流落在别的大洲人族,更是沦为奴仆。
但至少仍有一处祥和安宁之地!
而现在,这处人族的祥和之地,也面临着风雨飘摇的危机。
一旦豢龙神族扛不住霖族的压力,人族必将危矣。
“走得太慢了……”
苏平自语。
虽然他如今战力远超星空境,同样远超星主境,但依旧很弱小。
“什么走得太慢了?”
忽然,一道轻巧的声音响起。
苏平转头望去,看到一个火红的身影如精灵般跳跃到眼前,是一个身穿赤红衣裳的小女孩,看上去十一二岁的模样,眼眸大而水灵,肤如凝脂,如灵动的火焰精灵。
“你不是坐着嘛。”小女孩指着苏平说道。
苏平一愣,没好气道:“哪来的小屁孩,不怕掉下去摔死嘛。”
“谁说我是小屁孩了,我马上要成年了,今年就已经12了!”小女孩气鼓鼓道,明显极为不爽苏平小瞧自己。
“12岁就叫马上成年啊,你至少还要等六年呢,义务教育学够了没啊?”苏平眺望着前方,随口懒洋洋地道。
“什么还要六年,再过一年我就成年了,我们这里13岁就要立成年礼的,哼!”小女孩气呼呼地道,说完还别过头去。
苏平一愣,不禁微微沉默了一下。
13岁便算成年,这只有在饱尽风霜的战争年代才会这样。
成年的年龄线,足以体现一个时代的风霜。
“这么说,那些13岁的小家伙,就要拿起兵器,算是一名士兵了么?”苏平轻声道。
小女孩抬起下巴,道:“什么小家伙,别说的老气横秋了,你看着也没比我大多少,再说了,只要成年,能够加入军队参战,是至高荣耀!”
“为我人族无疆之宏愿而战死,死也是英魂!”
听到小女孩的话,苏平不禁看了她一眼,道:“这么多话里,倒还有一句是听得顺耳的。”
“哪句?”
苏平笑笑没说,只道:“终有一日,我们能踏出这里,不受疆土的约束,不会太久远的。”
小女孩点头道:“没错,等我有朝一日成为祖神的话,就能办到。”
苏平挑眉,瞥了她一眼,道:“成祖神,就你?”
“我怎么了?我可是我们族里最顶尖的天才,别以为你被他们吹得多高,就能小瞧我!”小女孩气鼓鼓地道。
苏平这才感知到,这小女孩的气息竟还高出自己一个境界,而且极为内敛,并非简单的星主境,估计丢在外面,也是绝顶星主境的程度。
一个12岁的小家伙能达到这种程度,真的是从娘胎肚子里就开始修炼了吧。
“那你就加油吧,我看好你。”
苏平轻笑道。
小女孩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可恶的家伙居然会忽然夸赞她,她脸上的高傲顿时收敛,难掩童心,睁着好奇的眼眸看着苏平,道:“听说你剑斩皇者分身,从高位神族中杀了出来,是真的假的,你是怎么办到的?”
对后者知晓自己的身份,苏平也没什么意外,毕竟能轻松接近到他面前,这小女孩的身份必然非常尊贵。
“真的吧,不过不是我自己杀出来的,是族里的强者保护我杀出来的,有人牺牲了。”苏平低声道。
“我知道,牺牲的是峰伯伯,云姐姐,梨伯伯……”小女孩的情绪顿时有些低落下去,提到那位云姐姐时,忽闪的眼眸中有些晶莹。
苏平微微沉默,道:“也许等成为祖神,能将他们复活过来吧。”
小女孩一愣,睁大眼眸看着苏平,凑近到他脸边,似乎要用眼眸看穿苏平的内心:“真的么?真的能么?”
“嗯。”
苏平点了下头。
小女孩握紧了粉拳,道:“那我一定要成为祖神。”
这话若是别人说出去,难免会贻笑大方,但出自一个孩童之口,也没人会在意,苏平也只是笑笑,没说什么,至少这份信念是好的。
“你是从哪个部族来的,以前怎么从没听说过你?”小女孩又转头看向苏平,好奇问道。
苏平轻咳道:“我从星空来。”
“星空?好像没听过这个部族啊……”小女孩疑惑道。
暗中几位尊者都是目光一凛,这消息顿时传出,人族中的某个情报暗部,顿时运转起来,全速调查苏平口中的“星空”部族。
“是个小地方,没什么。”苏平微微摇头。
小女孩看出苏平似乎不愿多说,压下了询问的好奇心,她两手托腮,顺着苏平的眼光向前望去,问道:“是外面的景色好看,还是这里的好看啊?听父亲说,外面很凶险,到处都很可怕,也很破旧……”
“你没出去过?”
“没。”
“哦……外面啊,外面都是石头山,光秃秃的,然后一群傻瓜会在山上打架,抢石头,挺无趣的。”苏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