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長生從全真開始-第三百八十七章 人王業位看書

長生從全真開始
小說推薦長生從全真開始长生从全真开始
这一日,洪荒安定,但在人族祖地,却一点都不平静。
谁都知道,在人族祖地大殿之中,一场关乎整个洪荒未来的大议,正在举行之中。
不仅仅人族强者汇聚,早已臣服的洪荒万族强者,此刻亦是汇聚在这如今至高无上的人族祖地。
谁都没有参与进这场大议的资格,只能默默等待大议结果的出现。
然后,无论愿意与否,都得坚决的将其落实,除此之外,别无选择,人族的时代,人道体系之下,一切皆是如此的理所应当。
而这足以震荡整个洪荒的大议,此刻的大殿之中,却只是寥寥只言片语。
“如今天地局势已稳,人道王庭当立,我等也该彻底归于幕后了……”
燧人氏端坐一侧,缓缓道出这么一句话,语气平淡,目光却是看向了立于首位的徐天涯。
底下有巢氏几人,亦是同时看向了徐天涯。
虽说人道皇庭乃是既定之事,但若是徐天涯不允,亦或者另有谋算,那也只能另行商议。
“可。”
缥缈的声音在殿中响起,徐天涯环视一眼殿中,除了三皇大翌以及燃灯之外,这数十万年,人族新生代虽崛起颇快,但距离大罗,却依旧还有颇为遥远的距离。
心神微动,刹那之间,殿外大禹神农几人之模样,便映入了脑海之中,思绪流转,徐天涯
龙王的贤婿 小说
“我等既归于幕后,具体规划,就让后辈族人规划吧。”
“可。”
“大善!”
燧人氏几人接连应声,随后,一道旨意亦是从殿中传出,等候已久的大禹几人连忙恭敬的走进了殿中。
“大禹……神农……见过主宰,见过燧皇……”
海貓莊days
几人行大礼于殿中,恭敬至极。
“无需多礼,剑主之意,我族当立人道王庭,牧守洪荒天地,一切事物,将由尔等谋划处置,尔等可明白?”
燧人氏此言一出,大禹神农几人顿时心头一震,对他们而言,人道王庭将立自然不是什么大秘密,只不过,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般足以改天换地的事情,竟然交给他们来处理!
“我等……”
神农正欲推脱一番之时,话刚出口,却是突然反应了过来,殿中这几位前辈是何等恐怖的存在,登临道之主宰业位,言出即法随,一言一行,皆是道的直接体现,说出了,那就是不可违逆的道!
“我等谨遵主宰之命!”
几人心有灵犀一般拜倒,恭敬应下此命。
殿门敞开,在万众瞩目之下,进入大殿不过片刻的神农几人走出,较之进入之前的忐忑,此刻的神农几人,却是豪情万丈。
人道王庭立,牧守洪荒天地,一切皆有他们几人谋划处置。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浩瀚无垠的洪荒天地,无尽的众生万物,在这一刻之后,将由他们主宰。
这等无尽权势,纵使那些威震万古的存在,也不得不摄其锋芒!
只是不知不觉间,大禹神农几人之间,却是少了几分和谐,多了几分锋芒锐利。
一句人道王庭,牧守天地,再一句尽由尔等谋划!
没定章程,未分主次!
无序之中,谁占主导?谁来定鼎?或者说,谁为人王!
一切皆是未知!
轰隆隆!
这一刻,在这豪情万丈之间,气运之海滚荡,无尽金色气运席卷,化作一道通天光柱贯穿了整个三十三重天。
无尽祥云滚滚,那经历数十万载时间,已经恢复不少元气的三十三重天随之动荡。
紧接着,气运演化,在那无尽祥云之间,人道王庭显化,绵延巍峨的王庭殿宇第一次显现在世间众生眼前。
这骤然剧变,顿时引得世间震荡不休,但此刻,大禹几人神色却是骤变,目光瞬间看向了那王庭深处。
“人王!”
大禹瞳孔微缩,强压着心中的惊涛骇浪,缓缓吐出了这两个字!
白玫瑰的言證
这一刻,不仅仅是大禹神农几人,世间大能,皆是看向了那王庭深处!
诚然,世间业位无数,但论数顶尖,皆是有着极其苛刻的条件,而现在,竟有一尊一尊全新的顶尖天地业位,而且……
这尊人王业位,竟完全没有其他天地业位那般苛刻的条件!
六人偵探/6人偵探
只需是人族共主,便可登临人王业位,而且,正常而言,一尊天地业位,若本身登临者将其卸下,那若有继任者的话,也需要耗尽千辛万苦去满足业位要求。
但这人王业位,却完全无需如此,纵使他日人王退位,继任者,同样无需任何苛刻的条件,便可继任人王业位!
但凡人族族人,为共主,即为人王!
这一刻,无数大能为之惊骇,这将意味着,人族自此以后,将永久拥有一个可以传承万古的天地业位,而且,这个天地业位,还份属顶尖!
这是何等的大机缘!何等的福缘!
世间震撼,但此刻的大禹神农几人,却是已经陷入了惊涛骇浪之中。
当以人族共主登临人王业位!
这一句话,顿时浮现在了几人心中。
刹那间,本就气氛有些尴尬的几人之间,锋芒暴涨,俨然已经有了几分争锋相对之模样。
这一幕,自然清晰无比的映入了殿中徐天涯几人眼中。
育 小說
似是联想到了什么,燧人氏皱了皱眉,看了徐天涯一眼,欲言又止道:“主宰……何不直接定下人王之属?”
“人族共主,当为人族有大贡献者,这几人,可有谁为人族有大贡献?可有让我族族人尽皆心服者?”
徐天涯没有回答,反而反问道。
燧人氏摇了摇头,顿时就沉默了下来。
“小辈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
有巢氏道:“业位自有规则,只要在规则之内争夺,对我族,亦是一件好事。”
“如此大善也!”
大翌点了点头,目光却是不经意的瞥了蚩尤一眼。
这几位人族顶尖后辈之中,也唯有蚩尤具备几分巫族血脉,漫长的巫族身份,也不禁让大翌对这蚩尤多了几分好感。
“只要未超出规则,我等不可干涉!”
似是看出了大翌所想一般,沉寂片刻,徐天涯的一句话,顿时定下了所有的规则。
“可!”
众人应声,大殿之中,几人身影,亦是缓缓消失在了大殿之中,唯有燃灯依旧坐镇祖地,神色堪称复杂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