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線上看-第1619章 那一位沒偏心展示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松本清长浑身一僵,就那么侧着身,往地上倒去。
“呲啦!”
电击器又在松本清长腰侧电了一下,才被那只戴手套的手收进斗篷下。
我沒聽說過是被你抱!~上我的男人是AV男優
松本清长脸上因暗自咬牙而紧绷的肌肉一颤,又很快放松,嘴角随涎水流出一丝血红。
池非迟站在松本清长身后,垂眸看着松本清长扑通摔倒在地。
不愧是老刑警,居然在发现自己躲不开的时候,咬舌尖强迫自己保留一丝意识。
不过不好意思,他习惯补攻。
“嗒……嗒……嗒……”
高跟鞋敲过地面,贝尔摩德脸上带着笑意,不急不缓地走近两人,“这么快就解决了,真不愧是你啊,拉克,不过你的身手是不是又变强了?刚才那种速度,换作是我也应付不来呢。”
在贝尔摩德身后,爱尔兰穿着和松本清长一模一样衣服紧跟着上前,脸上已经套上了松本清长的易容脸,脸上的疤痕模拟得一丝不差,抬眼看了看某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神色凝重。
以刚才他们在公墓出口那边看到的情况,如果没有办法限制住拉克那种可怕的速度,换了是他,恐怕也会跟松本清长一个下场。
“大概是最近加练过。”池非迟用嘶哑声音敷衍着,蹲下身,搜着松本清长身上的东西。
贝尔摩德也没在意池非迟的敷衍,转头看了看爱尔兰,“值班室的人已经支开了,一会儿就让爱尔兰以他的身份离开,再开车到他家里去,他唯一的女儿已经出嫁,平时不会在家,虽然家里还有一个佣人,但也可以用‘累了、需要休息’瞒过去。”
池非迟把松本清长身上的钥匙、证件、手机等东西全部翻了出来,放在一旁的地上,声音嘶哑地提醒道,“爱尔兰,他明天休假,刚解决了一个大案子,一天不休息也说不过去,不过作为警察,说不定会突然失去假期。”
“这个我能处理好,”爱尔兰蹲下身,拿起地上的东西,一件件往身上收,脸上露出邪意的笑,“如果警察没有什么紧急的事联系我,松本警视就会待在家里好好休息,休息的时候,让佣人放个假应该没关系,后天一早,闲不住的松本警视回到了警视厅,关注起最近的连续杀人案。”
“不错的规划,”贝尔摩德笑着道,“那接下来的行动,你就联系琴酒吧。”
“啊,我会的。”爱尔兰应声。
由于不是工作期间,松本清长身上除了证件之外,没带其他警察会用上的东西,当然也没有配枪。
不过,池非迟还是检查了松本清长衣袖内侧、衣领内侧、袜子下、腰带下这类隐蔽地方,又搜出了一枚回形针和一块小铁片,同样交给了爱尔兰。
之后,爱尔兰顶着松本清长的身份,开车松本清长的车子离开。
贝尔摩德和池非迟把松本清长扶出墓区后,由贝尔摩德开车去事先选定的囚禁地点,池非迟在后座看守着松本清长。
等到了森林里的小木屋后,有专门负责看守的人把松本清长带到木屋里,在椅子上把人绑好,顺便用胶带把松本清长的嘴封上。
要是松本清长逃脱,可能导致爱尔兰暴露、落入警察包围圈里,组织不可能不小心,木屋门上还安装了摄像头,监控着屋里的松本清长和看守的人。
松本清长还不能死。
爱尔兰拿储存卡的时候,为了保证拿到储存卡,说不定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
计划是——
如果爱尔兰不得已损害了警方的利益或者违规指挥,就让松本清长来背锅,到时候警方得到的信息只会是‘松本警视因不明原因违规指挥,从凶手那里拿走某件证物逃走途中,意外身亡’。
这样一来,警方只会集中调查松本清长身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么做、接触过什么人,没那么容易查到组织头上。
贝尔摩德和池非迟又在屋里检查了一圈,才转身出门,回了停在森林外的车上。
上车后,池非迟发邮件跟那一位汇报。
贝尔摩德拿出平板电脑,调出一段实时监控视频,“拉克,你刚才好像看了木屋里的通风窗好一会儿,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池非迟发完了邮件后,右手握着手机,放下车窗点了支烟,准备等那一位的回复,“那个窗户离地面很高,窄得都不够小孩子通过,我只是对大开的窗户比较敏感,忍不住多注意一下。”
“因为木屋窗户被封上了,门也要时常关着,没有通风窗户的话,来这里负责看守的家伙搞不好会出去抽烟,”贝尔摩德盯着监控画面,解释道,“要是不小心被人看到、或者在地上留了烟头,会很麻烦的。”
“嗡……”
大概是储存卡丢失的事太重要,那一位回邮件相当迅速。
池非迟垂眸看了邮件内容,“我的任务完成,这边就交给你了。”
贝尔摩德一怔,无奈轻声埋怨,“是,是,我要每天易容过来送食物和水,如果有异常情况,我还要负责通知,我还以为那一位会让你来帮忙跟我换班呢……”
“看守人接触的人太多,容易给人可乘之机,如果不止一个人会送东西过来,要是有人发现这里被绑、试图营救,就可以假装成送东西的人,看守人一旦因此而大意,就会被偷袭,”池非迟删除邮件后,给那一位回复了‘Ok’,“最好只由你一个人、用同一张易容脸负责。”
二次元白菜 小说
“你也会易容术,两个人用同一张易容脸过来也没关系吧……”贝尔摩德视线移向监控画面,又笑了起来,“好吧,那我就不送你了,在松本醒过来的时候,我还要监视着,以免他搞小动作骗过了看守的人,等饿上他两顿,他想跑也没力气了吧。”
本想划水的她,居然接了这么繁琐的活,她突然不乐意送休息的拉克回去了。
“没问题。”
池非迟收起手机后,提醒道,“别忘了饮食和爱尔兰同步,要是到时候警方发现了松本清长的尸体,应该会进行尸检,别让胃部残留食物对不上。”
“当然,”贝尔摩德嘴角带着自信的笑意,“连绑住他手腕的绳子,我也会确保有手帕垫着,不会留下太明显的勒痕,如果方便的话,也可以让他枪口下稍微活动一下,以免干坐着太久导致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嗯。”
池非迟应声后,发现道路后方有两道车灯投了过来,这才取下黑色斗篷,露出拉克易容脸,打开车门下车。
开过来的车子在后方停好后,按了按喇叭。
贝尔摩德抬眼,从车内后视镜里看到后方没熄车灯的黑色保时捷356A,怔了一下,无语问道,“你不会早就猜到了我没法送你回去吧?”
“没有,这个任务是完成了,但我还要去做行动准备,”池非迟反手关上车门,“你不愿意送食物和水过来的话,我们两个可以换一换。”
贝尔摩德心理突然平衡了,笑眯眯道,“啊,不用了,我可以搞定,你们也要加油啊!”
过来送食物和水,一天只要抽空来两趟就行,剩下的时间,她可以盯着监控,也可以设置一个警报程序,然后出门走走逛逛。
如果去做行动准备,或许要组织人手运炸弹、安排人安装炸弹,或许要去调查警视厅、松本清长家附近的地方,提前安排人手、做手脚,甚至要安排或者跟朗姆确认各种东西的筹备,不管是负责哪一环,都比送东西麻烦多了,只不过她送东西不知要送多久,那边筹备完了就能暂时休息。
比较下来,其实都差不多。
看来那一位这次没偏心。
……
第二天,波洛咖啡厅正式推出了草莓水晶糕、红豆水晶糕点心,熟客都被邀请过去半价品尝。
榎本梓送牛肉意面上桌时,看着池非迟尝了一个草莓水晶糕后停手,期待问道,“怎么样,池先生?味道还可以吧?”
“作为甜品已经可以了,”池非迟没有尝下去,“不过对于我来说,太甜了一点。”
“抱歉,抱歉,”榎本梓笑眯眯把牛肉意面放到池非迟面前,“因为老板说,要是味道太淡的话,一部分客人或许会觉得寡淡无味,所以我找小兰要了她经常用的那个加糖配方。”
毛利兰疑惑尝着水晶糕,“也不是很甜啊……”
柯南坐在一旁,笑着转头对毛利兰吐槽道,“就算是料理里的甜味重了一点点,池哥哥也会说太甜的吧。”
毛利小五郎坐在一旁翻报纸,语气散漫道,“吃甜食还要求甜食没那么甜的人不多,很多人点了甜品,就是为了吃甜的嘛!”
刚出院又在休假期间的高木涉坐在桌旁,脸上擦伤的地方还贴着创口贴,拿着一块红豆水晶糕吃得愉快,“我觉得这才是正常人比较适应的甜度吧……”
池非迟抬眼看高木涉。
意思是他这人不正常喽?
高木涉感觉被凉飕飕的目光盯着,抬头看着池非迟,回想了自己话里哪里不对劲,一时间被嘴里咽下的水晶糕噎到,连忙抓起桌上的咖啡杯灌了一口咖啡。
池非迟低下头,继续吃意面。
高木涉是彻底放假休息了,但他一会儿还要去换个身份东京巡游,盯着别人把炸弹运到指定地点……
赶紧吃饱,出门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