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誤道者-第兩百九十八章 映影化靈相閲讀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巍桉吩咐弟子出去唤人的时候,张御又问了一些其他问题,道:“道庐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多人手么?”
巍桉摇头道:“百多年前不是这样的,但是现在有资才的年轻人不好找了,也很少人愿意来做这个苦差事了。
现在只需要服下一瓶灵药,或者将一截灵性生灵的肢体融入自己身躯之中就能掌握力量了,力量来的如此容易,谁还愿意辛辛苦苦修炼呢?”
小说
张御微微点头,道:“这些人的实力如何?”
巍桉道:“这却不好说,要看他们融合的灵性生灵原先如何了,通常所获力量都会降等,但也有一些能获得绝大多数力量,但在战斗之前,他们可以临时服用灵药来增加自己的实力,这些其实都不算什么,而是他们培养起来实在太容易了。”
张御了然,看来是此世上层统治者因为有了这些人,才觉得不再需要道庐了,一个长期落在底层,却又不受上层控制的强大势力,是不被任何统治阶层所接纳的。哪怕这方势力并不准备做什么,也不会上层放心。
看来驱逐道庐,是长久以来多个矛盾积累而引发的,不单单是那些灵药的事。
过了大概两个夏时,道庐里回来了三名道师,其中一名中年道人和巍桉差不多的年纪,他回来的时候,巍桉让自己的弟子代为招呼张御,自己亲自出去说明情况,那道人问道:“来的可是山中之人么?”
巍桉道:“说不好,或许是。”
厉道人等人到来这方界域之后,也是传授了不少弟子,并且将道法流传出去,而这些弟子最早都是从高山之上下来的,许多人仍旧隐居于山中,而每过数十上百载,就有一些弟子入世,而这一百年来,却是少有人出现了。。
而张御尽管收敛了自身神气,可是只看外相,就不似凡人,故是对他的身份有了这等猜测,要不然也不会对他这般客气,
那名归来的道师嗯了一声,道:“那不妨听一听这位要说什么。”
巍桉回到张御这里,道:“张道师,人已是齐了,都等候在外面了。”
张御道一声劳烦,他从后厅走了出来,见到广场上稀稀落落站着十几个人,一个千万人口的城市,道庐中的道师却仅有这些了,而且年轻弟子也只仅是占了小半,说明道庐的确已显颓势,很难言再能维持多久。
他道:“今日唤得诸位到来,是为告知诸位一道法门。”
他不会去教这些人怎么做,这些人也不必他来教,但是他既然到这里,那么会自留给一些足够护法的道术。
下来道庐可能会遭受各种手段的针对,那么无论道庐之人怎么,要做什么,首先就需要保全自己,要是连自己保护不了,那么又怎么去保护别人呢?
巍桉听到他传授道术,不禁有些愕然,本以为张御是想帮助他们解决此事,没想到却是如此,可是随着张御开始讲述道法,他神情一动,不禁露出认真倾听之色。
而随着听了下去,觉得以前那些不明白的地方似乎都是霍然贯通了,诸多艰涩道理也变得明明白白呈现眼前,除此之外,还有一门卫道之术一并传了下来,他不禁沉陷入了其中。
等到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却是被门外的钟声惊醒的,这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已是过去了一夜了,天边已露微白肚。
而那位张道师已然是不知去向了,
他感叹道:“受益匪浅啊。”
他心里明白,力量才是最后的保障。
市厅上层不敢动他们,只是在报纸之上造势,就是因为他们掌握了武力。而不是因为掌握了清除灵性的办法。
张御虽然没有直接伸手帮助他们做什么,但实际上却是给了他们更多的选择余地。
他又摇头道:“我们不能辜负这位的好意,只是这位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此刻那年轻弟子道:“老师,那位张道师走的时候与我说话了,并叫我不要打搅老师悟法。”
巍桉着紧问道:“哦?张道师与你说了,说了什么?”
那年轻弟子道:“说是那门道术可以传授给任何道庐之人,不必有所忌讳。”
巍桉郑重点头,他看向外面,眼中满是振奋,暗道:“看来这位的确是来自高山之上了,若有这等人,道法当还不到没落之时。”
城市的东南角,有一座相互叠合的双环状建筑,此是临惠市的授灵厅,城市中统治上层所把持的灵性力量多半都汇聚在这里。
张御出入道庐的消息只是隔了半天,就送到了位于一百六十六级阶梯上的稽事馆中,一名厅员向着稽事长丹都禀告道:“我们对比了道庐里的档案,没有找到这个人,应该是外来的道师。”
“外来的……”丹都皱着眉头,双手十指互相点动着,“要真的是外来的还好,就怕不是……”
那厅员道:“会不会是道庐总部派来的?”
“不排除这个可能。”
丹都的神情很严肃,道:“要是这样,事情就不好办了,会给我们造成很大阻碍。”
厅员道:“那要不要我们……”
丹都道:“不用,想办法盯着这个人,看看他下来做什么,上面没有命令,不要做多余的事情,我们没有做好准备。”
厅员一点头,行了一礼就出去了。
丹都坐下的椅子一转,他看向晨曦光芒中已然从沉寂中复苏的城市,暗自道:“希望不是那边来的吧。”
张御出了道庐后,此刻已然离开了临惠市,并来到了之前他第一站到来的候车站前,车站上依旧坐着那个五十多岁脏兮兮的男子,见他看来,依旧拿着报纸遮挡自己。
他留意到,这依旧是他昨天看到的报纸,并没有换。
车站上这时响起了窃窃私语声,他看过去,见是一群乘客正在那里等候,每一个人都带着皮箱,只是昨天等在这里的人,今天却也是一个不差的站在这里。
这时人群中那名中年男子一步一瘸走了过来,到了他的面前,脱下自己的帽子,带着一些拘谨的问道:“请问这位先生,可是一位道师么?”
张御看着此人,这赫然就是昨天和他一起去往临惠市,并自称自己是某个采买员的男子,他道:“是。”
这个男子露出了欣喜的神情,他紧张且结巴问道:“那,那,道师先生,能不能为我们举行一个简单的祝仪,我们要去,要去临惠市……”
张御听着他说着与昨日几乎一模一样的话,淡声道:“原来是这样。”
那男子一怔,道:“你说什么?”
张御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转头看过去,原本荒芜的地界上出现了一座死寂的城市。
虞南市。
这个所谓的虞南市早已经被灵性同化了,城市中所有的人都已经成了灵性生物,并且灵性辐射到了周围,导致有一些人并没有同化完全,而是介于了物灵之间。
这也是为什么驰车会突然出现,乘上驰车后眨眼间就到了临惠市。
昨日他虽然发现了种种的异常,可因为初到此地,并且受到上层力量的干扰,本还以为是此地本就有的特殊情况,可去了临惠市一趟,就知绝不正常了。
而车站上的这些人在现世中的一面永远停留在了被同化的那一段时间,会不断的出现消失,并重复之前的举动。
若是临惠市被灵性侵染,恐怕也是这个结果。
转念过后,他转身往直接临惠市回转,那中年男子见他走开,直愣愣的看着他,这个时候,昨日出现的那辆驰车突兀的出现在驰轨上,这一行人理所当然的走了出去,随后在一阵光影之中消失不见。
张御一步之后,就回到了临惠市中,并往地图上标示最乱的城西之地走去,城中最大的贫民窟就在此间。
他来到这里的时候,见沟渠之中爬满了寻常人看不见的灵性虫豸,一层叠有一层,随着水流涌入各家各户。
大气之中飘动飞舞着形形色色的灵性虫豸,密密麻麻几乎如同蝗虫一般密集。
屋棚之中,一些灵性生灵攀附在此间居民的头颅之上,触手探由双耳深入进中,并已与大脑融合在了一起。
这里的灵性侵染极为严重,然而这一切,住在此间的人却都不自知。
只是随着他走过,这些灵性生灵渐渐化作了一缕缕烟雾化散,此间之人一时间变得轻松了许多。
不过他知道这只是暂时缓解,而且这应该并不是一座城市的事,而是整个世界正在普遍发生的事情。
他认为这个情形应当是与纯灵之所的生灵有关的,极可能是其力量映照到了这里,哪怕这个纯灵生灵没有任何主动意愿,其散播出来的灵性也自然而然会同化各种生灵,以期与之最终融合到一处。
这么看,他首先要做到就是阻止灵化的进一步蔓延。
只是他若这么做,事实上就是在阻碍这些灵性力量归回,整个世界的灵性映照或许也会来针对他。
他眸光微闪,伸指一点,便有一座庐舍凭空生成,他走了进去,盘膝端坐下来,到底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很快就知道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