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興漢使命 txt-第2097章 玉門關外分享

興漢使命
小說推薦興漢使命兴汉使命
刘正一般义正辞严的话,却阴差阳错的激起了武桃的逆反心理。她并没有非他不可,可这种打脸式的拒绝,却激起了一位强大的小女孩的那份征服之心。她说道:“既然我已经瞄上你了,就不会让你从手中溜走。希望你的反抗再激烈一点,让我品尝一下征服者的滋味。”
武桃一时气愤,居然强行激活了难度更大的模拟训练环境。
武桃的一时冲动,在刘正的刺激之下变成了征服的欲望。她大声说道:“桃花体质不容拒绝,除非我放弃你,否则的话,你逃不掉!”
武桃不断的挖掘自身的潜力,并通过和田玉模拟环境的升级进行极限催发。
好在刘正的经历足够丰富,很快就找到了抵御桃花诱惑的办法。他其实没有必要艰难抗拒,只是武桃天赋异禀,前途无量。他作为见证人,不忍心坏了她的未来。
虽说世人对选择决定命运的说法嗤之以鼻,却无疑向世人证明了这个难以接受的道理。武桃强行激发桃花体质,并非水到渠成,而是带有赌气性质的一时冲动。她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只是被拒绝之后的意气用事。
武桃艰难的开口说:“我是认真的!”
刘正很纠结,却又只能实话实说:“我相信有一见钟情的爱情,可是这份薄弱的感情,根本就没有办法扛住现实的冲击。毕竟一时冲动的爱情没有经过时间的考验,很难转化为亲情。须知道爱情无法相伴一生,唯有亲情才可以做到不离不弃。”
武桃还是不肯放弃,她倔强的说道:“我相信我可以!”
刘正提醒道:“你应该清楚,若是屈从于桃花体质选择嫁人,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围着孩子转圈,甚至会失去人刺传承弟子的前程。当你的同龄人在成功的舞台上纵横捭阖的时候,你却只能围绕家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斤斤计较。”
私制東方儚月抄
武桃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她问道:“刘队长,你还记得20年前武陵城外的那辆马车?”
刘正摇了摇头,武桃似乎有些累了,可她还是坚持着说道:“你早已记不清了,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块烙饼,还有那句改变我一生的话——努力可以改变命运,正确的选择会让生活的难度降低。”
刘正问道:“难道你是当年的武氏遗脉?”
武桃点了点头,当年武氏遭遇危机,年仅五岁的她不得不扛起传承大业,从而遭遇了刺盟的追杀。后来刘正前往华山参加华山论剑路过顺手救了人,由于不方便带着,就交给了武陵城的人代为看管。
刘正也没有想到,当年顺手而为的事情,如今却变成了限制武桃发挥的关键因素。
刘正说道:“桃花体质既是你的优势,也是你的桎梏。不管你此时此刻怎么想,前往玉门关的行程不容许改变,那是你的历练。”
武桃没得选择,只能尽力适应和田玉制造出来的险恶环境。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皮肤老化越来越严重。只是她已经扛住了桃花体质的诱惑,开始压制桃花体质对自身的反噬。
武桃顺利的激活了天赋优势,主动挑衅和田玉,从而挖掘更加残酷的模拟环境。
刘正主动隐身,不允许自己的存在影响武桃的历练。他成功的锻炼了自己抗拒诱惑的能力,却发现很难突破心境。修炼多年,如今却破了防,或许孤独不是目的,却阴差阳错的变成了孤独的人。
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之上,刘正独自品味了酸甜苦辣咸。个中五味反复煎熬,逐渐的演变成了生活的阅历。
一路砥砺前行,刘正和武桃踏入了玉门关地界。和田玉回到了熟悉的环境里,威力迅速的增长。武桃饱经风霜的面孔上,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武桃很希望刘正可以现身,只可惜她失望了。这是属于她的历练,没有人可以帮忙,也没有人敢帮忙。
玉门关的城墙上,积雪早已凝成冰,地上的尘沙被冻结之后,散发出了死亡的味道。
北风怒号,似乎有无数冤魂在随风呼喊,那是失败者残魂的呐喊,以及胜利者无情的嘲讽,还有围观者的唏嘘声。可是那些唏嘘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葬在风中的残魂,都是勇敢而骄傲的存在。他们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在与成功的高手过招。即便是失败了,也是旁观者无法企及的存在。
走在玉门关冰冷的街道上,武桃的灵魂得到了升华。她似乎已经到了云淡风轻的境界。风中的那些声音,是在向勇者发出召唤。
没有人可以拒绝光明的诱惑,武桃迈出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步。她踏出了玉门关。
一道冰风袭来,刮走了她脸上的老皮,鲜血染红了半张脸。
她低下头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脸,顿时就吓得尖叫出了声。
可冰风很快就淹没了她的恐惧,只留下了一具冰雕。
武桃跌落玉门关险地,踩到了炙热的黄沙。一股热气升腾而起,她的额头开始贡献汗水。
夹杂着沙粒的汗水淌过受伤的脸,武桃的心痛苦而纠结。她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凭借着本能走向未知的前方。
一位老人倚立黄沙,武桃上前问道:“前辈可否教我?”
老人叹道:“少小入关千百年,至今仍未勘破此间奥秘。己身尚且难渡,何谈渡人?”
武桃恳求道:“相逢即是有缘,前辈因何敝帚自珍。不如提携晚辈一番,或可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未必不会有一番收获。”
老人叹道:“老身颜如玉!”
武桃闻言大惊,忙说道:“刺皇聂隐娘师尊座下传承弟子武桃,拜见颜如玉师姐!”
老人也没有想到会有这层关系,她用颤抖的手取出了一枚锈迹斑斑的令牌,激活之后,武桃的令牌自主飞出,与之共鸣!
老人笑道:“刺盟后继有人,老身可以放下心中的执念,含笑九泉了。”
颜如玉最后一次低下了高贵的头,忍不住的说道:“想不到时过境迁,我依旧放不下。红颜白骨,不外如是。心的桎梏难解,不如归去。”
颜如玉舍弃了完美的身躯,选择了身后最丑的那張脸。一时之间否极泰来,她终于摆脱了桎梏,一道九彩虹光落下,她恢复的风华。
武桃立即道贺说:“恭喜师姐堪破大道,成就武皇之尊!”
颜如玉叹道:“不知道当年刺盟的那位师兄到了哪里,做师妹的绝不敢忘记当初的约定。”
武桃却道:“师姐,刺盟已散,如今三分天下,聂隐娘师尊如今在天柱峰潜修,或许可以为你解惑。”
颜如玉叹道:“想不到四峰皆已出世,又是一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来临,众生之苦,由此而开。师妹天赋异禀,一定可以得偿所愿。只是世间难得万全之法,须知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求之不得的时候,放下执念或许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和前程。”
颜如玉离开之后,武桃继续行走在黄沙之中。
刘正感觉到前方高能,稍微的挪动了一下身体。只可惜对方的感知能力相当的强悍,顺手一捞,就把他捞到了面前。
颜如玉愣住了,语无伦次的问道:“师兄,你是来接我的吗?”
刘正本来打算用花言巧语哄骗一番,却又害怕伤害眼前的这位痴情人,于是就说道:“姑娘误会了,你我素昧平生,同门之谊不曾有,当不起你这样的问候。”
颜如玉取出一粒红色的石头,轻轻的抛到了刘正的头顶。
石头洒下一道红色的光芒,一道血色身影从刘正的身体里走出,机械的念道:“昔日的承诺,终究难以践行,如今的我早已非我,师妹既已放下执念,又何必庸人自扰?”
颜如玉问道:“师兄是不打算接受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