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這遊戲也太真實了 ptt-第276章 你這是把全部家底都搬出來了?看書

這遊戲也太真實了
小說推薦這遊戲也太真實了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靠!什么叫我活着回来了,我活着回来很奇怪吗?”
这特么是人说的话吗?
摘掉了挂脸上的防毒面具,从边缘老兄身后绕出来的负债大眼,嬉皮笑脸地拍了拍夜十的肩膀。
“哎,不容易,不容易,好几次我都以为自己肯定没了,结果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站在一旁的工地少年与砖,深以为然地点头。
“确实太不容易了。”
别人都在玩游戏,只有他们小队在玩命。
去的时候是十人队,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了一半。
反观旁边的鼹鼠小队,去的时候同样是十个,回来的时候却只少了两个,这战损率一个地下一个天上,很难不让人吐槽。
不过,吐槽归吐槽,大家其实也没太往心里去。
游戏嘛。
作死才是常态。
不是硬核玩家,没必要非得追求一命到底。
况且现在死亡惩罚也没一开始那么重了,论坛坐牢三天难受是难受了点,但封测服运营了这么久一直是这规则,大家早就习惯了。
真正要说亏的,其实也就一场战役的经验,该有的任务奖励的钱和贡献点一分不少。
掉落的装备队友也会很自觉地帮忙回收,顶多亏点弹药和手雷。
“话说你们咋也穿上这身了?”战地气氛组一脸羡慕地瞅着边缘老兄身上那件灰外套。
边缘老兄没说话,而是看向了一旁的大眼。
后者嘿嘿一笑说。
“是我提议的,之前那套装备太丑了,而且一点儿辨识度都没有,比掠夺者还像掠夺者,老是被友军误会。所以我灵机一动,干脆整了一套和鼹鼠他们同款的皮肤。边缘一开始说不要,后面也真香了。”
边缘划水嘴硬道:“滚蛋!我还不是被你们逼得。”
工地少年与砖笑着插了句嘴。
“你还别说,那群掠夺者都被我们打出心理阴影了,看见我们这身衣服瞬间怂一分,后来我们推荐给那些增援过来的新人,现在整个红河镇的好兄弟都穿这套装备了!”
即使是在浪潮最汹涌的时期,404号避难所对邻居的“支援”也没停过。
根据鼹鼠老哥在战报中提到的数据,目前避难所在红河镇的“驻军”已经增加至50人。
除了10名长期驻扎的NPC警卫之外全都是玩家,并且一直在定期补充兵员维持这个数字。
显而易见,这支打法彪悍的“死亡兵团”,在红河镇一带已经彻底杀出了威名。
那一支支工兵铲和枪口下明晃晃的刺刀,不但成了掠夺者们心中永远的噩梦,更是成了佣兵、奴隶主们眼中的战神!
尤其是那身“灰外套”,简直比军团十夫长们穿着的那身藏蓝色大衣还有威慑力!
当地的奴隶主和商会巴不得他们一直待在红河镇,甚至主动给避难所提供了一片五十亩的驻地。
虽然那边的土地什么也种不了,但有了驻地,也就意味着扎下了根。
管理者大人在那部署了40台培养舱,似乎是打算将那里改造成驻外军事基地。
目前只要是等级达到了LV8、枪械熟练度达到3级的士兵职业玩家,都能申请体验新地图和新任务。
不过人数有限,报了名也需要排队就是了。
看着一脸羡慕的战地佬,峡谷在逃鼹鼠眉飞色舞地说道。
“咋样,老子的设计品味还不错吧?”
战地气氛组:“可恶!让这家伙装到了!”
话说之前他也提议过大家整一套统一的“战队服”来着,但奈何泉水那个老苟币太抠了。
老黑都给他的帖子点赞了,那老苟币非说什么“加不了攻击的皮肤都是屑”、“反正穿了带甲的外骨骼啥也看不见”。
就这没完,还吐槽他中二。
特奶奶的,和中二有什么关系?
不白 小說
明明就是抠!
和战地佬不同,夜十关心的倒不是几个人穿啥衣服,而是好奇地看着他们身后那几辆卡车。
不用问。
上面装着的想必都是从红河镇拖回来的战利品。
按照三倍超载量保守估计,那几辆卡车上堆着的各种矿石少说也有五六十吨了。
努力過頭的世界最強武鬥家,在魔法世界輕松過生活。
除此之外,跟着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近百来个奴隶,附近的NPC行商们看见了纷纷露出羡慕的眼神。
一名奴隶能换五把突击步枪。
这可真是发大财了!
夜十羡慕道。
“红河镇那边的仗打完了?”
峡谷在逃鼹鼠摇着头。
“打完?还早着呢!”
“那边的奴隶主战斗力太弱了,招来的佣兵数量不少,个体战斗力也不弱,但打起仗来都是一群乌合之众,根本没有配合。”
“靠着进口来的炮弹和武器,红河镇的联军起初打的还挺顺利,连着赢下了几场局部战役,但他们的后勤太拉胯了,弹药经常性的不匹配,火力总是时断时续,再加上组织度低,占领的山头根本守不住。经常我们白天打下来的阵地,一到晚上又丢了回去。”
“再加上嚼骨部落人多势众,从行省中部调来的增援源源不断,还有不少掠夺者听闻他们打算建立一个掠夺者国度的传言,主动从东边的邻省跑来投奔他们。反正双方就以鹿头山为界,反复争夺那么几个山头,在十来公里纵深的阵地上干耗着。”
像是迫击炮、反坦克步枪之类的支援武器并不是404号避难所的专利,一些具备工业生产能力的大中型幸存者聚居地同样有条件生产,只是成本和性能存在差异。
红河镇并不是只从404号避难所这儿进口弹药,别说佣兵们带来的武器五花八门,单说他们自己,光是中型迫击炮就有80mm、85mm、88mm三种口径,除此之外还有两门105mm的铸铁臼炮。
后勤不统一,指挥不协调,能和掠夺者打这么久,也是难为那群土财主们了。
夜十奇怪地问道。
“那你们咋回来了?”
峡谷在逃鼹鼠翻了个白眼。
“回来参加活动啊,整天在论坛上看你们讨论浪潮,我都感觉咱玩的不是一个游戏!”
当初刚开新地图那会儿,幸运拿到“体验资格”的他心里还挺激动的,毕竟能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种机会可不是谁都有的。
虽然红河镇比起巨石城远了点,但只要能为玩家们带来第一手的情报,问题不大!
然而现在,一个月过去了,新地图早就没那么新了,玩家们更是看腻了他的战报,连云玩家都跑去讨论浪潮了。
上万字的攻略点赞才三位数,瞬间让他有种成了“版本弃子”的感觉。
听说这次“决战计划”是A轮测试结束前的最后一场活动,这次他说什么也不能错过了!
伊蕾娜也插了句嘴。
“我们在新地图那儿待的够久了,也该换人进去刷了。”
精灵王富贵嬉皮笑脸说。
“老娜对那儿的异种怨念很深,节肢动物就没一个不带毒的。”
伊蕾娜立刻抗议道。
“滚蛋!我是那种人吗?”
鼹鼠老哥没管这俩人,而是看向了夜十问道:“倒是你,今天咋没和老白方长他们一起?”
夜十笑着说。
“这不明天一早有大活儿么?下午我们就分头行动了。老白他们去地精科技那边采购了,说是有新装备。我本来也打算去的,但听说贸易站这儿出了橙装,就跑过来捡漏了……可惜没捡着就很淦!”
橙装指的自然是“矿工I型”外骨骼。
这玩意儿可是理想城运过来的舶来品,电池采用的是比“固态氢”高一个段位的“金属氢”。
自从上次被秒光了之后,避难所官方商店就没补过货,只有东边来的商队偶尔会带上,在隔壁的巨石城都很难见着。
昨天贸易站刷出了一队野生行商正好带了一套,被一个力量系的小玩家撞见,二话不说果断买下,当天晚上就跑论坛上装逼,导致今天一大清早就有一大波玩家跑这儿来转悠。
“野生NPC”卖的外骨骼虽然贵了点,但没有贡献点和等级限制,也不限制二次交易,还是非常香的。
一句话,买到就是赚到!
不过让鼹鼠最感兴趣的倒不是外骨骼,而是夜十的前半句话。
“蚊子出新装备了?”
“对啊,蚊子老哥昨天就在群里吹牛了,”夜十嘿嘿笑道,“有一说一,蚊子这家伙属实越来越刑了,之前是无后坐力炮,现在连RPG都被他整出来了!”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不只是鼹鼠和边缘一行人,就连站在旁边的战地气氛组都惊诧地看向了他。
“RPG?”
“???”
“卧槽?!”
这可真是越来越刑了!
……
事实上,此刻正在地精科技这边采购的不只是老白一行人,战地佬眼中最抠的泉水也在这儿。
之前65号街阻击战,泉水深刻反思了失败的原因。
抛开剧情杀的因素不谈,浪潮的第四波攻势到来的时候,爬行者绕到了他们侧翼是一方面,但更多的还是败在了反装甲能力不足这点。
阻击战打响之前,虽然他有考虑过策划可能会设计一些“护甲超标”的单位作为BOSS,因此让扛着“骑枪”和“重骑枪”的玩家别都带高爆,也带两个弹夹穿甲。
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策划居然这么狗。
37mm穿甲弹都打不穿“腐朽骑士”的装甲!
如果不是被“腐朽骑士”这种高护甲坦克单位冲垮了正面,B班和C班多少还能坚持一会儿。
既然动力装甲能被黏菌变成“自己人”,他有理由相信以后还会碰见更离谱的东西。
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原本只是来买无后坐力炮的,结果没想打蚊子居然连RPG-7这种巷战神器都做出来了!
工业区外围的靶场。
望着前方被破甲弹击穿的400mm钢板,泉水指挥官眼睛瞪得老大,好一会儿才从喉咙里挤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你现实中真的是卖家具的?”
站在旁边的蚊子听见,嘿嘿一笑说。
“祖传手艺,纯手工打造,咋,老板打算搞一套?论坛私信我啊。”
泉水指挥官:“……还是算了。”
总觉得把地址暴露给这家伙是件相当危险的事情。
别到时候鼠标点点下了单,寄过来一双银手铐。
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站在一旁的老白,放下了冒着白烟的发射管,脸上同样带着惊讶与赞叹的表情。
“这威力有点东西!”
不过这推进剂……闻起来像是双石-2啊?
和RPG-7的二乙二醇还是有点区别。
压电引信大概算是现代化改装,初速也比之前那个土制“无后坐力炮”快了不少。配套破甲弹的威力算是平移继承,锥形的弹体前端埋了一根针管状的触发器,只要戳中了,垂直穿深能上400mm!
这威力已经相当可观了!
不过想到这儿,老白忽然反应了过来。
这特么哪里仿的是RPG?!
明明仿的是自家的六九式40火箭筒好吗!
并没有注意到老白眼神的古怪,WC真有蚊子眉飞色舞地继续说道。
“除了85mm破甲弹之外,我们还提供范围杀伤的85mm高爆榴弹!售价只要200银币,买五发送一支发射管!非常滴好用!”
200银币的售价比铁拳贵了不少。
但对于老白他们来说倒也不是负担不起。
每场战役开始之前,避难所都会根据各小队的战力值,划拨预算给各小队用于采购弹药。
预算范围内的弹药,是不需要自己掏钱的。一些持续时间较长的战役,还会有补给随着后方的增援一起送到,这个也是不用花钱的。
弹药预算的使用只会影响战役评分,这个也是好几个版本之前就存在的老传统了。
“……你这家伙是越来越刑了。”
听到老白这句意味深长的夸奖,WC真有蚊子嘿嘿一笑。
“开玩笑,老子设计的武器什么时候让人失望过?”
“就问一个字,服不服吧!”
一听到这句话,众人的眼神瞬间有些微妙。
说他的装备没用吧,那肯定是昧着良心说话。
但要说很有用吧,偏偏有些时候又拉胯的不行。
老白微妙地挪开了视线。
“服一半吧。”
狂风点了点头。
“+1,半服。”
方长:“剩下一半我得考虑考虑,主要是怕你骄傲。”
泉水指挥官:“不能更赞同。”
WC真有蚊子骂骂咧咧道:“淦!问你们一个字,屁话真多!”
老白笑着拍了拍蚊子的肩膀。
“好兄弟,主要是你的装备不经过实战检验,我也不好把话说的太满啊!不如这样,你给我打个五折,我一次从你这儿采购10支破甲10支榴弹,帮你打出名气来!”
WC真有蚊子翻了个白眼。
“五折?!你特么不如让我白送你得了!”
方长眼睛一亮。
“还有这好事儿?”
WC真有蚊子:“滚蛋!最多九折,不能再便宜了!再便宜老子就赔本了!”
一听这句话,回敬他的至少有四双白眼。
“我信你个鬼!”
打死方长也不信,这家伙一发价值200银币的火箭筒只赚20银币。
保守估计也有50%的利润!
Alpha1.0版本开始银币确实通胀了不少,但因为打通了红河镇的商路,各种金属、非金属原材料的价格涨的并不多,随着工业区配套的完善和产能提升,工业品反而没怎么涨。
最终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双方总算是达成了共识,以每支破甲弹180银币,每支高爆榴弹130银币的价格成交。
牛马小队采购了总共25发火箭筒弹药,泉水小队这边也购买了15支,把蚊子的库存给包圆了,火力输出直接拉满!
一行人谈妥了价钱之后便返回了地精科技的工厂,刚生产出来的弹药都囤在厂房的仓库里。
走进工厂的时候,左瞧右看的泉水忽然注意到了堆在门口附近的一堆木头片,不由好奇地问道。
“那玩意儿是什么?”
见有人注意到了自己的杰作,蚊子嘿嘿一笑说道。
“W-1‘飞蚊’滑翔机!采用木质机身和开创性的电动结构,最原始的木头和最先进的固态氢技术完美融合,我和我徒弟们的得意之作,售价仅3000银币!怎么样?是不是很便宜?不考虑来一架吗?”
不远处,拎着螺丝刀捣鼓电机的【劝架】正巧听见了这句话,忍不住回头吐槽了一句。
“你特么好意思吗?机身是我设计的,发动机是夺命设计的,叶片是追魂手搓的,投弹器是杀神做的,你特么干了啥?”
要不是看在钱多的份上。
他早就单干了!
蚊子丝毫不为所动,厚着脸皮笑道。
“我把你们取长补短了一下,这叫资源整合。”
劝架:“@#¥%!”
方长好奇地走近过去,瞅了两眼那堆木头。
仔细一看,还真有两片机翼,和一块大概是机腹的扁平结构。
不过用木头做结构,还把零件弄得这么零散稀碎……飞到天上真的不会散架吗?
“……W-1还行,为啥不叫WC-1?”
蚊子腼腆一笑说。
“其实我一开始确实打算起这名,但奈何我的徒儿们没有艺术细胞,说坐上去就想拉屎,我就把C给去掉了。”
老白:“噗……”
狂风:“我已经没法直视这架飞机了。”
泉水指挥官表情略有些微妙。
“只有我一个人好奇这东西能飞起来吗?”
木头机身加固态氢电池。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怪异的组合。
狂风摸了摸鼻梁。
“理性分析一波,氢的能量密度接近汽油的三倍,虽然氢气罐肯定不行,但固态氢……理论上应该是可以的,但这是理想条件下。”
“游戏嘛!发挥点想象力,别那么死板!”
拍了拍狂风的肩膀,蚊子的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好兄弟,相信我!我保证绝对可以飞!飞不起来不收钱!”
狂风斜了他一眼。
“不用怂恿我,我不会开的。”
老白盯着那台马达看了一会儿,皱眉道。
“可是跑道呢?就算能飞……也得有起飞的跑道吧?”
蚊子微微一笑说。
“这种划时代的飞行器,用的自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跑道。”
泉水隐隐约约已经猜到了些什么,咽了口唾沫。
“该不会是……”
“高楼!这儿到处都是千米高楼!”
蚊子大步流星地走到了那堆木头零件的旁边,从里面翻出来一支还没装上去铝制的操纵杆。
那闪烁在眼中的狂热,让周围的众人不自觉后退了一步。
丝毫没有注意到众人脸上的表情,蚊子声音越来越兴奋。
“根据我的计算,用不到一千米,八百米的高度就够了!”
“关掉引擎向下俯冲,距离地面两百米的时候拉起操纵杆和电闸,你将化作一道闪电!”
方长的喉结动了动。
“……如果没拉起来呢?”
蚊子仍然重复着那句话。
“你将化作一道闪电!”
老白:“?”
狂风:“??”
方长:“???”
泉水指挥官:“……???”
不懂就问。
这特么是正常人会选择的装备吗?!
……
黄昏时分。
寂静笼罩在清泉市的上空,穿着防化服的“赶尸人”们抬着堆满尸体的担架,陆续撤离战场。
而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前线阵地上,一道道扛着步枪、跃跃欲试的身影,正陆续从后方抵达。
他们之中有久经沙场、穿着灰色大衣的“死亡兵团”,也有从远溪镇调回、穿着绿色外套的“山地兵团”,还有个人色彩鲜明、装备五花八门的杂牌队伍……不过没人敢怀疑他们的战斗力。
无论用着哪套装备,他们都毫无疑问是精锐中的精锐。
在连日的战斗与不断的复活中,他们已经总结出了一套最适合自己的战斗方式,并将这些宝贵的经验——或者说攻略,传承给了他们指导过的新人。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面旗帜!
“你这是把全部家底都搬出来了?”站在大楼窗边的瓦努斯,惊讶地俯瞰着下方的战场。
那一片枪旗如林的肃杀之气,就算是军团的青年军站在他们面前,恐怕也不过如此!
站在旁边,穿着动力装甲站的楚光,只淡定地说了一句。
“这才哪到哪?”
白天才是他们的主场。
根据他亲自制定的计划。
玩家们会在防线上轮换坚守至黎明,并在黎明来临之前的最后一轮攻势衰退之时,对浪潮发动全面反攻!
不给那些臭虫们任何喘息的机会!
从昨天开始,工业区便临时暂停了所有出口订单,将产能全都集中在了前线。
成箱成捆的弹药送到了前线的弹药库中,除此之外还有两套100KW的木柴发电机组和200台新生产的休眠舱部署在了临时指挥所楼下,用于给玩家们存档和下线休息。
设备紧张。
分配给每名玩家克隆体的休息时间只有4小时,不过对于解除疲劳状态而言这个时间已经足够了。
报名参加活动的玩家们已经在现实中提前请好了假。
参加不了的也没关系,《废土OL》是一款主打休闲、不肝不氪的MMORPG,从不会强制玩家参与服务器活动。
最多只是会在活动中提供让人难以拒绝的奖励。
望着街道上渐渐消失的夕阳,楚光只感觉心中热血在燃烧。
这将会是《废土OL》开服以来参与人数最多、规模最大、投入装备种类、数量均达到顶峰的一场会战!
两台蜂鸟无人机已经被他部署在了战场的边缘,镜头已经锁定在了孢子云弥漫的战场上。
“来吧。”
楚光轻轻握了握拳,呼出了胸中的浊气。
“让我看看你们究竟有什么本事!”
……
高楼的影子渐渐没入千疮百孔的小巷。
灰绿色的浓雾中隐隐透出带着血腥味儿的红,还有那令人腿脚发软的咯吱磨牙。
然而并没有人腿软。
经历过连日战火的洗礼,即使是Alpha1.1版本刚进游戏的四百名萌新,大多也成为了一名合格的战士。
医娇 小说
对他们而言。
胜利是唯一的信条。
死亡无足轻重!
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中带着几丝兴奋,前线阵地上的玩家们熟练地步枪打开了保险,靠在混凝土碎石砌成的掩体后面。
“全体队员就位!还有最后五分钟!”
“……重复一遍,队里的萌新们注意,让机枪手先开火,步枪都给我扶稳了,等浪潮接近到五十米在打!”
“记住!你们已经不是菜鸟,别再用手里的小家伙给暴君剔牙!相信你的队友和他们手中的骑枪!把弹药用在该用的地方!”
“来了——准备战斗!”
浓雾中传来一声凄厉的长啸。
奔跑的啃食者如同潮水一般从黑暗中涌出,跨越一片狼藉的战场冲向玩家们的阵地。
与此同时,三发照明弹升上了天空,将街道上的阴霾驱散。
部署在大楼内的机枪率先发出怒吼,子弹嗖嗖地洞穿灰绿色的浓雾,形成了一道密集的钢铁火雨。
紧接着部署在最前线的水冷马克沁也喷出火舌,向如同海啸一般扑来的异种集群疯狂扫射。
最美就是遇到你
玩家们熟练地开火,各小队默契配合,清除着各自防区内的异种。
第一轮的冲锋不过是炮灰罢了。
他们早已经熟悉了异种们的套路。
先用啃食者集群消耗他们的子弹,然后在派出高血量单位与高机动单位试图冲破防线。
临时指挥所上方,大厦的楼顶。
蚊子正带着他的四个徒弟,顶着天台上呼呼乱刮地大风,组装着W-1型“飞蚊”滑翔机。
由于是实验型,在经过一小时的辩论之后,他终于说服自己的四个徒儿,在W后面加了个X。
飞机上安装有2枚100公斤航弹,威力对标大嘤的250磅航弹,重量事实上也差不了多少。
除此之外,还有两挺安装在机舱内的7mm小口径机枪。
虽然一开始劝架提议直接上20mm机炮,但蚊子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否决了这个提议。
20mm机炮和弹药都太重了!
有那个负重还不如多带两枚航弹!
更何况这玩意儿是“友商”的产品。
这可是地精科技大展拳脚的时刻,怎么能让友商出尽了风头?
“你们动作快点!”握着望远镜的蚊子一边俯瞰着根本看不清的战场,一边大声催促着自己的徒弟们。
劝架忍不住抬头抱怨了一句。
“妈的!你特么倒是来帮忙啊!”
蚊子瞪了他一眼。
“老子是飞行员!我都说我负责飞了,你还要我帮你做啥子?要不咱俩换一下?!”
劝架哆嗦了下,骂骂咧咧地不再吭声。
倒不是恐高。
主要是心里没底。
这玩意儿虽然是他自己参与设计的,但固定翼和四旋翼的区别实在是太大了,他对这东西能不能飞起来一点儿把握都没有。
万一呢?
万一螺旋桨断了或者机翼散架了怎么办?
那不是当场祭天!
蚊子不在乎丢脸,他还是有点儿放不下矜持的。
“我咋感觉有点不对劲?”站在大楼边上的蚊子忽然开口道。
“啥?啥不对劲?”顶着呼呼刮的风,眼睛被吹眯了的夺命抬起头。
稳稳地握着望远镜,蚊子皱着眉头嘀咕了一句。
“这枪声持续的也太久了!”
第一波攻势还没结束吗?
按理来说早该结束了!
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以狗策划的秉性,必然不会按照套路出牌。
他也算是早期版本就混进服务器的骨灰级老玩家了,对于阿光反复无常的“叙事风格”早有领教。
就在他隐隐觉得不对劲儿的时候,灰绿色的浓雾中忽然亮起了一抹显眼的猩红。
原本还在待命下一轮攻势的迫击炮阵地突然开火,十数发炮弹嗖嗖地升上了天空,在那猩红色的光芒周围炸裂一片火光。
大厦下方的枪声愈发激烈,浓雾中隐隐传来吃痛的吼声……
望着那片被爆炸冲击波震散的孢子云,看着浓雾中渐渐显出身形的怪物,死死握着望远镜的蚊子,忍不住脱口而出一句优美的家乡话。
“卧槽!?”
“那是什么鬼玩意儿?!”

(明天就是元旦了兄弟萌,大家明年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