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煙火酒頌-第1641章 好像壞掉了一樣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是啊,”柯南低声道,“我刚刚去过他的住所,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回去过了,只有和他同租的室友在,我听对方说,水谷先生和在火灾中丧生的本上奈奈子小姐,都很喜欢看星星。”
“你去过了?”灰原哀皱眉,“那也就是说……”
“警方如果在我之后去了水谷先生的住处,说不定会听他的室友说,有一个小男孩比他们更早一步过去、问过相似的问题,对吧?那样一来,伪装成了某个警察的爱尔兰会更加怀疑我,”柯南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不过没办法啊,我必须比警方更快查清事情真相才行。”
灰原哀沉默了一下,“喂,我说……”
“安心啦,”柯南很快笑了起来,“我过去的时候,跟对方说过,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让我去调查的,还拜托对方不要告诉别人,虽然面对警察,他也有可能说出去,但我想他也会有‘名侦探毛利小五郎调查这事、不可能有恶意’这种想法,觉得没必要跟警方说……”
……
客厅里。
池非迟把南瓜粥炖上,又切了姜片加红糖煮上,才拧开水龙头洗手,“越水,粥需要多熬一会儿,鸡蛋羹过十分钟再炖。”
越水七槻往鸡蛋羹里加盐,抬头应道,“啊,好的。”
“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阿笠博士感慨道。
“没事,我是小哀的哥哥,照顾她是应该的。”
池非迟垂眸用毛巾擦干了手,抬头对阿笠博士笑容浅淡地笑了笑,放下毛巾往灰原哀的房间走去。
阿笠博士惊讶于池非迟笑得眉目柔和,愣在原地,等池非迟到了房间门口,才回过神来,连忙快步跟过去,“非迟……”
池非迟轻声打开房门,看到床上被子里鼓起的小包,走到床边,神色平静地唤道,“小哀。”
被窝里,灰原哀手里的电话那边,柯南还在语气认真地轻声道,“总之,我现在去本上小姐哥哥那里……”
灰原哀面朝墙壁、侧躺在被窝里,听到凉飕飕的熟悉男声就在身后床边响起,吓了一跳,右手握着手机僵在被窝里。
Σ(゜゜)
非迟哥怎么进来了?什么时候进来的?
“非、非迟……”阿笠博士快步跟到门口,见池非迟站在床边垂眸盯着被子里鼓起的小团,额上冒出冷汗,由于池非迟的神色依旧平静,也不确定池非迟有没有发现什么,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继续扮演无辜,“早餐还没好,你怎么……”
电话那边,柯南也察觉到了不对劲,果断沉默。
“没什么,”池非迟在床边坐下,“煮粥不用一直守着,我来跟小哀说说话。”
阿笠博士悄悄松了口气,笑道,“原来是这样啊。”
“小哀,”池非迟见灰原哀还躲在被子下,伸手拍了拍被子,声音轻而平静,“你没有什么想跟哥哥说的吗?”
明明是跟往常差不多、甚至透着一丝温柔的声音,但阿笠博士听着,浑身的汗毛在一瞬间竖了起来,刚放松的表情僵在了脸上。
好像……不,是很不对劲!
跟到门口的越水七槻也觉得头皮发麻,悄悄打量着池非迟垂眸注视被窝的平静侧脸。
小七哥哥好像突然坏掉了一样。
被窝里,灰原哀心底那种诡异而恐怖的感觉更为强烈,按手机挂断键的手指顿住,脑海里闪过无数相似的念头。
她完了……
她死定了……
电话那边,柯南也保持着沉默。
完了,灰原是不是被发现了?
他现在是挂电话,还是不挂?
不挂电话,说不定会直接被池非迟抓到‘铁证’,挂电话吧,他感觉电话那边的气氛很不对头,他这个始作俑者丢下灰原和博士去面对,似乎不太好。
池非迟没有掀自己妹妹被窝的想法,只是坐在床边,侧头垂眸,看着鼓起小包的被子,很耐心地等。
灵武帝尊 孤雨随风
来博士家之前,他是有过一丝怀疑,毕竟原剧情里没有灰原哀感冒的情节,但感冒这种事说不准,他也无法确定是否会发生。
直到到了博士家,他发现放在钢琴旁边墙角的玩偶熊,一只大熊上有压痕,一只小熊上有勒痕,才确定博士之前在撒谎。
这种玩偶熊的绒毛密且软,靠过、抱过都会留下一点痕迹,放着不管,大概十分钟能够复原,而灰原哀有抱着小熊靠大熊怀里的习惯,以前这么做时,留下的痕迹跟今天玩偶熊上的痕迹差不多。
看大玩偶熊上印痕的深浅,灰原哀至少靠了二十分钟。
而越水从杯户町过来,距离不比他近多少,最多比他早到一两分钟。
也就是说,博士打电话给他,口口声声说‘小哀不愿意起来’、‘小哀一直躺在床上’,其实在打电话的时候,灰原哀就在座机旁边,大概是在沙发上,抱着小熊靠大熊,看着阿笠博士给他打电话。
博士在撒谎,灰原哀根本没有躺着不肯起床,而且两个人串通的谎言。
他看过灰原哀的情况,确实是感冒了。
小女孩感冒的时候,突然想让哥哥陪着,是不奇怪,但如果知道自己哥哥最近被警察邀请去调查连续凶杀案,只要懂事一点的小女孩,都要考虑一下哥哥失信于警方会不会不太好吧?
灰原哀更不会不加考虑就任性。
那么反过来想,阿笠博士和灰原哀串通撒谎,目的是让他过来,很可能就是不想让他去警视厅。
这样对谁有好处?柯南。
柯南应该很想赶在警方之前,把凶手找出来,能拿到储存卡,或者抓住组织的线索,都是一大收获,就算不行,名侦探也会为了被替换的警察的安全,去努力调查。
拖住他,让他无法再给警察提供思路,大概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决定。
而柯南,也能够让阿笠博士和灰原哀串通撒谎。
这个他倒是无所谓,他妹妹都病了,还装出小女孩任性的模样,他就假装不知道,配合一下,特地在出房间的时候,把警方的调查进度透露给灰原哀,让灰原哀给柯南提个醒。
可是,他又有了新的怀疑——灰原哀生病是随机事件,还是为了达到拖住他的目的,故意让自己生病?
寒邪入体,简单来说,就是受凉。
现在天气转暖,就算晚上踢被子、穿得单薄,也不至于受凉,想要受凉感冒的话,那就只有冲冷水、泡冷水、冷水洗头还不吹干之类的方法了。
所以,他出房间之后去了一下洗手间,顺便看了浴室。
灰原哀和阿笠博士的洗漱用品都是分开的,包括沐浴露,灰原哀用的偏向女孩子一些,博士不太习惯那种香味。
他之前帮灰原哀去储藏室拿过沐浴露,以近期天气、灰原哀的洗澡频率、沐浴露的消耗规律、剩下沐浴露的量来看,灰原哀昨天不应该洗过澡,可是洗发液用过,晾在架子上的、灰原哀的浴巾和用来擦头发的毛巾,都还是湿的,而且淋浴的地漏处是干的,而浴缸旁边还有一点新鲜的水渍。
嗯,也就是说,他家妹妹昨天洗过头,还泡澡了,但没用任何沐浴露或者泡澡香皂,净泡水,违背平时洗澡的习惯,有必要怀疑是为了感冒而故意去泡冷水……
他离开洗手间后,又有了新发现。
橱柜里的杯子今早没有装过水的痕迹,料理台上的杯子没有,客厅桌上的水杯没有,灰原哀带去学校里的水壶应该是昨晚就洗了晾着,里面同样干得不像早上装过水,附近也没有水渍。
他连‘用碗装水喝药’这个可能性都考虑过了,虽然就像家里有杯子有水、阿笠博士就不可能看着灰原哀直接吞药或者干吃冲剂、灰原哀也不可能那么自虐一样,灰原哀有杯子不用、用碗来装水吃药的可能性很小,但他还是留意一下博士家的碗。
同样,除了一个装炸鱼丸的盘子,碗盘都没有今天早上用过的痕迹。
很好,就连说‘已经吃过药了’都是假的。
为了帮某个名侦探拖住自家哥哥,泡冷水澡让自己感冒,感冒了不吃药,还骗自己哥哥说已经吃过药了,真的很好。
……
房间里沉寂了一会儿,灰原哀回神后,挂断电话,从被子里探头,只露出眼睛,抬眼看向面无表情看着她的池非迟,脸色有点僵硬。
她完了……
她死定了……
“非迟……”阿笠博士回神后,进门走到床边,有点不知所措。
他觉得非迟肯定发现什么了,但又不确定非迟发现了多少,而且也不知道非迟是不是因为什么受刺激了,不知道非迟受刺激之后会不会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
唉,麻爪了,新一这个忙真是太难帮了。
“这是怎么了啊?”越水七槻也跟进了门,假装迟钝缓和气氛,顺便转移话题,“就算煮粥不需要守着,也要小心火候会不会大了一点,害得米或者南瓜黏在锅底吧?我看还是……”
“我煮粥从来不会掌握不好火候。”池非迟声明道。
越水七槻:“……”
一等农女
这强烈的自信,居然感觉……莫名傲娇?
池非迟说完,又看着灰原哀问道,“感冒了怎么能不吃药?”
“我……”灰原哀迟疑着。
非迟哥是因为她没吃药而恼火?
那她说是因为感冒药没有了……不行不行,绝对不行,等非迟哥翻来药箱,她就真的完蛋了,她可不觉得博士能在非迟哥眼皮子底下把感冒药偷偷拿走。
池非迟又看向站在床边的阿笠博士,“博士,你也帮她撒谎。”
阿笠博士一汗,干笑着挠头,“早上起来的时候太早了一点,小哀说她一会儿再吃,我又不想你们担心,所以……所以才说……”
“算了,”池非迟看向灰原哀道,“不想吃药也没关系,一会儿喝碗姜汤。”
“好……”
灰原哀立刻点头,等池非迟起身往外走之后,心里松了口气,和阿笠博士对视一眼。
╥﹏╥
骗非迟哥太难了,她太难了。
阿笠博士眼里也有着深深的无奈和后怕。
╥﹏╥
骗非迟太难了,他太难了。
刚才圆那一通,绝对是他在研究发明之外,反应最快、思路最迅捷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