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起點-118. 魔讀書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青玉不知道这些话会彻底得罪社稷学宫吗?
她当然知道!
她又不是傻子。
玄界又不是没有社稷学宫——诸子学宫和百家院这两个宗门在分裂前,便是第二纪元时期的社稷学宫。
这两个儒家宗门里,百家院的情况还好一些,就是纵横家哔哔起来有些让人觉得厌烦,但大致上还是讲理的。诸子学宫以及所有依附于其的下属附庸儒家学派宗门就不一样了,他们全员都是充满优越感的暴躁老哥,所以别说是侮辱和抹黑宗门了,光是立场上的对立都有可能直接引发一场冲突,乃至大规模的战争。
所以作为完全继承了第二纪元所有骄傲与荣誉的社稷学宫是个什么德性,青玉是再清楚不过了。
毕竟在玄界,作为妖族的她,没少被诸子学宫的卫道夫追杀。
但青玉还是要开口说这些话。
理由也很简单。
她现在是太一门的使节,一言一行皆是代表着太一门。
所以盛七对她的轻蔑,不仅仅只她本人,同时还有太一门——尽管盛七并没有明确的表现出来,但这种下意识的优越感行为,才是真正最为致命的地方。
因此青玉就必须要表现得足够强势,毕竟明面上,她才是此行的领队。
苏安然是因为看清了这一点,所以他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安静的站在青玉的身后。但也由于他的这种行为,所以使得周围的空气变得有些焦灼起来,隐隐也开始变得更加的沉闷和凝重,大有一种山雨欲来的压抑感。
“贵派,是想要和我们社稷学宫发起战争吗?”盛七突然冷静了下来。
能够作为社稷学宫六大宗师之一,而且还是能够领军打仗,又教出了谭星这等人才的人物,盛七自然也不蠢——他或许舌辩能力不强,但把整件事的经过和起因一推敲,他自然也明白了症结所在。但也正如青玉的强势那般,身为社稷学宫六大宗师之一的他,其宗门的荣耀、自身的优越感都不允许他在此低头认错。
重生空間:天才煉丹師
因而他也只能表现出一种强势。
昆仑派三长老、神雷道君两人到了此时,也已经意识到这件事已经上升到了宗门荣誉的范畴,所以不是他们两人能够插手的。只是他们两人却还是无法理解,“西漠太一”这个名头他们的确也是最近才略微有所耳闻——这几人出来都比较早,所以对于如今已经在西漠闹得沸沸扬扬的乾元皇朝战争事件,以及西海真龙一族几乎被屠杀殆尽一事,自然并不了解。也因此便自然而然的觉得,就算你是太一门的代表,但你的修为低下便注定你无法与在场的人平起平坐,所以被盛七压了一头那又如何?
这是强者的固有思维。
但唐信安却是知道,太一门何等的强势,以及苏安然等人的实力有多么强——抛去青玉不谈,在场的三人就没有一个是易与之辈,尤其是他也有些看不透小屠夫和宋白夜两人。
倒不是说这两人的修为高低,而是这两人表现出来的那种时强时低的气势波动,就让他有些困惑:他自是看过小屠夫出手,只是她的出手所展现出来的凌厉却显然不如她体内散发出来的气息,以至于唐信安一直怀疑小屠夫都在藏拙;而宋白夜,则恰好与小屠夫相反,他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却远远超过了他体内所蕴藏着的气势,就好像每一次都是在消耗自身的生命潜能,强行爆发一样。
“盛大宗师。”唐信安终于开口了。
因为他不得不开口。
“我希望您别本末倒置了。”唐信安这句话的态度表现得相当明确,以至于在场其他几人脸色都不约而同的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是解决那只有可能带来灭世灾祸的裂魂魔山蛛,而不是在这里内讧。……此前确实是由于你的个人行为发生了一些误会,所以苏小姐对此大感不满也是很正常的行为。”
盛七凝视着唐信安。
对于这位北唐皇朝的老祖宗,他自然是知道的,一身实力之强横堪称此界之最。但个人的伟力终究难挡举世大军,所以盛七其实也并不是很怕唐信安,他此时的顾虑是在于唐信安背后的北唐皇朝,毕竟这位是北唐皇朝的老祖宗,一旦与其交恶的话,那么社稷学宫就要面临北唐皇朝和太一门的联手了。
如果换一个场合,那么盛七自是无所谓,反正他作为兵家传人,这等战争自然是不怵的。
可眼下的情况显然并不合适。
因为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灭世大敌。
“盛大宗师,为了大局。”昆仑派三长老迟疑了片刻,然后才开口说道。
神雷道君虽然没有开口,但她的沉默却也恰好表明了她的态度。
盛七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终于开口说道:“苏小姐,刚才是老夫失礼了,老夫在这里向太一门赔个不是。”
向太一门,而不是向你苏青玉!
盛七的话术,同样无可指摘。
青玉自然也听得出对方的弦外音——你以宗门身份来压我,那么我敬的是你背后的宗门,而不是你这个人,你修为低下便是我看轻你的缘由。而且现在我已经向你的背后的宗门低头,舆论的声势便已经站在了我这一边,你若是要再纠缠下去,那么成为罪人,乃只拖累整个太一门的人,便只会是你!
异常生物收容系统 小说
“社稷学宫有教无类,功德无量,乃是享誉盛久的大宗门,所以其中门人质量参差不齐也实属正常。”青玉嫣然一笑,刹那间便是满堂春意、百花齐黯,“妾身此前也有过错,不该因一个老不修的行为而波及到整个宗门。”
穿越之爆笑无良女 小说
盛七眼神阴沉。
青玉的话术,同样堂堂正正,甚至可以说还反将了盛七一军:你社稷学宫是很厉害,但你这人就不怎么样了。既然你说不要牵扯宗门,那我就不牵扯了,但我就骂你了,你能怎么样?想跟我动手吗?你来啊,只要你敢动手,我就敢还手,别忘了我们现在的身份是平等的。
“此事便揭过了。”盛七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内心的怒火。
因为他知道,自己终究不是纵横家出身,舌辩之才并非自己所擅长的能力,所以就算再怎么争论最终被羞辱的人也只会是自己,甚至还真的有可能拖累到整个宗门,所以盛七选择退一步。只不过,他的内心却是已经恨上了青玉,所以未来如果有机会的话,他自然不会放过青玉。
在场的人,对盛七的想法,皆是心知肚明。
但青玉还真的不在乎。
此次解决裂魂魔山蛛的事后,老娘就回玄界了,再不济我还就躲太一门不出来了,你能奈我何?而且我现在有苏安然在旁,你要真敢动手,我家安然定会让你明白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我们还是来商讨正事吧。”唐信安也开口了,“关于我北唐皇朝的内鬼之事,我会在五天之内给出一个答复,请诸位放心。当务之急,我认为我们应该尽快找出谭星真正的目标是什么。”
“拖延时间。”青玉撇了撇嘴,然后开口说道,“分化我们是目的之一,但各个击破却并不是,因为这需要动用大量的人力,而此前为了将我们的注意力吸引到极北冰域,让裂魂魔山蛛得以南下,它们已经损失了相当多的人手了,所以此时并没有足够的力量能够将我们消灭,所以答案就很明显了。”
“拖延时间?”昆仑派三长老沉声问道,“为什么要拖延时间?它们好不容易南下,那么现在还在这里拖延时间,又有什么意义吗?”
“意义非常重大!”唐信安也明悟过来了,“你们对裂魂魔山蛛的了解不如我们多,所以难免也会有一些误区。……现在它已经进入了北岭的腹地,这里可不是极北冰域那种没什么资源的苦寒之地。集一域之广,就算没有上仙第九境,但上仙第七境、第八境的修士总不会少吧?以裂魂魔山蛛的本事,它完全可以在感染一大批上仙第七境、第八境的修士,然后迅速组成一股更加庞大的势力,届时它便拥有了席卷了整个北岭的能力和资格了。”
“尤其是……领军者还是谭星。”盛七的脸色微微一变,“他把我们引诱到这里来,便是因为在这附近布下了监视哨,所以一旦我们有所动静的话,他也能够第一时间察觉,分化我们是为了拖延时间,拖延时间为了积蓄力量,积蓄力量是为了更大的获利……”
“现在我们不管是出动还是不出动,其实都已经处于被动之中了。”青玉摇了摇头,“这才是堂堂正正的阳谋,一环接一环。不过这种一环扣一环的连环计,有一个最大的弊端……”
“只要其中一环出了偏差,那么后续的所有计策就会全部失效。”盛七深深的看了一眼青玉,然后才开口说道,“但问题是,哪怕我们现在没被分化,但我们也不敢随意有所动作,他照样能够拖延时间,这一步若不破解的话,我们便无法掌握主动权。”
“他想要拖延时间是为了积蓄力量,是为了要拥有更强的寄生体,可我们又不是木头人,为什么要把这些人全部拱手相送?”青玉冷笑一声,“你布局打仗的本事或许不错,但你所有的考量全部都是基于‘战争’这一点。我不懂得行军,但我懂人性,也晓阴谋……谭星不是要整个北岭的第七境和第八境修士吗?”
“你想说什么?”神雷道君开口问道。
青玉环视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然后才开口道:“那么我们就干脆做得更绝一点,将所有上仙第五境以上的修士全部都召集过来,如此一来他想要积蓄力量,那就是在做春秋大梦。”
“那么上仙第五境以下呢?”盛七愣了一下,旋即开口反驳道,“你这样做,根本就是置这些人于死地!”
“我以为兵家传人没那么多妇人之仁呢。”青玉幽幽的开口说道,“我们将这些人召集过来,其他人必然会成为谭星的打击目标,而且为了逼我们不再聚集这些人,它肯定也会四处出击屠戮普通人,就如奉安国这三十万人口一样。可我们都清楚,像这样的人,它就算收集再多,感染再多也都无济于事,因为无法对我们构成任何威胁,甚至于,当规模数量足够大的时候,反而会暴露出裂魂魔山蛛的位置。”
“你真是疯了!”盛七惊呼出声,“你这是……你这种做法,很可能会葬送千百万的人!”
“那又如何?”青玉摇了摇头,“既然想要破局,那么自然就要有所牺牲,连这点代价都不敢付出,那你想怎么破局?如果你有更好的办法,我们太一门绝对配合你的行动。”
盛七陷入了沉默。
他此刻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因为他的确走在了谭星的后面,被谭星的计策安排得明明白白,所以如果想要破局的话,自然是不能再被谭星牵着鼻子走。
理智上告诉他,青玉的做法是最正确的。
但来自人类的感性一面,却让盛七无法支持这种做法,因为真的会死很多人!
神雷道君和昆仑派三长老也都沉默了。
他们两人的想法倒是出奇一致,认为青玉的这个办法实在是太伤天和了,可他们也的确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
“你怎么看?”唐信安转头低声问向苏安然。
“说实话,我是支持青玉……小姐,的方法,因为想要破局而出,不按着对方的节奏走,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有自己的节奏,逼着对方来顺着自己的节奏行动。”
苏安然又一次想到了五师姐,他觉得如果是自己的五师姐在这里,想出来的破局之法肯定也和青玉差不多,甚至很可能比青玉还要更加的血腥。毕竟在五师姐王元姬的眼里,战争就是一组又一组的数字游戏,只要最终自己手上的数字比对方大,那么胜利就必然是属于自己的。
甚至,苏安然认为如果是自己五师姐来布局的话,她应该会把上仙第三境以上的人全部都调走。然后在调查内鬼的方面,她也肯定会抱着宁杀错不放过的想法,直接把南境防线的那些人全部都杀光,一个不留。
青玉在这方面,终究还是仁慈了一些。
“我明白了。”唐信安点了点头。
他也是一个相当果决之人。
或者说,他是在场所有人里,除了青玉以外最了解裂魂魔山蛛有多么可怕的人。
唐信安直接拍板了:“就按照苏青玉小姐的意思去办吧。”
神雷道君、昆仑派三长老、盛七等三人虽然没有再说什么,但他们看向青玉的目光,就如同在看一个魔头。甚至就连唐信安,望向青玉的目光也显得非常的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