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超維術士》-第2915節 範家族的榮耀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原来小拉普拉斯那边还出了这种事……”路易吉低声嘀咕了一声:“阳光马戏团?居然敢把可爱的小拉普拉斯变成兔子,这听上去一点也不阳光嘛。”
“她那边的事你不用管。”拉普拉斯皱眉道。
路易吉却仿佛没有听到拉普拉斯的声音,继续喃喃自语:“话说回来,这好像是不错的题材啊。这是一个取名阳光,但其实内里充满龌龊与阴暗的马戏团。小丑卖力的在表演,滑稽的动作可笑至极。自称带来美好的占卜师,其实内心潜藏着疯癫的恶魔。表面笑意盈盈的驯兽师,却有把人变成小动物的爱好,她把所有小动物都拿出来肆意虐玩,甚至还放到了充满危险的赛道上进行表演……对了,这样充满阴谋与恶念的马戏团,肯定还不能少了那些肥头大耳、脑满肠肥的,如猪猡一样的观众……”
路易吉越说越兴奋,脑海里仿佛已经脑补出了一个罪大恶极,充满邪恶与金钱臭味的马戏团。
安格尔则越听越奇怪,他……是在说阳光马戏团吗?他这些情报是怎么来的?
“不用理会他的胡言乱语,他只是把自以为的情景,套在了阳光马戏团上。”拉普拉斯淡淡道:“他想写揭露黑暗的诗歌,想写很久了。”
“据他所说,他最大的愿望,是写出一首能揭露奇迹生物掌权玩弄子民的诗歌。”
安格尔:“……奇迹生物?掌权?玩弄子民?这也太小看奇迹生物的格局了吧……”
拉普拉斯淡淡道:“格局?他能有什么格局?就是想卖弄罢了。这就跟人类国度一些文人不写几篇揭露政客、讽刺皇室黑暗的文章,就混不进文人圈的情况差不多。”
“不过,镜世界没有这样的条件,他写不出来类似的诗歌,这次也是纯粹脑补,不用理睬他,等他发疯结束了,自然会恢复理智。”
不得不说,拉普拉斯太了解路易吉了,他念叨完观众,然后开始死命的编造,想要将马戏团与背后的权贵联系在一起,可最终还是找不到联结点。
这就是典型的没有经验,空想也会受到局限。
路易吉慨叹几句后,终于恢复了正常:“算了,我们说回正题,接着说刚才的事,嗯……我们刚才说到哪了?”
拉普拉斯:“盒子三选一,镜域、梦界还有仙境,选择其中一个。用你的直觉给我答案。”
路易吉一副恍然回悟的表情,他沉思了片刻,用咏叹调一样的语气,将自己的答案唱了出来:“听,美梦山的丧钟在敲响,那是梦中释出的警讯音。听,梦的前奏很美好,但仙境自需仙境熬。”
拉普拉斯:“你的直觉是选……仙境?”
路易吉嘴巴一张,正要继续二连重唱,被不耐烦的拉普拉斯直接打断:“直接说,别浪费时间。”
路易吉委屈的瘪瘪嘴,但很快又调整好了心态,道:“我一开始的直觉,是选择梦界。镜域毕竟太熟悉了,选择一个陌生的比较好。”
“但后来,听你们说了小拉普拉斯的事,我就觉得还是选仙境比较好。”
“先梦界,再转变成仙境……”安格尔有些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
路易吉耸耸肩:“噢,我的朋友,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既然是直觉,那还需要理由吗?”
安格尔一噎,呃,好像路易吉说的也没错。直觉,的确不需要理由。
路易吉浮夸的抚胸,做遥想状:“我的确有一些想法,不过,我的想法不具参考性。我想,既然小拉普拉斯被困在了仙境里,那就选仙境。听上去是不是没有逻辑,哈哈哈,的确没有逻辑,我就随口一说。”
路易吉以为自己说了一个好笑的笑话,大声笑了好一会儿,还用眼神示意其他人跟着笑。只是,没人理他。
路易吉只能干巴巴的闭上嘴。
格莱普尼尔这时看向了拉普拉斯:“你现在有决定了吗?”
拉普拉斯沉默了片刻,终是点点头:“选……仙境。”
她还是决定相信路易吉的直觉。
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拉普拉斯没有再犹豫,直接闭上眼,开始了奖励的选择。
当拉普拉斯确定要选择仙境盒子时,其他两个代表镜域与梦界的盒子,开始慢慢变得虚幻,最终,只有仙境盒子独占了拉普拉斯的脑海。
拉普拉斯心念一动,之前紧封的仙境盒子,慢慢的翕开了一条缝隙。
随着光晕闪过,大量的信息流,钻进了拉普拉斯的脑海。
过了好半晌,拉普拉斯才睁开眼。
众人的目光此时都好奇的放在她身上,毕竟,她是这一系列特殊梦境里,唯一全通关,且拥有完整100%探索度经历的‘玩家’,她的奖励应该会比格莱普尼尔更好才对?
倒數七天
拉普拉斯眉头微微蹙起,看向不远处的路易吉,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按捺住了。
“看你的表情,这个盒子的奖励不太好?”安格尔也注意到拉普拉斯那紧锁的眉头,试探性的问道。
拉普拉斯声音低沉:“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我获得的奖励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虚无缥缈的东西?什么意思?”路易吉也凑上来,疑惑道。
拉普拉斯瞪了路易吉一眼,才无奈道:“是一个类似名头的东西。”
拉普拉斯将自己得到的信息,念了出来:
「按照探索程度,进入收益结算列表。」
「选择奖励为:仙境盒子。」
「探索程度100%,获得的奖励:范家族的荣耀。」
奖励就是所谓的“范家族的荣耀”,一开始拉普拉斯还以为是和“碧拉的长鞭”差不多,是类似的仙境道具。
但经过仔细的探查才发现,这所谓的“范家族的荣耀”根本没有实体,而是一种类似名头或者说名号的东西。
「范家族的荣耀:一种贵族气质。」
是的,解释就这么一句话。
奖励就是一个虚头巴脑的名号,然后效果是得到了一种……贵族气质?
亞修莉、由魔法變成好孩子!
这是在开玩笑吗?
这种奖励真的有意义吗?
也正因为这个奖励如此之奇葩、无用,所以她才忍不住想要对路易吉吐槽。
果然,直觉这东西,一点也不靠谱!
在拉普拉斯怒瞪路易吉的时候,安格尔低声道:“这说不定是称号系统,要不,你把这个名号试戴一下,说不定有奇效。”
如果是其他人说出这番话,拉普拉斯都不屑回答,但安格尔的话,拉普拉斯还是的给了一个面子,回答道:“没有什么试戴不试戴,当我抽到它的时候,它就像之前我得到的‘海伦的臆想体质’一样,直接融入了我的身体。”
顿了顿,拉普拉斯看向安格尔:“等于说,我现在就已经激活了这个‘范家族的荣耀’,你现在觉得我有改变么,或者,有奇效吗?”
安格尔:“……”
安格尔这次是真的沉默了,他还以为是类似改变气质的一种手段,结果,好像也不是。就是给了一段虚无缥缈的陈述……
看来,特殊梦境的奖励有虚有实,也有这种:谢谢光临,请下次再来。
拉普拉斯闭上眼沉默了片刻,最终摇摇头:“算了,我本身也无所谓奖励。我先去把拉普拉斯救出来,其他的,之后再说。”
拉普拉斯算是认命了,就像安格尔之前一直说的那般,抛开奖励不谈,单单将这次行程当成解谜游戏,也算是一种乐趣。
不再提奖励的事,拉普拉斯准备先去救兔子女孩。
路易吉这一次也厚着脸皮决定跟着一起去,据他自己所说,是等兔子女孩出来后,他要用自己的诗歌咏叹安慰她受伤的心灵。
但实际上,众人都能看出他眼底的兴奋,采风的心情简直呼之欲出。
兔子女孩距离他们所在地并不远,只是中间隔了荆棘森林,感觉有点远罢了。
其实只要找到安全区,穿过安全区往前走几千米便到了。
所以,这一次众人都没下线,花了几分钟走到了兔子女孩所在地。
随着他们的靠近,魔怪的嘶吼声也越发的近,显然,就算兔子女孩消失了,那些魔怪还是聚集在了附近。
对于这些魔怪,拉普拉斯是看见一只杀一只,算是帮兔子女孩还债了。
一路杀到了兔子女孩消失的地方。
将周围的魔怪彻底的清理了一轮,拉普拉斯吩咐格莱普尼尔:“如果还有魔怪过来,就先交给你了。我去阳光马戏团看看……”
格莱普尼尔点点头,她有二蜕星象盘,对付魔物还是比较简单的。
拉普拉斯做好安排后,来到了一个空地。
空地上原本有一些魔物尸骸,此时,都被清理到了一边。如今,空地上只剩下一个非常显眼的……兔子耳朵头箍。
它落在地面上,看上去不过是普通的头箍,但众人都知道,这个头箍就是困住兔子女孩的元凶。
在拉普拉斯准备接触头箍,进入兔子女孩的进度时,安格尔突然道:“对了,我刚才好像忽略了一件事。”
拉普拉斯顿住,转头看向安格尔。
安格尔继续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兔子耳朵头箍,是从天而降的吧?不是小拉普拉斯杀死魔物时,产生的晶体造物。”
安格尔也学着路易吉,在兔子女孩的名字前面,加了个“小”字,用于区别她和拉普拉斯。
好事多磨
拉普拉斯点点头:“没错,她是这样说的。”
安格尔:“那就是说,这个晶体造物其实是专门掉落到她面前的?”
此前安格尔就有思考过,那无边无际的晶体造物,最后都消隐不见。虽然安格尔知道它们现在位置在“仙境”里,但总不能一直待在仙境,应该有某种触发方式吧?
现在看来,兔子女孩就是遇到了一个触发型的特殊梦境?
不过,它是怎么触发的呢?
难道触发这个特殊梦境还需要满足什么条件?
安格尔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拉普拉斯和格莱普尼尔都陷入了沉默,她们对梦游仙境也不了解,不懂其中的机制运行规则。
倒是路易吉在旁给了一个听上去不太靠谱的答案:“会不会是因为小拉普拉斯喜欢兔子,所以才掉落了一个兔子耳朵头箍?”
因为喜欢,所以出现。
这有点太唯自我论了。
拉普拉斯和格莱普尼尔都不觉得是真的,只当是路易吉在胡说八道。
倒是安格尔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路易吉所说的可能性。
其实,还真的……不一定就是错的。
仙境里的晶体造物太多了,它们的触发方式肯定是多样的,说不定真的有这种“看人下菜碟”的触发方式。
兔子女孩缺了一个头箍,所以就从天而降一个兔子头箍,来了一段头箍奇缘?
所以,这算是触发形式的任务?
安格尔在心里思忖的时候,拉普拉斯已经来到了兔耳头箍旁,她探出手拿起了头箍,整个过程头箍并没有任何的异常。
根据时身的描述,她是将这头箍戴上才出现异常的……拉普拉斯虽然觉得这兔子耳朵的头箍戴在头上画面有点奇怪,但她想了想,还是按照时身所说,戴到了头上。
就在头箍戴上的那一刹,周围的环境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就像是油画出现了褪色,所有的色彩在迅速的抽离,但这种情况持续时间并不长,新的色彩填满了四周。
随着色彩的更新,拉普拉斯也从外面的晶体荒原,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
周围一片黑暗,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就在拉普拉斯以为自己是不是进来的方式出错了时,一道宛如舞台剧的头灯,突然从天而降,照在了数百米外。
灯光所照的人,是一个穿着红色西装,鼻子上有一个红色圆球,画着很敷衍小丑装的……小丑主持人。
是的,就是主持人。
他拿着一个放大声音的奇怪装置,对着黑暗的方向大喊道:“阳光马戏团的忠实观众,今天又是一个不眠夜!热烈欢迎,我们新来的挑战者!啧啧啧,居然还是一位贵族挑战者,这样的话,我们要抱以更加热烈的掌声才对!”
小丑主持人转过头,望向了拉普拉斯的方向。
在拉普拉斯疑惑的时候,又一束灯光照下,恰好笼罩住她所在的位置。
拉普拉斯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打量着周围,同时暗暗的想要操控蜕鳞……但,蜕鳞就像是消失了一般,完全没有反应。
“看来,我们新的挑战者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啊!不过,没关系,这并不会影响这次赛道的精彩程度,我亲爱的观众们,欢呼吧,告诉我们的新来者,你们此时的心情有多么的嗨!”
小丑主持人的话音落下,拉普拉斯便听到了黑暗中传来一阵阵的欢呼声,只是听上去有些零零落落,似乎并不如主持人所说的那么嗨。
“你们的心情我相信挑战者已经收到了,她一定会给大家带来异常精彩的表演!”
“挑战者,你说是吗?”
拉普拉斯依旧沉默不语。
黑暗中传来一阵阵的嘘声。
小丑主持人尴尬的转过身,装作无事道:“不管你们有没有感受到,但我感受到了挑战者的雄心壮志!”
“挑战者,请说出你的代号!”
拉普拉斯没有说话,但这一次小丑主持人没有替她圆场,而是笑眯眯道:“这个代号关乎你在赛道中的成绩排名哦,对了,代号不能取黑兔,因为黑兔这个代号已经被抢占了。”
小丑主持人提到了“黑兔”,拉普拉斯不知道他是有意或者无意,就当是有意的。
既然她这次来是为了带黑兔走,自然要配合这个特殊梦境的流程。
而给自己取一个代号,或许就是这个“阳光马戏团”必经的流程之一。
思及此,拉普拉斯在沉默了片刻后,终于还是开了口:“妖精,我的代号,妖精。”
小丑主持人笑眯眯的道:“不行喔,代号只能是动物。妖精,这是传说中的生物吧,不是动物哦!最好是常见的动物,猫啊、狗啊、狮子老虎也可以,或者蛇也行。”
拉普拉斯没有与小丑主持人争辩,而是淡淡道:“……那,银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