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寒門崛起討論-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小丑竟然真是我自己閲讀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琴儿,书房最后一排书架,是为两个小家伙准备的启蒙书籍,从左到右数第六本名为《幼儿启蒙·唐诗三百首》,你去取来给若男姑娘一观。”
李姝面对妖女若男的质疑,微微笑了笑,对琴儿吩咐道。
“是,小姐。”
琴儿立马起身去取书。
“我识字,那启蒙书籍,少夫人还是自己留着吧。”妖女若男也有脾气。
启蒙书籍?还唐诗三百首?让我看启蒙书籍,你是在挑衅我还是羞辱我?!
“咯咯,若男姑娘多心了。我让琴儿取的这本《幼儿启蒙·唐诗三百首》,其中就收录了杜工部的这首《自京赴奉先咏怀五百字》,里面专门对这一句的‘臭’字做了备注,注明‘臭’字,在此处读作‘嗅’字。这本书是早就印刷成册的,我不可能预知未来,提前做一本书吧。”
李姝甜甜一笑,声音慵懒的说道。
啊?!
妖女若男闻言,不由皱了皱眉头,如果真的如此,那真的是自己读错了?!
“若男姑娘,其实这句诗读错也很正常,不少读了几十年书的酸腐还有也读错呢,就是他们只会死读书,读死书,却不理解书中的道理。”
李姝善解人意的宽慰妖女若男道。
“少夫人是说我不理解这句诗的意思?这句诗不是说你们贵族家里的酒肉太多,吃不完都放臭了,外面大街上的穷人们却因冻饿而死吗。”
妖女若男听到李姝的宽慰,心里面更不舒服了,李姝她包藏祸心,看似安慰,实则讽刺。
她是在讽刺我跟那些死读书读死书的酸儒一样!!
岂有此理!
别的诗词,我或许不理解,可是这句诗如此简单,我还能不理解吗?!
妖女若男的话带着个人情绪,继续往下说道,“杜甫他老人家故意用贵族酒肉多的吃不了放臭,跟大街上冻饿死的穷人作对比,显出有钱有权有势的贵族,生活奢侈,为富不仁,反衬出老百姓生活困难,饥寒交迫,表达了杜甫他老人家同情穷苦人家,讽刺世上为富不仁的贵族!”
朱平安低头喝茶,肩膀微微晃动。
“若男姑娘,你理解,却又不理解这句诗。”李姝眨了眨眼睛,轻声说道。
“我说错了?”妖女若男挑眉,声音比她柳眉挑的还高,质疑味儿十足。
什么叫理解,却又不理解?!
理解就是理解,不理解就是不理解,你这理解又不理解是什么意思?!
“若男姑娘,你是从‘朱门酒肉臭(chou),路有冻死骨’理解的这首诗,字错了,理解自然有失方向,不过若男姑娘还是把握了杜工部的感情。所以说,若男姑娘理解,却又不理解杜工部的这一句诗的意思。”
李姝平静的说道。
“还请少夫人指教。”妖女若男言语看似请教,实则不服,眼神也同样如此。
“这句‘朱门酒肉臭(xiu),路有冻死骨’,是说贵族人家里飘出酒肉的香味,穷人们却在街头因冻饿而死。杜工部走在街上,嗅到了贵族人家传来的酒肉香味,看到了街上冻饿而死的可怜百姓,有感而发。”
“所有贵族家里都会有酒肉香味,因为他们生活条件好,吃的自然好;不过,却几乎没有贵族家里会有酒肉吃不完放臭,几乎没有。贵族或许会为富不仁,但是绝对不傻,怎么可能会蠢到把酒肉放臭的程度呢;另外,酒越放越香,是不会臭的;如果一个贵族傻到连酒肉都能放臭的话,那他也守不住贵族家业,早就成街头冻饿贫民的一员了。”
“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我们眼下这一桌山珍海味,若男姑娘方才说我们五个人吃不完,也不可能第二天热热再吃,只能扔了臭了……呵呵,其实是若男姑娘不知,大户人家饮食自有一套惯例,主子桌上吃不完的膳食,会赏赐给下面的丫头享用,不会扔了臭了浪费的。”
“另外,如果杜工部只把将酒肉放臭的蠢笨吝啬贵族揪出来做文章,那他大庇天下寒士的仁爱也就太单薄了。他可是敢于笔指所有权贵的杜工部啊。”
李姝微笑着,缓缓对妖女若男说道,最后说的妖女若男都有些面红耳赤了。
法醫 狂 妃 小說
是的,妖女若男确实脸红了。
虽然琴儿还没有将那本《幼儿启蒙·唐诗三百首》取来,虽然她还没有看到这句诗的标注,但是她已经被李姝给说服了,她现在也知道应该是自己错了。
尤其是李姝提到的两点,贵族或许为富不仁,但绝不会蠢到将酒肉放臭;杜工部是敢笔指所有权贵的杜工部,而非只指将酒肉放臭的贵族。
这两点彻底说服了她。
果然,很快琴儿就拿着一卷书册回来了,在李姝的示意下将书册递给了妖女若男。
妖女若男拿到书册后先是看了一下书册的外观,封皮题着《幼儿启蒙·唐诗三百首》九个大字。这是一本拓印书册,虽然书册很新,但是可以看出成书日久了。
“若男姑娘请翻开第五首或者是第六首,应该就是杜工部的这首《自京赴奉先咏怀五百字》。”
李姝轻声提醒妖女若男道。
妖女若男按李姝的提醒翻开书册,果然第五首就是杜工部的这首《自京赴奉先咏怀五百字》,无论纸张也好,还是墨迹也好,都是很有时间了,绝非临时制造。
确认了这一点后,妖女若男开始仔细看这首诗,寻找那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这么一看,她就禁不住愣了一下子。
这首诗怎么这么长啊,她本来以为只有四句或者最多八句,没想到这首诗竟然这么长,一页都写不完,写了足足两页多,至少有几十句诗。
少见的长诗,她背不下来的那种。
妖女若男光从这首诗里面找到这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就花了不小的功夫。
找到这句诗后,果然在一旁看到了批准,“此处‘臭’读作‘嗅’,味道也。”
好吧,小丑竟然真是我自己,便是定力强大如她,也不由脸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