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從今天開始做藩王笔趣-第1055章 飛艇鑒賞

從今天開始做藩王
小說推薦從今天開始做藩王从今天开始做藩王
车站人流如织,喧闹嘈杂。
伴随工商业的发展,大颂如今越发充满活力。
而生活的节奏提升也让大颂人无法忍受在交通耗费过多时间,而往往选择乘坐蒸汽机前往目的地。
和常威等大臣闲聊了一阵,赵煦欣赏了一会儿车站忙碌的景象,随即在徐烈的护卫下前往王府。
大臣们也跟了过来,又陪着赵煦坐了会儿。
这时,常威想到什么,神色兴奋,“说到在天竺给西土人放血,马上我们就会有一件放血的利器,趁这段空闲时间,正可以造一些,列装军队。”
赵煦闻言,轻轻笑了起来。
回来的时候,徐克在路上他和提到了。
其实这不是什么稀罕的玩意,就是热气球的进阶版——空中飞艇。
热气球的原理类似于孔明灯,利用的是烧热空气产生的浮力。
缺点在于浮力有限,无法承载太多的重量,而且运动轨迹严重受风力影响。
这导致热气球只能承担一些简单的侦查,发传单等空中任务。
至于空中轰炸这样需要精确投掷的任务基本无法承担。
而飞艇则不同,其不再需要加热空气,需要的是填充氢气的气囊。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小說
比起热气球,飞艇的体积很大,犹如一艘船。
这么大的体积充斥着氢气,其浮力也相当可观,甚至在气囊下能安装巨大的吊舱。
有了吊舱,就能安装蒸汽机和螺旋桨以产生动力。
那么,这就意味着飞艇可以在空中自由穿梭。
但飞艇也有优点,也有缺点。
优点在于其是合格的航行器,由于采用氢气气囊,且浮力大,可以长时间滞空,还可以承担运输任务。
由于可以控制方向,甚至还能投入战争。
一战时期,德国人便曾使用飞艇轰炸过伦敦。
除此之外,飞艇还能在铺设电力线路发面发挥作用,遇到山谷,河流,密林的时候可以将电线拽过去。
至于缺点就是速度很慢,只能维持在每小时二十四公里左右。
此前,大颂是一直被具备制造飞艇的条件的。
但自从可以大规模生产氢气以及生产橡胶制品,制造飞艇的条件便全部达成了。
这也是这时候,研造院将飞艇作为一个研造项目进行实施。
而在当代,飞艇发展的历程也大抵如此。
最早的飞艇始于1784年,但这时的飞艇和早起的热气球一样,只是初步有了样子,无法投入使用。
直到1872年条件具备了,才有了更正规的飞艇。
而这个时间正是电力革命开启的时间。
和大颂当前的发展程度对得上。
“等本王闲下来,便去见识研造院的飞艇。”赵煦道。
这次回来,他可以在燕城呆很久了。
毕竟在南方,他拿下了麻六甲以及骠蛮国,这等于他在南域打造出了一条类似燕关的稳固防线。
这个防线进可攻,退可守,已让他占据了绝对优势。
至于山姆国海军,大颂海军一旦收缩战线,专门应对,足以将他们收拾妥帖。
而吐蕃方向,阿舒尔不过是条守门犬,不足为虑。
待马翰的白虎军适用了高原环境,便可其拿下。
至于北狄方向就更不必说了。
总之,现在大颂在各条战线上全部占据了主动。
而土斯曼当下还与大颂隔着北狄。
等陈虎收拾了北狄,将北狄的疆土纳入大颂,到时候再与其计较不迟。
又聊了一阵,杨丰忽然咳嗽了两声。
刘福和常威会意,露出暧昧的笑容,起身告辞。
赵煦清楚,杨丰这是给他一些私人空间,当下杨素素可怀着身孕。
见众人的身影消失,赵煦去了寝殿。
杨素素同凤儿和鸾儿早就在殿门前等他,他一到静海,便给杨素素发了电报。
杨素素三人了解他的行程。
“爱妃们,本王回来了。”见到三人,赵煦嬉笑着脸,张开怀抱,要把三人一起涌入怀中。
杨素素嗔了赵煦一眼,“殿下的胃口可真大,还想一口吃下三个?”
“有何不可,本王正值青春年少,可谓龙精虎猛。”赵煦仰起头,一副傲然。
鸾儿闻言,捂着嘴轻笑。
凤儿则大胆给了赵煦一个火辣辣的眼神。
杨素素道,“殿下的龙精虎猛还是留给她们两个吧,臣妾就不奉陪了。”
说话时,杨素素抚摸了微微翘起的肚子,横了赵煦一眼。
“还是王妃要紧,让她们两个洗洗候着。”赵煦冲着鸾儿和凤儿玩笑了一句。
随即,他来到杨素素身边,轻抚杨素素腹部。
杨素素这时露出甜蜜的笑容,轻轻撞了下赵煦,向赵煦撒娇。
鸾儿和凤儿被赵煦弄了个大红脸。
自知分寸,凤儿拉着鸾儿就要走,对赵煦挤了挤眼睛,她又道,“既然如此,臣妾便和鸾儿去洗洗喽,不打扰殿下和王妃了。”
说罢,二人离去。
赵煦嘿嘿笑了两声,则同杨素素进了寝殿。
当晚二人自是说了诸多夫妻间的体己话,闲聊了不少他南下之后的八卦,说说笑笑的
第二天,赵煦去无极宫,见了糜皇后和赵恒,说了南下战事。
得知南域诸国尽数臣服大颂,自此为大颂藩属国,赵恒心情大悦,对赵煦又是一阵赞扬。
MERRY CHRISTMAS-短篇
不过可能是长久以来的酒色纵欲,随着年龄的增长显现出来,赵恒的精神头明显不如以前了。
同赵煦说了一番闲话之后,他正色道,“煦儿,父皇的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了,现在只想着颐养天年,现在大颂这么多藩属国,今后每年朝贡见礼之类的事务势必不少,只怕父皇应付不来,所以,父皇想正式禅位与你,你正值青春年少,意气风发之际,也能彰显我大颂帝王无上威严。”
“你父皇说的是真心话,这事他盘算许久了。”糜皇后这时说了一句。
赵煦怔了下,显然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个变故。
他望着赵恒,见赵恒的头发几乎全白了,脸上皱纹深深,说话也有气无力的。
心里不禁动摇了一下。
接着,他又想到今后大颂面临的将是国与国之间的矛盾与冲突。
这也等于他将直接与各国的国王,女王,皇帝比拼智力和勇气。
或许他以大颂皇帝这个名分行事,更有分量,也能省去许多麻烦。
于是,他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