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白骨大聖 線上看-第658章 發生變故的仁增寺相伴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小兄弟看到藏布对面的寺庙了吗,那座临江修建的古寺就是仁增寺了,这条藏布名叫丹增藏布,罗桑上师曾经跟老道我提起过这条仁增寺和丹增藏布的历史。”
一条汹涌奔腾的凶险江河前,老道士指着对岸山峰的一座古寺。
“传说在远古的时候,这里还不叫丹增藏布,在江水下住着一个虎头鱼鳍人身的水怪赞魔,经常吞吃路人、野兽、牧民牛马,每到冬天枯水期时就会露出河床下的许多人骨与兽骨。”
“由于这江水吃人无数,到了后来,连牧民和牛马都不敢靠近江边。”
“不知过了多少年,后来,一名佛法高深的高僧,路过这里并砍下了赞魔的脑袋,赞魔的鲜血流入江河,把清澈江河变成浑浊不堪的砂浆黄水,并且奔腾如虎啸,震慑人心,吓坏牧民的牛马,让当地百姓与牛马动物都无法饮用这江里的水。因为越喝越渴,解剖牛马尸体发现喝进肚子里的不是水,而是被沉重泥沙灌满了胃袋和肠子,牛马被泥沙活活胀死,死得很受罪。”
“那名高僧深知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这是那头赞魔心有不甘,怨气不散,临死前诅咒每个喝此江的生灵都会被泥沙胀死。后来,高僧开始在江边建起一座寺庙,常住下来,日日夜夜念诵佛经,才让江河重归平静,重归清澈,人和牛马牲畜又能重新饮用此江生存,人们感恩那位高僧为当地人做出的贡献,就一起给寺庙取了个名字,就是咱们眼前的这座仁增寺了。”
小說
“仁增葬吐蕃语里代表着智慧与慈悲,类似于我们在中原常听到的‘南无阿弥陀佛’,是敬语,赞美佛祖的意思。”
两人边走下山向一条跨江而过的索桥走去,老道士一边继续往下说着仁增寺的历史:“不过,赞魔怨气太重,每到雨季时江水会再次变黄浊,奔腾吓人,即便隔着很远都能听到当年水怪赞魔的不甘心咆哮声,这个时候的江水无法再喝,舀起一瓢水有一半是黄沙。所以,仁增寺便这样一代代传承下来,世世代代守护江河两岸人畜安宁,这一守护,就是五百载,不管风雨还是战乱,都是佛经无阻,日日夜夜为高原上的生命祈福。”
“这条江也因此,渐渐被当地百姓称作‘丹增藏布江’,意为被无上佛法加持过的江河,以此让后人永远铭记仁增寺对当地人做出的无私奉献。”
“仁增寺在当地做的善举不止于此嘞,就比如说这条横跨汹涌江河的索桥,也是仁增寺为当地人修建的,为两岸百姓大大节省了十几天翻山越岭时间。”
索桥承载有限,晋安让傻羊还有驮物的马队,分批次安全通过,不过即便如此,当体壮如牛的傻羊独自过索桥时,听着索桥传出像是不堪重负的吱呀吱呀刺耳呻吟声,晋安和老道士都暗自捏把汗,深怕体重超载的傻羊掉下去,不过还好最后是有惊无险。
而当全队通过索桥,老道士也恰好讲完丹增藏布江和仁增寺的历史。
“想不到仁增寺背后还有这么段故事,能孤守一地五百年,这份艰苦,大毅力,对佛法的虔诚,让人敬重。”晋安点点头。
虽然前不久他在刚灭掉一个密宗分支自在宗,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佛门依旧保持很高的赞誉,就比如有好人就有恶人,不管在哪都会出一些害群之马,总体还是好人多过恶人。
吾乃食草龍
再说了,自在宗就是个附佛外道,假借佛祖名义诓骗世人的邪教。
上了江岸后,队伍顺着山间土路,前往山顶的仁增寺,晋安:“老道,就快要到仁增寺了,你不换身僧袍,用‘拥措上师’身份拜访罗桑上师?”
老道士捻须微笑:“既然是拜访,自然是要堂堂正正的来,这是周礼之道,做人嘛,不能乱了道德,更不能乱了礼数。”
晋安早就看出来,老道士这一路上的心情不错,心态轻松,是因为那些苦命农奴解开了他心里的一个心结。
而晋安这一路上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咩。
带着身后长长马队的傻羊,这个时候也摇头晃脑叫一声。
晋安乐了,连傻羊也来凑这份热闹,可接下来老道士的一句话,让晋安的心态无法轻松了,老道士:“说得没错,这次差了倚云公子和奇伯没跟我们一起来拜访罗桑上师,不是十全十美,终归还是周礼不美了。”
晋安:“?”
“所以说,小兄弟,当日在小昆仑虚里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为啥倚云公子突然不辞而别,小兄弟你别想唬弄我们,就连卓玛小姑娘都能看出来倚云公子是不开心走出雪山,老道我一直都觉得这里面肯定有很多故事。”老道士八卦凑过来。
咩。
就连傻羊也跟在后面喷了口白气。
晋安脸黑:“傻羊只叫了一声,老道你哪来翻译出这么多话,关键是我也不知道倚云公子那天为什么不辞而别。”
咚!
身后突然一声大响,吓了晋安和老道士一跳,两人回头一看,是傻羊突然发羊癫疯,无缘无故的一头撞碎路边一块岩石。
晋安:“?”
老道士:“?”
愛的路上暴走中
五滴風油精 小說
老道士:“它说羊角痒了,找石头挠挠痒,好像听到了倚云公子在想念我们,倚云公子还托它问我们想不想念她。”
晋安:“……”
不多久,队伍终于来到仁增寺,可一到仁增寺就感觉到不对劲。
晋安皱眉:“老道,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老道士皱眉思索:“确实有点不对劲,好像是太安静了,按理来说寺院里会有僧人念经声还有转经轮声音的。”
两人不再开玩笑,神色严肃的上前敲门,结果手指才刚碰上寺门,门就自己吱呀一声朝里推开一条缝隙。
两人疑惑对视一眼,用力一推,寺门彻底打开,结果就看到仁增寺内一片狼藉,好像是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激烈斗法,虽然经过简单打扫,但还是能看到许多残破佛像、转经筒、建筑物。
当来到正殿佛殿时,这里更是狼藉,佛像倒塌摔碎,莲花蜡烛杂乱掉落一地,地上散落着被撕烂的经布碎片和大量砖瓦碎片,抬头看到佛殿屋顶破开一个大窟窿,几乎半个屋顶都没了,承重的梁木发出摇摇欲坠酸牙声。
“怎么会这样?”老道士脸色大变,心乱如麻的他,喊着罗桑上师名字。
“这里的人都去哪了,怎么一个人都没见到!”老道士心乱如麻。
晋安这个时候注意到了在砖瓦废墟下有一滩黑色污渍,就在他蹲下身子,准备伸出手指要检查时,身后佛殿外传来匆匆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