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v0uo笔下生花的小說 白首妖師-第一百五十三章 人間冷暖(二合一大章)看書-rn39b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在守山宗弟子们都认清了局势,争着立功德时,周淮大师兄离开了守山宗。
此前,虽然他废掉了,但守山宗却没有逐他出来,而且给了他足够的灵丹与伤药,将养身体,也没有发生那等狗血一般的有人仗势欺他,将他从宗门大弟子的洞府之中逐出来的事情,只是,他终究还是呆不下去了。
他看不惯那些原本对他惟命是从的师兄弟们,一个个削尖了脑袋跑去山下建功立德,看不惯整个宗门弟子皆为了求个宝身修行法,便向那方二示好!
“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
周淮心里骂着,收拾了一个小小的包袱背在身上,还将洞府门口的一株细梨树给砍了,做了一个拐杖。如今的他没了修为,别说腾云驾雾,便是走路,也比旁人慢些,但是他还是要走,他一天也不肯多留在这里,所以他便是柱着拐,也一定要一步一步走下山去……
他不会向那方家老二求饶,因为他没错。
天下之大,总有我周淮立身之处!
于是他一步一步的走下了山,足足走了三天,终于来到了清江郡城里,远远的看着那一方高高露出了穹顶,仿佛有无尽的灵蕴,从那穹顶之中向四方流了出来的郡府,他只觉得自己看到了希望,已经走得发木的腿,在这时候也凭空多了些力量,走的倒是更快了些。
但是他没敢直接进郡府,而是往清江郡东的小桥巷走来,来到了一座白墙黑户的大院之前,他按捺着自己心间的激动,上前叩响了铜环,然后满面期待的等着有人来应门。
大门打开了,乃是一位身穿长裰的老仆,上下打量着周淮:“你找谁?”
周淮忙道:“宗山宗弟子……我叫周淮,我找彭掌令!”
当见到了彭掌令的时候,周淮几乎快要哭了出来,想要诉说心间的委曲,而彭掌令比他更早的开了口:“此前那个小印官的事情,倒也该给你交待一声,不是咱兄弟收了你的银子,答应了你的事情不给你办,实在是人家袁小印出手阔绰,谁知道人家从哪找来的这么多奇巧玩意儿呢,你只找了我一个办事,可人家,却是上上下下都打通了,这小印官能给你么?”
周淮听说了这件事,便心里咬牙,但还是压下了火气,沉声道:“我不怪彭掌令,我只想求彭掌令开恩,在郡府里帮我谋个差事,不必小印官,便是普通杂差也行,缉妖司的行走也行,掌令您身边的……身边的侍从也行,我……我只想先找个落脚的地方,我只想谋一个出身,我要……我要重新修行,我一定要修炼的比以前还强,然后……然后去找那个人……”
“找那个人……”
彭掌令上下打量了周淮一眼,淡笑道:“周大公子的事我听说了,那位二公子出手可是真的狠呀,这守山宗难道没有规矩了不成,周公子以前好歹也是守山宗的大弟子,他居然说废就废,说逐出来就逐出来,到底他是守山宗的宗主呢,还是那徐文心是宗主呢?”
“不错,就是那厮,就是那厮,我一定要……”
周淮直觉彭掌令的话说到了自己心坎里,嘶声大吼,恨意都要崩发了出来。
“既然如此,周公子何不回去?”
彭掌令很满意周淮的愤怒,笑着看向了他,低声道:“你先回去,假作知错,再请得他们治好你,男儿丈夫,报仇十年不晚,待你养好了伤,小心潜伏,等待时机,岂不是……”
“回去?”
周淮听得怔住,满面瞠然,良久才缓缓摇头,凄然道:“我已下山,哪里还能回去呢?而且我诸脉俱碎损,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医得好,况且,那个人做事太狠,一点余地也不留,留在山上,不立功德,我早晚也会被赶出来的,所以……所以我只求彭掌令你……”
“诸脉俱损?”
彭掌令微觉诧异,一缕神识,搭在了周淮的身上,良久之后,他轻叹了一声:“真惨呐!”
周淮眼中已感动的泛起了泪花。
然后便听得彭掌令叹道:“可惜,我也帮不了你!”
周淮顿时愣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彭掌令。
彭掌令轻轻笑了笑,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周大公子如今已经不是炼气士了,二十五脉俱毁,啧啧,见过废的,没见过废得这么彻底的,您的要求倒是低了,杂差也行,行走也行,连做我的侍从都愿意,可关键是……咱郡府里无论杂差还是行走,都不要废人呀……”
“我……我……”
周淮整个人都已懵了,仿佛第一次认识一般看着这位掌令大哥。
“这忙我帮不了你,找别的地方试试吧,咱公务在身,这还得去办差呢……”
彭掌令却已笑着,准备转身回府了。
而周淮一下子反应了过来,颤抖着上前哭求道:“掌令大人放心,放心,我没有全废,我还是可以治得好的,我已经问过丹师了,他说我只废了二十五脉,废了以前的修为,但其他的经脉……其他的经脉还可以修炼,我……我还是可以修行的,我只需要一个机会……”
“是可以修行……”
彭掌令看了他一眼,笑道:“可你知道那得多花少银子么?”
周淮大惊:“我……我以前给了掌令大哥的银子,您先还我……不,当先借我……”
彭掌令一张脸彻底拉了下来,冷冷拂袖,低喝道:“给我滚!”
周淮被几个杂役扔到了大街上,一身本来还算整齐的衣裳,顿时沾满了灰土,但是这身上挨的拳脚与泥污倒不算是什么,心里却一时蒙蒙的,有血流一次次的冲击着大脑,让他感觉脑袋发麻,他无法理解,不能相信,这才几天时间,彭掌令怎么就能翻脸到这种程度?
“我只是要一个重新修行的机会而已……”
他几乎要嚎哭了起来:“你们怎么就这点机会也不肯?”
但是无人听他的,彭掌令家里的杂役们,已经骂骂咧咧的走了。
……
……
“好,好,你做事这么狠,我去郡府,我去求范老夫子,他老人家一定……”
周淮咬着牙,拼着命去了郡府门前,直挺挺的跪了下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但这时候他顾不得了,他只是要求范老夫子,他已经想好了,一天见不到,自己就跪三天,三天见不到,自己就跪到死,只求见范老夫子,但是见到了之后,自己不会说那彭掌令的事,以免得罪了他,自己只会状告那方家老二,然后求范老夫子收留,重新得到一个修行的机会,然后……
“叫花子滚一边去,谁敢让你跪在郡府之前?”
只是周淮没想到,自己刚刚跪下,郡府门前的守卫便已过去了。
周淮急忙要一个头磕下去,他想说自己不是来讨钱的,只是要讨一个公道,但是他话还没有说完,那守卫已经一脚踢来,周淮顿时飞跌了出去四五丈,摔得浑身骨头都要散了。
但是他不甘心,他愤怒的,咆哮着,再次冲过来,要跪在郡府门前。
“我乃守山宗大弟子周淮,我要见……”
话还没说完,他便又飞了出去,声音都给堵在了肚子里,没有说出来,等到周淮想要再咬着牙冲过去时,那守卫已经唰的一声,拔出了腰刀,冷冷指在了周淮的脸上:“郡守大人半个时辰之后,便要出行办差,尔等刁民,可知老先生这么大年纪,每天要处理多少公事,却仍不知轻重,终日跑来搅扰,信不信这就定你一个冲撞圣人之罪,一刀结果了你?”
周淮望着那森寒刀芒,不敢吱声了。
但是他心里记住了那句话,范老夫子半个时辰后要出行。
于是他蹲回了街角,与那些乞丐们蹲在一起,他耐心的等着,当他终于看到一顶黑色肃穆的轿子从郡府里走了出来时,他咬紧了牙关,趁着周围护卫不备,一步向前窜了出去。
张口便要大声喊出自己的冤屈,只可惜,他还没冲出几步,便被一道无形威压震退了回来,飞得极快,整个人都冲撞到了墙上,摔的七荦八素,眼冒金星,一句话都没有喊出来……
这一刻周淮都已懵了,他觉得范老夫子应该听到了自己的动静,可轿子没有停下的意思。
倒是之前逐他的几个护卫,已经眼冒杀气,把着腰刀赶了过来。
这一下,周淮直吓的魂飞魄散,他猛得爬了起来,扔掉了拐杖,夺路而逃,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以一介废人之躯,在那两位明显有炼气士手段的护卫手下逃掉的,他只知道,自己一口气便逃出了城,逃到了荒山野岭之中,大口喘着气,兀自回头看着。
总算,没有追上来……
茫然四顾,自己该去哪里呢?
周淮迷茫着,他打死不敢回清江郡去了。
或许,自己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自己报仇心思,太急切了?
是了,自己应该先稳下来,慢慢的,慢慢的思索一下,然后再一步一步的走……
……
……
于是抱着这种心思,他慢慢的再次起身,失魂落魄的向着一个方向走去,他自己都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觉天黑了又白,前后过了几天,终于他看到了那大大的院墙,高高的檐角,这时候他才恍然醒悟,自己居然回到了之前被逐出去时,就再也不想回来的家……
自己已经发誓不回来了,但既然走到了这里……
周淮想了很久,还是慢慢的向着大门走去,距离大门还有几丈,忽然看到大门打开,有一个老仆送了客人出来,他顿时双足一僵,定在了当场,那老仆也恰转过身,一眼看见了周淮,仔细辩认了一下,顿时神色大惊:“你是大公子?大公子你怎么回来了?”
一声喊得,周围无数目光都向周淮看了过来。
周淮受不了那目光,转身便逃,他想着,老仆一定会追上来的,这个家里,那个自己再也不想叫他一声“爹”的男人,听到了这个消息,也一定会追出来的,到时候……
所以他下意识的跑的慢了些,但他跑过了几条街,背后空空荡荡,只有一片诧异的眼神。
老仆没有追上来。
周淮慢慢蹲了下来,心里空荡荡的,他在这里等着。
但他等了很久,也没有人找过来。
于是他一直等到了天黑,终于忍不住,自己走回了周府之前。
周府门前,空空荡荡的,没有丝毫要出来寻人的痕迹,像是忘了他回来过……
院内有笑声传来,温馨祥和。
这种温馨,深深的刺痛了此时的周淮。
“这个家,终究不是自己的家了……”
“当初自己打了那个二娘一巴掌,愤怒的离开时,就曾经发过誓,绝对不再回来……”
“所以,这时候自己也一定不会进去!”
于是周淮咬着牙,再次强迫着自己转过了身,强迫自己再一次离开这个家,他心里已经再次生出了动力,他要去找梁叔,那位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的老仆人,自母亲死后,就一直是梁叔照顾自己,供着自己入守山宗修行,甚至还拿出了许多钱财,帮自己打通郡府关节!
只要找到了梁叔,只要到了他那里……
自己,好歹有个饱餐,好歹有个人,可以说些掏心窝子的话。
周淮都不知道究竟是报仇的信念,还是那一餐热饭的信念,居然撑着自己,一路走了出来,他甚至已经分不清白天和黑夜,只知道木然的走,走的累了,便躺在路边睡一觉……
终于,他来到了福源号,看到了那个柜台后面白发苍苍的老者。
“梁叔……”
周淮望着他,吃吃的笑了一下,几乎要晕倒过去。
若是这时候就晕倒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就在一个温暖的床上,有顿饱饭,该多好?
但是他没有晕过去!
因为他看到梁叔在看到自己之后,脸上便顿时露出了无法形容的愤怒与恨意!
他看到梁叔直接抄着算盘,就追了出来:“你究竟做了什么?你究竟闯了多大的祸?老夫……老夫这一辈子的身家,都搭在了你的身上,就只是指望着你,可以混出一个名堂,指望着老夫这几个儿孙,可以仰仗你一位炼气士的照拂,可是你……可你做了什么?”
“你花光了我的钱,你还毁了我的生意,你还成了废人……”
“你……你居然还敢来……”
周淮看着印象里一直慈眉善目的老人,惟一让自己感觉亲近的人,这时候变得像是恨不得掐死自己,他只觉得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崩溃了,他不知脑袋上挨了多少下,只知道转身就跑,不停的跑,也不知道是因为怕挨打,还是因为不想再听到梁叔痛恨的咒骂声……
而当他再次逃到了城外时,他终于彻底的绝望了,他想要嘶吼,却没力气,想要痛哭,却没有泪水,他只是想问:“为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这么对待自己,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对自己好些,为什么自己拿真心去交,去换来的,居然都是这样一副狰狞的嘴脸?”
“为什么自己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这世上,就真的连一个好人都没有了吗?”
他失去了所有力气,只能躺着,看着头顶的星光,感觉那么近,那么亮。
周淮能够感觉到生命正在自己体内逝去。
他心想,若是自己不离开守山就好了,起码现在还有榻,还能吃饭,想到了吃饭,他便更饿了,他无比的渴求着,若是有人能够给自己一点儿吃的,有一点儿慈悲,就好了……
身边有几个黑影出现,问着:“这个人死了吗?”
原来是几个乞丐。
周淮能够感觉到那几个乞丐上来探自己的呼吸,于是他用力的呼吸着,想让这几个乞丐知道自己还没死,他希望这几个乞丐能够给自己一点吃的,甚至说,给自己一口水也好。
“还没死,快死了!”
“那就当他死了吧!”
他只听到那几个乞丐说着,然后凑到了他身前,伸手在他身上摸索着。
他们争着抢着,把他的衣袍脱了下来,鞋子扒了下来,空空如也的荷包都拿去了。
然后他们说笑着,笑着,走了。
这世间终是没有一点慈悲的!
周淮绝望的想着,眼角有泪水缓缓流了出来……
……
……
“公子问你知道错了么?”
也就在这时,周淮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他大吃了一惊,尤其是听着那个人提到的“公子”二字,更是让他心里升起了一股子异样的力气,他猛然翻过了身,借着最后的力气抬头,就看到了一个笑得很和善的男子,对方俯下了身,平静的说道:“我姓林,我一直跟着你,知道你这几天遇到的所有事!”
“我来是因为公子来吩咐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知道错了么?”
“我……”
周淮立刻便知道他说的“公子”是谁,也瞬间便有无数的画面涌进了自己的脑海。
有彭掌令的笑容,有郡府门前的护卫,有传来笑声的家宅,也有梁叔愤怒的脸色……
但最终,却定在了一个人的笑容上:“既然你看不起那些与人为善的虚伪之人……”
“那就作为一个废人,去感受下真实世界的滋味吧!”
“……”
“……”
他一下子便明白了这句话里的含义,也一下子便感觉心间涌动起了某种异样的感觉,原来,自己如今经历的这一切,其实都早就在那个人的意料之中吗?自己这一路上,经历的所有嘲讽与冷笑,失落与辛酸,其实一直在被那个人当成是一个笑话一般的观看着吗?
他就因为自己侮骂了他的兄长,就要让自己尝尽这一切滋味?
内心充斥着无法形容的痛恨与懊悔,周淮的泪水,居然一下子疯狂的涌了出来。
这一霎,他悔到了极点,也恨到了极点。
他本想破口大骂,骂尽这天下所有的脏话,来宣泄自己的恨意。
但话到嘴边时,说出来的却是:“我……我知道,我知道自己错了……”
第一句话喊了出来,下面的便没有半分压力。
他痛哭着,用尽力气大喊着:“我不该……我不该说那些话……”
“仙师是好人,是大好人,真的,真的是我错了……”
“求你禀告公子,周淮知道错了……”
“……”
“……”
他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大声吼着,想要将自己心里的一切都喊出来。
他想用尽一切可能,打动眼前这个人,求得一个活下去的机会,先活下去……
只要能活下去,便什么都有可能。
周淮的心里,在这时候像是涌动着什么,滋生着什么,这让他像是前所未有的清醒,也像是脱胎换骨,一样子想明白了太多的事情:“是了,是了,男儿报仇,十年不晚……”
“他们……他们不就是想要我低头么?”
“我可以低头,我可以将姿态低到尘埃之中,无论他怎么羞侮我,我都会忍着,我会等待属于我的机会,待到我修成了神通,待到我有了足够的实力……”
等着吧……
彭掌令、郡府门前的护卫,那个传来了笑声,但却已经和自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的家,那个忘恩负义的梁姓老奴,甚至……甚至那几个乞丐,甚至,甚至那个方家的二公子……
你们,终会后悔如此对我……
……
……
心间升腾着无尽的念头,周淮面上,却只有一片大彻大悟。
他看起来只是懊恼着,痛哭着,拜伏在了那姓林的男子脚边,痛陈着自己的悔悟。
“莫哭!年青人嘛,行差踏错,总是难免!”
那个姓林的男子认真记下了他的话,然后低声劝道:“大公子会原谅你的!”
说着话时,他轻轻伸出了手,像是要拉周淮起来。
周淮满心狂喜,伸出了手去,却见他的手掌越过了自己的手,按在了自己脑袋上。
……
……
周淮愕然,呆呆抬头,看向了那个姓林的男子。
然后他看到了对方满面的笑容,眼睛里,似乎可以看到一抹讥嘲与冷笑,仿佛在看着玩把戏的小孩:“会原谅你的,是大公子,但他已经死了,现在你们要面对的,是二公子!”
“公子说了,他早就知道你会认错,但他不准备原谅你!”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