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7yee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鹹魚怪獸很努力-第五百五十六章 夜襲的行動展示-o46pv

鹹魚怪獸很努力
小說推薦鹹魚怪獸很努力
娜洁希坦刚回到所在营帐,刚掀开帘布,夜袭众人便围上来。
“boss,那个消息是真的吗?”拉伯克问出了他们都想知道的问题。
刚才听闻先锋军的帝具使之一负伤逃回,近乎奄奄一息,却不见其它人都踪影。
夜袭众人心头就如同有巨石重压,这种情况,由不得他们不担心自己的同伴。
娜洁希坦扫过面前的属下,那张张面带忧色的脸庞让她深深叹气。
“唉,雷欧奈和玛茵下落不明,先锋军全军覆灭。”
“你们稍作休整,随我出发前往卡丹墨城。”
“不用,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赤瞳手掌握于刀柄,在消息传来时,就已经有所预料。
刚才的询问不过是证实消息可靠性,没事最好,有事提前整备,也能立即出动。
见属下全都提前准备好了,娜洁希坦挑了挑眉,拿出根烟点上,转身掀开帘布。
“那就出发!”
……
东方一抹金光划破夜空,庭院中有道身影站在花丛间,瞭望远方的初阳。
“霞光万里,紫气东来。”瞎念叨一句后,向闲鱼耳朵微动,听到身后细微声响,继续说道:“大清早不睡觉,两位起这么早,有何事?”
“只是平常训练习惯早起。你又为什么起这么早?”
“些许烦心琐事,无心睡眠。”
雷欧奈:“你说话怎么怪怪的。”
向闲鱼转过面对她们,说道:“有烦心事,睡不着。早起看个日出,顺便清醒清醒脑袋。”
“你们要晨练的话随意,我去边上冥想。”
向闲鱼说着便走开,寻一空旷草地盘腿而坐,面朝太阳,取出浓缩超能源结晶双手捧着放在大腿上。
持续加强人身,有利于力量承受上限增长,最近泰兰特更进一步,体型再次开始成长,在充足能源的支持下,已经跨过两百米,却还没停止。
他的人身也不能落下,要同步前行,毕竟怪兽身躯有时候做事不太方便,人身变强也很有必要。
雷欧奈和玛茵无所事事地在凉亭里发呆,她们想走也走不掉,还不如想想等会吃什么早餐呢。
没多久,一队晨练的少女背着武器跑过,顺便还送来了早餐,烤肉和果饮。
见向闲鱼在那冥想,蒂娜把早餐放到凉亭桌子上就离开了,冥想也是她们都基本功,知道这时候不能去打扰。
玛茵两人闻着浓郁的肉香,肚子也感到饿了,可是没有她们的份,只能干瞪眼流口水。
“你们吃吧,我不需要。”
向闲鱼闭着眼说道,四周的环境都映射在他脑海里,她们两人肚子轻微的“咕咕”声也传入耳中。
昨天抓回来后,她们两个就没有吃晚餐,早上会饿是肯定的,向闲鱼虽然爱吃美食,但食物却不是必须的。
到某种境界后,可以用能量代替食物,维持身躯的消耗。
“那我们就吃咯。”玛茵说了一句,见对方没有反应,便拿起刀叉。
因为考虑到首领的食量,蒂娜送来的是特大份的早餐。
玛茵和雷欧奈虽然是两个人,却也是吃的很饱,没有任何剩余。
“太好吃了~肉里放了好多调料呢,火候也掌握的很到位。”
雷欧奈单手揉着肚子,一脸的心满意足。
玛茵反而担心另一个问题,蹙着眉头说:“好吃是好吃,但是早上就吃肉,会发胖的。”
“那也比饿肚子好,昨晚没吃饭,我肚子早就开始叫唤了。”
但是,没几分钟,雷欧奈就感到不对劲,身体居然感到有些热,而且还越来越热。
“今天太阳这么猛?”她疑惑地望向天空,可这会朝阳初升,空气都还有着丝凉意,哪里会热啊。
玛茵也涨红着脸,伸手给自己扇风:“好热啊。怎么回事?”
两人这时看到对方的样子,心头闪过些画面,脸色微变,各自将一只手指伸入嘴中扣喉咙。
向闲鱼注意到她们的动作,这怎么像是要催吐?你们认真的吗?
他闪身出现在两人身边,一手抓一个,阻止她们即将要恶心人的动作。
“你们干嘛?大早上恶心人?信不信我把你们吊起来。”
雷欧奈用力挣扎着,语气愤怒地说道:“你居然给我们下药!”
向闲鱼:诶?( ̄ー ̄)?
蛇精病啊,我给你们下什么药?脑ca n片吗?那可真的多放几片才行。
“有本事强来啊!下药算什么男人!老娘就没怕过谁!”雷欧奈热的脑袋发昏,开始满嘴跑火车。
向闲鱼面色发黑,掌心冒出寒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两人身躯冻结,只余脑袋露在外面。
这寒冷也驱散了她们身上的热量,也让她们脑袋清醒过来。
向闲鱼拿起盘子看了看,还有残留的细微能量,果然是放了超能源矿。
“安静点,等能量融入身体就好了。再吵,全部给你们捆成木乃伊。”
“骗子!放开我!来单挑啊!”
向闲鱼斜眼看去,雷欧奈身上的冰立刻向上漫延,将她的嘴给封住。
“聒噪,再敢辱我清白,这辈子都别想讲话了。”
“呜呜呜呜!”
没有理会理智下线的雷欧奈,向闲鱼回到原位继续冥想,放空心灵,吸收能量强化身躯。
玛茵倒是安安静静没有吵闹,她想着刚才向闲鱼说的话,突然面色变得怪异,盯着对方上下打量。
难道……不会吧。
身体里的热量在寒冰的压制下已经不再增加,而且有减弱的迹象,看来确实不是那种药。
所以没多久雷欧奈也停止吵闹了,外加她现在说不了话,省点力气才是王道。
一个时辰过去,向闲鱼手中的结晶已经消失,今天的冥想也算是结束了。
修炼有张有弛,才是王道,过度劳累,反而适得其反。
“功课完成。”
他起身拍拍屁股,将杂草灰尘清理掉,这才看向凉亭,发现两人已经冻得脸色苍白,隐约有点发青。
“啪!”
随着一声响指,玛茵两人身上的寒冰应声而碎。
因为被冻的有点久,肢体僵硬,刚破冰而出她们都站不稳了。
“下次,不要什么都不懂,就瞎嚷嚷。能动了,就来前面大厅。”
说完,他便转身往庭院西面走去,他现在没有直接进攻革命军总部,就是在等人。
革命军帝具使虽然数量不少,可差不多近半都在夜袭成员手中。
知道革命军的详细动向后,直接杀过去一了百了,多省事。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