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神遊諸天虛海 線上看-第668章三弟,以後咱倆各論各的分享

神遊諸天虛海
小說推薦神遊諸天虛海神游诸天虚海
但就是在这样深沉的恶意倾覆下,这一任的“天帝”不知是使用了何等方法,竟然是死中求活,从旧纪元中金蝉脱壳,完美的偷渡到了新纪元!
根本不用再说其他,单凭这一点,就足够林青对他保持二十万分的警惕!
天晓得那位以“时光”证道彼岸的天帝,此刻是不是依旧还躲在光阴刀中在暗暗窥视万千亿亿的时间线。
同样于苍苍茫茫中引导时光大河的洪流流向自己所期待的“河道”。
若真是这样,弄不好林青和他多多少少还有三分大道之争也说不定……
“这事我不熟啊,你就算找也应该找你家的二哥!他才是神话里管事的!
不论是旧纪元里是“阎魔天子”,还是新纪元里的“天帝”了!你舍下面子找他要上一个“太元圣母”的空白神位,这不是分分钟钟的?”
“哦,对了,”林青突得一转念,顿时就知道这莽货在顾及什么了。
他黑袍中有手指伸出,指着他就是好一顿笑:“我想起来,你家的那位丈母娘在天庭里面也是有股份的!
不说金母本身就是天庭五帝中的“白帝”之一,她所在“瑶池”更是犹如天庭侧面,两者负阴抱阳,相生相长,讲不出言不尽的璀璨恢宏。
这样来说,你家的丈母娘在天庭的权柄无形之中已经是超过了其余的三位,仅仅是次于天帝而已。
父子关系之一春浮梦到梅花 南枝
你若是就这样轻易往“神话”里面安插神位,天晓得天帝会不会给瑶池金母打小报告。真若那样,你家玉虚宫里的葡萄架可就要提前倒了。”
事实上,在林青所知晓的历次纪元神话里,天帝与瑶池金母的关系可不仅仅是上下属这么简单……
当初太古纪元转待到上古之时,太古三皇一一陨落,那太古天帝昊天喋血九重天外,死的不明不白。
昊天神庭自九重天外跌落,依托昊天神庭而存在的万神尽数消亡殆尽。
而后天帝出世,压服六天祖龙,最初金乌,殷商鬼帝等等大敌,并是一一剥夺了他们的造化权柄,一道威压万神万灵万道,证道【彼岸】时,金母可是下了死力的!
而在上古天庭堕坠之时,天帝本应与天庭共存亡,之所以能躲入光阴刀中,安然偷渡到中古纪元,不出意外也是金母在其身前打了一个大大的掩护。
相应的天帝也是投桃报李,金母在玉虚宫里以元始九印中的虚无,无极两印证道【彼岸】时,天帝也曾在暗中护持,为其护法。
他们两者之间的关系真是纷纷扰扰,如似雾里看花,可能就除了当事者谁也说不清道不明。
所以……问题来了,二代金母顾小桑的老爹究竟是谁呢?
堂堂一尊彼岸者,竟然会和一个人间的顾姓土财主生下一个二代金母,这难道真的是因为有“爱情”?
林青对此抱有怀疑的姿态。
那顾老财又不是“太初有道,神与顾同”的那个“顾”,哪有可能引得瑶池金母下凡折腰,宽衣解带?
“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可别以后的哪一天天帝突然拍拍孟奇的肩膀,道:“三弟,以后咱俩各论各的,我管你叫二弟,你管我叫岳父”,那场面才是真的有趣。”
“极是,极是。道友你说的极是。”
莽金刚哪里知道林青在心底的那些阴祟杂念,他要是知道林青的暗暗嘀咕自己和他二哥纯洁无暇的友谊,可能早就一手霸刀,一手三宝白玉如意,来和林青来一场天尊级的大战了。
不过现在只当是林青在说“神话”组织的危险性,还在心底感概这位黑水天尊的厚道。
自家娶了一个在虚海多元里都数的上的富婆的确不错,但那富婆在方方面面,各行各业里面都有产业,随时随刻都有可以给她打小报告的大佬,这就很让人头秃了。
他搓动着两只大手,眼中突得流出几分莫名。
“道兄的心思就莫要瞒我了,别人不知,我又怎会不晓得?
你在这方宙空大界中占据玄天黑水之名又岂是没有原因?这乃是天庭原初五帝之一,先天就占据天庭五分之一的权柄,道友你就不想再往上行一步吗?
牲口
正所谓“玄天金阙盖弥罗,玄冥黑水倾九天”,在这天庭堕坠的后末法时代,正是需要道友你这样英俊潇洒,正直无私,果敢大放,一心为公的绝世人物来重新高举天庭,再塑万神辉煌啊!道友你若想再进一步,我这儿还有一物相赠。”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说话间,莽金刚已是将右手手探入自己的云袖,就像某个蓝皮的机器猫一样在云袖里翻了老半天,终于右手多了一根木鞭,长三尺多,分二十一节,每节有四道符印环绕其上,玄奥神圣。
不由地,林青意味深长的扫了这货一眼。
好家伙,真的是好家伙我!
这是打算拉着我进到“天帝”位格的深坑,然后再眼睁睁看着我上路啊!
而且天帝不就是你家的二哥吗?
我若是当了黑水天帝,那这任的天帝岂不是立马在“光阴刀”里爆炸?
这世上有这么想自己二哥立马原地坐化的三弟吗?
你不就是怕天帝偷偷摸摸地打你的小报告吗?用得着直接掘了人家的根?
好你个黑心的道尊,果然是越毒越秃,越秃越毒,自古秃子就没有一个是好人!
想到这里,林青就是满怀着极度批判的心情,毫不犹豫的把那打神鞭接过,若无其事的塞进了自己黑袍衣袖里。
然后目光炯炯有神,正气凛然地注视莽金刚道:“咳咳咳,我真武天尊誓与罪恶不共戴天!不过当天帝就算了,因为我这里正好有一个好苗子。”
“哦(´-ω-`)?还请天尊示意…”莽金刚他顿时就一阵惊奇。
林青目光微微斜视,正好就落在了不远之处,刚刚才完成殴打孟奇小朋友的任务,刚刚才是一脸神清气爽,结果就是临头噗嗤一脸听到了两个彼岸者正在进行诸多py交易,坐又不是,站又不是,逃也不是的张远山。
“两位师尊……”这位真武派的首席大弟子一脸献媚的望着两位,心底欲哭无泪。
“你是从哪儿开始听的?”莽金刚悄悄压低了声音。
“从……从一开始,老师自时空长河深处走出来就再了,不过师尊您放心,弟子最近修炼武功,一不留神伤到了耳窍,眼窍,目前就处于又聋又哑的状态,我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老师你一定要相信我啊,2333333……”
张远山不敢撒谎,可又马上指天发誓,恨不得现在自己就变成一只又聋又哑的竹鼠。
“是这样啊……”孟奇猛然露出一丝微笑,自己这个弟子看样子是已经中暑了,要不……现在就把他给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