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4fs精品都市言情 興風之花雨討論-第五百八十七章 食肉寢皮閲讀-c2tz8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风沙意兴阑珊的吃过午饭,琢磨怎么还以颜色的时候,凝华殿呼啦啦冲进来一群禁军侍卫,开始清场赶人。
侍卫首领亮出腰牌,竟是殿前司御龙卫。
侍卫司掌管密谍,殿前司守备皇宫。
殿前司御龙卫乃是皇帝最亲近之扈从,也就是贴身近卫。
这一下连四灵的人手都不敢阻拦,御龙卫直到后殿才被云本真带着流火和授衣以手弩阻于殿外。
正在两方僵持的时候,一个女声道:“让开。”
御龙卫左右分开,行出一个罩衫斗篷,全身蒙黑,只露出一双眼睛的人。
这身侍卫司密谍的装束,风沙再熟悉不过了,轻声道:“请进。”
云本真往旁侧身,让开殿门,仅容一人进。
黑袍人侧头道:“守在殿外,窥听、窥视、擅入者格杀勿论。”然后迈步入殿。
御龙卫应声,忽然列队两分,沿着后殿廊道迅速散开且绕后,差不多每隔一柱的距离交错站人,一队人面朝里,一队人面朝外。
殿门、窗根,乃至檐顶,无一死角,云本真诸女都被三对一盯住了
显然“格杀勿论”也包括她们。
黑袍人说了十几个字,风沙终于听出嗓音,神情微变,向伏剑和绘声道:“你们出去,窥听、窥视、擅入者格杀勿论。”
黑袍人已入殿内厅,看也不看风沙,径直一折,行入东厢。
风沙顿步思索少许,随之而入。
黑袍人行走如风,至榻席左手边,忽一旋身,沿边而坐,袍摆利落的甩起,轻轻的平落,伸手掀开罩头,居然是钟皇后。
钟皇后露出艳妆丽容,充满华贵成熟的迷人风韵,仪姿说不出的典雅,神情沉静如水。
端得动若脱兔,而后静若处子。
风沙默默行至榻席右手边,与其隔着榻席上的小几,沿边侧坐。
钟皇后淡淡道:“有人请我来此看你一出好戏,正好我着急见你,顺水推舟答应了。好戏没能登场早在预料之中,就凭那乳臭未干的小子,哪是你的对手。”
风沙恍然。张泪尚不够资格请动钟皇后的銮驾,要么是李泽,要么是李谦。
这一招挺厉害的。钟皇后既可以成为杀手锏,也可以成为金钟罩。
钟皇后肃容道:“废话少提,言归正传。你要有所准备,我与陛下已经反目,你再不敲定大局,还要首鼠两端的话,四灵大会之后,事态必生剧变。”
这一惊非同小可。
其实风沙一直在尽力维持唐皇和李泽处于均势的状态,以此谋求最大的利益。
比如他通过李玄音帮了唐皇几次,还释出很明显的善意。
所以,唐皇败势还能稳住,李泽胜势又变颓势。
唐皇处于被逼着迁都的紧迫威胁之中,又没有到必须立刻迁都的程度。
帝、后反目只有一种可能,唐皇已经发现钟皇后与他并非同心同德。
唐皇的势力看似又被削弱了一大块,实则恰恰相反。
没有钟皇后的误导、漏风和暗中使绊子,唐皇将会变得非常非常难缠。
毕竟唐皇还是皇帝,起码在名义上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如果不计后果,可以把任何事情乾坤倒转。
唐皇若是匹烈马,钟皇后就是缰绳。
失去缰绳的束缚,天知道烈马会不会变成疯马,不顾代价的横冲直撞,宁伤宁死也要摔下马上的骑士、撞死同圈的小兽、踏烂足下的草地。
放任唐皇发疯,后果的确太严重。
然而,彻底压下唐皇,等于让李泽一家独大。
风沙同样损失很大,起码不能继续左右逢源。
两害相权取其轻。
如果钟皇后所言属实,风沙会毫不犹豫的放弃唐皇。
如果不属实呢?
不谈损失,单论牵扯之广,足以让任何人挠头。
所有于南唐扎根的势力都会因此作出态度的改变,重新一波合纵连横,敌变友、友变敌之类,将会对局势造成难以估量的冲击和影响。
就拿刚刚发生的事情来说,彻底放弃唐皇,意味着他对李泽,对李谦,对张泪,对很多人的态度都将发生转变。
之前不过干掉了南唐五鬼,扩散的余波压到底层,江湖都乱成了一锅粥。
最高权力的更替,所造成的影响将是全方位的剧烈动荡。
如果前者仅是微波涟漪,后者将是狂滔巨浪。
理论上,权力更迭的越慢,动荡的幅度越小。
现在更替的话,任凭隐谷再怎么压制,四灵再怎么袖手,这种动荡本身的幅度还是浪、不是波。
风沙沉默半晌,轻声道:“我想知道皇后与陛下反目的原因。”
钟皇后凤眸狭睐,面现怒意,后宫之主的威严像山峰一般当面压来。
使人闭眼,使人低头。
风沙毫不示弱的与之对视。
如果讲不出个一二三,他绝不会轻易做下如此紧要之决策。
少许之后,钟皇后敛容垂眸,顿时峰平风静。
“我秽乱宫闱,被捉奸在床。”
如此难以启齿的丑闻,钟皇后轻描淡写的说来,平常的好像“我吃了顿饭,味道挺好的”。
风沙问道:“无可抵赖?”
钟皇后回道:“幸亏尚有心腹拼死保护,直到他冷静下来。”
风沙叹了口气。
皇后是后宫之主没错,前提是皇帝还念旧情,或者担心废黜皇后动静太大,或者不愿尽失颜面影响太大,否则皇后再有心腹,保得了一时,过不了一时一刻。
就像李玄音之于他。
看来钟皇后确实撑不住了。
就算是假话,他也非做决定不可。
因为四灵大会将引住所有人的注意。
在此期间,唐皇有能力颠覆局势。
也就是说,迫在眉睫。
钟皇后又道:“知情人全被灭口,此事除了陛下和你,目前再无第四人知晓。我今天顺势溜出宫,势必会付出代价。你必须给我答复,否则我乖乖回去等死。”
风沙微怔,追问道:“那个情夫?”
“你们男人就关心这个吗?那我说点你们男人更爱听的。我亲手把他做成了一锅肉羹,亲手把他的皮铺上了龙榻,所以我还有机会坐在你的身边,跟你说话。”
……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