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抗戰韓瘋子 起點-1071 功成身退 使命猶在相伴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抗战韩疯子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马革裹尸英雄泪,
保家卫国壮士情。
抛头颅,洒热血,九死无悔民族心!
神州骸骨八千万,他朝新国越古今!
十四年抗战之间艰辛,碧海丹霞志士情,一篇篇悲壮激越之历史篇章,先烈以血泪书成。
这是生命的伟大,不在于延续之绵久。
死得其所,快哉足矣。
……又经历兄弟相阋之战,久经血与火之洗礼的一个伟大的国度由此而生——中华人民站起来了。
举世之震惊,鼎国而沸腾!
为此付出了无数血泪的先烈们,望着这无数个日夜希冀的一幕,终于在慨然之中涕零而下,久久不能释怀……
……
……
授衔仪式结束。
在军校的生涯也完美的画上了句号,受韩烽超前的观点影响,丁伟最终毕业论文为《论我国国土的防御重点》,李云龙则是扬长避短,贯彻了一支部队的根本——军魂,《论军人的战斗意志——亮剑精神》。
至于最善于学习的孔捷,经过这么多年的挣扎与学习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此刻在他的身上,无论是战略还是战术水平,都足以与自己的两位老战友争锋。
孔捷的论文乍一听,与他的两位老战友李云龙丁伟比起来,似乎没有那么出色。
可你只要仔细分析,就会发现这位将军的自信和扎实的军事经验与理论基础,愣是直面许多军官毕业生都不敢触及的话题,《论大兵团战役之核心要素》,此论文一出,就连李云龙和孔捷也再不敢嘲笑当初的孔二愣子。
几日之后,三人按照总部的命令搭乘火车赶往东北的时候,面对面的双排四人座却空了一个,一时之间都忍不住感慨起来。
丁伟表示:“以老韩的累累战功,如果前天他也在场,这肩膀上扛着的星星应该比咱哥仨还要多两颗吧?”
孔捷道:“可不是嘛,唉,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想的,好好的将军不当,非跑去经商去了,听说还拉了一支什么基建团队。”
“这事儿三愣子倒是和我提过,前些年杀得太狠了,以后也没有仗打了,这小子闲不住,说是部队里没啥甜头了,要去经商,说是抓住什么商业兴起的浪潮,开创自己的商业帝国,瞧瞧,这小子一天到晚能折腾着呢!”
“不得不说,老韩的见识一向比咱们长远,他这也算是功成身退了,就是有些可惜,咱们这北方防线四大天王从此少了一位。”丁伟摇头感慨。
李云龙笑道:“这有啥的,啥时候想找这小子喝酒了,一个电话不就把他叫过来了?”
“那倒是!”
哈哈哈哈——,三人放声大笑起来,火车一路轰轰不停……
……
老北平市,一座绝对与豪华沾不上边儿,却甚为宽敞,明亮,洁净,优雅的四合院儿里,盛夏刚过,残余的暑气未消,韩烽正躺在自己的竹椅上,悠闲的晃悠着。
已经十二岁的大儿子韩戍乖巧的给韩烽敲着背,五岁的小女儿韩雅正在给韩烽捏腿。
看着两个忽然乖巧起来的孩子,正应该是舒舒服服地享受的时候,韩烽却是满心的狐疑。
“儿子,今天咋这么乖巧的?”
情到深处,冷血总裁太任性
一道稚嫩却又有带些狡黠的声音响起,“嘿嘿,老爸,看您这话说的,儿子给老爹捶背,那不是应该的嘛!”
韩烽望向韩雅,“小雅,你哥他没忽悠我吧?”
韩雅似乎受到某人目光的胁迫,连忙摇了摇头,扎着的马尾跟着晃动起来煞是可爱。
这小丫头长得倒是一点不像徐梓琳,当然,本来也不会像,按照现在的雏形长下去,以后只怕又是一位绝顶的南方美人胚子。
“爸爸,哥哥没有骗你,哥哥说了,他没有在学校打架,也没有被老师叫家长的。”
韩戍:“……”
小家伙气道:“妹妹,你是不是傻呀?不是说了嘛,老爸要是问起来,你就说我没有在学校干过这些事儿,你怎么耍赖呢?”
韩雅似乎有些苦恼,一脸疑惑地挠了挠头,“哥哥,我就是按照你的意思说的呀!”
“真是被你给害惨了。”感受着手底下突然僵硬起来的肩膀,“老爸,我可是你亲儿子,你下手轻点儿”,韩戍大喊,在鬼哭狼嚎中连忙撒丫子跑了,“娘,救我——”
韩烽倒是懒得动弹,这臭小子皮又痒痒了,回头再收拾。
孩子养成打架的坏毛病可不好,特别是每一次打架都被叫家长,韩烽也是无奈,明明是一个打好几个,怎么到头来自己反倒是苦主了?
小丫头韩雅在韩戍离开之后,这才偷偷的把藏在兜里的棒棒糖拿了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装,凑在韩烽的耳边说道:“爸爸,这是哥哥贿赂我说谎的棒棒糖,你也尝尝,可甜了。”
韩烽尝了一口,语重心长道:“小雅,你哥他打人肯定是不对的,你这么小就学会收贿赂替人说谎,那肯定也是不对的,要是让你妈妈知道了,一准儿得打你屁股。”
“所以我没有替哥哥隐瞒啊!”小丫头眨着水汪汪的可爱大眼睛,又看着自己手上的棒棒糖说道,“还有呢,这棒棒糖爸爸你也吃了!”
韩烽:“……”
瞬间恍然,这小丫头还真是鬼精鬼精的多,随了他亲娘去,从小就这么聪明,也不知道这么小的脑袋瓜里到底装了些什么。
“你个小鬼精,好了,去找妈妈玩去吧,爸爸睡会儿。”
韩雅道:“妈妈去军区采访去了,不在家呢!”
韩烽笑道:“那就去找你娘,让她陪你玩。”
“好。”
望着小丫头蹦蹦跳跳离开的身影,韩烽则是在琢磨,儿子的年龄不小了,是时候去找老团长他们,把这小子弄到部队里好好历练历练了。
徐梓琳出来一起纳凉的时候,韩烽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徐梓琳笑道:“咱们的孩子少不了与部队打交道,让儿子去历练历练也是好的,还有啊,你肯定也想老团长他们了吧,前两天做梦的时候你还喊着他们的名字呢!”
韩烽笑道:“算算时间,老团长他们应该也返回东北边防去了,咱们的确是时候去瞧瞧了。”
徐梓琳道:“老韩,离开部队这么久,再加上你想经商,帮国家搞建设,授衔仪式错过,也慢慢地与部队少了来往。
老兵们逐渐凋零。
只怕现在的队伍里还记得韩疯子这个名头的也没有多少了。
我一直想问你来着,也没找到机会,就这么果断的离开部队,你的心里当真没有后悔过吗?
其实你大可不必为了陪我们和孩子舍弃这一切。”
韩烽笑道:“如果我说自己从来没有后悔过呢?”
灵鼎
“为什么?”
“国家需要的时候,我是军人,义不容辞。
而现在国家更需要的是建设,我亦义不容辞。
军人的使命未必就一定在战场上,只要你想,随时随地都是可以为国家而奉献的舞台!”
这平静的声音在雅静的四合院里悄然回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