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u8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四十九節 來訪推薦-8sbiz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
今日这一番打斗,消耗当真是不小,云翔返回房间,听着外面妖怪们的欢呼和笑闹之声,却也只得充耳不闻,默默运功恢复了起来。
次日清早,他睁开双眼,只觉得神清气爽,功力已是恢复了大半,正要起身,却听得门外传来了敲门之声,接着便是熊山君的声音道:“大寨主,寨子外来了访客,说是您的故交,不知您见还是不见?”
“访客?”云翔一皱眉,连忙上前开了门,问道:“什么样的访客?可曾说是什么身份了?”
熊山君道:“是一个老妪和一个老汉,口口声声说是你在天庭的故人。”
一个来自天庭的老妪和老汉?云翔立时便猜到了来人的身份,应当是马老星君和天牢星君无疑了,只是,他们二人为什么会来双叉寨找自己呢?
说起来,这次反出天庭,实在是事出突然,他也确实不曾与二老好生告别,让他心中难免有些愧疚之意,既然他们二老找了过来,当然不能不见了。
想及此处,他忙道:“快快请他们进来。”
熊山君应了声是,正要离开,却听得云翔又道:“等一下,还是我去寨子外见他们吧。”却是他忽然想起,马老星君可是扫帚星下凡,一身晦气,若是贸然带进寨子里,说不定会惹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当前这情况,还是小心为上。
说完,他命令熊山君去阻止今天离开的人手,自己则匆匆忙忙地朝寨子外赶去。
一出了寨门,果然见到马老星君与天牢星君正站在门外不远处,一脸不舍地望着他。
他心中一热,正要上前见礼,脚步方才迈出,却又瞬间停住了,因为,他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要知道,西游记里,猪八戒可是会变化之术的,虽然不如孙悟空那般精通,却也不是常人可以分辨出来的。猪八戒是天蓬元帅转世,那么可想而知,这变化之术他应该也不会陌生,所以眼前这二人,会不会是他变化出来诓骗自己的呢?
想到这一点,他便道:“老星君,干爷爷,你们亲来下界相见,小子也是受宠若惊,只不过,小子如今受那天蓬元帅的捉拿,知道他精通变化之术,所以,还是不得不小心一些的,还请二老先证明一下身份。”
二老闻言顿时一愣,半晌,天牢星君才苦笑道:“你这小子,倒是谨慎得很,这样吧,马家妹子,如不你将晦气施放一些,让这小子验证一番便是。”
马老星君点了点头,手中铁扫帚一挥,便有一道晦气从中射出,朝着云翔激射而去。
晦气临身,立刻让云翔生出了一种熟悉的感觉,毕竟,这可是伴随了他多年的东西,也让他瞬间放下了心来。能将晦气如此随意挥洒的,天庭除了纳晦宫的马氏,绝无分号,眼前应当是老星君无疑了。
眼见马氏那一脸慈爱之色,他顿时双眼一热,竟有两行热泪流下,慌忙上前两步,跪倒在了二老的身前,叩拜道:“小子见过老星君,见过干爷爷,小子不肖,让二老费心了。”
马氏叹了口气,上前扶住他道:“你且起来说话吧,今早听得老哥哥前来传信,才知道你如今犯下了天条,害死了不少天兵天将,要被玉帝捉拿,才赶忙前来与你相见。云翔,这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云翔含泪道:“小子如今才知道,天庭不准我等妖族修炼太过,却一直也不肯明说,非要等到我等修炼到了大圣后期方才会出手诛灭,小子不肯伏诛,只得与天蓬元帅打了一场,才会惹来这许多麻烦,只希望不会连累到二老。”
一旁的天牢星君道:“天庭这规矩,我也一直有所耳闻,只是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既然如此,倒也怪不得你了。如今这情况,你也只能离开天庭,在下界为妖,却不是我二人能够插得上手的。至于连累之言,倒也不必再说,我二人在天庭厮混多年,也不是你这些小事可以连累的。”
而马氏则道:“云翔,当年带你来天庭,原本也是希望你能够安享些清福,只是没想到,你却是个不服输的性子,才会落得如此下场,如今想来,却是我害了你啊,只望你莫要怪我才是。”
云翔忙道:“老星君这是说的什么话?小子能有今日,全拜老星君所赐,小子今生今世也不敢忘记您老的大恩,又哪里敢有丝毫责怪?”
马氏听了这话,方才欣慰地点了点头,道:“如此便是最好了,既然你已经杀了天庭的人,只怕龙宫也是回不去了,日后也难以再与我们相见,不过,这多年相处的情分,老婆子却也难以忘怀,日后若是你在下界有事,只需托人带句话,只要能够做到的,老婆子自然也不会推辞。”
天牢星君也道:“不错,虽然我与妹子在天庭也是无权无势,但若是一些小事,还是能帮上些忙的,你有事只需开口便是。”
云翔心中感动,连忙再次下拜感谢,又与马氏诉说了几句离别之情,却听得天牢星君道:“马家妹子,我尚有几句话想单独交代云翔一番,不如你先走远一些?”
马氏知道云翔与天牢星君学法之事,便也会意地点点头,退往了远处。天牢星君方才开口道:“云翔,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曾与你提起,这天庭之所以抓妖族,其实是为了……”说到这,他似乎有所疑虑,忽然又闭了口。
云翔一愣,忙问道:“干爷爷,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说到这,他忽然面露惊色,盯着云翔身后道:“不好,天庭又派人来抓你了。”
云翔心中一惊,连忙回头看去,却不见天边有任何遁光,顿时心中疑惑,正要回头,却听得天牢星君阴恻恻地道:“……是为了抓你们这些妖族去献祭。”
他心中一惊,只觉得脑后风声有异,慌忙回头,却见天牢星君忽然浑身泛起了青光,手握一柄小巧的九齿钉耙便当头打了过来。
“是你!”云翔惊呼一声,顿时心中一阵懊悔,刚才只顾上验证马氏的身份,却偏偏没有验证天牢星君的身份,却没想到,这天牢星君居然是天蓬元帅假扮的。只是,马老星君又怎会和天蓬元帅联袂而来?难道……
眼下二人的距离太近,已是由不得他细想了,眼见已是不及躲避,仓促之间也只能催动了怀中的那串佛珠护身,又将功力运转到了极致,便要硬接天蓬元帅这一击。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