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起點-第四百五十章 被吞噬的世界鑒賞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你的神性概念:玄鸟正在生成,当前进度1.3%。”
“请注意:该神性概念并非规则神性,它仅能赋予玩家相应的神性概念。”
易春的视网膜上有新的提示信息浮现。
他略微看了一下,便不再关注。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相比于从前那个,只能依照综网提示信息进行解读来了解现状的他。
现在的易春,已然能够更为清晰地洞悉自身的变化。
当然,前提是他得在自己的梦境世界里。
现在,易春有些明白那些神祇为什么总是喜欢龟缩在神国里了。
这种有限的、相对的全知全能,确实令人难以拒绝。
但不羁的野性,向来不会被蛹茧所束缚。
就在易春不断完善和提升着自己的指尖正义的时候,从混沌梦境中传来的一些最新消息让他从梦境世界缓缓抬起了头……
安诺德的梦境世界是独立于那个庞大的、无穷无尽的混沌梦境。
因此,它们会有交织、会有接壤。
这是所有梦境世界的必然特性,也是燃烧军团这般邪恶势力得以侵略其他位面的途径之一。
只是,近来燃烧军团似乎没有了新的动静。
至少易春并没有感知到燃烧军团对他的新攻势。
易春默默思索着。
就在刚才,他从混沌梦境与安诺德梦境世界接壤的混沌信息流中获悉了一些新的消息:
就在距离安诺德不算遥远的地方,一头宇宙巨兽正在某个小型位面肆掠着。
当然,这个不算遥远的概念是以位面之间的时空距离来说的。
宇宙巨兽并非是某种特定的强大怪物,它是对体型为星体概念的宇宙生命的模糊代称。
弱小的,可能只是虚空中的某些颇为“肥硕”的扭曲怪物。
强大的,则可能是那些甚至被神祇视为禁忌的神孽、邪物等。
事实上,易春的大椿形态,便是继承了星体概念体型的生命。
只是,现在易春不再能如同还是星球曼行者的时候一般,通过相关的行为来快速获得体型的增长。
大椿并不需要相关对应的要素,使其体型增长的力量只有一种。
那便是——足够漫长的时光。
现在易春所经历的生命,已然超越了绝大多数短生种。
可对应大椿来说,那只是微不足道的时光。
它本就是跨越纪元,在量劫中若隐若现的古老生命。
倒是酓的体型,能够通过不断地厮杀来提升。
事实上,现在易春在进行八九玄功变化时的体型判定,便是以当前体型最大的酓形态为基准。
当然,其实体型的大小对于此刻的易春而言,已然不再具备那般重要的意义。
只是,易春默默感知着混沌信息中所浮现的某些画面和曾经遭遇的某些场景。
化身为噬元兽的易春微微摇了摇尾巴。
仰着脖颈战斗的遭遇,一次就够了……
于此刻的易春而言,这些闪烁的思绪,只是刹那间的思考。
就连身后尾巴的摇摆,也是跳出当前时间线的微妙弧度。
而下一瞬间,易春在诸多思考的集合下完成了决策。
他固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也不怎么爱管别人吃肉还是吃素。
可撞见啃饭碗的,难免还是得管管闲事……
反正虚空的生态平衡什么狗屁之类,不在他的思考范畴。
他先是一个人类,再是一个野性之道的践行者,最后才是一个传奇德鲁伊。
他的屁股向来坐的很正,且沉。
这一点,从阿诺德梦境世界的某个稻草堆上凹陷的痕迹可以很好地看出……
…………
…………
大地在颤动,不断有灰尘从头顶震落。
阿塔玛-繁星抱着孩子,轻声地哼唱着。
有人在小声地哭泣,但很快便在压抑的呜咽声中停止了。
她们并非懦弱的种族,但总得有人承担活到最后的痛苦。
她们从文明兴盛的土地,一直逃离到了这片莽荒之地。
再过去,就是枯竭得宛如一片无底深渊的惊骇之海。
她们停下了徒劳的奔逃,等待着最终的命运。
或是如那些疯狂的家伙所说的审判?
呸!
审判?!
再次传来的剧烈震动,让阿塔玛-繁星下意识抱紧了孩子。
她的丈夫陪伴着繁星——那座承载着种族文明与历史的荣耀之城,在无尽的火光中陷入了黑暗。
他们用生命告诫了那头怪物:他们并非软糯的奶酪。
血沃轩辕
他们有刺,那刺便是他们的生命。
哪怕那是徒劳的、苍白的,就像在雄鹰的扑袭之下瑟瑟发抖,却毅然立于幼崽之前的仓鼠。
或者,比那更为绝望……
但繁星的荣耀,从来不是那些歌颂在诗歌中的豪情。
它是能够以鲜血和生命来承载的脊梁!
审判?!
不!哪怕那真是所谓的神予以的审判,繁星之下的子民也绝不接受!
不过,是一次不会再苏醒的长眠罢了……
阿塔玛-繁星轻声歌唱着故乡的小曲,那是一首思念爱人的情歌。
年幼的孩子无法听懂那染血的温柔,她只是沉沉地睡着。
而大地的震动愈发猛烈!
阿塔玛-繁星能够想象到,那张比天空都要深邃的巨嘴正无情地吞噬这一切!
大地、山川、河流……
一切都像是它摆放在它餐桌上的食物。
它冰冷地长大大嘴,贪婪地享用着一切。
而那些凡物们的哭泣或者挣扎,于它而言毫无意义。
阿塔玛-繁星也曾经渴望自己,会与丈夫一起死在繁星的耀光之中。
但他们还有一个女儿。
她不该在尚未睁眼之前,便遭受这无情的命运。
只是现在看来,只是早与晚的区别。
来自这个世界的反抗,并没有赶走那头怪物。
阿塔玛-繁星缓缓闭上双眼,她将女儿抱得很紧。
她的生命链接着底下的法阵——那是繁星人应有的体面。
哪怕是徒劳,她也会在那头怪物的体内炸个囫囵……
而就在这个时候,阿塔玛-繁星听到了某声怒吼。
它是如此洪亮,却又带着极度愤怒下的略微嘶哑。
简单粗暴的词语之中,饱含着发声者的充沛情绪:
“你吃nm呢!”
下一瞬间,天摇地动!
阿塔玛-繁星又一次听到了那头怪物的嘶吼!
与繁星陨落时令人绝望的嘶吼不同,这一次那头怪物的嘶吼充满了痛苦与愤怒!
那被巨兽所遮盖的天空,陡然恢复了清明。
阳光再一次照耀在这片狼藉的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