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0r1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圍棋傳奇》-第六一三章 劇本研討會讀書-s6n8a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听说赵家栋是邀请自己去参加什么“剧本研讨会”,李襄屏愉快的答应下来。
其实这要说起来,在一个影视项目的启动阶段,邀请一帮子人共同探讨一起来打磨剧本,这事并不算奇怪。
例如央视打造的“红楼”,央视打造的“水浒”,央视打造的“三国”……据说像这样一些剧,研讨会没开过一百次也至少开过九十九次。
然而话说回来,在咱们国家这个年代的影视剧,好像也只有类似这样的剧本才会去这样打磨。
所以现在听赵家栋说他想打磨“大高手”的剧本,李襄屏听了心里自然高兴,虽然他内心的想法其实和自家老头子一样,认为赵家栋自己开公司,准备弄的第一部剧就是围棋题材,这没准是个扑街的节奏啊——
自己跟你说的构思,只是李襄屏作为一名围棋爱好者的想法而已,他只知道如果这部剧是这样拍出来,那自己肯定是喜欢的,和自己想法相似的棋迷也应该喜欢。
然而围棋比较小众啊,受众面就摆在那里,外界接受程度能有多高,李襄屏心里根本没底。
“好的赵叔,晚上几点?在哪开?”
“晚上7点半你赶到就行吧,我就邀请了一帮朋友,也不是什么很严格的研讨会,至于地点,就在老蔡家的方圆棋牌室。”
“哦?呵呵呵…..”
结束完当天的军训,出了一身臭汗的李襄屏美美洗个澡,然后从五道口赶回朝阳。等抵达自家俱乐部之后,却发现赵家栋邀请的人已经来了不少。
这样人,应该都是赵家栋文化圈或者文艺界的朋友。
在这些人当中,李襄屏有些认识有些不认识,有些是之前只听过名字没见过真人,不过在这其中有一位,当李襄屏一见到他,立马就上去恭恭敬敬打招呼:
“哟,罗老师,您老今天也来了…….”
这一位不是别人,正是中国围棋的元老罗建文七段,罗老曾当过国家围棋队副总教练,和王院长华领队他们是同一辈分棋手,只不过年纪要比那几位都大,因此几年前就已经退出棋院管理层。罗老见到李襄屏也挺高兴,他冲着李襄屏只乐。
李襄屏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后来听到有人拿他名字开玩笑才回过神了,罗老有个儿子,名字叫做罗襄屏——
嗯,从这个角度说,赵家栋请他真没请错人,能给自家儿子取这种名字的,那绝对是范施的超级粉丝。
晚上7点刚过,赵家栋请的人就陆续到齐,由于这又不是什么很严肃的场合,于是大伙开始闲聊,用摆龙门阵的方式开起了研讨会。
这是整个项目的第一次,因此这第一次研讨会,是先敲定整部剧的框架再说,至于其他的细节,留到之后请其他相关专业人士再研究。
赵家栋首先发言,他说整部剧的设想,首先是李襄屏提出来的,然后他现在想根据这个设想,做成一部30集到40集的电视剧,而今天请大家来,就是请各位专家给剧本提提意见,看看这样的设定可不可行?整个故事概括有没有硬伤?另外大家有什么建议或者好的想法,也可以在今天提出来。
在那听了一会之后,李襄屏感觉赵家栋这次可能没请对人了——不是说这些人不好,赵家栋没请到真正的专家教授,而是请来一帮砖家叫兽。
而是只听了几分钟,李襄屏就已经完全听出来了,赵家栋今天请的这帮人,那好像全部都是围棋迷呀。既然都是围棋迷,那大伙的意见都出奇的一致,认为整个故事框架的设定很好,让老施当第一主角也没有任何问题。
自己的想法能得到别人的认可,李襄屏内心当然还是高兴的,然而不要忘了,今天可是研讨会,在研讨会中如果都是一片赞同声,这样的会开起了就没有意义了。
只有等到后半段,赵家栋让众人提一些补充意见,这些棋迷专家的话才开始多了起来。
让李襄屏没想到的是,一位洪姓专家提的第一条补充意见,就引起他极大兴趣。
李襄屏算是听出来了,这位洪专家应该是范西屏的粉丝,因为他提的第一条意见,就是给范西屏加戏:
“呵呵,虽然以施襄夏为第一主角我说同意的,施和范相比,施确实更容易反应一位棋手的成长,只不过范施范施,在大家的认知中,甚至在大家的习惯中,范永远都是拍在施之前呀,我看了整个大纲,这范棋圣的戏份也太少了点吧?最多三七开,连施的一半都不到,大家说,咱们是不是给范棋圣加点戏?不是说让他抢施棋圣的第一主角,但至少也别让整个人物太过单薄。”
所有人都觉得有道理。
连李襄屏自己都觉得有道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个外挂叫做老施,因此他在最开始的时候,几乎全部都是为老施着想,站在他的角度构思故事,可现在回过头来看,范棋圣的戏份确实偏少—–戏份偏少本来也没什么,但假如人物刻画太过单薄,沦落成一个完全打酱油的角色,这肯定就说不过去了。
“那洪老师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民间关于范西屏的传说也很多,我刚好想起一个故事,一个关于范棋圣的故事,个人以为把这个故事加到剧本里应该非常合适……”
于是洪专家开始讲故事了,而他讲的故事,大多资深棋迷基本都耳熟能详:
根据清代文人笔记《墨余录》记载,清嘉庆初年,范西屏前往松江府。也就是现如今的上海,当时上海最优秀的棋手是倪克让,其次是富加录等人。
这两人挺有意思,倪克让有点清高,平时不屑与他人对弈,富加录等人则好彩棋,经常在著名的豫园设彩棋局。
话说有一天,范棋圣来到豫园,见有人对弈便站下了。看了一会见客方将输,便给他出主意。旁边人不高兴了,对范说:这是赌博,旁观者不能多话。你既然会下棋,为什么不自己来决一胜负呢?
”范西屏笑了笑,从怀里取出一大锭银子,对众人说:“这就是我的赌注”看到这么多银子,所有的人都眼红了,纷纷争着要和范对弈。
范接着说:“我下棋时不怕别人说话,你们可以合在一起和我对局。”棋没下到一半,对手们已经手足无措,一筹莫展了。于是有人赶紧去报告富加录。富加录赶到,范西屏坦然自若,先受先三子与他下了一局,富加录输了。范西屏再让,富加录还是输了。
大家傻了眼。不得不去搬来最后的援兵倪克让。倪克让闻风而至,一见面,二活没说,伸手弄乱了棋盘,告诉众人,“这是范先生,你们哪是他的对手!”
这消息很快就传开了。上海的富豪们纷纷请他教棋。范西屏在西仓桥潘家受先四子与倪克让下了棋,观棋者把对局情况记录下来,《棋圣范西屏全谱下册·让子谱》一书有收录。
怎么样,大伙看到这样的故事,是不是都觉得很亲切?这分明就是后世阅文小白文的套路嘛,深得扮猪吃虎装逼打脸之神韵,因此套路不怕俗,自古套路得人心,范棋圣的这则逸事,就充分诠释了这点。
毫无疑问,李襄屏认为这是一个好故事,这样一则故事,也非常适合改编成“大国手”的一个桥段。
然而非常遗憾,真的是非常遗憾,李襄屏认为这是一个假故事,这多半是清代某文人编造出来。
刚才说了,今天来的都是真正的专家教授,而并非那些水货砖家叫兽,因此等老洪刚把这个故事讲完,还没等李襄屏开口呢,马上就有另外一位专家站了出来,指出这个故事可能是假的。
这次站出来的专家姓文,是北师大的一位老师,文教授当时就指出,这个故事很可能是假,而他给出的理由很简单,时间上对不上!
要知道范施可是生于康熙末年,而根据《墨余录》记载,这则故事可是发生在清嘉庆初年,这中间还隔了雍正和乾隆两朝。
这其中雍正还没什么,乾隆那老小子可是在位60年,因此按照这个时间计算,范西屏如果当时真到过松江府,他已经是九十多岁接近百岁的老人。
不能说百岁老人就不能活蹦乱跳,他就不能下棋,然而百岁的范西屏棋圣还那么兴致勃勃,他从定居的扬州跑到上海去下彩棋,去指导当地的业余强豪?这事怎么想都觉得不靠谱,所以仅就这一个破绽,有五成把握认为这则故事是假。
当文教授说出自己的疑问,众人开始就此展开争议,并且很快分成两派,一派意见以文教授为首,他们认为既然“大国手”力求真实,那么像这种明显存在破绽的故事,还是别编进剧本里面为好。
而另一派则是以之前的洪专家为主,他们也承认文教授指出的破绽确实存在,不过他们认为:首先这个故事的内核确实不错,非常反映范西屏洒脱不羁的性格,其次呢,这个故事是真有史料记载,并且棋谱还被收录在《棋圣范西屏全谱》当中,俗称的“有图有真相”。
至于时间对不上的问题,那完全有可能是记录本故事那个文人一个小笔误而已,因此他们认为,既然是做影视剧嘛,力求真实本身没有错,但也无须处处较真,连纪录片都可以“艺术加工”呢,更别说这样一部电视连续剧了。
两派人争执不休,李襄屏全程不说话,他就一直在那乐呵呵的看热闹。
也许他的沉默让赵家栋看不下去了,赵家栋直接点将:
“呵呵襄屏呢,你别在那当闷葫芦呀,你对这事是怎么看?”
李襄屏一笑:“我呀?我也倾向于这是个假故事,其实除了时间对不上之外,这个故事还有另外一个破绽。”
“哦?!”
听到李襄屏这样说,一屋子专家全停止争论了,毕竟在这之前,包括文教授等人只注意到那一个问题而已。
文教授冲李襄屏一笑:“襄屏,还有什么破绽?”
“棋谱。”李襄屏微笑道;“刚才大家不都说,这个故事有图有真相吗?其实也正是因为这个故事有图有真相,倒是让我们现在能看到,范棋圣和倪克让下的那盘让四子棋谱,在我看来,那张棋谱就是很大破绽了,因为那明显就是一张假棋谱,人为造假的痕迹很明显。”
“哦?”
听到李襄屏这样说,连业3水平的洪专家都来兴趣了:
“襄屏你觉得那张棋谱是假?你怎么看不出的呀?”
“摆一摆呀,只要用心摆摆那盘棋,很容易就能发现那张棋盘的问题。”
一屋子棋迷专家都来兴趣了,还非要李襄屏当场摆一下。好这里家是老蔡的方圆棋牌室,因此要找到《棋圣范西屏全谱》也不算挺难。
于是棋谱很快找出来了,李襄屏也当场给大家分析那张棋谱的问题:
“…….各位老师请看,这是一盘四子局,并且这盘棋的结果,最后是范西屏棋圣赢了,那么我用现代的标准来说,认为这位曾经的沪上强豪倪克让,他肯定没有达到强5水平,这样说大家应该没意见吧……”
“可是这位应该没有业5水平的棋手,他在本局的中盘却表现得相当强悍,比如这手黑44,这是一步好棋,标准现代职业水准的好棋!另外还有这手黑58,黑72和黑74的组合拳……洪老师,我知道您是业余3段,那么我想这几手棋,您在实战中应该下不出来吧?”
洪专家哈哈大笑:“哈哈下不出下不出,襄屏真有你的,听你这样深入浅出这一分析,连我都看出这几手棋的精妙,这真是应该超出业5水平的高棋呀。”
李襄屏微笑道:“正是因为这些都是高棋,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来了,如果这位倪克让真有如此高的水准,范棋圣怎么可能让的动他四子呢?并且这盘棋的结果显示,最后范西屏真赢了,他赢在什么地方?当然是赢在对手的失误上,连续的失误,连续的低级失误,这才出现了这张棋谱的结果,正是从这些特征,我不认为这是一位正常棋手能下出来的棋,所以这张棋谱,人为造假的痕迹非常明显。”
众人听了都不说话,的确,一位低手偶尔下出一两步高棋不算奇怪,奇怪的是连续高招持续输出。
同样的道理,一个高手偶尔出现失误也能理解,同样无法理解的是,连续低级失误同样是连续输出。
这么多反常特征汇聚在一张棋谱中,那只说明一个问题:这张棋谱多半有假,应该是人为编出来的。
听完李襄屏分析,文教授突然对洪专家笑道:
“老洪,你还坚持把这个故事编进去吗?”
“不编了不编了,其他小毛病还能容忍,但假故事就不能容忍,我生平最讨厌就是假货。”
“哈哈哈哈…….”
在众人的洪笑声中,这第一个问题倒是就这样顺利通过,大家一致认为不宜把这个故事编进“大国手”当中。
然而尽管如此,范西屏人物形象不够丰满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
于是众人有在那七嘴八舌议论开了。
李襄屏坐在那里稍微想了一下后,他对众人笑道:
“我现在倒是有了一个想法,各位老师,大家帮我把把关,看看我这想法是否可行。”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