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qdi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愛下-第931章殺戮大帝,穆誠淼-3nvp8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可是……,”穆青微微有些迟疑。
“你爹肯定是为了你好,”樊洛鱼说道。
“这不是我的私事,是我们樊家的事,让我自己处理好不好?
我不想你为难,你也知道,有些事我们改变不了。”
“好,”穆青微微点点头。
随即看向徐伯,说道:“如果你们该对她做什么,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我爹的。”
在两名男子的护卫下,穆青走出来花船,旁边早有准备接应的船只。
而徐伯指了指船舫的里面,笑道:“樊小姐请。”
“你能不能跟着一起?”樊洛鱼看向徐子墨,训问道。
徐子墨微微点点头。
“这位公子,”徐伯微微伸手,拦住了徐子墨的去路。
“怎么?你要拦我?”徐子墨抬头问道。
“不是这个意思,”徐伯依旧笑道:“只是公子考虑好了。
进去这里,你就很难脱身了。
现在离去,我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徐子墨看了樊洛鱼一眼。
虽然她掩饰的很好,但那种紧张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她右手轻轻捏着白衫的衣角,就连呼吸都有些沉重。
徐子墨想起了之前车队那名叫龚磊的护卫跟自己说过的话。
樊洛鱼从来都是胜城有名的大善人。
以前家主还在的时候,将她保护的很好,根本不受一丁点委屈。
想来人生的大起大落就是如此吧。
父亲的突然去世,家中所有的压力全部落了下来。
在没有任何依靠的前提下,还要深入这龙潭虎穴般的仙城。
内心的滋味比任何人都要不好受。
虽然樊洛鱼一向都是冷静的,很少看她有别的表情和情绪,徐子墨没法感同身受,但也能理解。
“走吧,”徐子墨拉着樊洛鱼的手,一把推开面前的徐伯,朝里面走去。
樊洛鱼有些感激的看了徐子墨一眼。
感受到手腕上传来的温度,她没有选择挣脱,反而在黑暗的船舱中,难得有些安全感。
“谢谢你,”樊洛鱼低声说道。
“其实我有些害怕,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
“害怕什么?”徐子墨问道。
“我告诉你,你能帮我保密吗?”樊洛鱼说道。
随即又重复了一遍,“我只告诉你一个人。
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很短,甚至没有怎么交谈,但不知为何。
这段时间我身边形形色色的人,我连青儿还有陈叔都不敢相信。
就是想相信你,也不知为何,可能是安全感或者别的吧。
总之我也说不清。”
或许是今晚徐子墨的选择吧,触动了樊洛鱼的内心。
选择进入这船舫,就相当于他也被卷入了这件事。
而没有独善其身的离开。
这让樊洛鱼觉得自己不应该瞒着徐子墨。
“想说就说吧,不想说也没事,”徐子墨回道。
“我可听可不听。”
“其实我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针对我们樊家,”樊洛鱼回道。
“包括我爹爹的死,也不是什么意外,全都因为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徐子墨问道。
两人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了一处宽阔的客厅内。
客厅的周围很安静,也没有看到什么护卫,只有在上首的椅子上,坐着一名中年男子。
男子身穿藏青色的长衫,长发十分的蓬乱,似乎不是脏,而是发质很差的原因。
全部披散在肩膀的两旁。
他的长相有些粗犷,嘴唇特别的厚,一双眼睛也不算大,微胖。
此刻正坐在椅子上,安静的沏着茶。
走到这里,樊洛鱼原本说话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两人来到门口看着男子。
“来了,”中年男子笑道。
“城主?”樊洛鱼诧异的问道。
看着眼前的男子,再想想穆青,似乎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对父女啊。
“都坐吧,”中年男子微微摆手,示意两人坐下来。
“老夫穆诚淼,就不过多介绍了,”中年男子笑道。
“我知道你跟穆青那丫头有旧,关系很好。
真要论起来,你还要叫我一声伯父。”
“不管高攀,”樊洛鱼微微摇头说道。
“知道你心中有气,如果有可能,我也不想掺合这种事。”
穆诚淼笑道:“毕竟对我而言没什么好处。”
“城主大人已经掺合进来了,”樊洛鱼回道。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绕圈子没意思。”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顾虑了,”穆诚淼回道。
“那件东西在你手里吧。”
“什么东西?”樊洛鱼疑惑的问道。
“你看,都说了直说,你这样装糊涂就没意思了,”穆诚淼摇头说道。
“东西是好,但也要有命拿啊。
想想你爹的下场。”
“你在威胁我?”樊洛鱼反问道。
“不算威胁,只是陈述一个事实罢了,”穆诚淼回道。
“听伯父一句劝,东西交出来,你们樊家已经在仙城,有我照顾着,没人再敢找麻烦。”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樊洛鱼站起身,回道。
“若是城主大人一直想打哑迷的话,那恕我不奉陪了。”
眼看着樊洛鱼要离开,穆诚淼目光微凝,说道:“出了这扇门,你就不想想你们樊家的处境吗?
还有你的族人。”
看着樊洛鱼停下脚步,穆诚淼继续说道:“杀戮大帝的帝格在你手里吧。”
“杀戮大帝?”徐子墨微微皱眉。
在东大陆的极西之地,几个帝统仙门中,除了真武圣宗外,最强的便是一门二帝的炼狱圣宗了。
始祖炼狱大帝,以及第二位大帝杀戮大帝。
这杀戮大帝算起来,还算是极西之地走出来的大帝呢。
而关于帝格,这个徐子墨也有所理解。
杀戮大帝一生杀伐无数,甚至将自己的妻子与孩子都斩于剑下。
是真正的以杀证道。
他承载天命之后,没过多久便飞升去了天外天。
据说他曾经留下一枚帝格,的留给他的传人的。
当然,这个故事有些复杂。
以杀证道,这自古来便是一个颇受争议的话题。
试问一句,正常人谁会选择这种六亲不认的杀戮之道。
甚至要将亲人斩杀,来圆自己的大道。
所以杀戮大帝当时未飞升时,一直很难找到自己的传人。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