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ouk火熱都市言情 《頭狼》-3795 虛虛實實分享-a9ffv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晚上十点半左右,鹏城中心医院外伤科。
我独自一人来到朱禄的病房里。
房间内,姚军旗、叶小九,还有六七个西装革履,我并不认识的中年人正小声说着话,朱禄躺在病床上休息。
见到我推门进来,几人全都停止交流,纷纷侧目望向我。
我挤出一抹笑容,凑到朱禄的跟前,轻声发问:“刚得到消息,朱哥你没什么事吧?”
“九死一生,也就是当时我反应稍微快点,不然你现在应该是在参加我的追悼会。”朱禄睁开眼睛,虚弱的冲我回以一笑:“也怪我自己大意了,突然走到身后一个人,愣是没有生出警惕。”
“那种情况下,一般人都不会起疑心,人没事就是万幸。”姚军旗接茬回应一句,同时朝着我道:“对了小朗,你那边是什么情况,我刚刚听朋友说,你媳妇和王影她们全住院了,你手下那个叫魏伟的小孩儿故意伤人?”
“别提了,马科要绑架小影,他们全是陪膀子受牵连的。”我拍了拍脑门子,照着跟张星宇提前研究好的说辞道:“原本我寻思我媳妇这段时间心情不太好,就给他们订了个旅行团,谁知道走半道,突然发生这种事儿。”
“马科要绑架他们?”
“不会搞错了吧!”
姚军旗、朱禄异口同声的张大嘴巴,两人的眼中全都写满了不可思议。
“估计是因爱生恨吧。”我拍了拍大腿,表情认真道:“马科之前一直在追小影,因为这事儿还曾经跑到我们公司找我面谈过,我当时怼了他几句,这事儿很多人都看见了,然后前阵子我媳妇不是从老家来了嘛,我和王影也开诚布公的谈了谈,我俩等于正式划清楚界限。”
“这事儿我也知道啊。”朱禄点点脑袋:“可跟绑架小影有什么关系?”
“咋说呢。”我舔舐嘴皮,佯作为难的干咳几声:“说起来也怪小影,她亲口跟马科说可以试一试,当然她口中的试试只是大家先从朋友开始,我估计是马科会错了意,认为小影答应他的求爱,然后呢,小影昨天又跟我一块吃了顿饭,好死不死的被他给知道了,这算是彻底捅了篓子,算了,不说他们了,万事有巡捕呢,相信警方一定会给我们一个答案,朱哥,你是咋回事啊?我记得你也从不和人结怨,怎么会有人好端端要杀你?”
“我比你更迷糊。”朱禄摇摇脑袋苦笑:“要杀我的那个人信息现在已经调查出来了,是石市周边县的一个刑满释放人员,前一年左右一直都在石市打工,后来莫名其妙就失踪了,再然后有人说曾在鹏城见过他,我到现在都弄不清楚,他究竟是替谁干..”
“滴滴..”
“嗡嗡!”
“嗡嗡!”
话刚说到一半,他放在枕头边的手机,我和姚军旗、叶小九的电话同时震动,我们几个不约而同的拿出来电话。
我戳开屏幕,是哥陌生人添加我好友,连续发了八九张照片,照片内容正是老凳子和马科在停车场里合影,其中有好几张,老凳子拍打马科的肩膀头,俩人有说有笑,貌似非常的亲密。
“操!”坐在病床上的朱禄最先出声,横着脖颈冲我们道:“有人给我发了几张照片..”
几分钟后,我们几个围坐在一块。
朱禄眼珠子透红,咬牙切齿的狞笑:“我说特么怎么会有人好端端的想要我姓名,敢情是马科这个混蛋!”
“事无绝对,稍安勿躁。”姚军旗倒是表现的很平淡,摆摆手道:“现在科技这么发达,PS合成不是什么难事,最重要的是马科没什么作案嫌疑啊,他上和李响关系不错,李响绝对会把你的身份告诉他,下跟你又没什么仇恨,犯不上如此铤而走险,咱们还是再等等。”
“怎么没嫌疑,刚才你没听王朗说么,他一直在追王影,而王影今天又约我一起吃饭,一定是狗日的怀恨在心。”朱禄咬着牙咒骂。
看着他此时此刻的模样,我突兀想到一句话,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全都可以用哲理去劝服,而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故,那就绝对不可饶恕,即便是他这种智商、情商双高的高级纨绔,同样也摆脱不了这样的俗理。
“不一定。”姚军旗再次摇摇脑袋:“王影如果被绑架,那真正给你发信息的人到底是谁,还有待商榷,王朗啊,你能确定是马科绑架的她们吗?”
见姚军旗把皮球再次踢回给我,我低头思考几秒钟后,摇了摇脑袋:“说实话,我也不能确定,之所以知道是马科,是因为被抓到的几个绑匪一口咬定受他雇佣,正如你刚刚说的那样,会不会是其他人暗地里搞鬼,到底还有没有别人,目前都是未知数,所以我到现在为止,都没施展任何报复行动。”
“笃笃..”
病房门这时候被人叩响,一个身着灰色西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那人龙行虎步,太阳穴处微微凹起,用地藏的话说,应该属于外家功夫练到极致的那种,只见他先是礼貌性的跟姚军旗点点脑袋,接着恭敬的凑到朱禄耳边窃窃低语几句。
“妈的!”朱禄骤然间大发雷霆,咬着嘴皮,恶狠狠的朝姚军旗道:“就是狗东西马科干的,老土刚刚从大A队那边得到的准确消息,袭击我的家伙在动手之前,曾跟马科通过电话,还给马科回复过一条“收到”的短信,他收到什么?一定是马科让动手的指定!啥也别说了,我现在就让人把马科抓过来对峙。”
我干咳几声,见缝插针的出声:“朱哥,你先冷静一下,现在你把马科喊过来有什么用,袭击你的人已经没了,死无对证,仅仅凭借两人通过电话,发过一条消息,难道就能定他罪吗?这事儿别说马科不会认账,估计到法庭上,法官也不会同意,咱们再想想别的招,研究研究狗日的,还没有其他破绽,再者说了,他现在人就在大A队,我来之前,那边的朋友跟我通过气,说是就他涉嫌绑架的事儿,正传唤他呢。”
朱禄瞬间不乐意的怒视我:“小朗我发现你做事一点都不爷们,人家都要绑架你老婆了,你咋还替他说话呢!”
“不是。”姚军旗清了清嗓子道:“这和爷不爷们没关系,王朗目前是最冷静的,咱们退一步想,就算咱可以不通过法律途径制裁马科,那李响那边呢,难道不需要给个交代?两人毕竟是好朋友,咱们吃饭时候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李响也可以忽略不计,他背后的家族势力,咱们是不是得担待一下,我觉得也不要操之过急,咱们稍微等一等,再仔细好好查查,比如说马科的身份,他除了是Z商银行的科长以外,还有没有别的角色。”
朱禄愤愤的骂咧:“李响估计都恨不得踢死他,江珊是李响的小姨子,狗东西绑架时候连江珊都没有放过。”
“这正是我觉得想不通的地方,他和李响的关系,为什么要连带江珊一起绑架?这根本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姚军旗笑了笑道:“所以我说,咱们都静一下心,想办法查出来马科究竟有没有别的身份。”
听到姚军旗的话,我心底松了一口大气,同时也暗暗庆幸没有听张星宇的,上来就直接给马科扣一顶必死的大帽子。
我一直认为,对于朱禄、姚军旗这种同辈人中的佼佼者,太过严丝密合的铁证往往显得并不真实,反倒是虚虚实实、若影若现,更容易令他们产生疑惑,就比如此刻,我一句话没说,姚军旗已经开始怀疑马科的身份,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预兆。
朱禄闻声,抿嘴沉默几秒后“嗯”了一声,然后又朝着刚刚跟他耳语的那个中年道:“老土,你回趟上京,不要把我受伤的事情告诉家里,任何人都不要说,只需要找找咱们的关系,从里到外、自上而下的好好查一下马科,我要精确到狗东西到底是哪年生的,在哪读的幼儿园,曾经跟谁吵过嘴、拌过架。”
“吱嘎..”
房间门这时候被人推开,只见我们刚刚的话题主人公之一的李响,满脸担忧的走进房间:“阿禄,你没什么事情吧..”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