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k11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蠻神劫笔趣-第一百五十三章 善待那把劍推薦-1lfa2

蠻神劫
小說推薦蠻神劫
“这小子疯了,还敢胡乱攀咬二长老,此等顽劣不知悔改的恶徒,理当废除修为,逐出宗门!”
“真是不知所谓的小畜生,都这时候了还想拉别人下水,狼子野心,其心可诛!”
“这还需要审吗?分明就是混肴视听……”
大殿内糟杂声一片,在陈顺的暗中指示下,所有人的矛头全都对准了黎蛮。
此时,反倒是陈顺和陈博宗根本不担心了,冷笑一声,好似早就准备好一般。
“宗主,大长老,还请明鉴,我陈乾对宗门忠心耿耿,此子屡犯门规,杀伤同门,又如此诬陷于我,更目无尊长,辱骂二长老,这等贼子万不能留在宗门中,否则遗祸千年啊!”
陈乾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道。
“肃静!”
北辰无垠面无表情的说出了今天第三次肃静,淡漠的看着黎蛮道,“你可知,辱骂宗门长老,构陷宗门核心弟子,是什么罪名?”
“弟子知道,但我有证据!”
黎蛮一字一顿说完,自纳袋中取出两枚玉简,交给北辰星。
“哼,不知所谓,师兄……”
陈顺目中寒芒一闪,似乎有些坐不住了,但却被冷灵珊冷冷打断。
蠻荒生存手冊 溫涼盞
“二长老稍安勿躁,待本堂主查看完之后,自有定夺!”
冷灵珊伸手一招,竟是越过北辰无垠,直接自北辰星手中拿走了两枚玉简。
两枚玉简一般无二,只不过,其中一枚略显陈旧,一枚新造,这点差别,根本瞒不过两大强者的眼睛,前者必然是有些年头的物件。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的看着冷灵珊,都想知道,这玉简中到底刻录了什么。
“师兄!”
冷灵珊先看了新造的玉简,美眸中闪过一抹讶色,深深看了眼黎蛮,将之递给了北辰无垠,转而查看起第二枚玉简。
咔嚓!
让所有人心头一颤的是,北辰无垠扫了眼玉简后,竟然直接捏碎,面无表情的脸上一抹动容之色一闪而逝,甚至为不可查的向黎蛮点了点头。
“师兄,你这一做不妥吧?”
陈顺老奸巨猾,试探道。
“师弟,你好像忘了,我是北辰剑宗的宗主!”
北辰无垠淡淡扫了他一眼,登时让陈顺连道不敢。
所有人都惊讶不已,真的很好奇,那玉简中到底说了什么,竟然让北辰无垠前后态度大变。
“哼!”
蓦然,冷灵珊冷哼一声,一股冰寒至极的寒意瞬息扫过大殿,让所有人心头一颤,激灵灵打个寒颤,骇然失色的看着她。
这一次,他们心头狂跳,更是好奇不已,第二枚玉简中到底有什么,竟然让这位犹如万年玄冰般的执法堂主,如此失态。
咔咔!
更可怕的是,冷灵珊握着玉简的手上,竟然起了一层寒雾,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聚。
啪嚓!
最后,甚至都没有给北辰无垠看,便化作一片冰晶爆碎开来。
“冷师妹!”
陈顺眉头大皱,不悦道。
“陈顺,本座乃是北辰剑宗大长老,执掌执法堂,记住你的身份!”
冷灵珊斥道。
“你……”
陈顺面色大变,刚要发作,却发现北辰无垠并未因玉简被毁而动怒,反倒是向着冷灵珊,不得不生生压下怒火。
“宗主,大长老,这两枚玉简被毁,我们又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
但这小畜生屡次破坏宗规,杀伤同门却是事实,还请以宗规论处!”
陈博宗当然不会看着自家兄长吃闷亏,站出来‘义正言辞’道。
“还请宗主与大长老,为宗门着想,将此子废除修为,逐出宗门!”
此言一出,大半在场的强者竟是躬身一礼。
“此子……”
北辰无垠刚要说话,却被人打断。
“黎蛮破坏宗规在前,理当受罚!”
冷灵珊犹如一只高傲的冰孔雀,冷冷的俯视众人,接下来的话却让陈顺等人的笑容瞬间僵住,“但事出有因,丁山等人嫉贤妒能,没有容人之量,暗中残害同门属实,废不足惜。
黎蛮辱骂宗门长老,因陈乾压榨黎家祖业,刻意打压所致,不予追究!”
“大长老,我不服,如果是这样,那他说我派人屡次伏杀又算什么?”
陈乾几欲疯狂,没想到这时候了,竟然会峰回路转,完全不能接受。
“哼!”
冷灵珊淡漠的看着陈乾,冰冷的眼神犹如看一个死人,淡漠道,“污蔑与否,自在人心。
二长老,本座知道你要说什么。
黎蛮因私怨杀伤同门,破坏宗规也是属实,当重罚。
传本座谕令,将黎蛮关入赤焰洞,玄铁锁链加身,为赤焰阵运转注入真气半年!”
“这样做,太轻了吧?”
陈顺终于压制不住,隐含怒意道。
“轻与不轻,自有公论,本座是以宗门律法为惩戒标准。
如果二长老真要更改,本座不介意追查黎蛮屡次受伏杀,还有黎家之人被杀的幕后之人。
敢于挑衅北辰剑宗,肆意杀戮宗门天才弟子者,剑宗铁律——不死不休!”
冷灵珊毫不客气道。
“哼!”
玩命生涯 離月醉
陈顺冷哼一声,不再作声,他当然知道这件事绝对是自己的宝贝儿子所做。
“大长老秉公执法,我等信服!”
眼见陈顺都不敢如何了,众人一阵山呼海啸,再也不敢提意见。
倒是北辰无垠,略显霜白的眉头微皱,目中闪过思索之色。
“多谢大长老秉公执法,但弟子还有两事恳求!”
黎蛮踏前一步,半跪于地,面色沉凝道,“南院院主韩廷武,重伤弥留,弟子身为南院弟子,想在受罚前,再见他老人家一面,以尽当年收徒照拂之诺!
陈乾占我黎家祖业九黎城,三月后便是三年期满之时,弟子要挑战,请大长老准允!”
“哼,无知小儿,没有被废掉修为,竟然还敢提要求!”
“白痴,真当北辰剑宗是你家开的商铺吗?”
“不知所谓的东西……”
众人无不对黎蛮的‘大胆’诧异,心中嘀咕不已。
“准!黎蛮尊师重道,秉持本心,本座特赦,刑期三月!”
可让所有人意外的是,冷灵珊竟然想也不想的答应了,而且减免了一半。
“既然如此,陈乾你也好好准备三月后的比斗,现在就散了吧,黎蛮你也下去,明天会有人带你去赤焰洞!”
北辰无垠似乎想说些什么,最终摆摆手没有多说。
“多谢宗主、大长老法外开恩!”
黎蛮恭敬施礼,与北辰星等人向殿外退去。
“如果此子所言是真,单凭这条灵脉,就足以弥补所有的过失,你为何还要处罚他?
那赤焰洞中常年高温难耐,即便是大先天巅峰武者,为赤焰阵注入真气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再加上楚师弟脾气,难免……”
直至所有人都离开,北辰无垠叹了口气道。
“因为,陈顺和陈博宗害死了北辰师兄和青峰师兄!”
癮婚秘愛:我的腹黑萌妻
冷灵珊美眸含霜,一字一顿的看着面色狂变的北辰无垠道,“黎蛮是天骄武者,他既然要挑战陈家,那就要做好经受一切磨炼的准备!”
“陈顺匹夫,我儿……”
北辰无垠须发皆张,老眼中露出一丝悲怆。
傲神刀
對面相思
……
翌日清晨,南院一座单独的院落屋门,发出沉重的嘎吱响声,黎蛮脚步蹒跚,面露悲伤的走了出来。
“院主升天了!”
黎蛮缓缓转身,向院门跪了下去。
“院主!”
北辰星等众南院弟子齐齐跪倒,哽咽哭喊。
咚咚咚!
拖着长音的震天鼓声,回荡苍穹,昭告着所有人,北辰剑宗一位宗师长老陨落了。
谁也不知道,他在最后跟黎蛮说了什么,更没有人去追问,即便有心人想追问,黎蛮也不会说。
因为他和这位仅见了几次面的院主‘师父’做了一个约定!
“受罚弟子黎蛮,随我等入赤焰洞!”
没来得及办丧事,没有时间为院主守灵,执法堂便派人来了。
那段青春懵懂的日子
“我跟你们走!”
拦住欲要发作的北辰星等人,黎蛮面色平静,实则心中充满了愤怒,他知道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打的什么算盘。
“小子,早就告诉过你了,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一样,人的眼中只有利益。
就算是死人,也会被加以利用。
他们看到你的潜力,更清楚你对陈家的仇视,之前陈家对黎家的事情,他们可以睁一眼闭一眼。
如今你的实力、天赋显露,就要再添一把火,让你化悲愤为力量,彻底整垮陈家!”
烛龙的声音充满了调侃玩味,好似在诱惑黎蛮做一个无情之人,让他看透世人的无情嘴脸。
“他们会如愿以偿!”
黎蛮沉闷的声音在心底响起,不知充满了怎样的意味。
一行人谁也没有说话,执法堂的人对黎蛮有些敌视,没有刻意刁难,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那楚师兄在侧。
“黎蛮,赤焰洞是宗门炼器重地,那里是……”
楚师兄不知出于什么考虑,竟然为黎蛮讲解起赤焰洞的情况。
而这些,因昨晚黎蛮归来后,便与韩廷武彻夜长谈,而一直没有得到信息。
“多谢师兄!”
黎蛮不解,但还是道谢。
“到了!那里就是赤焰洞,你去里面,自然有人接应你!”
终于,众人来到北辰剑宗内,唯一一座光秃秃,甚至冒着烟气,热浪皮面而来的山峰前,楚师兄指着前面黑黝黝隐约有火光闪现的洞口,沉默少倾道,“善待那把剑!”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