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魔臨-第五百六十五章 臨江而立,千軍辟易鑒賞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魔临
“你……也在?”
听到这话,郑凡微微皱眉,随即,又舒展开,伸手,摸了摸天天的脸蛋,问道;
“这件事,还和别人说过么?”
“没有呢,爹。”
千夕凝 凡一筱
“不要和其他人说了。”
“是,孩儿知道了。”
郑凡吐出一口烟圈,这件事,在脑子里,得先放了放。
毕竟,做事儿总有个轻重缓急,得按照步骤一步一步稳稳地来,现在要做的,就是回奉新城后将那个黑甲男给仔细地看押起来,同时再调查清楚他的生平;
中途,说不得还得抽空和楚国搞一下摩擦,让军民们活络一下筋骨。
因为一句似是而非的话,他不想去猜测太多,最重要的是,这话,可能并非是对天天说的,而天天,只是听到了。
自打“神游后山”后,郑凡不禁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事儿,提高了抵抗力。
接下来,大军就一直是按部就班地往雪海关走,在快到雪海关时,各部野人仆从军也都散去,不过,侯府也都给了他们牌子,在日后的雪海关榷场交易时可以受到利处。
平西侯府坐镇晋东,雪原、晋地、楚地三方枢纽之地,遥遥的还连通着燕国,自身又有很多产业,商贸发达。
相当于自己是生产方同时也是最大的渠道方;
这些赏赐,等同是侯府让利了一部分,让利,本身就说明了问题,到底还是赚的,无非是少在你身上抽一点,你还得为此感恩戴德。
进入雪海关后,郑凡示意梁程率军将那位给押回奉新城,自己则带着天天和剑圣,领一路人马,去了镇南关。
倒不是为了监督剑圣去修补龙渊,而是本着既然出来了就多做点事儿再回去的态度,先去镇南关那儿看看;
这也是当年老田在时留下的习惯,为将为帅,最忌讳的就是纸上谈兵。
总之,一场发起突然,过程平稳,结果顺利的出征,彻底落下了帷幕,奉新城乃至晋东的百姓,对此并未有什么感觉,因为这次出动的本部兵马实在是太少,连粮草也是由雪原部族提供,且刨除行军的时间消耗,正儿八经地交战,就两次;
一次是郑侯爷率一千骑兵击溃了狄山部的一支兵马;
一次是剿灭了一个敢于不上供的野人部族;
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仗,原本可能会有一道硬菜,就是狄山部,但狄虬干脆利索地带着全家来认怂,也实在是没办法再下杀手了。
对于雪原上的野人而言,这压根就不算是出征,更像是平西侯爷穷极无聊了,到雪原上溜溜弯儿,遛完了,也就回了。
而侯府这里,牢房的修建也在进行中。
说是修建,倒不如说是改建,因为奉新城的侯府在最开始修建时,对其地下空间就做了极为充分的设计和预留。
一座偌大的侯府,地下空间不利用好,实在是太浪费了。
沙拓阙石的那口棺材,只是密室最上层的一个部分,再加上沙拓阙石基本不会出什么暴走的意外,大家相处得很是和谐,他还能自发地出来保护天天这个干孙,故而密室下方的空间其实是封堵着的,没有被利用。
现在,终于有正主可以被关进来了。
一口青铜棺材,再加上密密麻麻的铁链,薛三没昏迷前就制定好的机关结构,加上瞎子自己鼓捣出来,也不晓得到底有用没用的符文阵法;
总之,里三层外三层之下,终于将棺材给沉进了侯府最下方的空间里。
而这里唯一向外的通道,得经过沙拓阙石所在的密室。
相当于沙拓阙石在侯府里,又多了一份差事,以僵尸去镇压僵尸,也算是专业对口,还能排解一下寂寞。
瞎子亲自监督了整个过程,等彻底“盖棺”后,命人向镇南关发了一封消息,告知主上家里已经妥当了。
另一件事,瞎子犹豫了片刻,没在信里说。
……
而此时,郑侯爷已经骑着貔貅载着天天,奔腾在上谷郡的一马平川上了。
镇南关总兵金术可率一支骑兵亲自做护卫。
郑侯爷一行一路向南,到渭河边才停了下来,昔日荆城的废墟还在,荒草丛生,燕人懒得在这里临河复建这座城池,楚人更不可能主动过河来做基建以刺激燕人;
故而,昔日也算是熙熙攘攘作为河道要地的荆城,彻底沦落到“雨打风吹去”了。
不过,在废墟不远处,燕人修建了一些堡寨,以狼烟烽火的形式做一个预知点。
而一旦真正开战,若是楚人要从渭河以南渡河攻打过来的话,那燕人必然是要后撤的,这些堡寨也没死守的必要。
只要镇南关在燕人掌控之下,那镇南关以南的上谷郡和镇南关以北的区域,南北相连,都是开阔的平原,适合骑兵大军团作战。
楚人也不可能凭空地在白地上一日建立起密密麻麻的堡寨,镇南关一线的燕军又不是木头人。
所以,楚国想要北伐,就得做好了在这一大片平原上和燕军铁骑决战的准备。
……
“侯爷,当初末将还觉得理解不深刻,但这一年来,每每站在镇南关城楼上亦或者是打马而出至这里,都会在心里感叹,当年不惜一场国战也要拿下镇南关,到底是多么的高瞻远瞩。”
金术可已经“夏化”很多很多了;
曾经,出身蛮族刑徒部落的他,靠着自己的天赋和努力,除了面容上还保留着蛮人的特征,其他方面,已经和夏人没什么区别了。
郑侯爷没事做还会给他写信,劝他多读书;
金术可就经常在公务之余,将自己关在镇南关内的府邸里认真读书。
这件事,已经传开了。
郑侯爷点点头,道:“当初心里满腹牢骚的人可是不少呢,可谁又知道,镇南关在我还是在楚,完全是天翻地覆之差。
要是现在镇南关还在楚人手中,哪怕不是年尧坐镇,我侯府下面所有兵马都得堆砌在镇南关以北。
何谈发展,何谈休养生息,何谈现在奉新城下的,安居乐业。
这座雄关,抵得上十万大军所形成的优势。
而且,不吃不嚼不穿不用,呵呵。”
金术可也笑了起来。
其身侧,两个副将和三个参将也都跟着一起笑了起来,能够有机会陪着平西侯爷出来巡察坐在一起野炊,也是能够让他们觉得极为光荣的事,不过他们还是有些拘束,也就金术可能够自如地和平西侯说说话,其余人,只能在旁边陪着笑陪着点头。
“侯爷,喝汤。”
金术可的一名亲兵将一碗肉汤递送过来,郑侯爷伸手接过,喝了一口,道:
“挺鲜美的,哦,还加了辣椒?”
亲卫许安马上答道:“是的,侯爷,听闻侯爷喜食辣。”
“嗯。”
郑凡点点头。
许安又去给在座的其他将领打汤。
逆月
郑侯爷放下汤碗,道:“我刚看见了,这鹿,是那个少年郎亲卫打的?”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先前众人策马赶路,途中有一只鹿窜出,一少年郎亲卫张弓搭箭,直接射中鹿的脑袋。
打猎,将猎物射杀,只能算合格,真正的优秀猎手是不会这般暴殄天物的,因为鹿肉其实没鹿皮值钱,完整的鹿皮,就更值钱了。
郑侯爷自己的射术也不错,毕竟是拿阿铭练出来的,但那位少年郎,这般年纪就有这等身手,确实不一般。
金术可闻言笑着向外招招手,
那名年轻亲卫正在远处陪着天天逗弄抓来的兔子,听到招呼,马上走了过来。
金术可道:
“来,侯爷正夸你射术呢。”
年轻亲卫脸上当即露出了激动之色,当即道:
“侯爷谬赞了,射鹿不算什么,射人才是真本事呢。”
恒古天尊 天道圣师
“哦,为何?”
“人穿甲胄啊,得射甲胄的薄弱处,否则只是给他甲胄上加………”
说着说着,年轻亲卫忽然意识到眼前的侯爷久经沙场,怎么可能用得着自己去解释这个,当即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年轻人嘛,喜欢显摆,尤其是喜欢在自己的偶像面前显摆,这也正常。
郑侯爷笑笑,
道;
“叫什么名字?”
“侯爷,属下叫陈仙霸。”
“陈仙霸?”郑凡思索了片刻,“好像,有些印象。”
“侯爷,还是从侯府那儿派到末将这儿来的呢。”
“哦,怪不得了。”郑凡点点头,“就是你嚷嚷着要去边关的,是吧?”
“是的,侯爷。”
陈仙霸是通过李良申的关系送到平西侯府来的,瞎子曾和郑凡提点过,说这陈仙霸和镇北王府的世子算是发小的关系。
只不过郑侯爷当初虽然在镇北王靖南王下面,但其实也算是勉强平辈了,所谓的镇北王世子的发小,这还真不至于让郑侯爷放在心上。
瞎子原本想安排这小子进锦衣亲卫队伍里,不过这小子想去边关,干脆就顺手给他送金术可那里去了。
“爹,兔兔。”
天天抱着兔子走了过来。
这兔子是天天抓的,也不算是抓,是天天先前坐在那儿,这只兔子自己靠近的天天。
小家伙对动物天然有着亲和力,郑侯爷甚至觉得,先前在雪原时,小家伙要是不小心丢了,雪狼捡到他都可能不会去吃掉而是会把他养起来。
“来,喝点汤,将兔子放了吧。”
“是,爹。”
天天看了看锅里的肉汤,又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兔子,没怎么犹豫,还是将兔子给放了。
这只兔子原本还不想走,但被金术可一瞪,杀气一出,还是跑开了。
“一晃快两年了。”郑凡感慨道。
“可不是么侯爷,这一年,过得真快,有时候末将自己都有些回不过味儿来,仿佛就在昨天自己还跟着侯爷您身边冲杀着呢。”
“会有机会的,也不远了。”
金术可等一众将领当即一喜,但见郑凡没继续往下说的想法,他们也都很识趣儿地没追问。
天天规规矩矩地坐在郑凡身边接过许安递过来的肉汤喝了起来,冬日的野外,喝一碗加了辣椒的肉汤,真的是一种享受。
这时,一队骑兵自前方堡寨里出来,金术可马上起身去听汇报,很快,金术可回来禀报道:
“侯爷,对岸的楚人开始在渭河里摆筏子了。”
摆筏子,不是为了进攻。
更多的,是一种军心层面上的顶牛。
楚人要北伐,直接把水师开来控制渭河就行了,造筏子能运过来多少?
今日,许是看见对岸的燕军各个堡寨调动频繁,以为燕人在向他们示威,所以他们也活动活动,把面子挣回来。
两军对垒时,这种事儿时有发生,输人不输阵嘛,再加上军中生活枯燥,总得找点可以提振士气的事儿来做做。
不过,楚人不知道的是,今日对岸燕军各个堡寨的调动,完全是因为他们的平西侯爷来了,所以拉长了戒备负责安保。
“是那对面的军寨么?”郑侯爷问道。
“回侯爷的话,就是荆城对面的那处楚人水寨。”
“嗯。”
郑侯爷点点头,伸手,擦了擦身边天天嘴角的油渍,道:
“儿子,想知道你亲爹到底有多厉害么?”
天天看着郑凡,眨了眨眼。
郑凡站起身,那边,匍匐在那儿的貔貅也起身过来,郑凡抱着天天一起上去。
“都吃饱喝足了吧,走,溜溜弯儿。”
亲卫加上金术可身边的将领们也都纷纷上马跟着自家的侯爷绕过荆城废墟,来到了渭河边。
对岸的楚人水寨边,密密麻麻地站着不老少的楚人,筏子也挺多,在上头耀武扬威着,见燕人那岸来了不少人,楚人的表演就更夸张也更肆无忌惮了。
“爹,对岸,就是楚人么?”天天好奇地问道。
“对,是楚人。”
“是二娘的母国人?”
天天是知道自己二娘是楚国公主的。
“对。”
“那,也是我们的敌人么?”天天问道。
“对,是敌人,儿子,记着爹说的这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天天是听得懂这话的意思的,然后,小家伙下意识地扭头看向身侧骑着马陪伴着的金术可。
金术可本来没觉得有什么的,也没被这话给刺痛到玻璃心,但奈何小家伙忽然看向自己,
自己,
额……
郑侯爷笑道:
“族,乃社稷宗庙信仰,而非肤色容貌,当年大夏天子有言,夷入诸夏则为夏。”
“侯爷说的是。”金术可马上道。
郑凡继续教育孩子,
“但对面的楚人不同,他们和我们燕国有不同的朝廷,有不同的图腾,有不同的信念,虽然,楚人也是诸夏之国,但我燕人和楚国之间,未来,只能存续一个。”
天天点点头。
“你二娘,一直都很想家。”郑凡说道。
“嗯呢。”天天点头。
“所以,咱们争取早点带你二娘回家看看,回一次还不够,得常回家看看。”
“嗯呢。”天天再度点头。
金术可在旁边心里有些澎湃,侯爷今日已经连续暗示,是要动兵了!
他怎么可能不喜欢打仗呢,哪怕他现在已经是总兵了,但自己的部下自己的亲信,跟随支持自己的人,他们也渴望建功立业加官进爵呢。
对岸,楚人的欢闹和耀武扬威变得越来越热烈,甚至,还拉起了楚地民歌。
有些楚军士卒更是极为狂傲地朝着这边射起了箭,虽然箭矢基本都落入了水面,但他们依旧乐此不疲。
而岸这边的燕人,则显得很是克制。
他们的侯爷在这里,自然不可能跑过去像以前那样脱下裤子对着那边的楚人摆起大栾子;
再者,
当年的燕楚大战,楚人国都都被烧了,被迫割地求和,作为胜利的一方,面对失败一方的气急败坏时,总能更容易地表现出矜持;
矜持,本身就是一种爽感。
郑侯爷伸手,指了指前方一个守备,此人是附近一座军堡的守将,职位相当于当年在翠柳堡时的郑凡。
“侯爷!”
“派人渡河,给对岸水寨传一道口信,日落之前,此寨若是不向后退十五里,后果自负!”
“喏!”
这位守备派人去传信了。
很快,一位燕国士卒撑着小舟去了对面,楚人倒是也上规矩,晓得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再者,平西侯府和楚国朝廷也经常做着生意,双方是在斗争中也有着合作。
闹归闹,但还没到彻底撕破脸皮的地步,至少,楚人是没打算主动去撕,燕人,就不一定了。
这一代君臣,在一些地方,可谓是完全继承了上一代君臣的特征。
没多久,那名传信的燕军士卒撑着小舟返回了,楚人水寨那边嘲笑声更剧烈了,都认为燕人是不是脑子被门板夹了,竟然派人过来传这么莫名其妙的话。
郑凡不以为意,
开口道:
“亮旗。”
平西侯但凡带亲卫出去,亲卫营里都会带三面旗;
一面,是大燕黑龙旗,一面是双头鹰旗;
至于这第三面旗,
此时,
被锦衣亲卫立在了岸边。
那是,大燕靖南王的王旗。
当这面旗立起来后,对面的楚人水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少顷,
那名守备策马过来激动道:
“侯爷,楚人……撤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