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zak人氣小說 玄渾道章 ptt-第一百一十八章 同源非同道推薦-pe634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张御这一指点下之后,过道人身躯一震,头向后猛地一仰,浑身神气震荡,一时意识陷入恍惚之中,方才有所浮动气机又一次被定压下去。
这时他耳畔听得一声锁链声响,随即见得一条满是道箓凝聚的光链飞舞出来,凭空绕旋几圈,就把他牢牢捆缚住了。
“缚龙炼索……”
过道人神情一阵灰败。
他知道,这下是真逃不掉了。
本来他还有一门代换之法,只要出了晦乱混沌之地,到了清穹地陆之陆上,窥准时机,就可利用放在外间的化身与正身替换,把自己接应了出去,然后再由隐藏在内层的化身继续接应,从而逃离此间。
再往后,是去往外层还是逃去荒原,这都是可以到时再考虑的。
可此锁一上身,诸般法力神通都难及身,唯有凭借自身之力将这锁链拧断,才有可能逃脱。
但问题是,此锁专是为捆缚真龙所打造,他虽肉身也是不弱,可力气比起真龙还是稍逊了些,自无可能挣脱。
他眼中满是不甘,自己还有诸般神通道术,还有许多秘炼法器乃至玄异未曾动用,可因为只是一个照面就被击败了,导致他一身本事根本未能施展出来。
张御看他神情,自也是知道他的想法,若真正拉开架势以正战方式决胜的话,方才那一战的确还有的打,以其人主场之利,他便能胜,也不见得如何轻松。
可谁令此人法力弱于他,言印有了发挥余地,而在他利用重天玄异生生提高了一层的言印之下,直接便碾压了此人。
不过在他所见过的诸位玄尊里,这一位法力大概也只比苏遏高出一些,这却与其身份有些不符。
苏遏才成道多久?四五十载罢了。
而这人却是修行千年以上了。
他看着过道人道:“尊驾也是修道前辈,可法力过于孱弱了。”
过道人到此也不再隐瞒,冷声道:“若不是我因功法之故,分了一部分法力在外,我又哪里会如此轻易被你拿捏?”
张御点了点头,道:“原是如此,难怪你始终立不成道场。”
其实似过道人这般斗战经验丰富的修士,哪怕法力稍弱一些,在他自身主场,也是可以与人周旋一二的,因为其他的长处足以弥补短板。
不过即便其人法力完满,也不见得能敌过他的经过重天玄异推动的言印之术,结果仍是没有什么两样。
这些修道前辈,几百年来纯靠自己修行,可若不得玄粮补益,时日一长,便会渐渐比不过他们出来主持事务的修道人。
实际上,放在古夏时期,几百年当真不算长,修道人到了玄尊这个层次,也就是元神之境后,无不是需要靠数千乃至上万载积累之功修持上去的。
可是现在的天夏与古夏毕竟不同了。
他伸手一拿,锁链之声一响,将过道人直接拖拽了起来,身外心光一展,辟开混沌,便寻路往回遁走,很快从此间重回到了清穹地陆。
明周道人正在外面等候,见张御拽着被捆缚起来的过道人自晦乱混沌之地迈步行出,便迎了上来,他看了一眼过道人,道:“守正,过玄尊这是……”
张御道:“这位过玄尊便是这次袭击天工部大匠的主使。”他一振衣袖,一道金符飞去,“证据皆在此,劳烦道友代我送去。”
他将几个主要证据汇聚到了一处,再加上过千寻亲口承认,已足以证实其人便是那主谋。
明周道人收了过来,打一个稽首,化去不见。
张御等在原地,不过十来呼吸之后,就见一侧的天地骤然融开,武倾墟自里走了出来。
他打一个稽首,道:“张守正,证据我已是详细看过,此回犯事之人,确然是过千寻无疑,此人下来交由我便是。”
张御还有一礼,道:“那便拜托武廷执了。”
过千寻方才一直不言不动,一副装死的模样,可这时他却睁开双目,冷冷看了张御一眼,道:“张守正,今日我虽关押进去,可你看着吧,迟早有一日,我是会被放出来的,到时候我看你们如何追悔莫及。”
张御淡然看着他,他没有必要去与一个阶下之囚争辩,等来日他成了廷执之后,自然会想办法提议修改部分律条,叫此辈无可能再出来。
武倾墟接过缚龙炼锁一拽,使得还些说什么的过千寻被一下打断,随后便踏入那方融开的门户之中回去了。
明周道人见是无事,也是稽首离去。
张御待他们离开后,一个人站在无边地原之上,看着铺满花瓣的大地,还有眼前远山之上云海流泻的奇绝胜景。
他不知道为何过千寻要做此事,可正如他方才所言,此人在玄廷共议之时不出来反对,那显是知道明着反对是无用的。
所以玄廷多半也是知晓这里面缘由的,许这里还牵扯到玉素道人所言那桩事,而玄廷却没有因此停下,肯定是知道便有问题也能应付。
只是通过方才过千寻的言语行止之中可以看出,一些早就成道的修道人纵然身在天夏,可其实他们并没有真的接受天夏这一套规序,只是碍于天夏势大,又不愿意舍弃这里的好处,所以不得不暂时接受下来罢了。
可若是遇到与他们意愿不符或是利益有强烈冲突的地方,他们就会不自觉的拿起以往那一套行事方式。
因为这些修道人的过去,他们的认知,都是在古夏时期形成的,若不是真心摒弃,那当真不是能轻易改变的。正清一脉当初宣扬兴真灭玄,能弄出那么大的动静,甚至不乏附和之人,那不是没有原因的。
眼下有些玄尊潜修不出,恐怕一方面是他们的选择,一方面也是玄廷有意为之。
不过现下修道最为长远的一批修道人,实则都是在上宸天,这些人也是最与天夏道念最为不合的一批人,其中修道万数载以上的也不在少数,他们依旧维持着古夏之时的格局,并时时不忘想要占据内层。
至于幽城那些人,其实大部分人对于恢复古夏时期的格局没有兴趣,他们只是纯粹不想受规矩约束,就算是古夏的规矩他们也不想守,所以一直不被双方所喜。
但因为幽城上面还有一位大能,再加上力量偶尔能为上宸天所用,所以这方势力才一直能存续下去。
从几方理念来看,幽城且不说,上宸天与天夏之间是绝然没有回旋余地的。
他想到在上一次入侵过后,上宸天已经许久没动作了,但毫无疑问一定在准备酝酿着什么,尤其是在天夏使用清天星盘之后,监察力度少失了许多,此辈肯定是会抓住这个机会的。
身为玄廷守正,他首先要保证天夏自身先不露出更多漏洞。
想到这里,他心中微动,意念一转,顾去还在下界的观想图处。
玄浑蝉这些天来跟随着毕明道人留下的痕迹继续穿行,发现毕明路上走走停停,似乎是与地陆上的异神神怪之流斗战。
但这样也使得其留痕更多,此人还在一处拱形山上停留了许久。
这里其实并非是山,而是一根不知什么东西的巨大肋骨,上面满布着齿状骨棱,若是以此推断,其生前当是一个无比庞大的怪物。
以玄尊的层次的来看,体型大未必真有用,关键是力量大小还有对力量的驾驭,但是这个怪物不同,骨骸之上还隐隐刻画着道箓,本身恐怕也是一头天夏来的异修,只是看不出是何物,只年代当是更为久远。
毕明至少在此待了半载才离开,他此刻能感觉到,自己距离追查到此人真正的下落已是然不远了。
外层虚空之中,一条碎乱陨星带上上,金郅行的化身此刻正踏在一朵莲花之上,而他对面,则是站着浑空老祖。
浑空老祖诧异道:“金道友,你当真愿意来我上宸天么?”
金郅行道:“自然,显定近来对我愈发不信任了,我不得不早些脱身离去。”
浑空老祖道:“就算如此,金道友也不见得需要逃渡出来,以你们幽城的格局,他是绝然不敢对你动手的,不然人人自危,怕是你们幽城就无法维系下去了。”
金郅行道:“显定是不敢明着动手,可也有的是办法对付我,譬如将我所在之地暗中泄露给天夏或者你们上宸天,从而逼迫我就范。”
浑空老祖初一想有些不可思议,可再一想又觉得合情合理,这等事放在幽城那里,那当真十分正常的。
他道:“可恕我直言,道友乃是浑修,若是幽城在还好,那还有一席之地,可若来我上宸天,以道友玄尊之尊,虽不会有人来为难你,可也难免遭受一些鄙弃。”
金郅行平静道:“那我不入上宸天便可。”
浑空老祖看他一眼,道:“道友这是何意?”
金郅行道:“我知贵方近来正谋划进取内层之法,道友不必否认,金某只问,到时候可否给金某留一个门户?金某相信,贵方届时也一定需要有人来吸引天夏目光的,我们合则两利,不是么?”
浑空老祖看他片刻,沉声道:“此事我无法作主,我会把道友之言转告诸位同道的,过后会有回言。”
……
……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