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6uz7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大神你人設崩了 起點-296我這種天妒地泣的調香天才讀書-zfgwu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副导看了导演一眼,神色自若的把地图反转过来,对负责人道:“这个嘉宾你放心了吧?”
负责人:“……”
现在可别说放不放心了,他需要的是速效救心丸!
“我觉得,我们这一期,能拿到五亿的点击率。”负责人看向导演,眸底光芒闪烁。
易桐从不爆私事,综艺首秀。
身为娱乐圈的十大未解之谜之一的他,这一期点击率不到五个亿说不过去!
**
第一个密室内。
孟拂他们已经开始录制了,何淼本来以为有易桐在,他会非常拘谨放不开,没想到易桐本人性格很好,半点儿架子也没有,一点儿也不拘束。
甚至于……
何淼看了孟拂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发现易桐对孟拂的态度跟他自己对孟拂的态度差不多……
但……
应该不至于吧,那毕竟是易桐。
密室第一个密码已经换了,电脑上的图标跟摩斯电码毫无关系,只剩下了几个图标。
第一个图标是一个正方形,第二个图标是右边少了一竖的正方形,内部靠近左边的一竖中间有个点,第三个图标就是两个斜点,第四个图标是一个大于号,大于号里面的尖端也有一点。
依旧是没有规律,也丝毫找不到什么线索。
柏红绯跟康志明几人试用了很多方法,都没有找到什么规律。
无论是按图行推演法还是笔画。
往年的《凶宅》题目都有迹可循,这一季的《凶宅》太偏了。
三个人在研究,孟拂给易桐介绍何淼,“一个笨比。”
何淼默默看向孟拂。
孟拂:“也就亿点点笨。”
“我们的父子之情呢!”何淼哭了。
孟拂往后退了一步,“别,求放过。”
桌子上的道具节目组重新放了,易桐拿了个橘子过来,恭恭敬敬的递给孟拂。
何淼看着易桐,他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易桐真的是来跟他抢爸爸的。
“爸,您放着,我来给你剥。”何淼挤过来,殷勤的要帮孟拂剥橘子。
这边,研究了一下图形,没研究出来的郭安回头看向他们,指着提示询问:“孟拂,易影帝,你们俩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孟拂跟易桐走过去。
何淼幽幽的看向郭安。
郭安看他一眼,然后重新道:“何淼,孟拂,易影帝,你们俩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何淼:“……”
所以还是“你们俩”?就不能给他一点点尊重?
柏红绯让了位置,让孟拂跟易桐看。
易桐看着这四个图像,若有所思,“这个,我好像在国外拍戏的时候看过。”
“在哪儿看过?我们找不到规律。”郭安摇头。
“不是规律,这应该是哪个地方的基础替代式密码,”易桐向四周看了看,“我看过几个类似的替代。”
孟拂看到这些图标,第一眼也没看出来。
易桐这么说,她倒是想起来一点,“你说的应该是猪圈密码。”
“猪圈?”康志明看向孟拂,显然猪圈这个词让他觉得有点儿出戏。
“《失落的秘符》中有关于猪圈密码的描述,他那里面字母就是这个格式,然后用点代表数字,不过没有看过图表,”孟拂坐到电脑边,拿着之前何淼画过的纸,画了个两个井字格,又画了两个“X”字,她抬头看向易桐,“你记得自己看的几个代码吗?”
“大于号是T,闭合正方形里面有个点,那是N。”易桐显然记性不错,记得两个代码数字。
孟拂对照着易桐说的代码填入对应的两个字,有了这两个填法,后面的推演就回跟简单了,孟拂依次把所有字母顺序填到表格中。
她把四张图画出来,26个字母的图形表达方式就显而易见。
“按照这个图行,第一个是E,第二个是O,第三个只有三个点,那就是3,第四个字母是X。”郭安手按在键盘上,对照着提示,把四个字符输入。
电脑显示“密码输入正确”。
密室里一阵欢呼声。
与此同时,密室中空的阁楼顶,摄影机下,穿着红色衣服,前后都是头发的女人拨开了自己的头发,看向镜头,发自内心的提问:“导演,我还要下去吗?”
后台,夜视摄影机镜头下,能看到这位小姐姐的衣服背后就是四个“猪圈密码”的对照表格。
这是节目组设计的,等会“啪”的一声熄灭,然后让扮演“鬼”的小姐姐突然出现,吓一吓他们。
主要是吓“何淼”,孟拂跟郭安肯定会看到“鬼”背后贴着的对照表格。
这也是给他们的提示。
眼下鬼还没出来,孟拂他们就自己画出了表格。
副导演看了导演一眼,表情很明显。
导演面无表情的抹了一把脸,“下去,怎么不下去,道具组,给我关灯,开机关!你给我狠狠吓他们!”
导演一说话。
密室内,所有灯光“砰”的一下全都熄灭。
只有一点点应急灯的惨绿的光芒。
“哐当”一声,头顶一道裂缝出现,穿着红色衣服两边都是长头发的“鬼”从头顶倏然吊着出现,连易桐都被吓了一跳。
至于何淼,在等关掉的时候就紧紧闭上了眼睛。
红衣服的NPC就吊在孟拂面前,夜视灯下,导演等着看孟拂破功,却没想到,孟拂只看着NPC感叹:“小姐姐,你真茂密。”
“噗。”郭安忍不住笑了。
后面的导演:“……”
摔啊,这档综艺节目今后到底要怎么剪辑!
**
孟拂他们在录节目。
吕雁这边完全没有消息,她坐在椅子上,描摹着蔻丹,已经晚上九点,她转向身边的人,“导演组的人还没来?”
她本来就是圈子里的红人。
因为任家壕,她在圈子里更是如鱼得水,呼风唤雨,嚣张惯了。
息影这么多年,这次出来,是因为任家壕最近资金链有问题,她出演了电视剧,所以要为她的复出造势。
这个节目,她肯定是要录的。
经纪人不太在意:“除非他们不想要他们的综艺过审了,也不想要你录节目的,别急,过不了今晚他们一定会过来给你道歉。”
吕雁等到了晚上十一点,也没等到剧组的工作人员。
“孟拂要想在娱乐圈混,一定会来的。”经纪人笃定的安慰。
这一等,就等到了第二天早上。
吕雁直接拿着手机起身,冷冷到道:“去告诉他们,就算他们来我也不录了。”
能等一晚上,已经吕雁的极限了。
眼下就算孟拂来给她导演,她也绝对不会在录节目。
吕雁的经纪人知道吕雁的性格,就是作。
节目组好好求一求,她肯定是录了,不过节目组也不懂事。
她让人拿着行李,跟吕雁一起出了房门,声音说的特别大:“吕姐,我们先不用提不录的事情,再等等吧……”
吕雁的车都开过来了。
剧组还是没人过来。
经纪人已经感到有些不对劲了。
也就是这时候,经纪人发现周边好像看不到节目组的昨天她常见的那些人了,休息室门外,连地上的红地毯都搬走了。
留下的只有几个剧组的工作人员。
这怎么回事?
经纪人面色一愣,连忙抓住一个人询问。
“你说《凶宅》剧组?”开大卡车的司机很热情的道:“他们昨晚录完节目连夜就回城里了。”
原地,吕雁不敢置信的看着经纪人,“录完了?没有我他们怎么录的?你没跟那边打招呼?”
她消息灵通,做完就知道魏老师要来,提前阻挠魏老师。
经纪人摇头,她明明跟那边打过招呼。
经纪人直接转向工作人员,“昨天没有新嘉宾就这么录了?”
这不可能。
至于新嘉宾,连跟节目组最好的,咖位最大的魏老师都没去,还有哪个人敢来?
“有新嘉宾,”卡车司机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对吕雁跟她的经纪人道:“我跟节目组签了保密协议,不过您也是这期的嘉宾,我可以跟您说,这一期的嘉宾是易影帝。”
经纪人愣在原地。
卡车司机一副我早就知道你们会震惊的样子:“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易影帝应该会来综艺节目,今年《凶宅》肯定要爆……”
卡车司机还要回城里,说了几句,就去开车回城里。
剩下,吕雁团队的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他们哪里想到,没有等到节目组带着孟拂来给她道歉就算了,节目组竟然还请到了易桐?!
吕雁的经纪人愣愣的转向吕雁:“吕姐,现在怎么办?咱们的电视是签了两个亿的对赌协议的……”
他们来这期节目,就是给吕雁的电视打广告,只要这部电视剧的收视率超过了1.8就行。
《凶宅》是宣传度最大的营销。
失去了这个广告机会,他们的电视剧宣传度会大大降低。
吕雁也想起来任家壕的嘱咐,脸色也变得寸寸雪白,她只是跟以往一样耍性子,哪里知道节目组竟然真的这么硬气说不要就不要她了:“我们先回去!”
**
与此同时。
孟拂录完节目之后也没回T城,跟苏承他们一起回到了京城。
这会儿刚好到江河别院。
江河别院一直有保姆来打扫,陈设跟孟拂之前离开差不多。
知道他们要回来,保姆昨天又来打扫了一次,还给冰箱添置了饮料跟零食。
孟拂一回来就要去洗澡睡觉。
苏承手机响了一声,是京大的张校长,“您有什么事?”
他长相极好,冷淡的眉眼正好压住了他极艳的脸,声音都是冷冰冰的。
“孟同学想要学调香系,”张裕森看不到他的脸,但能感觉到电话里传过来的压抑:“请问你们确定吗?调香系不是一个好学的专业,希望你们家属考虑清楚,如果确定的话,我就跟两位院长说一下,拟定通知书。”
“稍等。”苏承说完两个字,转向开门的孟拂,“你确定去调香系?校长说工程系生命科学系院长都想跟你聊一聊。”
苏承这一句,让检查冰箱的赵繁也回过头来,专注孟拂的回答。
孟拂用一根手指推开门,叹息:“就让我这种天妒地泣的调香天才老死在调香系吧。”
医学系,等她入学了再说。
苏承按了按眉心,对手机那头也同样沉默的张校长道:“您听到了。”
说完后,两人挂断电话,苏承才看向赵繁:“她最近都看了些什么?”
赵繁:“……何淼的沙雕网剧。”
何淼只有三季《凶宅》综艺,没其他什么作品,在这综艺里,他又是可有可无、吉祥物般的存在,资源很差。
接的剧也很雷。
想起何淼,苏承头更疼了,“你去给他拿几部正经的电视剧跟电影。”
赵繁手里资源数不胜数,听到苏承的话,她颔首,“行,我给他经纪人发几部。”
与此同时。
京大校长办公室。
张校长默默挂断了电话,门口,助理带着位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走进来,他连忙站起来:“封院。”
封院摆了摆手,坐到椅子上:“你助理都跟我说了,我带的学生,45个名额满了,今年罗家又给我推荐了一个学生,你收的这个学生,我带不了,你去问问我弟弟能不能带。”
“她是成绩很好,高考状元,洲大……”张校长提了一句。
封院打断了他:“所以她该去工程系为科研做贡献,我最近也要冲击A牌,我弟弟时间倒是足。”
说到这儿,封院淡淡抬头,“还有,调香只跟每个人的药材融合度有关,跟成绩智商没有任何关系。校长,您看风家风小姐,她是高考状元吗?”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