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金色綠茵笔趣-第三六六章 人間妖孽不長眼分享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金色绿茵
谁说斯特林射门不靠谱?谁说斯特林射门不果断?
禁区中央五个防守两个进攻、不算门将就有七个人。连球门都看不见,斯特林在禁区外老远说射就射,怎么就不果断了?
乌泱泱那么大一堆人晃来晃去,眼神稍微不好一点都分不清谁是谁,远射如炮弹似的笔直朝着卓杨炸去,怎么就不靠谱了?这得多准才行呐!
卓杨和阿圭罗正在禁区里费尽心机穿插跑位,默姥爷领着多特防守诸将把他俩堵得如晚高峰,冷不丁斯特林就在禁区外闪开香川真司开火了。
我的小迷妹
脚头又硬又狠,就是没去找球门,凶残地照着卓杨袭来,跟杀父仇人似的。
裆部的半高球,得亏卓杨刚转过身来瞅见了,要不然挨上可真够受的。
也就是他,换成别人就算看见也得硬抗这一下球碰球,赛后回家见了媳妇大小是个事儿。
转过身顺势就是劈挂腿,用脚底板迎着来球直接踩下去。足球莫名其妙就一头栽向地面,然后再次弹起大腿高度。
如此残暴的来球被如此一个非足球常规动作连打带消,瞬间变得温顺无比。饶是默姥爷等人都不白给,可谁也没见过这个。
脚尖挑球,卓杨陀螺转身就从默姥爷和帕帕还在茫然的夹缝中钻了过去。
门将比尔基吓了一大跳:我操,你啥时候来的?
眼看卓杨的左脚就要在足球落地前垫射,比尔基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但多年职业训练的身体已经先朝前横扑了出去。
卓杨没有垫射,脚腕轻抖变化为斜着趟球,便让比尔基只扑着一团寂寞。
再淡然一推,然后可以去找人庆祝了。上半时开场仅仅第3分钟,卓杨进球比分1:0,总比分5:2。
最开心的是斯特林:这一下幸亏是老卓,要是换成别的队友,弄不好下去更衣室会挨揍。
快乐庆幸之余,斯特林发自肺腑地赞叹:忒他妈牛逼了!老子明明射了一脚屎门,却白得一个助攻……
那头在撒丫子欢腾,这边比尔基、帕帕和默姥爷面面相觎。悲凉即将袭来之前,黄帕帕挠了挠头,问到:“这球……算谁的?咱们错哪了?”
比尔基摊摊手,默姥爷叹了口气:“唉——,不可防御!咱们防守没有犯错误,狗东……卓杨这个进球就属于足球场上不可防御范畴,防不住的!唉,人间妖孽呀~”
帕帕和比尔基如释重负:那就好,那就好……
.
服气归服气,但多特蒙德麻烦大了,5:2的总比分,还是客场,等于基本宣告了欧冠死刑。才3分钟呐!
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淘汰已成定局,想明白了的多特人反而放下思想包袱。晋级四强彻底成为了灰烬,那就好好为尊严而战吧。
尤其上一场因伤缺阵的这几位爷,更是恨不得把一腔热血今儿全洒在城市球场。
第10分钟,埃里克·杜姆在右边路玩出传给三秒后的自己,靠速度硬突连吃席尔瓦和萨巴莱塔。
曼城的防守不是纯粹技术或战术问题,尤其在边路,具备不错防守意识的这几位爷,有速度的没身体,有身体的没速度。杜姆并非顶尖高手,但他在边路身体速度俱佳,有了点专克曼城的味道。
杜姆在禁区右侧低平传中,包抄到位的罗伊斯接球凌空横扫。小火箭没能发射起来,部位稍微没吃正,扫得绵软无力,布拉沃门前站得端直然后怀抱没收。
两分钟后,又是杜姆在右边路搞事情,下到底线后回敲,跟进的皮什切克挑传后点,奥巴梅扬头球攻门,被布拉沃单掌封出底线。
摄政王今天还是有点争气。
第19分钟,杜姆再一次强行飙车,一口气杀到三十米线后内切,被恼火的图雷当即放翻。
斯科米纳今天牌子软,但判罚个任意球是必须的。这20分钟没怎么露脸的沙欣主罚,飞火流星绕过人墙后,砸得门柱怦然作响。
这样不行,杜姆明显越踢越嗨,球场上就怕这种人来疯。卓杨很自觉地往回收了收,也靠上了这条边。
凭良心说,卓杨真没想着使坏,这场比赛咱们清清白白公平较量,一点问题没有。只能怪杜姆这十分钟踢得太狂,忘记了自己刚刚伤愈复出。
第21分钟,杜姆再次边路发飙,卓杨迅速从侧面靠上来,等两个人跑了个齐头并进,速度也提到了最高,自然难免拼一拼肩膀。
蜻蜓点水式的较量,杜姆是明白人,知道自己干不过,便在高速中急停扣球,‘铛’一声说定就定。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这种情况换成上帝来也会被闪,卓杨自是不例外,但他强在被闪后调整反应超一流,前腿弓后腿蹬也立马生根转身,没有被甩下车。
埃里克·杜姆真不含糊,原本就不错的他这些年长进着实不算小。只见他身体往左猛地一探,整个人都缩成不到一米了,明显是暴起再飚的节奏。
然后再迅速拉回右边,幅度同样很大,既轻盈又连贯,卓杨若是闲着,真会给他点个赞。
人动球不动,原地左右摇摆假动作,杜姆像根弹簧,一般防守者到这会就已经交代了,而杜姆还有后续。
再从右弹回左边,这次要趟球继续向前了。这一刻他不是杜姆,是梅西附身,因为梅老板在边路特喜欢来这一套,被他玩过的对手有一火车那么多。
‘咣!’杜姆趟球的右脚仿佛踢在了马路牙子上,下半身被刹车,上半身的巨大惯性带着他磕飞出去。
卓杨的左脚拦在球前,宛如老僧入定。
闪一下就得了,谁教给你的这些臭毛病?瞧不起谁呢!
杜姆把自己耍得抡圆了。假动作的本质就是欺骗和预判,预判出对手受骗之后的离去方向,然后自己反方向。这些,杜姆没有做错。
只不过,卓杨预判了他的预判,而且他自己就是这样玩法的祖师爷,根本就没有被杜姆迷惑,所以这一次较量的本质,其实是杜姆的自嗨。
卓杨的脚先行一步拦在足球前方,就等着杜姆自己往上撞。我要做的,只是静静地看着你装逼。
撂倒了人,卓杨拉球转身而走,身后却传来‘嗷~’的一声。
对自己的压迫太凶残,杜姆硬是把大腿筋给拉伤了,还是老伤。砸在地上后,他抱着大腿疼得脸像梵高的画。
卓杨好无奈,但还是没有捡这个便宜,转过身后便把足球踢去了边线外面。
图赫尔就在不远处,卓杨对他说:“这哥们儿恐怕不行了,得换人。”
托马斯·图赫尔看他的眼神,仿佛陈年怨妇那么幽幽。
远处目睹了一切的黄帕帕请教默姥爷:“是埃里克人性的扭曲,还是卓杨道德的沦丧?”
默特萨克眉头紧锁:“扯他妈什么扯,就是单纯瞎ji巴不长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