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丹皇武帝笔趣-第1471章 毀滅與守護鑒賞

丹皇武帝
小說推薦丹皇武帝丹皇武帝
万劫莲子的突然引爆,也在第一时间把姜毅和聂竞天全部掀飞。
两人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也都激发了更澎湃的战意。
“天地大葬!万物归虚!”
聂竞天展示了他隐藏的葬灭传承,大手一挥,突然像是抓住了这个世界。
天地如万丈大幕,剧烈波澜,无形的法则之势蔓延。
聂竞天跟天地共鸣,跟乾坤交融,身体都变得飘渺模糊,仿佛化身苍天的投影化身,掌控这方天地的存亡。
姜毅在第一时间祭起了苍生弓,扬起传国玉玺,一股惊世光芒从姜毅全身爆发,霞光千条,瑞彩万道,熠熠绽放在这崩塌扭曲的天地之间。
苍生弓沉重宏大,凝聚造化之势,聚集苍生之念,形成杀生箭。强盛的光芒像是神灵睁开了眼睛,锁定了前面的男人。
这是诸天六葬和永恒六道的首次对峙,这更是毁灭与守护的首次抗争。
姜毅自信凭借着传国玉玺的增持,应该能威胁到聂竞天。然而,就在双方各自展现传承的时候,姜毅突然恍惚了,好像意识脱离出去,极致的散发,不再属于身体,而是跟世界共鸣,跟苍生交融。
对苍生、对自然,都有了新的感悟。
众生造化,既是众生之念,又含造化之势。
众生之念,意为苍生福祉、众生祈愿,代表着万物生灵的命运之念。
造化之势,意指自然的生长、变化、发展、消亡,是自然造就之奇迹,是自然繁衍之大势。
这一刻突如其来的恍惚,是超然于外的感悟,更是沉浸于内的交融,让姜毅的意识脱离血肉范畴,存在于世界各个角落,能接受众生之念,拨弄自然演变,神秘莫测,玄妙难明。
聂竞天同样出现了恍惚,仿佛置身在了无尽的黑暗里,俯瞰着明媚透亮的世界。
看似平静无形的‘天地’,在这一刻仿佛变得有形有质,如水波荡漾,似金属般坚硬。
他经常偷偷的感悟天地大藏,每次都是暴烈的毁灭之后万物归虚,是黑暗无边,是天地凋敝,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宁静的感悟。
恍惚之间,他就像是天地间的神灵,挥手之间就能让这锦绣繁华彻底葬灭,然后从葬灭之中,演变新生。
两人的顿悟都发生在微秒之间,接连的恢复清明,两人目光交触的瞬间,气势都骤然暴涨。
这一刻,他们都明显意识到自己掌控的能量激发到了恐怖的程度,一旦释放,必然两败俱伤,甚至同归于尽。但是,他们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确切的说像是被他们自己的传承掌控了。
这一刻,不像是他们两人的对抗,更像是诸天六葬和永恒六道之间的对抗。
聂竞天浑身发光,放声暴吼,挥动的臂膀猛烈摇晃,方圆几百里甚至上千里范围的天地都像是受到挤压的玻璃一般,咔嚓脆响,爬满密密麻麻的裂缝,裂缝黑暗死寂,无形的虚空法则都在碎裂。
一股毁灭的灾难之势从裂缝里渗透出来,一股把天地万物重回混沌的诡异迷光,从黑暗里冲涌而出。
轰隆!!
千里空间轰然崩塌,彻彻底底,没有任何遗留,像是无形的巨兽,一口吞下了这片天地,就像是浩渺上苍,挥手间抹除了这片的乾坤。
正在狂奔的聂灵黛和白哉,正在混战的龙骨巨鳄和聂奎雄,甚至远处正在逃窜的楚禹,都猝不及防被天地崩塌的能量侵袭,身体碎裂,归于黑暗。
与此同时,姜毅掌控苍生弓,聚敛自然繁衍之势,接纳苍生祈愿执念,凝聚出炽盛的光芒长箭,里面充斥着杀生执念,也环绕着自然演变之造化。
由于是众生造化接替姜毅意志,亲自在催发。所以,传国玉玺的能量如决堤的洪流般,受到恐怖的牵引,浩浩荡荡的融入了光芒长箭。
一声暴动,光箭贯穿黑暗,抵抗着葬灭之势,送达聂竞天面前。
然后……
姜毅被黑暗吞噬,被天地埋葬。
聂竞天则被光箭贯穿身躯,遭众生审判、自然遗弃。
一场遭遇战,以超乎他们预料的方式结束了。
正在往这里汇聚的强者们陆陆续续停下,蔓延震惊的看着远方的空间崩塌沉沦,陷入了黑暗,归于了混沌。
恐怖的视觉冲击,触及他们灵魂深处的恐惧。
和俊男同居的日子
很多强者甚至恍惚,感觉像是陷入了梦境,眼前的景象那么的不真实,那么的绝望。
而对于很多散修而言,这种超越武法概念的葬灭,即便是梦境里都不会出现,这也让他们呆在原地,久久失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给我解释下?”
“到底是谁在猎杀姜毅,搞出这样的动静?”
“姜毅呢,死了吗?”
“都天地归虚了,他要是还能活着,我是真服气。”
“谁跟姜毅同归于尽了?”
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黑洞’周围,议论纷纷,却不敢轻易靠近。
有人试着探查,但意识像是伸进无尽的虚无里,什么都查不到。
有人尝试绽放光芒,却被无尽的黑暗吞噬。
直到半天后……
一道微弱的光芒从黑暗里冲出来,紧接着倒头坠落,狼狈的砸在了茂盛的林地里。
是楚禹!
先是半截身躯被斩,再是被葬灭能量淹没,他仅剩的上半身血肉模糊,砸在地上几乎像是摊烂肉,还露着森森白骨,看起来惨不忍睹。
但楚禹终究是圣王境界的强者,意志坚韧,艰难保持着清醒。他颤巍巍的激发空间戒指,从里面取出丹药,塞到血糊糊的嘴里,炼化吸收,愈合着伤势。
“你是……”
附近的五位散修来到这里,看到满地的碎肉烂骨倒吸口凉气。
“我是楚禹,原万道神教圣王老祖,现在是帝族的长老。你们带我离开,我必有重谢。”楚禹虚弱的低语,之前很不屑于承认是帝族的附庸,现在不得不用来震慑了。
五位散修面面相觑,有些怀疑。
楚禹仅剩的眼珠微微晃动,盯住前面的五人:“我受伤了,但我还是圣王!你们敢乱打注意,我轰死你们!救我,这是命令!”
五人咬咬牙,扬起空间布袋,把烂肉般的楚禹小心翼翼的包裹进去,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黑暗还是盘踞不散,那里像是被世界遗弃了,荒芜冰冷,但是不久之后,浑身破烂鳞甲碎裂的天龙,从里面艰难的爬了出来,背上趴着奄奄一息的白哉。
“姜毅呢?那疯子干了什么,差点把我给送走了。”
大贼浑身血流不止,狼狈的趴到前面的山顶,凝望着黑暗,等待着姜毅。
但是等了又等,不仅没有等到姜毅,反而等出了聂奎雄和聂灵黛,以及从远处赶来的强敌——天荒神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