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txt-第二百六十七章 是真是假看書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他的声音慢慢变得阴冷,眼神带着桀骜。
“还是说,你们几个已经按捺不住了?就这么虎视眈眈看着资产?”
看着沈亦骁发飙,顿时会议室里鸦雀无声,谁也不敢再说一句话。
不过,大部分的人都将视线转移在了一旁的陈家尧身上。
看着众人的反应,就算是傻子也能明了了,这一切的幕后主使应该就是他无疑。
看着形势不再按照自己想的方向发展,陈家尧的神色也不太自然。
不过他依旧是不失气势,声音沉稳:“不好意思沈总,前段时间我刚去医院问了问您最近的病情,如果我没打听错的话,最近您的精神状态好像不太好,也许……”
“也许,现在的您并不适合管理公司。”他的声音中气十足,眼睛更是眯了起来。
他的情报是绝对不会出问题的。他倒是要看看,智力退化的沈亦骁,能坚持到什么程度!
没有想到,这么多天的维持还是出了破绽。卓沁的额头上滴落了大滴的汗珠,看着沈亦骁的眼神也越加的担忧,这下该如何是好?
沈亦骁也闭紧了嘴唇,眉毛拧紧,冷眼看着面前的陈家尧。
众人更是默不作声,看着这一场的对峙。
看着陈家尧一脸的得意,沈亦骁只觉得有趣,他以为他早就知道这人不会安分守己。
通灵师奚
竟然还会暗中调查他,不过这一切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那又如何?”沈亦骁并不慌张,手指轻轻敲着会议室的桌面,发出细小的声音。
“谣言止于智者,请问我看起来哪里有问题?李董,你说说看。”
沈亦骁直接了当指了离他最近的一位股东。
看着话题引在了自己身上,李董顿时紧张拼命的摇着头,额头上都掉下了汗珠。
他伸出手,笨拙地擦着额间的汗珠,一脸的谨慎:“这是哪里的话!沈总看起来健康得很,一点问题都没有。”
众人看着李董一副狗腿的模样,皆是汗颜,这位可是之前信誓旦旦的说要替陈董讨个公道的人,眼下不过一会儿的时间立刻就倒戈了,还真是让人觉得无语。
听到了李董的回答,沈亦骁眉毛上扬,甚至还带了些玩味,看着陈家尧。
“现在你的谣言,也应该不攻而破了吧?”
果不其然,陈家尧的脸色变得铁青,还狠狠的瞪了一眼李董。
此时的李董,哪里有心情和陈家尧“眉目传情”,眼下不知道真相,这两个人,他一个都得罪不起。
看着他们两个毫无互动,沈亦骁笑而不语。
他忽然站起身来,颔首,环视了一下会议厅里的所有人。
他的眼神冷漠,不带有任何一丝的色彩,看着这一群人,他知道是时候给公司换一批新鲜血液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孽根不除,永远是祸害。
“这种事情,不用劳烦陈总担忧,也多谢陈总的挂念。不过有一点,你需要搞清楚。”
沈亦骁的眼眸愈发的深沉,周身更是释放出了冰冷的含义。
“多管闲事不是什么正确之举,另外……”他眸子一暗,语气中带着警告。
首相私宠:娇妻快到怀里来 希塔
良媒 商璃
“即便我身患重疾,如果有朝一日卧床不起,沈氏,也轮不到你说话。”他的声音一字一句,宣判着陈家尧。
顿时,陈家尧的脸色发白。
这一切和他计划中的一点都不一样,但是没关系,如今的沈氏,表面看起来平静,但是早已是波涛汹涌。只差他稍微推推手的功夫,可以马上换人。
落叶后的相惜相恋
即便现在沈亦骁佯装成这副模样,早已经是无济于事,沈氏,迟早会是他的。他的唇角微勾,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险。
一旁的卓沁也是惊讶不已,她听着沈亦骁掷地有声的话语,有些不敢置信,难不成这忽然之间,沈亦骁又恢复了记忆?
她的眼神不断的在沈亦骁身上打量着,企图看出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看着众人鸦雀无声,没了反应,他精致的五官上带了些许的冷冽。
“各位还有别的疑虑吗?如果没有的话,我想这大会也不需要再开了,时间紧迫,各自干各自的事情去,散会。”
很快的,众人做鸟兽散,不敢在会议室里多停留一秒。
连陈家尧也是暗暗的瞪着他,狠狠的咬了咬牙之后,才不甘心的离开。刚才座无虚席的会议室马上变得空旷了起来,房间里只剩下卓沁和沈亦骁两个人。
就在卓沁还沉浸在刚才的惊讶之中无法自拔的时候,忽然沈亦骁凑近了她,一把将她拉在了怀中,宠溺的在她的胸口前蹭着,语气中带着无辜。
“阿沁,你看我刚才表现的好不好?你看他们都被我吓到了,对不对?他像极了一个做对了事情要求奖励的孩子。”
他的眼神再次恢复成了之前的纯真和简单,有那么一霎那卓沁甚至认为刚才的一切全部都是错觉。
“你刚才……都是装的?”卓沁有些不敢自信,刚才的那一切明明就是曾经的沈亦骁一点不差,怎么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又恢复成了这个样子。
“那是当然啊,阿沁不是说了吗,要凶一点才能把那些人给吓到,我当然要听阿沁的话啦。而且,我做的这么好,难道不应该得到奖励吗?”
他嘟着嘴,孩子一般的找卓沁讨要糖吃。
“可是,你是怎么知道那些合同的内容的,包括所谓的飞云和云端?”
这些才是卓沁最为在意的问题,毕竟这些东西连他都不得而知。
在卓沁开口询问这些的时候,沈亦骁的眼神中划过了一丝慌乱,但是很快的又压了下来,语气带着轻松:“这,阿沁你不知道了吧,这是刚才秘书刚刚跟我说的,还给了我一份文件,说可能会用得到。”
“所以你只是在会前看了两眼,就记得这么清楚。”
卓沁还是有些疑惑,这一切显得太恰到好处了,让人没办法不怀疑:“他给的你是什么文件,拿来让我看一看。”
卓沁的声音平静,她现在非常想要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在装傻还是真的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