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p1b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興風之花雨笔趣-第五百八十九章 連鎖大局讀書-kkesk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元武湖的风暴突如其来,又迅速雨霁云开。
在四灵大会的前夕,在百家云集的北苑,调动水师操演于元武湖。
风沙将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比如他居然敢直接庇护钟皇后,隐谷一定会发飙。
帝后不合将会造成隐谷也绝不愿见到的严重后果。
以此为借口,加上钟皇后又是自己找上门,的确能够让隐谷不至于彻底翻脸。
但是,他欠下大人情了,两个。
毕竟为了以防万一,他还请求隐谷严重关切,并且随时准备强力介入。
人情债好欠不好还,以后有得头疼。
另外,他以四灵大会的安危为借口,调了南唐四灵的水师。
这个借口说实话实在牵强,欠了南唐上执事的人情。
明天就要还。
另外,如果唐皇没能及时冷静,无论他选择退让或者不退让,都将付出数以倍计的更大代价。
风沙看似干脆利落的做出决策,其实无异于下了重注赌博。
心里负担之重,当真难以言表。
如今终于风淡云轻,细细盘算,大赚特赚。
钟皇后现在是皇后,以后是太后。有钟皇后支持,周嘉敏成为皇后的路途再无坎坷。
说难听点,待李泽登基,他的后宫,风沙开的。
外戚的力量更加壮大。
毕竟钟皇后经营已久,接手就能用,不用熬到周嘉敏的势力成型,没有青黄不接的空当。
两女在大面上将属于同一阵营,完全可以相互扶持,互为依托,彼此助力。
假以时日,不仅可以在后宫架空李泽,前朝也可以。
风沙盘算时机合适,让绘声偷偷摸摸把周嘉敏找来凝华殿。
当着钟皇后和周嘉敏的面,交出了一个预留很久的杀手锏。
他判断东鸟平静不了多久,还是会继续乱下去。王萼得位不正,难以服人。起码会乱在两人,一是王振,二是王崇。
所以让两女尽快选派心腹,合力推举为将,驻军于青州、萍乡,并设法从李泽那里弄来便宜从事的诏书。
只要东鸟再生变乱,立刻带兵打入潭州,灭掉东鸟。
东鸟连遭变乱,各方面损失惨重,国力消耗过大,已是强弩之末,成功的把握很大。
如若成功,必定形成连锁反应。
东鸟将处于他的间接掌控之下,东鸟上执事别无选择,只能成为他的附庸。
加上同样间接掌控着南唐,以及马玉颜经营的闽地。
三地相互扶持,互为依托,彼此助力。
他的权力范围能够迅速覆盖至最富庶的大半个江南。
届时,他和云虚的实力对比形成颠覆之势。
别说云虚,连女王也只能选择完全托庇于他的羽翼之下。
辰流自然而然地收入囊中,进而可以开始筹划插手蜀地。
半壁江山,归我操纵。
至此,很可能达到某个临界点,四灵为了自身的利益,将会与他积极结合。
于是,他的权力突破长江,直接伸入北周,不再属于职位,也不再属于借力。
在这个大布局之下,像周嘉敏因此坐稳后位,对李泽影响更大,唐皇将彻底落败之类,仅属于大势之下的小势。
当然,操纵并不意味拥有,势力覆盖并不意味着掌控。
这跟正儿八经打下江山,区别很大。
隐谷和百家也不是吃干饭的,各国皇室朝廷还是占着大头的权利。
单论个人的权力,除非天下一统的皇帝,否则没有人能够超过他。
如果再给他多点时间,说不定能过把皇帝瘾。
奈何这个时间实在由不得中原,主要看契丹。
总之,收纳钟皇后,使这一切连锁反应的源头,在时间上大幅提前。
风沙最缺的正是时间。
如此估算下来,哪怕再欠上几个大人情都大赚特赚。
风沙交出的杀手锏,令钟皇后和周嘉敏倍感兴趣乃至兴奋。
尽管不清楚风沙布设的大局,对她们好处依然很大。
钟皇后收拾了败馁的情绪,觉得被风沙压得没脾气,根本不算个事了。
三人凑头讨论细节到天黑,连晚饭都忘了吃。
多是风沙问,两女答。风沙叮嘱,两女应承。
待大体决定之后,周嘉敏又偷偷摸摸地溜走。
钟皇后忽然沉默下来,面露哀伤之色,神态说不出的娇弱,端得楚楚可怜。
显然因为钟学士必死无疑,偏偏没有能力搭救的关系。
钟皇后这副模样,也不知几分真心、几分假意。
风沙心里挺满意,哪怕这样子全是装的,钟皇后愿意在他面前露出软弱的一面,本身就是一种臣服的态度。
又过一会儿,云本真和绘声端上晚饭。
后殿的格杀令已经解除,然后因为钟皇后亮不得相的关系,守备还是很深严。
伏剑诸女在殿内厅吃饭,不敢踏入东厢。
东厢仅有风沙陪着钟皇后吃饭。
起码名义上,钟皇后算是他的长辈,严格起来还得叫声母后。
既然人家臣服,该给的尊重和面子,风沙一定给足,不仅陪着钟皇后单独用膳,还不时夹菜敬酒。
当然,试探也少不了,风沙冷不丁的问了句:“皇后知道盘丝洞吗?”
钟皇后神情略微有些古怪,过了会儿才道:“知道,就是这儿,想必你已经见识过了。谦儿打小调皮,你不要怪他。”
风沙歪头道:“皇后似乎对今天凝华殿发生的事情如数家珍啊!”
“有人想利用谦儿给你个教训。我急着见你,让谦儿帮忙想办法。谦儿年少轻狂,可能对你不太服气。三件事殊途同归,迟早合一,不住今天,也在最近。”
钟皇后又是那副威严的皇后样儿,艳妆丽容又不乏妩媚温婉。
仅凭这副高贵典雅的仪姿,实难想象她不仅秽乱宫闱,还媚态毕露、言辞露骨的勾引自己名义上的女婿。
风沙含笑道:“谁想教训我?”
钟皇后回道:“明知故问。”
风沙歪头道:“皇后对盘丝洞熟悉吗?知道这里是个什么地方?弄着哪些勾当?”
钟皇后略一迟疑,缓缓点头。这件事只要风沙想查,迟早都能查出来,没必要隐瞒。
风沙失笑道:“莫非你就是盘丝洞的后台?”
钟皇后似有不悦,低头吃菜,默不吭声。
……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