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萬族之劫 起點-第900章 到哪都囂張(求訂閱)讀書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万族之劫
永生山。
圣地。
元气充足,规则之力浓郁,远看不大,真进入后苏宇发现,别有洞天,如同仙境。
整个永生山,足足有9座高大无比的巨山。
八座稍矮一些,环绕中间那座最大的高山,那才是永生山,也是法的道场,其他八座,则是八位脉主的地盘,只是如今,少了两位脉主。
风雨雷电,阴阳生死。
八大脉主!
永生山,也是当年顶级的禁地之一,苏宇上次吸纳的一条生命大道,其实就是来自生脉的脉主,文王给他的,只是多年来消耗极大。。
八大脉主,死了两位,生脉脉主死了,阳脉脉主死了,都被文王所斩杀。
而今,还有六脉脉主活着。
八座大山,六座散发着光芒,两座有些死寂,八大脉主,这在各大禁地中,也就天穹山的八堂可以匹敌了。
山上,强者不少。
每一座大山,都是一个国度。
每一座山,都巨大无比,生活着无数生灵,这就是禁地。
四大脉主,此刻都跟着苏宇一起进入。
苏宇判断了一下,都很强。
风雨雷电,没一个低于26道的。
几乎都是26道到27道之间,显然,这些年来,这些人和文王他们战斗,也有收获,虽然死了两人,可其他人都有些收获。
见苏宇好奇地张望,风雨雷电中,两男两女,雨电两位强者,都是女性,剩下的两位是男性。
此刻,那如雨水般轻柔的女子,笑道:“道友,伤势没事吧?需要我为你治疗一下吗?”
苏宇刚刚跨入了25道,在这个时代,也是顶级存在了。
虽然比他们稍弱一些,可也算是一个层次的人物了。
几位脉主,其实对苏宇还是有些好奇的,和法主有关吗?
否则,法主说让对方进入,又没说接下来如何安排,一时间,几位脉主也疑惑,该如何处置此人?
苏宇笑了笑,点头:“若是雨脉主不介意,那劳烦为我医疗一二……”
“道友认识我?”
苏宇笑道:“大人如水轻柔,擅长医疗,不是雨脉主还能是谁?”
雨脉主笑了笑,笑的愈发轻柔:“还不知道友名号?”
“日月!”
苏宇笑了笑,带着一些意味深长,“日月悬空,可是万界美景,可惜,我门内没有,毕竟只是破灭的时代!”
日月!
四人咀嚼着这个名号,其实日月这种名号还是比较常见的,可知名的人物不多。
此刻,听这日月说话有些意味深长,几人倒是没追问。
不过,雨脉主还是笑了起来:“日月道友,那我先为道友疗伤……”
“劳烦了!”
雨脉主不说什么,一股水之力溢散而来,朝苏宇覆盖而去,那股力量,一点点渗透苏宇肉身,接着,雨脉主心中微动。
肉身很强!
擅长肉身道!
再蔓延力量,一股禁锢之力爆发,将她的力量阻挡,雨脉主也不在意,心中再次有了判断,擅长禁锢之道。
之前气息隐藏的很好,恐怕还擅长敛息之道。
不弱的家伙!
当然,他们更好奇,之前阻挡文王那一招的背后之门,是什么?
道法?
宝物?
还是其他?
雨脉主迅速探查着,苏宇轻笑道:“道友想知道什么,以后可以慢慢查,还是先为我疗伤一二,你看如何?”
雨脉主心中微惊,倒不是惊讶对方看出来了,而是惊讶对方说出来了。
此刻,这人倒是大胆,没了之前的谦卑。
在进入之前,谦卑的很。
进入之后,却是有些桀骜了起来。
这种态度上的转变……一时间,几人也不好分辨出什么。
雨脉主很快帮他将伤势恢复,笑道:“伤势不重,道友之前那一招真的很厉害,居然挡住了文贼一击!”
苏宇笑了笑:“一般,借用外力罢了!”
说完,苏宇看了看四周,笑道:“能否安排个地方,让我休息一二,然后……劳烦几位,问问法主,能否抽出时间,见我一面?”
苏宇笑呵呵道:“贵人事多,法主高高在上,恐怕也没太多时间,当然,我不会浪费法主太多时间!只是的确有要事要禀报!”
几人微微皱眉。
这话,听着其实没什么,但是隐约有些说不出的嘲讽意味。
嘲讽法主!
疯了吧?
贵人事多……高高在上……
这话,还夹杂着一些怨念。
几人都是强者,也是老古董,自然能听出一二,心中却是疑惑,当然,都是面不改色,这种事,最好不要掺和,可能有些其他原因在其中。
没有出现什么瞬间变脸,马上呵斥……
都搞不清楚情况,贸然翻脸,若是其中另有隐情呢?
此刻,那斯文如风的男子,满面笑容,轻声细语,开口道:“日月道友不要着急,法主最近的确有些繁忙,禁地之会将开,文贼一再捣乱,我们很快会禀报法主!”
说着,他笑道:“雨,你陪日月道友四处看看,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去贵宾阁那边,我们去汇报法主!”
“好!”
“日月道友,那吾等怠慢了,禀报完法主,我们再来……”
“客气了!”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苏宇笑了笑,对这几人,都是没太多怨言。
几人也是疑惑,这是专和法主过不去?
也不算,只是有种怨言的感觉。
……
很快,几人离去。
中央大山,山顶上,一座悬浮天地的大殿,屹立高空。
三大脉主进来的时候,此刻已经有人了。
六大脉主,还有阴、死两位没露面,此刻都在。
三人进门,风脉主躬身,禀报道:“法主,那人名为日月,修炼肉身、禁锢、敛息三道,具有25道之力,之前出现的门,只是说借力而为……他说他想见法主!”
法微微点头,回想了一下,淡淡道:“知道了!”
三大脉主还是疑惑。
此刻,死脉脉主,死气沉沉道:“法主,此人……”
法沉默一会,缓缓道:“也许是契机……也许不是!先等一天,明日我再见他!”
“诺!”
几人也不敢多问,隐约其实猜到一些,毕竟在永生山多年,岂会一点不知。
而下方三大脉主,其实也隐约间猜到了一些。
门!
这是关键信息!
等众人退走,法眼中呈现出一道人影,是苏宇。
他陷入了沉思中。
只有他来了吗?
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消息,什么样的结果?
至于对方的怨念,他不在意,也许是想敲打一下自己?
可惜……你们还没资格!
有资格敲打我的,还没彻底复苏呢!
而就在他沉默的时候,忽然,身后冒出一道黑影,黑影浮现,带着一些笑意:“法主,需要帮忙吗?”
“帮忙?”
法淡淡道:“你能帮什么?”
“让这些人知道,法主是他们唯一的依靠……而他们,可未必是法主的唯一依靠!”
法冷淡道:“需要你来插手吗?本座的事,轮得到你来插手?”
“不敢!”
黑影笑了笑,带着一些笑意:“不过,我观此人,心存怨念,这种人虽然不强,法主比他强大无数倍,可是,别人一直在那边,回去了,随便几句,法主不尊重谁,挑拨几句……最是难缠!”
“有时候,坏事,就坏在这些小人身上!”
黑影笑着,法也笑了:“你呢?”
绝色妖孽玩专宠
“法主可别误会,我可从未说过法主任何不是,而我的目标,也是让法主尽快和我们成为真正的一伙人……”
法淡淡道:“谈这些,为时尚早!一个文王,多年来,你们始终无法解决!让他不断牵制我,是无法解决,还是不愿解决?”
“法主误会了,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此地,毕竟不是我们的主场!”
法冷笑一声,也不多说,闭目不语。
他无法吞噬时光师,不单单是文王的牵制。
文王的确牵制了他,可还有人暗中推波助澜,导致其他人都不愿意出手,甚至散播出去了一些消息,否则,文王和武王两人,如何能一直在这里逍遥下去?
有人需要他们牵制自己罢了!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吞噬了时光师,也许会改变格局,而他们,也在逼自己站队。
他心中门清!
可有些事,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决定的,当然,这一次的禁地之会,也许就是最后的决定了。
身后,黑影见他不说话了,也不在意,轻声道:“前期,准备不足,时间不够……如今,法主若是愿意,此次禁地之会,便可帮法主解决文武!”
“再看吧!”
法淡淡回应了一句。
黑影也不说什么,默默退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黑影消失了,法陡然睁眼,眼中带着一些冷意!
也好!
日月来的恰好是时候,双方都要争取自己,那都需要拿出诚意来,拖了自己多年,一直被困在了这,此事,很快应该就有结果了!
货比三家!
虽说,自己一直靠的都是那位,可是……那位若是还没办法,帮自己解决眼前的麻烦,自己只能选择更有利于自己的方向!
“日月……”
他呢喃一声,25道,不算弱了,此次前来,是威慑,还是给予实际的办法解决麻烦?
那位毕竟开了天地,虽然还没彻底复苏,可是……也许可以给予一些支持!
……
这日,雨带着苏宇,没到处跑,只是在一些不太重要的区域转了一圈。
夜晚降临。
苏宇栖居在一座小楼之中。
苏宇闭目修炼,忽然睁眼,下一刻,一道身影浮现,苏宇面不改色,冷冷道:“来了!”
“使者,此刻召唤……我担心……”
来人有些忧心忡忡,苏宇冷冷道:“怕什么?法师叔在这看着又能如何?他在外逍遥多年,大概都忘了,谁给了他今日?”
“使者,这……”
苏宇哼了一声:“是,这些年来,他是做了不少事,可他忘了,时光师是谁帮他引来的?是谁帮他开了半个天地?是谁一直在想办法让他强大?他呢?他回报了什么?尤其是这几年,是不是和人门的人搅合上了,就忘了谁才是他的恩主了?”
“使者慎言!”
来人惊恐万分,这可是在永生山!
苏宇起身,不复之前的低调,而是极其愤怒,“我差点被杀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却是没有第一时间来救援!他想做什么?杀了我吗?”
“误会……”
“闭嘴!”
苏宇看向面前之人,低沉道:“还是说……这些年下来,你们也忘了,这一切,到底是谁赋予你们的?你们是否觉得,没了他,我们就什么都不是?你们忘了,最后一刻,到底如何离开这世界,你们觉得,他能做到吗?他能对抗其他强者?没有主上……他什么都不是!”
“使者,不可……不可如此说,此地是永生山,今日只是误会一场罢了,吾等也从未忘记使命!”
苏宇冷哼一声:“希望如此!他成了禁地之主,实力强大,招惹不起了!当年的事……算了,当年本来要全力支持一人成为禁地之主,可不是他,是大家放弃了机会,给他机会,结果呢?”
苏宇有些恼火:“结果就是我差点死在了他禁地门前!我本满怀希望而来,满怀期待而来,甚至在渴望着,他能强大下去,吞噬了时光师,成为这门内第四位至强者!”
“结果……我差点死了!”
来人也知道日月恼怒的原因了,还是因为文王的事。
“文贼突然出现,谁也没料到……”
“闭嘴!你叛变了?”
苏宇冷漠道:“不知道?文贼一直在这附近活跃,谁不知道?”
“使者来之前,我们的确不知……”
苏宇怒道:“废话!他既然传递了消息,那我们定然会给出回应,岂会不派人来?禁地之会,这么大的事,他也是自作主张,然后传递了一次消息就没其他了,先斩后奏吗?我们费劲心力,召唤始祖,想方设法地为他解决问题,他呢?”
“他不知道最近一定会有人来吗?”
苏宇气恼无比,“他知道,他故意的,他要给我一个下马威!”
这一刻,面前的人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这些事,涉及到高层了,再插话,也许会有麻烦。
苏宇又冷哼一声道:“有些话,不想说!八脉脉主,生、阳二脉,都是我们的人,为何……陨落了?这么巧的吗?真当我们不懂吗?只是大家终究还是希望他能醒悟……现在看来,呵!”
“使者……那真的只是意外!”
这一刻,来的老者还是迅速解释道:“这一点,我可以保证,真的只是意外!法主绝对不会故意折损自己实力……”
苏宇阴冷道:“我知道,他没必要杀人,反而让我们忌惮,不需要!但是我怀疑,其中有第三方在插手,故意的,但是他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此话一出,老者点头,低沉道:“可能……是如此!我曾隐约看到过一次,一道黑影在万法殿出现过。”
苏宇皱眉:“跟我详细说说,之前来的人,实力都太弱!这些年来,大家没时间,没机会管,也不想管,因为他是我们推举出来的存在……现在倒好,想自立门户了吗?也不想想,他自立门户,能不能匹敌始祖?”
“始祖无敌!”
老人低声说了一句,这才迅速道:“禀报使者,这些年来,永生山其实没其他变故,唯独文、武二位,时常袭扰,一些当初安插的人手,也折损了一些……”
苏宇默默听着,点头,许久才道:“文钰那边如何了?”
“她还是老样子!”
老人无奈:“她倒是有些信任我们,尤其是前几年,让时光册副本飞出天地,让她信任了三分,可我们每次提及正本,她都转移话题……”
苏宇若有所思道:“她一点没怀疑什么?毕竟,这可是法的领域!”
“那倒没有,当年要不是我们,她也活不到现在,我们还对她有救命之恩……何况,我们也有足够的理由和原因接触她……”
苏宇微微点头:“那就好!你们这条线很关键!这也是我此次前来的关键!”
说着,苏宇又道:“不过……这条线要不要用,用过后可能就成全了法……我现在不确定!”
苏宇吐气:“不确定他的态度,不确定他的想法,不确定他的一切!他这么下去,那我们反而是养虎为患,反噬自己了!”
“大人,法主……不会背叛吧?”
老人心悸。
苏宇幽幽道:“到了他这地步,一切都很难说了!通知下去,大家都准备一下,明日他要见我,若是事有变故……想办法撤离!”
“大人……”
“好了,下去吧!”
“诺!”
老人不敢怠慢,迅速消失。
而苏宇,看向远处的大山,喃喃道:“你听见也好,没听见也好,我需要看到的,不是高高在上的法主,而是那个当日离开,势要壮大我们的法师叔!都说外面容易乱了心……原本我不信,今日我信了,你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救我!”
……
永生山上。
法微微摇头,有些无奈。
你的判断来源……便是如此吗?
我没有第一时间救你,你便觉得,我背叛了?
这些家伙,有时候也很不可理喻!
“真的能解决她吗?”
此刻,他又想到了日月之前的话,是和之前一样画饼,还是真的可以解决掉麻烦?
若是可以解决,那禁地之会,就是他统一门内强者的大会。
若是不能……那禁地之会,恐怕会有些波澜了。
“明日便知!”
……
禁地中,有日夜之分。
第二天,阳光明媚。
苏宇还在修炼,门外,响起雨脉主的笑声:“日月道友,还在修炼吗?”
大门无风自动,开启,苏宇身形缥缈,出现在雨脉主面前,笑了笑,微微点头:“雨道友来的刚好,修炼结束了,法主大人,这是愿意见我了?”
雨脉主笑的轻柔,“法主太忙,昨天一直在忙碌,我看他刚刚才回万法殿,就很快传来了消息,要见道友……”
“那都是有心了!”
苏宇笑了起来。
“现在去吗?”
“道友随我一起便可!”
雨脉主其实对苏宇很好奇,一边走着,一边不动声色道:“道友此次前来,路上可否见到了之前的禁地之战?”
“没,但是隔空感受到了。”
苏宇说着,忽然传音道:“小心一些死灵地狱和万劫山,我看道友面善,多说几句,那万劫山的苏宇,来历恐怕不太简单!”
雨脉主若有所思,是吗?
不简单?
如何个不简单?
不过很快,也没时间再问了,那座巨大的高山上,大殿溢散出淡淡的光辉,雨脉主迅速道:“法主,日月道友已至!”
“让他进来吧!”
法的声音传荡而来,“你在下面候着!”
雨心中微微一震,单独见面吗?
连我们这些脉主都没资格知道?
好吧!
她看向苏宇,笑的愈发轻柔:“那道友自己上去吧,法主在等道友!”
苏宇点点头,破空而起,朝高山上的大殿飞去!
……
很快,一座巨大的大殿,呈现在眼前。
殿门敞开。
一道虚幻的人影,隐约可见。
苏宇一步踏入大殿,一股强大的气息爆发,震荡的苏宇不断后退,苏宇咬着牙,满头大汗,咬牙道:“法师叔不愧是禁地之主,倒是强大无比,能镇压小侄了!”
法的声音幽幽传来:“小小年纪,脾气倒是不小!尊重长辈都不会了吗?还是觉得,在那边,你被人宠惯了,在这,也要宠着你?”
苏宇咬牙:“并无此意!”
“那何必一再表露出来?”
苏宇咬着牙:“恳请师叔,斩杀那人门来人!”
“正话反话,都是你来说,你可知,当年谁主导此事?”
苏宇继续咬牙:“知晓!可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现在那些家伙,已经引动师叔心火,必须要杀,否则,迟早会出事!”
“我自会判断!”
苏宇恼怒:“师叔是觉得,人门那些蛆虫对师叔更有利是吗?”
就在这一刻,一道黑影浮现,带着一些笑意:“小家伙,一再骂人,这可不好……”
苏宇脸色一变!
下一刻,苏宇咆哮一声,一拳朝黑影打出,带着愤怒。
“混账东西!此乃绝密之会,你也敢掺和?”
此刻的苏宇,表现的愤怒无比,一拳打的空间爆碎,朝那黑影打去,黑影却是瞬间消散,带着笑意:“别冲动,都是盟友,何必呢?”
苏宇怒吼:“法,你是一定要背叛吗?”
此刻,大殿上方的法,终于回头了,带着一些冷漠:“好了,都给我住手,这里……不是你们放肆的地方!”
黑影瞬间消失,笑声依旧:“法主大人,我可没有出手,这小家伙太冲动了!”
苏宇怒不可遏!
握着拳头,看着法,再看看黑影,很快,苏宇压下了火气,声音带着一些冷意:“是我冲动了!我不知此人是法主的座上宾,若是知道,我不会来的!”
法在高台上坐下,没说话。
此刻,苏宇直视他!
法很年轻,眼如星辰璀璨,黑发飞扬,带着一些书卷之气,却也很强大,气息微微溢散,苏宇如同刀割,那黑影也不断扭曲。
法微微沉默一会,缓缓道:“当年,是你们让我接触人门,而今,又是你们说不该接触,这些年来,我不曾对不起谁,只是,一再拖延我融合时间,也容许我自寻出路。”
苏宇咬着牙:“那是没办法,不是故意的,谁想让你一直卡在这个地步?”
法不置可否。
是吗?
也许吧!
可也有限制的意思吧?
否则,真的没办法解决吗?
还不是一些人担心我迅速进步,甚至威胁到了那位的统治?
敢说没有吗?
只是如今,门户将开,那位即将复苏,这才不再那么忌惮罢了。
他淡淡道:“此次你来,可有办法?”
苏宇看向黑影,咬牙,坚持道:“还请师叔斩杀了他!阳、生两位脉主,如何死的?文武虽强,可法师叔在这,八脉脉主,独独死了他们……我不信没人做手脚!此人必然做了手脚,以逼迫法师叔和我们割裂,我相信法师叔不会为了外人,杀了自己人!”
“这两人的存在,师叔不是不知,何必杀他们?”
苏宇沉声道:“那唯有此人,才有这样的动机!”
黑影幽幽笑道:“岂会?文武二人还是极强的,小家伙,靠臆测可不行!”
苏宇忽然闭目不语,就这么直直站立在原地不动了。
法见状淡淡道:“你先下去吧!”
黑影微微一震,很快笑道:“那我先退下了,法主消消气,只是小家伙罢了……”
他很快消失。
而苏宇,此刻才再次睁眼,恢复了平静:“师叔是想告诉我,哪怕我们不再支持,也有他们支持师叔吗?师叔,这就是你的目的吗?”
法看着他,缓缓点头:“是!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修道修到了我这地步,什么权利,什么权势,什么未来……其实都是空的!我们,追求的只有道,只有自由!”
“当你们阻拦我的道,那就是敌人!”
法平静道:“到了这一步,也无需隐瞒什么,你们给不了的,有人能给,那我只能选择另外一方,因为……我等不及了!”
苏宇深吸一口气:“那信仰呢?梦想呢?一切都没了?”
“有一些,在同样的基础上,我自然更愿意支持你们!”
法看着苏宇,轻声道:“你不懂我,也不需要懂我,你只需知道,我要的,你能给,那我依旧是你师叔,否则……也只是陌路人!”
“始祖呢?”
苏宇有些愤怒:“你连始祖都要背叛?”
“背叛?”
他笑了笑:“他……没复苏!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的意思罢了,而今,修到了我这地步,你们还要妄图操控我吗?我纵然吞噬了文钰,他也不会阻拦我,只会为我叫好,倒是你们这些人,假借他之名,妄图掌控我,掌控一位合一强者,何其可笑!”
他有些嘲讽。
苏宇皱眉:“我带来了吞噬之法,你确定你这样,我会给你?”
法不慌不忙道:“你们会给的,因为吞噬之法,你们无法创造研究出来,唯有他才可以……他既然让你来了,那就是圣意!你不给,你觉得,你会比我好过?你的那些长辈,会比我好过?”
苏宇咬着牙:“起码,我可以决定时间!等到禁地之会结束……我给你,那也是给!”
“滑头!”
法笑了起来,淡笑道:“说吧,你想要什么?”
“第一,我要成为阳脉脉主!”
“可以!”
法无所谓,这只是小事。
“第二,斩杀那人……”
“若是你成功了,斩杀也就斩杀了,只是小事,但是要在事后,而不是现在!”
法给出了答案,成功了,那我自然可以杀了那家伙。
可没成功呢?
苏宇皱了皱眉,点头,“第三,要配合我演戏给文钰看,此刻,我还没十足把握,我要近期内,山内所有人听我号令!”
“可以!”
法笑了笑,“需要我离去吗?可以借口去追杀文王。”
“这个再看看,目前还没确定,但是我要见文钰才行!”
法微微皱眉:“她也许会发现什么。”
苏宇摇头:“那也顾不得了,此法不一定能成功,必须一点,也是关键一点,找到具体核心所在,才能迅速吞噬,这个是必须的!”
法也是微微皱眉:“你确定,你可以做到?”
苏宇点头:“起码有很大把握!此次我来这,就是大家商讨后的结果,一致觉得,我来,才有希望成功!”
“可以!”
法再次许可,笑了笑,“距离禁地之会,还有16日!若是这16日内,你无法解决……那也别怪我不念旧情,我不杀你,但是……以后的永生山,就不再回去了!”
苏宇脸色微变,有些恼怒,但是还是压了下来,低沉道:“我知道!”
说到这,苏宇想了想又道:“还有一件事,我……可能需要你的配合,师叔的核心所在,我可能要泄露给文钰!”
法变了脸色!
苏宇沉声道:“此事师叔可以三思,不冒险,我觉得希望很小,但是想成功,那只能冒险!当然,现在不急着这事,师叔也是至强者,我也希望不需要到这一步,文钰就能交出核心,可是……一旦无法成功,那只能寄希望师叔能答应此事!或者伪造一个核心也行……”
法摆摆手,说的简单,你懂什么!
到了我这地步,到了文钰那地步,我们共同执掌天地,假的,对方一眼就能看出!
唯有真的,才能让她相信。
可是,这是极其冒险的一件事!
这一刻,法也陷入了沉思中!
而苏宇,不再多说什么,躬身道:“那日月先出去了,师叔想好了再做决定也不迟!”
法看着他退后,忽然道:“你那门的力量……”
“始祖赋予的!”
苏宇面不改色:“始祖……已经复苏七成了!”
此话一出,法微微震动!
复苏七成了!
那就代表,要彻底复苏了!
法沉声道:“还有,之前死灵之主召唤天地,为何没有阻拦,你可知道内情?”
苏宇想了想道:“具体不知,当日我已在外,有可能和星宇有关……此事,只能等待回归后,再去询问,或者师叔自己亲自询问一番。”
法这一次没再说什么,摆了摆手。
而苏宇,很快退出。
下山。
山下,几位脉主都在,苏宇也不多说,直接道:“劳烦雨脉主送我去阳山,法主有令,让我执掌阳山!”
众人一愣,这就成为脉主了?
果然,大有来头啊!
雨脉主也顿时笑靥如花:“恭喜了!日月道友,没想到刚来,就和我们一样……”
苏宇叹息一声,摇头:“你不懂……算了,以后你们会懂的!阳脉主和生脉主都是我长辈,如今陨落,都是小人作祟!”
苏宇冷哼一声,很快又道:“几位小心一些,我想大家可能知晓一二,那人若是找你们,若是谁能击杀了他,我必有厚报!放心,法主这边,我自会承担一切责任!”
几人不吭声。
大体上猜到了!
都不好惹,我们还是别惹祸上身了!
一边是老东家,一边是可能的新东家……反正都不好惹就是了!
苏宇又道:“另外,这半个月,整个永生山,全部听我号令!”
众人一愣,纷纷看向高山,高山上并未传来任何声音,但是大家知道,是法主默认了。
很快,众人纷纷凛然,“定当从令!”
苏宇这才露出笑容:“几位道友,多谢了!若是此次成功了,大家都有好处,这可不是那些奸人可以给予的!这里,毕竟是天门内!”
苏宇说的意味深长,意有所指,指着天空:“有些人,想插手,也要看看,他面对的是谁?再强,你也不在这,何况,只是个傀儡罢了!”
几位脉主都是讪讪,也不好接话。
只知道,这位不好惹就行了!
苏宇哈哈大笑:“行了,我也不为难几位,迟早几位会明白,选择谁,才是正确的道路!”
话落,苏宇朝一座大山飞去,雨脉主急忙跟上。
惹不起,但是套套近乎还是没问题的。
……
很快,整个永生山都知道,第七位脉主出现了,阳山安静多年,一位强者的到来,瞬间成为脉主,也是让人意外。
不止如此,这一日,其他七座大山,都有强者,不管其他,纷纷朝阳山汇合。
至于几位脉主,都没阻拦,心中有数。
这些,都是那边安插来的,看样子,这是不隐瞒了。
好像也没必要隐瞒什么了!
因为,这次法主可能要作出选择了。
……
而这一刻,伫立在阳山上的苏宇,露出了一些笑容!
身后,跟着一些人,之前来见他的老者也在其中,苏宇幽幽笑道:“安排一下,我要见文钰!”
“诺!”
众人应声,老者低沉道:“大人,那需要给您安排什么身份?”
“什么身份……我自有主张!”
苏宇露出笑容:“对这位,我也很好奇,能反制法师叔的,倒也少见!”
众人苦笑,你还好奇呢,为了这事,多少年了,法都快气疯了!
苏宇没再说话,带着一些期待。
我要去见时光师了!
凄凉?
可怜?
还是其他?
上次见到背影,哭的那么悲凉……哼,我怎么不太信呢!
PS:太困了,晚上一章迟一点,10点多点吧,我眯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