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lem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修士很危險 線上看-六百八十八章 鬼面羅剎相伴-28wrb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光影中的玄野王隔空指着徐胭脂道,“久闻鬼面罗刹大名,你若真想战一场,我可以陪你,和舍弟计较,未必有失你鬼面罗刹的身份。”
徐胭脂根本不理会,鬼头火焰刀猛地暴涨,一击正中那条青龙,仓啷一声,那青龙剑跌落在地上。
青龙剑才跌落,便嗖地一下消失不见,竟然不能被胜利者获得。
这种规则,简直黑得深不见底。
“不,你不能……”
玄天绝望嘶吼,最终还是赶在鬼头火焰刀扑到前,捏碎了号牌。
徐胭脂收了那抹流光,整个人已经化作了个血葫芦,顺道也将许易染成了血葫芦。
啪的一下,她将许易丢在了地上,许易弹身而起,递过一枚上品天灵丹。
徐胭脂并不接,而是盘膝坐地,手中掐动印诀,一道道光影在她周身流溢。
许易静立一旁,给她护法。
他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当时,那等情况,他并非没有办法脱身,他是双命轮,可以通过控制命轮,控制人体和妖体如意转换。
徐胭脂便是拿住他的大椎穴,也制不住他。
只是,那等局面,他若是变化,就有可能露底,他也只能被动坚持着。
好在,最后的局面不算太坏,但他到底是欠了徐胭脂的人情。
这一波冲杀,十分凶猛,方圆百里的试炼者们都听到了动静儿,一时间,竟无人再过来寻不痛快。
时间一点点过去,徐胭脂的气色才迅速恢复着。
忽的,号牌又有了动静儿,嗖地一下,物换星移,空间挪转。
许易再定睛时,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片滚滚波涛之上,水面已经没过了脚踝,他正飞速下沉。
他赶忙腾空而起,向西挪移三百里,便又踩着了陆地。
挪移的途中,他已经通过号牌,弄明白了这波折腾的意义。
主要是通过一段时间的围猎后,许多人都彼此结成了团团伙伙,这样不利于选拔的公平。
先前一个阶段结束,淘汰了一半试炼者后,新一轮的试炼开启,在这一轮的试炼中,除了重新打乱试炼者的聚集外,还禁用了如意珠。
嗖地一下,许易将一件斗篷笼罩了全身,局势基本明朗,他也该出去狩猎了。
心里还有些放不下徐胭脂,这金牌保镖除了脾气不好,战斗力真是杠杠的。
那一通大战,许易自问便是自己上了,若不能速胜,单靠硬抗是决计抗不下来的。
“也不知道这家伙的伤势怎样了?罢了,那等情况都能扛过去,武试这关,还有什么难度呢?若徐胭脂都不能过关,却不知谁还能过关?”
许易自我宽慰一番,开始朝西北方向掠去,新一轮试炼开启后,号牌上的光点开始长明。
跟着徐胭脂打了许久酱油,他的功勋点其实没弄到多少,尤其是那一拨大战,他被徐胭脂控制着,所有的功勋点都被徐胭脂自己收了。
如果还是这个成绩,撑到最后,他多半是要被淘汰的。
故而,他必须得抓紧时间了。
才绕过一片竹林,许易便和一个黄袍老者相遇了,他俩挨得最近,许易向那黄袍老者迫近时,黄袍老者也在向许易迫近。
双方才撞上,都先朝对方手中看去,见对方没有持拿后天灵宝,都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谁也没有废话,一撞上就开打了,黄袍老者卷出的冰霜风暴霸道得不像话,瞬间便在许易周遭砌出一个坚实无比的冰屋,竟将他锁在了其中。
下一瞬,整个冰屋戳出大量的冰矛,轻而易举地挤压着许易的灵力护罩。
撑了片刻,觉得抗不过去了,许易大手一招,一道霹雳从天落下,轰然一声剧响,整个冰屋瞬间破碎。
“握草,这雷……”
黄袍老者惊呼一声,闪身便跑,转瞬便要消失。
刺啦一声,半天里霹雳再起,一道雷霆轰然洒落,黄袍老者痛呼一声,捏碎了号牌。
许易大手一招,终于收获了靠自己本事擒获的第一个功勋点。
意识才从号牌中拔出,许易转向了西方,不多时,遇到了他第二个对手……
转瞬,两个时辰过去了,许易一路摧城拔寨,几无一合之敌。
混沌雷诀实在太霸道了,甚至不用乾元御雷真诀放大招,单靠放出磁雷砸人,一路就无人能挡。
在这两个时辰中,许易收割了二十多分,战果可谓丰厚。
许易还待继续寻觅战机,号牌又有了动静,整个光点区域外围忽然多了一道绿线,绿线正飞速从朝光点区域压缩着。
除了配图外,更有文字提示,那道绿线正是沧溟烟。
许易心里咯噔一下,急急向西南方扎去,沧溟烟的名头他可听过,是霸烈至极的毒烟,一旦入体,杀伤极大,弄不好便有性命之忧。
此烟气有色无形,只看得见,却摸不着,也无法感知,更不能用法力制造强风排开,十分凶猛霸烈。
沧溟烟这一登场,许易便回过味来,这是变相得要缩小地图,增大修士遭遇的几率。
一路向西南推进三千余里,遇到试炼者的频率高了起来,众人忙着推进,倒没有谁急着发动攻击。
终于,沧溟烟推进的速度慢了起来,许易又迎来了新的猎物,同时,也是视他为猎物的捕猎者。
轰隆一声,磁雷精准击中圆脸青年显化的开山斧上,寒光凛冽、威压如山的开山斧轰然落地,化作了圆脸青年,浑身颤抖,狂喷鲜血。
许易道,“别耽误我时间,你自己上路。”
圆脸青年面露苦笑,“万水千山总是情,五枚玄黄精行不行。”
许易怔住了,还有这种操作,他还真没细想过。
见他迟疑,圆脸青年一看有门,“相逢既是有缘,能撑到这里的,基本就算已经过武试了,再说武试只是定去留,文试才是定名次,道友,何必太心狠。五枚玄黄精,在外间,不知要多难才能弄到。道友收了玄黄精,我得机会,咱们两便。”
许易道,“一份出自七品正仙的荐书,没有五枚玄黄精,拿不下来,要参加大比,需要三份荐书,也就是十五枚玄黄精,你拿五枚玄黄精糊弄我,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