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討論-第二百零四章 危險來臨相伴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小說推薦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报告少帅,夫人忙着摆地摊
夜里有些刮大风,傅酒坐在床边热乎乎的水泡着脚,近日越来越觉着自己的手脚肿胀,有时候早上起来,手脚肿到无法正常行走。
直播变身海贼女帝
然后傅酒每天晚上都用热水泡脚,缓解一下浮肿。
外面的风吹的窗户啪啪作响,傅酒突然一惊,想起来酒庄的图纸放到了临时搭建的小屋子里。
她连忙擦干了脚,踏上鞋子,瞧了眼张志勇和张婶子的房间,灯已经熄了。
应该是早就入睡了,傅酒担心这风起大了。
酒庄建设过程中,工人在旁边盖了一座简易的小屋,傅酒平日就坐在里面监工,画稿子。
不过真的是简易,窗户都没来得及安装,她今日下午过去时,将图纸落在了那里。
賭 石 師
不行,她得去拿回来才放心,趁着夜色,傅酒拿了一个电筒,披上了一件较厚的衣服。
脚步稳重的走出去,酒庄离着村子不远,就在村头不远处。
因为是夜里,傅酒身子也不方便,所以放慢了步子,谨慎地赶路,硬生生走了快二十分钟的路。
大风呼啸,吹得路边的树枝四处摇晃,她的头发被吹得凌乱。
傅酒终于到了酒庄建设的那块地,旁边随意搭建的小房子,连门都没有。
傅酒连忙加快了脚步,手里攥着手电筒,大步走进了小房子。
房子内一片漆黑,傅酒耳边是呼呼作响的风,她心里只是焦急那图纸,手电筒朝木桌上一扫,就瞧见两沓纸被压在石块下面。
太好了!还没有被吹走!
傅酒心里大喜,面露出笑容连忙收起图纸,刚要转身,手里的手电筒就照到了一处。
石板垫的地板上一摊深色液体,傅酒心里疑惑,向前走了一步,定睛一看心里一惊。
竟然是未干涸的血液!
傅酒脸色陡然一变,危险从心底爬上来,她吞咽了一口,眼神微微向后瞥。
紧张慌忙地咬住唇瓣,身后会发生什么,她不知道,不过她期望,什么事情都没有。
然而,下一刻她绝望了,一个坚硬的东西抵在她的腰间。
傅酒知道,那是枪。
“别动,也不用乱叫!”男人低沉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傅酒脸上表情有些破裂,她点点头,“嗯,我不会违背你,也希望你不要伤害我。”她嗓音有些颤抖,傅酒的双手紧张地放在了自己突起的肚子上。
“明日给我带些药物,放在这个屋子里,不要耍什么心思,否则,我会杀了你。”男人冰冷的语气说。
“不会的,你看我是孕妇,为了孩子我也会积德的。”傅酒努力稳住男人的情绪,生怕他突然发疯伤害到自己的肚子。
“你需要什么药物,止血的吗?”傅酒紧接着问道。
“止血,消炎。”男人淡淡地说。
“嗯,我知道了,我明日准时给你放这儿。”傅酒平复着语气说道。
感受到腰间的枪支被拿走,傅酒呼出一口气,胸膛极度的上下起伏,“那个……我可以转过身来了吗?”
良久,并没有人回应她,傅酒眸子向后撇了撇,转过来身子。
一片空荡荡,那男人已经走了。
皇的任性娇妻
看样子,那男人是受伤了躲在了这个屋子里,恰巧倒霉的傅酒就来了。
危险撤去,傅酒急慌慌地拿着手里的图纸,攥着手电筒往家里赶。
一路上黑漆漆,傅酒提心吊胆生怕在碰上那男人,她急匆匆地走,不敢去回头,一直盯着前方,紧张下,时间过得飞快等傅酒回过神后,她已经到了张志勇家门口,没想到张志勇就拿着手电筒站在家门口等着,看见了他,傅酒终于将那胆战心惊褪去。
“霍太太啊,这大半夜的您跑哪去了?”张志勇担忧地问,瞧见了她满头大汗。
傅酒一半是吓得冷汗,一半是急匆匆跑回来的累的汗。
“我图纸忘到小屋子里了,回去拿来着。”傅酒稳住语气道。
张志勇叹了一口气,“这大晚上地,您这月份也大了,出去多危险啊,以后直接喊我就行。”
“我瞧见你们都睡下了,不好意思麻烦你。”傅酒微微一笑,是不是回头看门外。
张志勇疑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傅酒连忙摇摇头,“没有没有,快把门插上吧。”
说着,她就要回房间,然后又顿住了脚步,“张大哥,麻烦您明日去镇上帮我买点止血和消炎的药物。”
张志勇插好门一听,立马又焦急起来,“霍太太,您受伤了是吗?!”
傅酒摇摇头,“没有,我为以后备着,你别担心,明天帮我买就是。”
张志勇疑惑地点点头。
她回了房间,脱了鞋子,钻进了温暖的被窝吼,一颗慌乱的心终于慢慢平复下来。
“宝宝,妈妈今天差点吓死,我好害怕失去你。”傅酒蜷缩着身子,右手抚着自己隆起的肚子。
六个月左右的孩子已经有了胎动,也许是与傅酒有了共鸣,肚子里的孩子突然动了一下。
这是第一次,傅酒感受到胎动,那种感觉很神奇,肚皮突然被从里面踢了一下,也不疼,就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她情绪十分激动,试探着在刚刚动的位置,她伸出自己的食指,稍微用力按了按。
没想到,接下来肚子里的孩子又与她回应了,又是被踢了一下。
傅酒忍不住笑出声来,“宝宝,你是能听见妈妈说的话吗?”
“可以听见就踢妈妈一下。”傅酒故意开着玩笑,让她意想不到的是,肚皮紧接着又被踢了一下。
娱乐皇 鹰刺长空
“!宝贝,你在妈妈肚子里就这么厉害了?”
“果然和你爸爸一个样子,你知道你的爸爸吗?”傅酒侧过来身子,抚摸自己的肚子,温声说道。
“你的爸爸,很厉害的,打仗很英勇无畏,长得很高很高,如果你是个男孩呢,那就希望你和爸爸一样高,和他一样有出息。”
冷殿下的头号甜心
“如果你是女孩,妈妈还是希望你像爸爸一些。”傅酒语气十分温柔,肚子的小宝贝没了动静,像是在静静听傅酒说话,傅酒心里暗想,这个孩子绝对很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