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大唐再起 起點-第九百七十九章東出鑒賞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说实在的,李嘉对于美色实在没有兴趣,他更不敢在军中宣淫。
说到底,他还是爱面子的一个人,如果传出去,百姓们怎么看他?群臣又如何看他?
CS英雄本色 边城 浪子
英明神武的形象可不能糟蹋了。
所以,只是接见了一番母子后,他就乘坐豪华的马车,缓缓前行。
长途跋涉之中,李嘉安分守己,处理军务政务,根本就没出自己的巨大马车宫殿。
这让小符后松了口气,看来这次北上,真的只是公务罢了,皇帝也没有想象中的难道好色,自己还是多心了。
京兆府。
真仙九墟
张维卿自从攻略关中,又拿下河中府后,钱财自然是不缺的,为了获取军心,也为了民心,他直接运来了河中府的盐。
超级高科技霸主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关中的盐价大跌,每斤不过五十钱,百姓皆称赞有加,民心瞬间就聚敛了许多。
军队,则利用缴获的钱财,大肆发放,来鼓舞士气,几乎每人十贯左右。
关中残破,那些凤翔府,静难军的藩镇兵卒们,一向是穷惯了,何曾见过这般多的钱粮,平日里混个温饱,已经算不错了。
但,最让他焦虑的,则是粮食的问题。
按照道理来说,如今已经是六月份,夏收时节,粮食应该不缺的。
但,谁让他自身就携带着五六万人,再加上静难军,凤翔军,以及长安的永兴军,规模超过了八万有余。
而,整个京兆府十三县,也不过五万户,撑死了也不过三十万人,而且水利多年不修,土地荒芜者众,关中又缺乏铁器。
在张维卿的巡视下,偌大的京兆府,许多县的百姓,竟然还在用人力木犁,即使渭河平原土地肥沃,但却一直没有好好的利用。
前唐时的广通渠,与成国、升源、陇川三渠相接而达宝鸡,横贯关中,但经年不修,早就废弃。
目前的关中,就是渠废民贫,物资匮乏,仅已自用。
百万人口的长安城没落后,再加上多少的战乱,人口少了,关中其实恢复的不错,粮食也能勉强自给自足。
但,谁让唐军北上呢,又多出来数万名吃食恐怖的大汉。
唐军可是一日三餐,隔三差五的还要吃***迫张维卿派人从渭河中捕鱼慰军,而其他归降的军队也要一视同仁,所以粮草消耗是极快的。
小 仙 有毒
“幸亏长安残破,不然真的得饿死了。”
张维卿还有点庆幸,如果真的夺下一个前唐时期,百万人口的大城,吸干整个关中都养不了,没有关东的粮食,得饿死一大片。
不过,渭河平原的确是一片肥沃之地,供养如今一点人口还是绰绰有余,作为都城是不合适的。
除了粮食问题,燃料的获取,也十分困难。
前唐时的长安,就像个无底洞,吞噬着一切,山岭秃了,想要获取木柴,甚至要去往秦岭砍柴,远离长安数百里。
这般多困境,让张维卿对于长安的热情,飞快地下降,甚至,他想念长沙的快活生活了。
“部署,朝廷发来指令!”
这时,突然来了一封朝廷的信件,要求他率领兵马东出虢州潼关,夺下洛阳,也就是北宋的西京府。
“来人,召集众将!”
张维卿一扫之前的愁苦,兴高采烈地吩咐道。
很快,包括杨廷璋,王彦超,陈兵等大将,也纷纷到来。
“诸位,杨师璠坐守潼关多日,使得关中稳如泰山,又有郭守文、郭从义坐守河中府,以致于宋兵难以过黄河,如今咱们坐镇京兆府多日,是该动一动了。”
张维卿笑着说道,很是气势。
“咱们还有多少兵马在长安。”
“五万六千人,包括数千凤翔骑兵,静难骑兵。”
“传我命令,除了留守五千人在长安外,其余人等,一律东出潼关。”
“部署,为何这般急切?”杨廷璋连忙说道,他如今全家人都上了船,退下不得,实在不忍其贸然行事:
“潼关外还有近万兵马,河南尹向拱,也是名将,东京禁军数日可援,咱们是否再缓缓?”
陈兵则沉默不语,他想听听到底是如何情况。
王彦超则是颇为赞同之色,投降了唐军,如今他自己抱团取暖,与杨廷璋暂时聚拢在一起。
“哈哈哈,都怪我没说清楚!”
张维卿不以为意,大笑道:“陛下发来谕旨,言语已经攻克了襄阳,正在带领十万大军北上,已经有一只骑兵解了潼关之围,如今只要咱们东出配合,一举拿下洛阳,到时候就可威逼开封了。”
“粮食可够?”王彦超迫不及待地问道:“咱们五六万人,加上那十万人,如此庞大的人数,粮食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粮食问题无须担心!”
张维卿一脸肯定道:“江陵坐守长江,来自各府州的粮草源源不断的送过来,咱们关中缺粮,陛下那边绝对不会缺粮。”
“也不要用宋国的眼光来看待我们大唐,自复国以来,南方富庶,无有一年用兵有缺粮之忧,不说咱们十五万人,就算是三十万人,供应起来也是绰绰有余的。”
“朝廷富庶,此乃我等的福气。”王彦超惊讶地点点头,对于这般豪气,他是多年未曾碰到了,或者说,自从军以来,无时无刻都在为钱粮担忧,不曾有过放心过。
黄金主教练 暗隐
待在关中这鬼地方,他这个凤翔节度使,干的是父母官的活,不是修水利就是修路,自力更生,收获自知,朝廷根本就没援助过。
他第一次体会到拥有朝廷的感觉,真奇妙。
不出意外,唐军就达成了一致,数万大军准备了两天时期,浩浩荡荡地东出而去。
京兆府百姓喜极而泣。
这些兵马待在长安,渭河的鱼都快吃没了,柴火也消耗的一干二净,他们自己都难吃一口热乎的,实再是太难了。
急行数百里到达潼关,前锋到了,后军还在华州。
“末将见过部署。”杨师璠精神抖擞地行礼道。
“如何?御驾达到了何处?”张维卿迫不及待地问道。
“御驾距离潼关,只有两日路程,开路先锋已经到了,正在预备行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