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1255再鑄鼎 起點-第868章 黑海閲讀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1255再铸鼎
华夏四年,1月3日,加拉塔。
当日,韩文广按例将参观游览、见到米哈伊尔并达成初步协议的过程写成报告,派人送回了城外的狴犴号上。
何魏见外交工作取得了突破,很是满意,不过当看到最后出现的那个熟悉的名字后,不禁一怔:“奥斯曼?突厥人?竟然为罗马人所用?”
旁边,送信回来的使团成员古介见他好像有疑问,便解答道:“是这样的,当年突厥人被盛唐驱逐,便转进西域,逐步西迁,后来竟打下了好大功业。其中一支,便进了罗马国东边的那个小亚细亚半岛,建了一个罗姆国。罗姆国的突厥人蛮勇好战,一度是罗马人的大敌,不过几十年前被西征的蒙古人压服,至此就一蹶不振了。
当今罗马皇帝当年还不是皇帝的时候,就率军与罗姆国打仗,屡战屡胜,收服了不少突厥人。如今有不少突厥部族,名义上奉罗姆王为主,实际上却在给罗马皇帝做事。多亏了他们,皇帝才能屡屡收复失地,又登上大位。也是因此,皇帝给了突厥人不少优待,从东抽调兵力去西边跟欧洲人打拼,任由突厥人在东占据土地,为此惹了不少非议。
这奥斯曼家里就是恭顺部族的其中一支,他是族长之子,来皇帝帐下听令,既是给皇帝卖命,也是作为质子。据说此人勇猛能干、忠心耿耿,深受皇帝信任,是他麾下一员大将。如今皇帝把他派来领军与我们配合,也是表示诚意。”
罗马东迁之后,相当长的时间内的主要军事体制是军区制,也就是一种类似于府兵的兵役制,将土地分配给士兵,平时务农战时为兵。也跟府兵制一样,后来军区制逐渐崩坏,到现在基本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罗马帝国的军队主要靠出钱募兵,而廉价善战的突厥士兵就成为了皇帝手中一支重要力量。
历史上,奥斯曼的父亲埃尔图格鲁勒带领自家的小部落投靠罗姆苏丹国,被封在与罗马的边境镇守,后来奥斯曼继位,左踢罗马右打罗姆,建立了好大功业。但现在有所变化,十余年前东海舰队造访伊尔汗国,把蒙古旧臣王文统留给了伊尔汗阿八哈。此后王文统颇得阿八哈信任,再加上后面陆续投奔过来的一些落魄汉臣,在汗庭中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幕僚集团。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这些人最喜欢给阿八哈提的建议,就是“削藩”,而阿八哈一有本部的前车之鉴,二来打赢了马穆鲁克后威望大涨,也认真考虑过此事。削藩并不容易,伊尔汗国征服的地区民族太多太杂不好操作,而削自家兄弟的话更是会离心离德,所以他首先拿同是游牧民族出身的罗姆苏丹国下手了。
这些年来罗姆国被伊尔汗国不断拆分压制,外围部落自然就考虑换条船,埃尔图格鲁勒便把儿子送到罗马军中听用。奥斯曼也不愧是一代人杰,很快脱颖而出,被米哈伊尔八世看中,成为他身边的左膀右臂。
何魏笑了出来:“原来如此吗?罗马忠臣奥斯曼,呵呵……”
他摇了摇头,又道:“算了,也轮不到我们操心此事,他们罗马又不是没有类似的历史,非要作死也是不得不作。此人……不管日后如何,现在你们可以结交一下。”
古介点头称是,又问道:“那么,关于对威尼斯作战一事,我们能应允吗?”
何魏听到这个又乐了:“本来我们来找罗马人,就有拉拢他们对付威尼斯的意思,现在正好顺水推舟了。也好,我们毕竟是外人,硬要打压威尼斯的话,难免会引欧人诟病,扯些麻烦。现在让罗马出头顶在前面,我们‘摇旗呐喊’,那仇恨可就让他们引去了。我再让朱提督派一批军官给你们,你们去与那奥斯曼制定军略去吧。嗯,只是以他们的效率,真正动手可能要拖几个月出去了,我们可不能在这陪他空耗着。这样吧,你们想办法跟皇帝打个招呼,至少这一次,让我们先进了黑海去。”
古介应道:“我等定当尽力。”
……
对于临时通行权,米哈伊尔八世并没有吝啬,随口就批准了。反正华夏舰队就拿着热那亚的通行证,法理上本来就能过的,人家给你面子问一下,你也得给人家面子才行。
于是,数日后,舰队三艘船从加拉塔港口离开,继续启航,通过牛渡海峡(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名字来源于古希腊神牛渡海的典故),进入了黑海之中。
黑海虽是内海,但是水深足有千米以上,海底厌氧菌分解硫酸盐生成硫化氢,使得海中大部分区域死寂无鱼,观之呈深黑色,正如其名。舰队就这样无趣地朝东北航行,于1月9日抵达了黑海北部的刻赤城。
刻赤原本是罗马的领土,控扼进入亚速海的刻赤海峡,是黑海北岸的贸易中心。当下这一地区归属关系混乱,理论上是当初罗马遗民建立的诸国之一的特拉布宗的属地,又臣服于金帐汗国,但实际上影响力最大的是占据了黑海贸易主导地位的热那亚商人。
当下隆冬时节,属于贸易淡季,刻赤港中停泊的商船不多,三艘大船的到来给当地带来了不小的轰动。商人们对消息最为敏感,去年底拔都萨莱城沦陷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刻赤,引发了轰动,如今又有另一批华夏势力抵达,这更使得他们议论纷纷。
吾家有妻初长成 木木夕Sharon
不过舰队没有在刻赤长久逗留,略一停泊后,就继续进入北方的亚速海。
亚速海虽与黑海相连,但水文条件截然不同,海水极浅,不少海区水深还不到十米。舰队一边勘测一边小心前进,向东北方的顿河河口接近过去。
……
渡灵人 瑾贤
1月11日,太和省,塔纳。
两个月前,华夏军的太和旅占领金帐汗国的首都拔都萨莱,将其改名为沃水城。自这个沃水城溯沃水(伏尔加河)向西北前进,可以到达金帐汗国的另一座大城“别儿哥萨莱”,位置就在后世伏尔加格勒(斯大林格勒)附近。从别儿哥萨莱西行不远,就可遇到另一条大河,顿河。沿着顿河向西南前进,一直可以抵达亚速海,在入海口南岸,有一座港口城市“塔纳”,也就是后世的亚速城。
塔纳城已有上百年的历史,当初由威尼斯和热那亚商人建设而成,经多年发展,如今已经是金帐汗国货物进出口的重要港口,输出当地特产的粮食、木材、白奴,换来外界的各种奢侈品供大佬们享乐。
当年拔都西征占领此地后,并未大肆破坏,而是仍然任由商人来往,细水长流收取贸易之利,后来又封了自己的兄弟忽哥镇守于此。忽哥在港口稍南一点的地方修建了一座军城驻守,以深红为代表色,然后又传到了儿子铁力不哥手里。
铁力不哥本来驻守塔纳,躺着收钱,平日吃香喝辣、享用女奴,好不快乐。然而,自从去年底以来,东方传来了拔都萨莱沦陷的消息,他就不知所措、坐立不安起来——妈呀,那可是可汗所在的都城啊,几万精锐把守,怎么就这么被人给灭了?
他一边召集部众、整军备战,一边接连派人去周边城镇部族打探消息。探回来的消息五花八门,可汗和子嗣陷在了外人手里,原本最有威望的那海也先死一步,剩下的叔伯堂兄弟们各自为战,还没拿出个办法就为谁领头争起来了。这让他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提心吊胆等着消息。
黑道邪皇2新的纪元
到了今天,靴子终于落地了——一支车轮滚滚的军队从东而来,马上就要到塔纳城前了!
“前面就是塔纳了吗?”
这支军队在城东停了下来,周安宁少校从中策马出来,看着前方的军堡和港口自言自语道。
在他背后,一个战车营、两个骑兵连和后勤营组成的车队正在徐徐展开。
太和省的冬天实际上不算太冷,即使大寒时节夜间最低温也不过零下十度出头,比起同纬度的东北地区可要暖和不少。而且冬天土地冻上,通行条件反而更好了,所以太和旅在沃水郡安靖下来后,就派了一部分兵力主动出击,削弱金帐残部可能的反抗,并且继续探路。今日,周安宁所率的一部就抵达了塔纳。
本来他们应该两天前就抵达的,可之前在途中遇到了一个不小的蒙古部落,非但不投降反倒胆敢反抗,收拾他们就花了点时间,拖到了今天。
良 陳美錦
“还好,”周安宁眺望了一下西北方的海面,海上空荡荡的没什么船,“没来晚一步。”
他又专注地看向铁力不哥所在的军堡,眉头微微一皱。
这个军堡的风格和他之前见过的金帐城池都不相同,是当年忽哥征召塔纳的意大利匠人修建的,具有典型的欧洲风格。
此城石材为墙,城墙曲曲折折,有凸出墙面的马面,还有高耸的哨塔,墙头多垛口,还有悬空的可以下射的箭台。城墙内部还有石质的城堡,比城墙更高大,同样层层叠叠,既能补充火力,又能在城墙失守后继续退守。
铁力不哥或许是自恃堡垒坚固,或许是之前听说了夏军野战威猛,总之现在躲在城中避不出战。
妃常倾城:腹黑王妃不好惹 陌鸢兮
这就有些麻烦了,对于这种石质封闭堡垒,步枪弹即便再犀利也没太大作用,得用重炮轰才行。可是这次他们轻装上阵,没带重炮,只有几门步兵炮,不知道得多久才能轰开,而且弹药还不一定够……毕竟是孤军深入,即使当初带了几十车的弹药,如今也只能省着用了。
周安宁叹了一口气,把军官们召集起来开会,准备讨论个办法出来。不过他们对着城堡比划了一阵子,也没太好的方法。
“要不,暂且围而不攻?反正这军堡就那两个小口,修个小阵地,一把机枪就挡住了。”一名连长提议道。
周安宁点点头:“倒也是个办法,反正先把港口占下来就够了,或许也可以先派个人过去劝降……”
这时,通讯车突然滴滴答答响了起来,过了一阵子,通信兵将一个本子送了过来。周安宁看了后,哈哈笑道:“好了,不用操心了,重炮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