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港綜世界大梟雄笔趣-671 什麼叫作大勢?鑒賞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港综世界大枭雄
虽然,外界都说“打仔洪兴,四仔东星”,把能打当作洪兴的招牌,但实际上洪兴各个堂口也有区别,比如说图安稳的西环堂口就很废材。
虽然,两大社团晚上晒马的堂口、人数,实力相差不多。
可每个堂口也有强有弱。
基哥是洪兴老一辈堂主里的大混子,外号“口水基”,草鞋出身。
年轻的时候还有点本事,年纪大了以后,除了会当墙头草,拍马屁外,什么都不会。
这种废物要来何用?
蒋天养自然是想换掉口水基,扶持点新人上位。
凌晨。
十二点。
西环、旺角、砵兰街。
三块地区街道上人影绰绰,其中砵兰街、旺角正值夜生活开始,西环夜市的一些摊位小贩、烧烤老板们也刚刚出摊。
“哗啦啦!”这时一股身穿白T,手持棍棒的洪兴人马冲出拐角,涌上街道。
“铛铛铛!”他们用棍棒砍刀敲砸着铁栏杆、卷帘门、玻璃船等物,大声朝街上的市民、摊位的老板喊道:“洪兴做事!闪边!”
“闪边!”这种情形在西环、旺角、砵兰街等地区都有出现时。
这队人马也不是来斩人,是来清场的!
别看他们嚣张,其实人马不多,一共就二三十人。分别由一个堂口小头目带着,劝告街边的市民早点回家,也让刚刚出摊的老板们滚回去!
至于洪兴、东星两家的夜总会、歌舞厅等场子?自然早早收到风声,十二点准时关门!
“滚啊!”
“再不走把你摊子砸了!”这时一名洪兴打仔踹翻一个街边报摊,报摊老板连忙收起杂志,迅速离开。
他们不敢得罪社团的人。
市民们也害怕危险。
所有,三块街区,街道清空的速度很快,甚至给警方省掉许多功夫。
“把警戒线拉起来就好了。”
旺角。
旧式民宅内。
宋子杰站在窗角旁,借着窗帘遮挡,拿着望远镜看向街道。
“yes,sir。”
两名O记督察应道。
街上。
一大群穿着黑色T恤,手持棍棒,砍刀的东星仔们出现。
他们站在洪兴人马对街,举着武器朝摊贩大吼大叫,做着跟洪兴一样的事。
忽然,两波人马相遇,隔着道路望向对方,一个个都是面色嚣张,表情张狂。
忧郁的心 忧郁的心
不过,街道两边的铁栏仿佛是道封锁线,不管隔着街道怎么叫骂,互相间都没有动手。
双方头目则掏出电话,嘀嘀嗒嗒,按下号码朝大佬报告。
而当双方在街道上相遇的时候,其实已经代表整条街道被清空。
封魔师
“啪嗒。”
东星头目盖上手机,盯着对面,举起手道:“干!”
“呵呵。”
对面的洪兴头目抓着手机,举起手臂,狠狠往下一挥:“斩死他!”
双方人马收到命令,铁栏封锁瞬间打破,两队人各自拿着武器挎过栏杆,当街向对方冲去!
“叮叮铛铛。”一阵刀棍碰撞的金戈声中,西环、旺角、砵兰街三块地头爆发交战,军装、O记等警员也陆续登场到位。
他们暂时没对古惑仔们展开缉捕,而是等待着更高层的命令。
……
西环。
皇后大道西,基哥穿着T恤,手上拿着砍刀。
“哗啦!”他斩翻面前的一个东星四九仔,随后迅速后退两步,躲闪掉来自一名东仔的银光,一屁股跌坐在地。
“叮!”尖沙咀堂口的四眼龙替他接下一刀,甩手舞剑掠出浮影,将面前的东星仔一剑封喉。
基哥看的眼前一亮,心里暗暗想到:“用剑果然不一样,古惑仔也能这么帅?比拿刀棒拽多了!”
当然,用剑的难度也更高。
不是耍帅。
就是找死。
随后基哥看着面前的东星仔轰然倒下,又浮现个念头:“太狠辣了。”
其实是他老了。
而基哥接下来看着西环堂口的人马在东星打击下节节败退,五百余人已经倒下数十人,整条皇后大道西分部的七八个混战团里,洪兴也处于全面劣势。
他不禁面色紧张的喊道:“四眼龙!太子的人呢?”
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沙哑。
法医王妃
“哗啦啦!”而援兵说到就到,此刻十辆面包车冲进皇后大道,一边五辆堵住东向出口,一边五辆堵住西向出口,彻底把交战中的双方包围。
接着面包车的车门给人拉开,一个穿着白色T恤,扎着头巾的高大人影下车。
洪兴战神“太子”!
只见太子面色刚毅,浑身肌肉,手中拎着一把西瓜刀。
而随着太子涌下车几百人一个个都穿着白T,扎着红色头巾,拿着一模一样的西瓜刀!
洪兴尖沙咀堂口,整个洪兴社最能打的堂口,刀手训练的比“号码棒”还强。堂主太子更是曾一人斩死二十六个古惑仔,靠一把西瓜刀斩出“战神”的美誉!
“杀啊!!!”太子咬紧牙关,齿缝里迸出句话,甩起西瓜刀冲向前方,扎进人群,奋力拼杀。
“斩翻东星仔!!!”尖沙咀堂口的马仔们大声吼道,随着大佬冲向前方,扬起刀片狠狠给东星人马来上一记背刺,瞬间就将东星人马给斩人昂马翻。
今晚晒马东星着黑衣,洪兴着白衣,西环战场原本东星大有优势,可随着太子的加入,一下就打破战场平衡,导致东星丢下上百人伤员大规模败退。
“喂!喂!乌鸦哥!洪兴仔喊人啦!”西环,东星堂口的张耀扬躲在小巷子里,藏在垃圾桶后,拿着电话大声喊道:“快点给我派援兵!否则整个堂口都要给人杀光啦!”
另一边,砵兰街,洪兴堂口。
十三妹穿着皮衣,手持砍刀,连续斩翻四五个码子,颇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架势。
整个砵兰街几千个小姐、马子、大大小小的场子,谁不惊“十三妹”的名?
东星派来打十三妹的堂口则是来自湾仔的“亚朗”,是补上“笑面虎”位的东星新五虎之“风雷虎”,为人非常精明,也敢打敢拼,很有实力。
当然,亚朗对“乌鸦”并不是很服气,还跟“和联胜”的乐少眉来眼去,是乌鸦想要除掉的对象。
而东星湾仔堂口实力不算很强,根本不打过洪兴砵兰街堂口!
别看洪兴砵兰街堂口是归女人管,可砵兰街作为全港最大的红灯区,皮肉生意非常赚钱,既然赚钱就会有人逐利,所以砵兰街堂口实力很强,兵马众多,能打的也非常多。
此刻,风雷虎“亚朗”手臂给人斩中一刀,捂着右手连连退后。
正当他眯眼睛,望着刀光,准备接受现实时……一排轿车横冲直撞的杀进战场,其中有一辆直接把“亚朗”身前的人影撞飞,刹停在“亚朗”面前。
“兄弟我来帮你!”司徒浩南推开车门,整理下西装,站在年轻的亚朗面前。
“擒龙虎!司徒浩南?”十三妹望着突然杀出的人批兵马、人影,面色凝重,表情难看。
擒龙虎!初代东星五虎!东星顶顶有名的扎职人!东星五虎当中最能打的一个!
“多谢浩南哥。”亚朗握着司徒浩南的手起身,司徒浩南拿过亚朗手上的砍刀,拍拍他肩膀,示意他上车休息,随后折好袖口,转身看向洪兴众人。
“威!”只见司徒浩南举刀喊道。
“武!”数百名东星马仔齐声大喝!
……
“怎么回事?太子为什么会带尖沙咀的人马去西环支援?”蒋氏别墅,蒋天养捏着茶杯,五指隐隐颤抖,望着面前的“黎胖子”惊道。
“我不是下令其他堂口不允许参战吗!”
“太子是不是拿我的话当放屁?”
“黎胖子”是洪兴十二扎职人之一。
此刻,他看见暴怒的蒋天养,张张嘴巴,又收住口,大气都不敢出。
“现在外面局势到底怎么样?”蒋天养深吸口粗气,重新坐会位置上问道。
黎胖子讲道:“外面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先是太子支援西环战场,随后砵兰街十三妹给东星擒龙虎斩死!”
“韩宾素来喜欢十三妹,这你是知道的,随后韩宾马上带人和司徒浩南决战。东星的深山虎“飞仔平”又和司徒浩南交好,马上又带着人去偷袭韩宾的地盘,现在几乎整个洪兴和东星都卷进去了!”
黎胖子一边说话,一边擦汗。
他说着说着都感到害怕。
蒋天养则是首次感到局势超脱掌控,不!他是首次做事便感受到这一点!港岛社会下的那一潭水、比他想象中当中更深、更加波涛汹涌!
“十三妹死了?”蒋天养喃喃问道。
黎胖子点点头,忽然说道:“今晚还不知会死几多人。”
……
旺角。
街边,一个路口。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泊车位,刘建明坐在驾驶座上,望着车窗外互相厮杀、血战的古惑仔们,心底彻底升起一股寒意。
庄世楷则擦亮一根火柴,凑到烟头上,点燃香烟。
“呼。”他抿起一口烟,吐出长气,望着车窗外整齐列阵的军装组道:“洪兴、东星、今晚出街的扎职人该死的全都要死!”
“什么叫作大势?大势就我一句话席卷过几万人,几万人裹挟着一个人!不管那个再有本事、再有脑子,他都得顺着我的意思走!几万人也都在我的布局中!”
“是五虎还是卧虎?你说的不算,我说才算!”庄世楷朝向窗外吐出最后一口香烟,收回窗外的目光,看向驾驶座。
刘建明适时的接过话茬道:“长官,根据刑事部消息,蒋家别墅有两辆轿车出来,东星坨地也有车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