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回到明朝做昏君 愛下-第六二六章 藩王往國外封閲讀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回到明朝做昏君
这个政策,朱由校思考了很长的时间。
这就是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以来,朱由校依旧没有动那些藩王、让他们在各地这么待着的原因。
虽然朱由校收拾了福王、拿了他的钱,但那也只是为了钱。剩下的那些宗室都那么放着,为的就是眼下这个原因。
虽然现在宗室很多,但是不能浪费,将来大明需要分封的地方太多了,够不够用还两说。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刘贤当然不知道皇帝在想什么,但是他知道陛下恐怕要开启一个大计划。
“就这样吧。”朱由校摆了摆手然后说道:“各自去办吧。”
在这些事情上,朱由校已经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自己既然已经把事情做好了,那剩下的事情就让自己的手下去办就可以,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我家驱魔师是个给
接下来的几天,朱由校一直都在天津这里玩。没有什么大事情,玩得也很开心。
等到朝廷派来的官员到了之后,朱由校就直接离开了。
天津直隶州的建设需要很长时间,在这方面朱由校帮不上什么忙,也不可能在这里等,他要离开了。
另外就是关于香河那边的消息传过来了。
在朱由校到天津来的时候,路上路过了香河县,在那里就发现了官员们搞的事情,官商勾结的情况非常严重。
他让人回去成立了调查组,由陈四海负责,统筹东厂和锦衣卫彻彻底底的调查这件事情;而且不光是在香河,在全国各地全部都要调查,这对朱由校来说很重要。
这一次他就是要过去看一看,看看结果。
离开天津之后,朱由校一行人速度很慢的走向香河县,可以说是游山玩水的速度。
朱由校相信,香河县已经处理完了。毕竟这是自己亲眼看到、亲自交代下去的,下面的人没人敢怠慢。
最重要的是其他的地方。
这一次朱由校到了香河之后,就会往南走,直接朝着江南而去。
那个地方才是朝廷控制不到的地方。比起北方来说,那里的地方官员勾结更加严重。
朱由校也想去看看魏忠贤在江南的所作所为。如果有可能的话,顺便去帮他撑个腰。
这一天,朱由校一群人终于再一次来到了香河县。
车马驶进香河城之后,周围倒也算得上是安稳。只不过比起上一次来,好像少了一些热闹,多了一些肃穆。
显然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来到街边的客栈,朱由校再一次住进了这里。
安顿好了之后,朱由校来到客栈的一楼大堂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看看有什么好吃。”朱由校笑着说道:“让她们把菜单拿过来,我看看”
听了朱由校的话,坐在他身边的魏朝和刘贤对视了一眼,脸上的表情都有些迟疑。
魏朝小心翼翼的凑到朱由校的身边说道:“皇爷,这外面的东西终究不安全,还是不要吃了吧?”
一方面,魏朝是担心有人刺杀陛下。虽然自己这些人的行踪是保密的,可也仅仅是表面上的保密。
如果真的有有心人盯上的话,可能已经找到陛下的位置。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外面吃东西就很危险。
何况即便是没有人要毒害陛下,在外面吃东西也不行啊。外面这些东西根本就不安全,食材有问题,很容易把陛下吃坏了。
陛下在皇宫里面吃的是什么?在这里吃的是什么?
要是吃了这里的东西,很容易肠胃不适,那就完了,太容易生病了。
“不叫东西吃,怎么和人聊天?”朱由校没好气的说道。
虽然朱由校也很想试试,但他还是压下了心里面这种跃跃欲试的想法。他知道魏朝在担心什么,他心里也在担心。
对于自己的命,朱由校很看重,他是绝对不会拿来冒险的。
魏朝听了这话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笑着招呼不远处的小二。
等到人走过来之后,魏朝笑着说道:“把你们的菜单拿来,我们家公子要点菜。”
“好嘞!”小二笑着答应了一声,直接将菜单拿了出来。
对于小二来说,这边就是个大客户。
店铺被人包下了一大半,这边是根本不敢得罪的。后厨已经在准备饭菜了,现在人家的公子要吃饭,那自然是要好好伺候着。
况且人家上一次走的时候就住在自己这里,东家大赚了一笔,这次自然不可能放过。
小二态度就热情的很。
朱由校把菜单拿过来翻看了一眼,就扔在了一边。
“没什么好看的。让你们后厨把拿手菜全都做一份送上来,本公子今天要好好的大吃一顿。”朱由校挥着折扇笑着说道。
“好嘞!”小二再一次笑着答应,赶忙跑去传菜。
等到小二再回来,朱由校缓缓的问道:“上一次本公子路过香河的时候,这城里很热闹啊。怎么这一次变成这样了?虽然没有冷落萧条,可是这气氛不对。”
“公子你还不知道,”小二神秘兮兮的凑了进来,脸上全都是兴奋的表情,看着朱由校说道:“您走这几天,咱们香河可是出了大事了。”
听了这话之后,朱由校也来了兴趣,对魏朝使了使眼色。
魏朝很无奈,直接从袖子里面抽出了一张银票放在桌子上,递到小二的面前笑着说道:“拿着,我们公子赏。有什么好事跟我们公子说说,让我们公子听高兴了,还有赏赐。”
小二看了一眼银票,眼睛瞬间就亮了。
十两银子,果然是大东主,这出手就是大方!
小二兴奋的说道:“谢您的赏!”
朱由校唰的一声把折扇合上,说道:“现在可以说了吧,这香河究竟出了什么事?”
“回您的话。”小二连忙说道:“前些日子来了一些人,说咱们香河当官的和本地的大户相互勾结,隐瞒自家田地,拒不执行朝廷清查田地的政策,造成百姓流离失所,都被抓起来了。”
“本地的陈财主、王财主家,那都是一家一家的抓。我听外面的人说,这一次要抄家流放,好像是要把人全都送到辽东。据说辽东那边缺人,家里面的钱财田地就全归朝廷。”
“还有这事?”朱由校略微有些兴奋的问道:“知不知道这是谁干的?怎么这么大能耐?”
“您不知道吧?据说是京城里面的大人物。”小二撇着嘴说道:“那都是通了天的大人物,人家来的时候,都是带着骑兵、锦衣卫来的。”
“那真是吓死个人了。大人物到了咱们香河之后什么都不说,直接就抓人。咱们县里的县吏直接就被抓进去七八个,听说有好几个人腿都被打断了。咬着牙不说的,没有一个好下场。”
“现在大伙见到那些人都躲得远远。”小二无奈的说道:“不过那些人也还好,对百姓倒是秋毫无犯。”
“别说其他人,连咱们的县大老爷都被抓了,县衙门里面就没剩几个人。除了看门口的那个老张,还有看牢房的那些人,基本都没了。”小二一边说着,一边颇为唏嘘的说道:“真的惨。”
“那你知道是因为什么吗?”朱由校不动声色的问道。
这个就是朱由校要问的关键了。
如果百姓只知道你抓人,却不知道为什么,就很容易出事。如果被有心的人造了谣,那就麻烦了。
而陈四海办事,朱由校一项是放心的,但是这方面也忍不住担心。
小二听了这话就更兴奋了,一拍桌子说道:“这个您别说,我还真知道。”
“朝廷前几天专门出了告示,还有人到处宣传,说是被抓的那些人偷税漏税,暗中窝藏辽中的逃兵。”
“但是我觉得这不是真的。”小二一脸不信的说道。
“噢,是吗?那你觉得什么是真的?”朱由校再一次问道。
“我跟您说,这事您可别跟别人说。”小二一脸谨慎的四下看了看说道:“也是听别人说的,这里面有内幕。”
“那些人买了那么多地,和官老爷勾结,他们都不交税。知道吗?那是偷钱!”
“他们偷了谁的钱?那是偷了当今陛下的钱。不过也不能说是当今陛下的钱,毕竟当今陛下节俭,这钱都用来给百姓修路、造桥、买粮了。”
“这大明多灾多难,老天爷也不长眼。这么好的陛下,怎么还有这么多灾?”
听了这话之后,朱由校咳嗽了一声说道:“别跑题了,接着说。”
“唉?哎,哎哎!”小二连忙答应道:“这偷了陛下的钱还有个好?”
“以前没法管,现在陛下想管,这些人就开始找事了。您想想,那么多地,这一年得多少钱?那些人他们舍得?”
“所以呀,他们就想办法不交钱,把自己的地都荒着。等到这波风过去之后,他们就再重新开荒,这地就还是他们。”
“这些人心都脏了,太坏了!”说到这里,小二就兴奋起来,说道:“可是他们聪明,朝廷更聪明。他们的所作所为被朝廷发现了,这回好了,什么都没了吧?”
“全家流放,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