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ngyp人氣都市小说 扶蜀 線上看-第四百一十章 平分秋色閲讀-lc9l4

扶蜀
小說推薦扶蜀
汉章武二年,三月下旬。
自汉帝刘备亲举大军跨越秦岭,出祁山以来,随着魏三郡群起响应,汉军一时声势正盛,颇有一种俯视天下的气势。
而反观曹魏,此刻却军心受挫,朝野震动。
朝堂之上。
魏帝曹丕更是心乱如麻,心绪半响平复不下来,苦苦与诸臣商议着对策,索幸不久就收到了一封征西将军曹真遣人送来的信笺。
看罢,曹丕才稍作镇定,重新恢复了天子威严。
曹真信中言:“蜀不过一小国尔,虽一时威势无二,但与我大魏相比终究只是皮癣之疾,臣既得陛下、先王所器重得以镇守西陲,那臣便定会全力以赴驱逐蜀贼,收复失地,还望陛下勿忧!”
此话说得极为坦荡,言语间也自信无比。
……
自天水、南安以及安定以西诸地群起响应以后,这几日以来,汉帝刘备亲派诸将受其印绥率众前往接收各郡城池。
而刘备则亲统主力屯驻于南安的重镇中陶城。
与其同时。
时任中军大将军的赵云此刻也领了三千余众正率众赶赴冀城的途中,他也是受命前往接收天水郡城的。
一路之上,两侧交错纵横的田间里,一堆堆身着普通民服、头裹斗笠的民众,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的人群正于田地里辛勤耕种着。
赵云坐胯浑身通体雪白,无丝毫一根杂毛的良驹夜照玉狮子,手持着长枪棱目斜视侧方,紧紧望着这一幕,不由感叹着:“唉,天下值此乱世,兵灾连连,百姓们想要一口饱饭吃不容易啊。”
一声感叹,他随即面色严肃的下令着:“传令各部,我军此次乃兴复汉室,攘除奸逆的正义之师,各部行军时务必遵守军令,若有咨扰百姓者,践踏天地者,定当以军法从事!”
一席怒喝般的指令传下,汉军士卒阵势再次严整了数分,纷纷提高警惕行进,深怕会咨扰到了百姓会遭受严厉处置。
眼见着大道上方军士徐徐前进,下方的百姓亦不由各自庆幸起来,都长舒了口气。
“咦,那是谁的军队,军纪竟然如此严明,对我等竟然秋毫无犯?”
“那……那……看旗号隐约是高举汉字大旗,应该是汉军吧?”
“汉军?就是曾经仁义无双的刘皇叔,现贵为天子的陛下?”
“应该是吧?”
一时间,田间百姓眼见汉军并未趁机大肆捣毁田地,反而有时为了避免践踏田地而引起春耕受损都会绕路而行。
短短功夫,诸多百姓对于汉军的好感度瞬息间便油然而生,各自纷纷赞扬着。
而此处的一系列情况,也在短时间内被刺探而出。
……
冀城西南部。
一处较为隐秘的山坳中,一支约莫有二三百人左右规模身着朴素的民服,手持着棍棒等木质武器隐藏于此,而其中居于前方的一将则气度不凡,目若朗星、棱目分明的青年,虽年纪稍轻,可却给人一种浓浓的严谨感。
“伯约,我已经打探清楚了,汉军率众前来收复冀城的大将乃是五虎上将之一的常山赵子龙,约莫有三千部众。”
片刻后,一少年领着数位身披斗笠的随从快速奔来,向青年拱手说着。
闻言,姜维面上一笑,下额薇薇下垂,不由托腮沉吟着:“赵子龙吗?”
紧随其后,那少年又将先前于田间汉军军纪严明,未有扰民、践踏田地的现象发生。
听罢,姜维大喜,连连赞叹着:“刘皇叔仁义无双,贤名满天下,汉军果真不愧为仁义之师也。”
“对了,汉军距离此处还有多远?”
“以汉军的行军速度原本应该半个时辰左右便能抵足,但现在由于赵云的严令下,汉军所遇良田皆绕道而行,这极大的拖累了行军,想必要傍晚之际才能到达了。”
“好!”
“姜夔,你继续前去盯着汉军动向,随时监视着一举一动,若有情况立即报与我。”
“诺。”
话音一落,少年便拱手应诺告退。
待姜夔率数位随从离去,一旁的同乡青年不由相问着:“姜郎,你胸怀大志,一向不是暗叹无用武之地嘛,现既然汉军已于凉州大据上风,那你为何不前往依附反设伏呢?”
话落,姜维侧目微微看了其一眼,随后面容轻笑着道:“哈哈。兄弟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若我直接前往投之,那势必会被安排于军中最底层,想要出人头地,建功立业,究竟需要多久时间?”
说到此处,他顿了顿,语气稍缓后再次道:“但如果我能设伏击败威名远扬的赵云再率众依附,岂不事半功倍?”
傍晚时分。
将近行进一日的汉军此时终究是跨过了冀城郊外的良田区。
此刻,赵云抬首微微望了下夕阳渐落,天空慢慢变黑,不由沉声道:“我军此时距离冀城还有多远?”
“启禀赵将军,约莫还有二十余里地。”
“只是据线报所探听的消息来看,天水太守马遵虽闻风而逃,但现在城门依旧紧闭,据说是主薄尹赏、功曹梁绪等官吏还在继续坚守。”
一语落的。
赵云一时也有些意外,随后道:“这几人倒也不错,郡守都弃城逃亡了,还能做到坚守城池,若能招纳之,则于我大汉稳定陇右数郡亦有助力。”
说罢,他便下令全军继续行进,意图赶赴于城下再行休整歇息。
“杀杀……”
可就在此时,忽是嘶吼声大作,一队队身着乡民服饰的人群嚷嚷着攻来。
见状,赵云眉目一凝,随即厉声道:“此等地界的山贼当真不识时务也,你遣一军前去将之剿灭。”
一席话落,从旁副将连忙领命,遂领一军上前拼杀。
双方厮杀一团。
只不过。
这数百人尚且连衣甲、武器都不齐备,又何谈是训练有素、精锐无比的汉军之敌手?
交战不过片刻,这支军众便迅速遁逃而去。
随之,汉军也穷追不舍,意欲一网打尽。
由于此处地势还较宽阔,对此赵云也并未阻止追击。
待副将率众追杀而去,姜维纵马再度率百余众杀出,直取汉军。
直到行进于约有一箭之地时,才停却下来,随之姜维外收内敛,挥枪高吼着:“赵将军,小子虽久居凉州,但时常听闻您老斩将夺旗、神勇无敌的总总举世无双的勇武事迹,心不自觉间便敬佩不已。”
“小子自持有数分用力,今既得一见,当与老将军比斗一番,不知老将军可愿否?”
只是,姜维说归说,但却根本赵云允诺的机会便纵马挺枪杀至。
途中且还高呼着:“弟兄们,今日我与赵老将军颤斗,无论输赢,都不准你等插手。”
高吼一声,他才笑对赵云道:“老将军,小子已安排妥当,来吧!”
一言落罢。
眼见眼前此青年生得器宇轩昂、长八尺身躯且威风凛凛,又兼有自信心,赵云见状,虽面露一丝无奈笑容,但他却从这青年身间好似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
随即,他下令麾下军士严阵以待,按兵不动,而自身则挥枪对上。
二骑相交。
长枪相互先对攻一次。
“砰。”
两柄长枪于空中交旋着,阵阵激鸣般的火花顿时四处飞溅开来。
二人一时气场都极为强烈。
比拼半响,二人才挥枪退却,随即相互目视对方,目光紧紧凝视着。
“老将军神勇果真不减当年也,小子佩服。”
片刻,姜维先行出言打破宁静道。
闻言,赵云笑了笑,也赞扬着:“你也不错,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之勇,未来武道之路必不可限量!”
但话锋一转,他却是自信道:“但目前的你枪法尚未达大成境界,武艺也未到巅峰期,此时的你不是本将对手。”
“哦?老将军此言尚早了吧?”
说着,姜维便再度挥枪杀至,赵云摇头一笑,遂也继续杀至。
“砰砰砰。”
一时间,战场周遭仿佛天昏地暗般,紧紧衬托着二人的比斗。
一连数十合相过,二分竟是斗了个旗鼓相当,胜负未分。
但接下来,姜维却是逐渐落入了下风,呈渐渐不敌的趋势。
这其实也太过正常。
演义上二人相交比斗胜负未分,那也只是由于姜维那时正值武艺巅峰期,而反观赵云却已是年过六旬的白发老者。
武艺、枪法技巧、力量以及反应力都急剧下降。
如此之间,二人才旗鼓相当,最终姜维略占上风,赵云才无奈退走。
但现在的情况却又完全不同,此时的赵云才不过年过五旬,虽也老矣,但至少武艺衰退还不太明显,又观姜维武艺还在成长期。
数十合内,姜维战平手自然尚可,但随着时间的积攒流逝,赵云丰富的厮杀经验、娴熟的枪法都远胜于姜维。
再度厮杀十余合,现姜维已经失去了攻击的能力,只得苦苦支撑着。
而周遭汉军军士却看得有些呆了,不约而同的讨论着:“这小子可以啊,赵将军神勇莫测,已经多年来未逢敌手,他却能相持百余合不落败,果真强悍。”
“是也,是也。”
厮杀还在持续,正当姜维即将落败之际却忽然变故突生。
刚刚袭杀的数百人此刻却押着被绳索束缚捆绑着的汉军士卒急转而至。
见状,姜维连忙虚晃一枪,调转马头回转入阵中,拱手笑道:“老将军之勇不减当年,小子甘拜下风不及将军也!”
“但老将军,战场厮杀却不仅仅只看个人之勇,统筹、谋略亦是最为主要的。”
说到此处,姜维挥枪指了指周遭被俘获的士卒道:“此战,还是我拔得头筹了。”
眼见着自家副将以及千余众都被俘获,赵云也不由心里咯噔一下,显然有些始料未及,但面上还是沉着道:“你武艺不俗,目前看来还颇懂用兵之道,但本将却不知,你为何要与本将对阵,助纣为虐相助伪魏呢?”
“哈哈。老将军严重了,小子本就是魏人,强敌来犯,自当要抵御外敌也。”
笑了一番,他不由高声道:“还望老将军回去告知陛下,就言有天水姜伯约再此,汉军休想全据天水。”
“若老将军执意进军,恐会丢了这一世未逢一败的威名也!”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