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ptt-第1174章 東歸相伴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徐明武这一嗓子,让周围立时炸了锅。
首先反应最快的是御林将军曹明皓,他带着伤急忙过去护着朱皇帝,又命御林军护送朱皇帝和诸臣到开阔地带。
感受到了敌阵,朱慈烺一阵无语,暗道大喜的日子真是晦气!
周围列阵的将士们倒是不怎么惊慌,他们没有得到军令,只是左顾右盼的,并未随意跑动。
但那些附近的居民就不同了,感到恐惧的当地牧民,惊慌失措的乱跑,有的直接往城里跑。
朱慈烺见状,连忙道:“将他们拦下,不可进城,以防屋舍倒塌,伤了人……”
朱和墿带着一队人马,大声地令这些乱跑的牧民到空阔的地方集合,等待地震过去。
好在这次地震并不强烈,只是持续了一会就平息了,没有房舍倒塌的情况出现,也没有余震发生,像是老天在恶搞,看不惯某人装逼。
朱慈烺从头到尾都冷静着,到了他这种境界,早已看穿了一切,掌握了大人物临危不惧的本领。
他看着新立的碑稳如泰山的立在那,立时松了口气。
待地震彻底过去了,众人回到了阿拉木图城,聚在一起,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朱大能忧心忡忡地对朱和墿道:“殿下,此间发生地震,恐是不祥之兆啊,是否是我大明连年对外征战,杀戮过重,上天以示惩戒?”
话音刚落,一群文武官员朝他看来,暗道这小子胆子够肥,敢当着陛下的面说这种话!
“胡说八道!”
徐明武忙站出来,冲着朱大能严词道:“地震是地球上板块之间相互挤压碰撞产生的地动,是一种常见的自然现象,并非什么不祥之兆,你不懂不要乱说!”
徐明武本想具体普及一下地震的知识,刚说几句,却发现诸臣都是一副不可理解的样子,根本无法理解他所说的地壳运动,只得罢休。
也难怪,地震学是二十世纪才兴起研究的,中国古代包括欧洲,仅是对地震记载了自然灾害,没有进一步的研究、分析和总结。
即便现在的大明文化昌盛,科学超前,但在这些小的领域,仍然是空白,徐明武决定今后要填补这些空白!
好在皇帝并未发怒降罪朱大能那傻缺,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看得徐明武一阵发毛。
“父皇,儿臣觉得这是大大的祥瑞!”
为了保护自己的小弟,朱和墿硬着头皮站了出来,解释道:“父皇亲征平定西域,功高盖世,以至大地为之震动,此乃感天动地的象征!牧民们不知上天在此时传来祥兆,适才产生了慌乱……”
朱慈烺表情丰富,以前竟没看出来老二还有这本事!
“陛下,臣也觉得如此!”
一旁的定远伯戚广阳也站出来,说道:“陛下之丰功伟业,千古未有,德兼三皇、功盖五帝,乃皇中皇,帝中帝,连大地都为之震动,此乃可喜可贺之事,理应昭告天下臣民,我大明平定西域,乃顺应天意……”
戚广阳这么一说,其他的武将也都上来了,热烈赞扬了一番,三句离不开帝中帝。
见如此场景,徐明武很是讶然,很快明白了,科学的解释,终究是敌不过朝臣们马屁的恭维。
皇中皇,帝中帝?
朱慈烺听的一头黑线,摇了摇手制止了下面将领的发言,道:“都停了!就依定远伯所议,将此事昭告天下,我大明是顺应天意才出兵平定西域的,乃至感动天地…….”
说着,朱慈烺有些说不下去了。
全職 家丁
他原本是不喜这种封建迷信的,奈何西域初定,这些牧民需要安抚,将此事定义为上天祥兆,比屠城威慑还管用。
有时候,读书人的嘴,比军队还可怕,差点酿成大乱的天灾,在朝臣们的嘴里,竟然成了天大的好事!
诸臣们都静下来后,朱慈烺忽然道:“诸位爱卿,朕与你们离开京师近一年了,西征的将士们也已休整多日,是该班师回朝了!”
周培公赶忙顺着朱慈烺的话奏道:“陛下,天气已经入冬,趁着这些日子还算好,臣建议早日踏上归程,不然天降大雪,行军队伍道路难行,恐半年内无法抵达京师…….”
从阿拉木图出发到南京,大概一万里路,按照正常的行军速度,也要近半年。
好在大明有火车了,大军只需走到嘉峪关,进了关内,便可分次搭车回家……
“众卿立即去做准备,两日后启程回京!”
朱慈烺口气很坚决,一副与众臣们心照不宣一样子。
“是,陛下,臣等这就去做准备!”众臣应道,人人脸上带着喜悦。
班师回朝的消息一经传来,立即在军中引起了沸腾。
朱慈烺来的迟,但他们这些将士们,却是提前半年就奔赴前线了,他们已经在西域呆了一年半了,很多人因水土不服生了重病,心态自然与皇帝与诸臣不一样,此时人人归心似箭。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刻石立碑两日后,除了征西都护府的军队,从关内而来的征西大军,纷纷踏上了东归的行程。
崔响看着远去的皇帝仪仗,不由得暗叹了一口气。
他与天武皇帝同龄,二人的生命屡次产生交集,特别是几次大型会战,二人几乎每次都身处同一战场,就是没有近距离的面对面过……
可以说,崔响作为普通小民,普通士卒,是看着这位传奇皇帝一步步崛起的,终结了一个时代,又开启了另一个新的时代。
“也不知道,我们二人谁会先死……”
“爹,你在嘀咕什么呢?”儿子崔兴运问。
冷少独爱正牌千金
崔响摇了摇头,笑道:“没什么,爹想写书了……”
……
几万大军,加上御林军和皇帝仪仗,数十名随驾的文武大臣,及数万俘虏、几十万头牲畜,冒着大雪,艰难地往嘉峪关行进。
东归的行程十分艰辛,汉王朱和墿除了要看管战俘和缴获的牲畜等战利品,每天都会被朱慈烺召去銮驾,言传身教征战的经验。
朱和墿受宠若惊,如同小学生上课,耐心认真的听讲,时不时的掏出小本本记下。
朱和墿很享受这段时间,甚至不想回京,因为这是他二十年来唯一一次独占父爱的机会…..
大军行进一个半月,抵达征西都护府的大本营吐鲁番,朱慈烺命人将俘虏和牲畜战利品全都放置吐鲁番,为建设西域做准备。
这时,入冬后的第一场雪也下了起来,鹅毛般的大雪一连下了两天,给东归的大队人马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雪停后,大军继续行进,三日后,大军抵达哈密,数万人马在城中过上了春节,朱慈烺在军中与众将士共同迎接天武二十一年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