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 起點-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危及鑒賞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孤岛谍战
在汪伪中,与重庆联络不算什么。现在,甚至有人削尖脑袋想跟重庆的人交往。这些汉奸卖国贼,看到了日本的穷途末路,纷纷为自己寻找退路。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但是,如果与中共联络,会被视为异类。
在反共上面,汪伪与日本是齐心的。
听到崔开聪有通共的嫌疑,双方都很紧张。日本方面甚至打算,如果崔开聪在规定没来南通,就要派人把他抓人。
虚拟王朝 红虎
胡孝民倒是希望崔开聪能拖延一下,哪想到,崔开聪接到通知后,迅速赶到了南通。到南通后,第一时间就向胡孝民报告。
“没有提前来南通迎接参座,万望见谅。”
崔开聪生得牛高马大,说话跟洪钟似的,他一脸的横肉,腰间的驳壳枪斜挎着,帽子也没戴正,怎么看怎么没有军人的模样。
胡孝民冷着脸说道:“你与共产党联系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是你说还是我说?”
崔开聪摇了摇头:“共产党?我只杀共产党,从来不会跟他们联系。”
胡孝民拿出施共伍写给崔开聪的信:“不跟他们联系,那这封信是怎么回事?”
崔开聪看到这封信反而轻松了:“共产党就喜欢用这一套,我都不看这些信的。”
胡孝民突然说道:“你说说汤家园的布防情况吧。”
“好。”
崔开聪以为得到了表现的机会,将自己团的部队配属,详细向胡孝民报告。胡孝民可是个大人物,如果能得到他的青睐,以后就要飞黄腾达了。
崔开聪向胡孝民介绍的情况,很快会传给苏北人民抗日自卫军通如纵队。施共伍派人核实再,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胡孝民又会让崔开聪解释。
冰山融化之后
崔开聪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想巴结的“参座”,是来刺探军情的。
胡孝民对崔开聪的调查,使得崔开聪不能离开南通。这也是胡孝民的命令,崔开聪必须保证随叫随到。
在苏北人民抗日自卫军通如纵队作好攻击准备后,胡孝民才让崔开聪回部队。
就在崔开聪回到部队的第二在,苏北人民抗日自卫军通如纵队在地方民兵武装的配合下,对汤家园地区展开攻势。
因为时间紧迫,仅用了十天时间,先后拔除杨家码头、靴筒池、三角渡等12个据点,重伤伪军团长崔开聪,使汤家园方圆数十里无日伪军据点。
崔开聪逃回南通后,刚住进医院,就被宪兵队带走。至于他身上的伤,自然是不会顾及的。
这次,胡孝民没来南通,因为他已经对崔开聪的通共作出了判断:崔开聪团完全在配合施共伍的苏北人民抗日自卫军通如纵队,不仅将汤家园地区拱手送给施共伍,还把他的部队也葬送了。
日本人对崔开聪很是失望,占据天时地利,竟然被新四军给收拾了,他的部下简直就是一帮乌合之众。
崔开聪如果死在汤家园也就算了,他逃回南通,日本人反而痛恨他。再加上胡孝民的“结论”,崔开聪在医院被带走了。
他本来就受了重伤,到了宪兵队后,还没怎么折腾就死了。
崔开聪一死,他的事情自然就盖棺定论:他被共产党蛊惑,有意识地将部队送到新四军嘴里,断送汤家园地区的大好局面。
几天之后,新四军第六师第十六旅在溧阳地区发起周城战斗。只用了一天,就攻克周城、社渚、南渡等据点,歼伪军300余人。
如果没有日军的配合,伪军在江苏根本就站不住脚。日军现在也是日落西山,日伪军与新四军作战时,伪军的枪口经常朝天放空枪。
甚至,日军的军事行动,已经有伪军提前报告。至于据点的情况,如果需要,新四军可以派人去据点问。只要亮明身份,伪军会非常配合。
这次的周城战斗,那几个据点的情况,就是伪军主动报告的。有些据点,我军还没开始进攻,据点内就举起了白旗。甚至,伪军还敢打死据点内的日军,代此向新四军表明心迹。
胡孝民经常会研究地图,他时刻会关注各个占领区的情况。看到新四军的根据地越来越大,清乡区都快被根据地包围时,他心里总是会很高兴。
按照这样的形势发展,不出一年,江苏大片地区将重新回到我军手里。现在的苏北绥靖公署,管辖的范围缩小了不少。
“孝民,听说了吗?”
胡孝民正在办公室时,突然接到了许均鹤的电话。
自从特工总部变成政保局后,他们各管一块,联络反倒少了。
胡孝民问:“听说什么了?”
萌女难嫁 水叶泠
许均鹤这样问,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回想最近的事情,并没发现有何特别之处。
许均鹤轻声说道:“汪先生的病情恶化了。”
汪即卿体内有一颗子弹,一直没有取出来。以前在日本治疗时,日本医生不建议他动手术,说非常危险。
然而,最近汪即卿被病痛折磨得痛不欲生,只能去日本动手术。据说手术很顺利,只花了二十分钟就把弹头取出来了。
然而,弹头取出来后没几天,汪即卿的身体突然恶化。
胡孝民心里一动:“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如果汪即卿死了,原本就摇摇欲坠的南京政府,怕是很快就要树倒猢狲散。
汪即卿身边的二号人物、三号人物,已经与重庆暗中建立了联络。军统的电台,就放在周费梅南京的家里。南京政府的文件,军统能第一时间获取。
许均鹤轻声说道:“听说情况很糟糕。”
他的政保局第二局,已经迁到时候南京,对汪即卿的情况,自然也最为了解。
胡孝民吃惊地说:“那怎么办?”
许均鹤说出“情况很糟糕”,说明汪即卿已经很危及,随时都有可能没命。汪即卿此时还在日本,信息传递不及时,说不定已经一命归西都不知道。
長生 堂
许均鹤说道:“你来趟南京,我们一起商量吧。”
胡孝民虽不是专业特工出身,可他对形势的判断,有着非同一般的判断力和敏锐力。
ps:今天在老家办酒,没时间码字,可能只有一章,明天争取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