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vlek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戰後熱推-225jv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什么,挥军北上?”邓百川闻言刷的站了起来,其余人也是一脸震惊的望着他。
慕容复哈哈一笑,“邓大哥别激动,我不过随便说说。”
邓百川这才松了口气,他还真怕慕容复一时脑热,自以为可以横扫天下了。
慕容复确实只是随便说说,他当然不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如今大元虽败,但尚余三十万兵马,据城而守的话可抵百万雄兵,就算大元不善守城打个折扣,五十万还是抵得上的,如果慕容家劳师远征无异于送菜,白白葬送大好局面。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大元马上就会上演一出夺嫡大戏,铁木真若是够果决,直接传位忽必烈或许能够挽回局面,否则要么忽必烈惨胜,要么四分五裂,无论哪一个结果,大元都会一蹶不振,十几二十年内休想对中原造成威胁。
不过就算以襄阳城为起点征战天下,先打哪倒是一个问题,先打宋?大义问题不好解决,先打金?有长江天险在,除非将神龙军调过来,可这样天枢军和天璇军何去何从还是没解决,先打清?似乎有点太远了,不划算啊。
想到这他扭头看向身后的阿朱,“阿朱,金廷和清廷这段时间有什么消息么?”
“有。”阿朱点头道,“大大小小的消息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有两个。”
“你说。”
阿朱继续道,“早在一个月前,吴三桂公然反清,自山海关出兵北上,一路势如破竹直逼京城,而恰在此时,金蛇营袁承志纠集了一批反清势力,占据山东直隶一带,并呈燎原之势向四周蔓延。”
慕容复闻言脸上没有多少意外之色,这个消息他早就收到了,当时他忙着备战蒙古,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甚至还下令除了襄阳城和大元的消息,其他消息一概不要往他这里送。
想了想他问道,“天地会和台湾郑家有什么反应?”
阿朱道,“台湾郑家有心逐鹿中原,奈何鞭长莫及,连岸也上不了,天地会倒是乘势而起,打出了前明朱三太子的旗号,号称有二十万义军,但具体数目犹未可知。”
“二十万?”慕容复嗤笑一声,“能聚起十万就不错了。”
“因为金蛇营和天地会崛起的速度太快,声势浩大,反倒令吴三桂攻势大缓,迟迟没有跟康熙决战,生怕为他人做了嫁衣,而康熙处处挨打,却一直按兵不动,没有什么大动作,似乎力不从心。”
“不会的。”慕容复听到最后一句,立刻笃定的摇摇头,“以康熙如今的实力,足以跟吴三桂抗衡而绰绰有余,他只不过在等一个机会,一举将所有反清势力一网打尽。”
阿朱没有多说,继续道,“金国前段时间趁长江流域防御空虚,集结兵力意欲出兵南下,但不知为何迟迟没有渡江。”
“呵,还能为什么,”慕容复冷笑一声,“完颜亶生性懦弱,想乘势分一杯羹,但又不敢直接对上襄阳城或对上大元,所以他想等我跟铁木真两败俱伤才会下决心出兵。”
聽說妳很叼 晚安黎晨
前段时间,吴薇曾说过金国很可能会与大元联合一起进攻襄阳城,事实上铁木真确实派了使者出使金国,但后来这件事不了了之,就是因为完颜亶此人野心不小,可胆子却很小,不肯冒险,否则又怎会错过千载难逢的良机,如果那个时候他真的跟铁木真联合起来,慕容复还真不好应付。
“公子,”这时邓百川开口道,“咱们是否可以先出兵攻打金国?等收拾完金国,大清那边也打得差不多了,可不费吹灰之力将其扫平。”
慕容复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邓大哥,刚才你还怕我头脑发热,挥军北上去打大元,现在你的头脑却比我还热,那长江天险是那么好打的么?”
邓百川讪讪一笑,“是属下失言了,长江天险确实要从长计议。”
慕容复皱眉思绪片刻,终是摆摆手,“算了,出兵之事容后再议,不急于一时,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事?”
闖入男校抓駭客
邓百川没有继续追问,他知道这关系着慕容家的将来,自然需要时间好好考虑一下,因此转而问起了别的事,“公子,关于蒙古大军的尸体,该如何处置?”
这倒是个问题,自古以来,马革裹尸是沙场将士最好的归宿,但这是胜利方才有的待遇,至于失败方……
慕容复沉默片刻,“入土为安吧。”
遮天屍道
極品修真女友 覺明果子
邓百川点点头,吴薇神色微动,“地下那些,恐怕不能埋。”
慕容复闻言怔住,普通尸体自然可以挖个坑埋了,可襄阳城地底密道中的十万大军尸体全都浸有毒素,一旦埋入地下,非但会影响周围的土质,还会影响到地下河道,甚至引发瘟疫。
他不由朝程灵素看去,“灵儿,你有什么好办法么?”
程灵素神情有些凝重,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可不可以先将他们身上的毒素清理掉,再土葬?”
她虽然事后在地下密道中放了许多携带解药的蛇和老鼠,但那只能起到整体环境清理毒素的作用,要说能替每一具尸体解毒,根本就不可能。
慕容复摇摇头,“灵儿,那是十万大军的尸体,不是十具百具,我们不可能花费那么多人力物力在他们身上的。”
程灵素当然知道这一点,微微叹了口气,“那就火葬吧。”
在华夏大地,人们都讲究入土为安,而火葬却是一种惩罚,只有罪大恶极之人才会施以火刑,但这也是无奈之举。
解决了尸体的问题,邓百川迟疑了下,问道,“公子,那北边的十五万战马……”
慕容复微微一笑,“怎么,邓大哥想据为己有?”
邓百川连忙摇头,“不不不是,属下只是想说战马放在那里始终不是长远之计,得想个办法妥善安置,又或是充分利用起来。”
“算了吧邓大哥,你想要就直说好了,又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却是阿朱开口调侃一句。
慕容复当然知道邓百川的心思,目光闪了闪,“这样吧,自今日起,天璇军开始扩军,扩至二十万,那批战马优先补齐到天璇军中,剩下的便交由邓大哥处置。”
此言一出,众人均是吃了一惊,他竟还要扩军?
吴薇秀眉微蹙,“一次扩充这么多军队,会在短时间内给慕容家造成极大的压力,望你三思而行。”
“是啊夫……夫君,”霍青桐也开口劝道,“如果真抽走那么多战马,邓大哥怕是汤都喝不上了。”
“哦?为何?”慕容复眉头微皱,他的盘算是霍青桐分六成,邓百川分四成,但现在看来,似乎他还算漏了什么。
只听霍青桐解释道,“这一战天璇军战马损失不小,就算合上战场缴获所得也才堪堪十万匹,如果扩军二十万,至少也得补充十三四万战马进来。”
慕容复恍然明白过来,略一沉吟,“那好吧,减掉五万,扩至十五万吧。”
邓百川面露喜色,如此一来相当于他跟霍青桐一人分得一半。
之后几人又商讨了几件事,包括原襄阳守军如何处置,襄阳城战后恢复运转,乃至犒赏三军、伤亡抚恤等,都是一些不大不小但又很重要的问题,慕容复实在烦不胜烦,索性大手一挥,“除了出兵和驻军之事,其他的你们自行决定,不必再来问我了。”
打发众人离开,霍青桐却独自留了下来,慕容复愣了愣,“怎么,青桐还有事么?”
“夫君,我……没什么,就是许久没有见你了。”霍青桐欲言又止。
“是吗?”慕容复淡淡一笑,招了招手。
霍青桐走到他面前。
慕容复一把将她抱到怀里,“青桐,今天你的嘴那么甜,是有什么事要求我吧?”
霍青桐本欲挣扎,听了这话马上安静下来,低声道,“什么都瞒不过你。”
“你既然叫我一声夫君,我们便是一辈子的夫妻,夫妻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
霍青桐默然片刻,终是说道,“我想回草原去看看我父亲。”
慕容复敛去笑意,“你知道了?”
“嗯。”霍青桐点点头,眼角闪烁着泪花,很快泪珠止不住的往下掉,“这两年我一直很想他,本想等襄阳战事结束就回去看看他,没想到……”
慕容复抚着她的背心,悠悠叹了口气,“是我不好,应该早点让你回去跟他团聚的。”
“那你肯让我回去吗?”
“当然,”慕容复立刻答应道,“不止你,还有你妹妹,还有我,我们三个一起回去,祭拜一下他老人家。”
至尊囚後
霍青桐哭了一会儿才缓过来,脸颊微红的抹了抹眼泪,“我今天又在你面前哭了,你一定很想笑吧。”
“什么话,你不在我面前哭,难道要跑去别的男人面前哭?那我可要家法伺候!”
霍青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你这人,明明知道人家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在江湖當大俠 滴水淹城
“哎呀,不跟你说这个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等……”慕容复脱口就想说等襄阳城诸事顺畅再出发,可这样未免叫佳人觉得他在敷衍她,遂改口道,“你别急啊,至少要先派人去把你妹妹接过来,然后天璇军事宜交接完毕才能走。”
霍青桐虽然心急,但也明白分寸,忽的想起什么,她又说道,“我还有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