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臨高啓明討論-第三百一十六節 融資(二十一)相伴

臨高啓明
小說推薦臨高啓明临高启明
那我肯定想办法挤出流动性……哦,你想说的是,接任的不是我老婆的情况吧……
“这个口子一开,承担风险的不是一条船上的兄弟,就是兄弟们的娃。”刘翔苦口婆心地劝道:“咱们就一个小圈子,低头不见抬头见,不论什么岗位,主持什么工作,最后决策的时候谁又比谁多一票呢?现在,咱所在这个时空,可不是原来啊!”
周围听到这句,沉默了好一会,才又对刘翔拱了拱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筹款手段我不管,我只问你,手头真没抵押物么?”刘翔把话题引回了开头。
周围仔细思索了一下,放下了“哄哄哄”的路线,对刘翔说:“东南亚公司的摸底还没完,主要是散布南海的各处商栈的存货以及合同实在是难以快速清查,所以公司整体估值我现在也说不好……”尤其是原东南亚公司有49%的股份是收编的海盗集团的,东南亚公司资产转移了,国有股划走了,这49%的股份怎么处理?这颗是个大雷,排除之前他周围根本不敢拿东南亚公司的名头来用。
“现在完全可用的,只有47条正在运营的贸易船,船本身估值……大概10万到14万之间。然后就是这些船正在跑的贸易单和今年已经确定的长期合同,但这些同样要等摸底结束才有个说法。”周围毫不犹豫地按照“当当当”的路线,把本来就准备在最近一两年淘汰的老旧风帆贸易船给交了出来。
“你把船况、贸易记录一类的资产信息,你尽快弄出个材料吧。好歹也有个依据。”刘翔听到有实在的抵押物后,终于松了口。“第一期也不用太扣扣搜搜了,有这些船,不妨步子迈大一点。”
嗯?口子一下开这么大?
“还那什么,城建基金就别搭售了。你们南洋公司作为一级国策公司,多少人盯着!我就不抢你的钱了。”刘翔又释放了善意。
嗯哼?还有这好事?周围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有一种被抹了红酒做着按摩的牛排的感觉。
“不过嘛,筹款这事……”
果然没好事!这是上喷枪了,正面十五秒反面十五秒!
“那边几位兄弟提了个建立‘广州投资发展银行’的建议,我觉得很好嘛!南洋公司筹款的平台不如就放在这里?”刘翔微笑建议道。“当然,你要觉得私募效率更高,也可以走私募的路子。我是支持的!”
嗬!你那是不抢钱了!你这是要把钱自己攥着!
“不如……干脆……咱们一起过去讨论讨论?”刘翔继续微笑建议。
周围这才明白过来,“多少人盯着!我就不抢你的钱了。”这句可是真心实意的。但他老刘不能明抢,自然,有自己得罪了的那帮人站出来帮忙,既是自己要出气,也是要在老刘这里显显本事。而自己还有一身泥没洗呢!
从小会议室到大会议室还是有点距离的,要从西走廊拐到中间体,再去东走廊就到了。两人在路上慢慢走,互相又套了点话,周围也弄清楚了那边串联起来的有7个元老,带头的是楚河,但火力最猛的是任佑梓。两人刚接受完守在东走廊入口门卫的敬礼,拐进去没几步,就听到了大会议室那并不太隔音的门里传来了巨大的声音。
“元老院出知识、出人力、出军队,打下大片的江山!”
“凭什么!这些土著!出一点银子,就能拿到股份!”
“39%!”
“凭什么!”
暗夜女皇 午夜听风语
“还那什么国有、元老院所有。这玩意妾身不明啊!这到底是元老们的资产,还是政府的资产?”
“咱们在还好,下一代呢?再下一代呢?会不会跟秃子在湾湾一样,70年后搞个‘党产清算’出来?”
……
川帮3
周围拿眼神询问:这是……任佑梓?
刘翔拿眼神回答:你猜对了,没有奖励。
周围无语望天——俗称翻白眼。
刘翔不知道是该摊手手还是该揣手手……最终决定推门而入。
“哎呀,同志们啊,给大家介绍一下!”
“南洋公司CEO,周围!”
刘翔侧了下身子,让出了视线,用周围阻断了大会议室里无意义的发言。
周围还在想着自己公司股权结构里几个大雷的事,突然被这么推出来亮相,心里一慌,心说你老刘不讲武德,怎么上场啥铺垫都不做就把我亮出来了呢?幸好刚才和楚河已经见过面,拆掉了一颗最大的定时炸弹。他赶紧抱拳做出了经典的刘德华拜年造型,堆了满脸歉意,从左到右对着每个人问候了一遍。然后又拿出了预备好的什么:“家里闹了点内务”、“所托非人”、“拿着鸡毛当令箭”一类的话解释了一通。那七个元老也不是完全没社会经验的雏,在周围解释快要结束的时候,其余五个望着楚河和任佑梓,任佑梓拿眼角瞟着楚河,楚河因为刚才私下和周围见过面,虽然刘翔也在场,但是多少有些心里发虚。他观察了一下后,望向了看热闹的刘翔。他这一望,带动着周围也转了个身,朝刘翔望了过去。
刘翔坐在“本土派”几个元老中间,身陷藤椅之中,两手搭在扶手上,右手手指还一根根打着轮转地敲击着扶手,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过来了,才开口说:“昨天楚河同志反应情况后啊,我就觉得这个应该不是个例,很可能是普遍现象――咱们过度扩张了嘛!肯定会降低统治力的!”说到这,“忙碌”的右手还伸出来做了个下劈动作应景。
然而好几个元老心里都在吐槽:咱可以不用P社世界观么?
“所以啊,在小周这个典型事例的警示下啊,我们立刻对行政作风问题搞了一次突击检查,结果嘛,果然发现了不少旧规陋习的封建残余!”
哦,这样我就不是个例了,只要混在大家一起里面我就能脱身……等会,在我这个典型事例的警示下?
“不过嘛,这个事情,该走的法律程序还是要走的。咱们元老院依法治国嘛!所以最终的结论,还是要等全部涉案人员的调查结束了再说。”说到这,刘翔给了周围一个看似安慰的眼神。“现在呐,大家还是一起群策群力,帮忙把南洋公司这个一级国策公司在咱们广州地面上的业务逻辑理一理,看看怎么样才能又快又好地支持南洋公司各项业务的筹建,同时,能给咱们广州的经济发展带来更多的助益。”
周围收到那个“安慰”的眼神后,迅速理解了真实的含义――最后结论怎么下就看你现在的了。后面那句则是定了调子:筹建要搞,还得搞成,但必须“给广州的经济发展带来助益”。
“要不,小周先说说咱俩刚才讨论的东西?”刘翔指了指已经递给了张允幂的《会议记录》,周围顺着望了过去,却发现张允幂一边看一边却……流露出不屑的表情。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咋回事呢这是?!这是看不起我的方案呢还是……看不起老刘的记录呢……唉!咱离开会议室的时候老刘也没给我看记录让我签字啊,他写的到底是些啥来着?
周围还真猜对了,张允幂看着刘翔的《会议记录》,心中一屏屏的“就这?”,对刘翔的“速记”水平表示不屑……且不说速记内容不完整,这字平时看他签个字什么的还行,这写快了写多了……写的就跟鸡抓的似的。算了,帮他誊一下吧。
周围见刘翔指定了话题,就把刚才那一套开发湄公河三角洲的方案又细说了一遍。说到筹款计划的时候,楚河和任佑梓的表情就很精彩了:这个方案跟他们准备的太像了。等周围把抵押物说清楚后,张允幂只多用了5秒就刷刷刷写完最后一排字收笔了。
听完周围的讲话,众人的目光又汇聚到了刘翔身上。这让周围有点惊讶,这“七人众”有求于老刘,这样捧着,他可以理解。本土派,还包括王企益这样的中央专员,也这么给老刘面子?这“府尊”做的可还行啊!
刘翔这次倒是没拿乔,直接接了话解释道:“小周这个提议,我是很高兴的。咱们鼠疫过后,马上要迎来连续两年的旱灾。但从一般古籍上我们很难找到这两年旱灾的规模和程度,一句“大旱”就飘过去了。而与历史相比,我们还有额外的负担——我们从各地拯救的流民,在历史上大概率是不会跑过来吃这边的米的。咱们元老院肯定要给他们也备一份口粮,这会更加加重咱们的负担。而广州,作为岭南地区首屈一指的大城,再加上咱们经营多年的‘善名’,肯定会大量吸引逃难人口。那么我们除了加紧春耕备耕、维护水利设施,以及,去临高讨饭。”说到这里,刘翔缓了缓,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胸口,才又接着说:“现在好像又多了一条路,也就是小周的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