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43熱門都市言情 重生資本狂人-第0718章 越內鬥越混亂,越混亂越內鬥熱推-nwgph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
商业犯罪案件的调查和审判过程,远超常人想象地复杂。
到了年底,佳宁商业诈骗案的调查还无法圆满结束,更谈不上进入法庭审理环节了,而益大的问题则调查清楚了,即将提交给法庭宣判。
事实上,虽然益大堪称佳宁的影子,但钟正文连从犯都算不上,他也是被陈松清蒙在鼓里,直到最后感觉不对头了,才开始调查陈松清,逼迫陈松清解决益大和自己的关联债务,可惜为时已晚,于是选择跑路。
得知自己的案子,将于下个月,也就是明年一月份,进入法庭审理环节后,目前被羁押在荔枝角收押所的钟正文,感觉身上又轻松了几分,以至于出去放风的时候,都透着一种悠然自得的架势。
钟正文毕竟不是社会最底层的平头百姓,加上暗中听了易慧强的话,向警方积极交代关于佳宁的问题,进而得到不少照顾,羁押期间待遇不错,住单间,甚至还能吃上普通级别的西餐,属于这里的特权阶层了。
最近,钟正文所在的这个区,“搬”进来一个新邻居,即前恒隆银行董事总经理庄荣坤,倒是让钟正文的放风,多了一个聊天的好伙伴,增色不少。
诸如健康、自由等等常伴身边、习以为常得近乎感觉不到的东西,往往在失去后,其宝贵之处才被意识到。
庄荣坤刚被关进来的那阵子,有多么不习惯,很好想象,长吁短叹,坐卧不宁。
钟正文做为过来人,给了庄荣坤不少指导,还别说,效果不错,庄荣坤渐渐地适应了新环境。
这次放风,钟正文、庄荣坤便又下意识地凑到了一起。
钟正文打量着庄荣坤的气色,“庄生,这就对了,事已至此,就要看开一些。”
庄荣坤点了点头,“钟生一脸轻松,你的案子应该有眉目了吧。”
“快去赤柱监狱那里住了。”钟正文感慨道:“庄生,你说奇怪不,之前跑路的时候,我如同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等被水警抓到后,反而心里安稳了;现在知道案子要提交给法庭审理了,简直是平静无波。”
庄荣坤笑了笑,他比钟正文进来的时间晚得多,在外面自然消息灵通了,多多少少知道关于益大和钟正文的事情,包括实锤和传闻。
说句老实话,庄荣坤对于钟正文跑路,让儿子陷入父债子偿去蹲大牢风险的行径,非常鄙夷,只不过,现在大家属于难兄难弟,就没有必要较真了。
于是,庄荣坤不置可否地岔开话题道:“钟生应该是有贵人在外面施以援手吧,这也算得上一种造化了。”
钟正文有些莫测高深地说道:“我被关进来后,就变成一粒棋子了,不听指挥,连在棋盘上停留的资格都没有,谁还会在乎我的死活。”
感觉到钟正文不自觉地流露出来的那种逃过一劫的窃喜,庄荣坤若有所思。
……
放风的时间极其宝贵,很快便耗尽,庄荣坤无精打彩地返回了自己的“单间”。
没过多久,庄荣坤接到通知,律师要见他。
庄荣坤顿时精神一振,随着警员,去见律师。
“庄生,庄清泉先生托我给你带句话,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尤其涉及到之前恒隆银行与其它银行的合作。反正,人家对我们不仁在先,那就不能怨我们不义在后。”律师直奔主题道。
庄荣坤打了个愣神,之前恒隆银行与其它银行的合作?那可多了,但要论银行间合作的密切程度,再加上人家对我们不仁在先的限定条件,肯定当属海外信托银行之于恒隆银行了。
要知道,当初双方可是相互派驻董事,并担任董事会副主席。
可惜的是,张明添去世后,张家对外人的猜忌日益严重,很快就把弟弟庄清泉扫地出门了,连带着恒隆银行和海外信托银行分道扬镳。
“清泉还有其它话带给我吗?”庄荣坤沉吟道。
“没有了。”律师回答道:“庄清泉先生正在为庄生积极四处奔走,我来见庄生,还要帮庄清泉先生印证一个问题,不知道庄生是否仍记得,张明添在世的时候,曾经把多明尼加财务公司的几张美元支票,背书给恒隆银行?在这里面,海外信托银行有没有问题?”
庄荣坤思索着缓缓分析,“从直觉来讲,这种眼花缭乱的操作肯定有问题,我怀疑这些美元支票的主人,在打支票兑现和贴现的时间差,用后面的支票贴现,去堵前面支票兑现的窟窿,但没有发现切实证据,而且匪夷所思,张明添得多糊涂,才能接受这种把戏,并且再费尽心思地掩人耳目?”
……
不知不觉间,庄荣坤和律师会面的时间也该结束了,而庄清泉很快便知道了哥哥的谈话内容。
“如果推测是真的话,那张明添的玩法,可比通过极低抵押把银行存款装进自家腰包,高明多了。”庄清泉喃喃自语,“如此比较起来,我大哥被关进去,有点冤啊。”
过了一会,海外信托银行的内部消息,也传了过来,让庄清泉不由眼前一亮。
毕竟,庄清泉曾经在海外信托银行担任过董事会副主席,虽然灰头土脸地被张家赶了出来,但只要肯花心思,海外信托银行的最新动态,还是能够扫听到一些的。
张家把担任海外信托银行董事会副主席的庄清泉赶走后,又把矛头对准了接替去世的张明添,担任海外信托银行董事会主席的黄长赞。
这几天,黄长赞和张明添遗孀吴辉蕊、张明添长子张承忠的矛盾不断升级,具体的表现之一便是,黄长赞有一笔费用,被张家卡住了,今天张家装模作样地让了步,给了百分之三十,越发让黄长赞生气。
“当初我被张家排挤的时候,你作壁上观,现在轮到你难受了吧。”庄清泉一边暗自幸灾乐祸,一边动身去找黄长赞,好旁敲侧击,甚至煽风点火。
因为庄清泉有心打探消息,所以一肚子闷气的黄长赞,刚从海外信托银行总部大楼里出来,便被庄清泉堵了个正着。
见庄清泉大摇大摆地出现在面前,黄长赞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环视四周,看是否有人注意到两人。
要知道,因为恒隆银行的问题,具有不可推卸责任的庄家,现在的处境堪称众矢之的,进而被不少媒体盯着;再加上庄清泉被排挤出海外信托银行,如果张家发现两人会面,猜忌只会更加严重,导致黄长赞坐在海外信托银行董事会主席位置的日子越发难过。
庄清泉才不管这些,他就是故意高调出现在海外信托银行的地盘上,以至于说话都毫不避讳,“黄生,一起去喝茶啊。”
黄长赞连连摆手,“多谢庄生的盛情,不过,我还有事情,改天吧,我请庄生!”
庄清泉悠悠地说道:“黄生,我可是看在大家同病相怜的份上,专程过来给你通风报信的,你可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啊。”
黄长赞心虚道:“庄生要通风报信什么?”
“警方注意到了海外信托银行的某些异常运作……”玩味地笑着的庄清泉,说话留半截,稍稍一拽黄长赞,便一起坐上了车。而这个情形,正好落在海外信托银行董事,同时也是张家亲信的钟朝发的眼里。
……
在包厢里坐定后,庄清泉先顾左右言其他道:“听说,黄生也遭到了张家的排挤,日子不好过啊。”
“谈不上排挤,只是有些工作上的分歧而已。”心神不宁的黄长赞,催促道:“庄生,现在说话方便了,就请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庄清泉似笑非笑道:“黄生,你该不是认为,凭借自己和张家一起处理了多明尼加财务公司那笔帐,就真有了共存的基础吧。”
心里一紧的黄长赞,皱眉道:“庄生,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不懂。”
庄清泉呵呵一笑,“懂与不懂,没什么关系,反正黄生知道,警方已经开始调查这件事,就行了,我也尽到了朋友的本分。”
不想和庄清泉过多纠缠的黄长赞,摸清了庄清泉找过来的用意后,便不愿继续耗下去,起身告辞。
望着黄长赞上了自己的车,庄清泉眼里闪着恨意,“都不是好东西,坐牢一起好了!”
……
黄长赞以为自己和庄清泉的短暂会面很隐秘,第二天若无其事地来到了海外信托银行总部大厦,结果被年轻气盛的张承忠找上门来兴师问罪,“黄叔,该避嫌还是要避嫌地,庄清泉是个什么人先不论,因为恒隆银行问题,庄家现在可是麻烦不断,处于舆论漩涡当中,这时候,你怎么还能往上凑呢?莫非,黄叔和庄清泉有什么外人不知道的交情?”
“庄清泉突然找过来,我也莫名其妙。”黄长赞有气无力地解释道:“等到了包厢后,我才弄明白,原来庄清泉是要提醒我,警方已经开始调查多明尼加财务公司那笔帐了。”
张承忠脸色一变道:“黄叔,你就算编借口,也犯不着提起这件事吧。我可提醒你,在这个秘密上,大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不要想着拿去和庄清泉谈条件,免得自己先进了大牢。”
见张承忠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解释,黄长赞别提多窝火了,当即拍了桌子,质问道:“你非要我辞职走人,才肯相信我的解释吗?”
不成想,张承忠打蛇随棍上道:“黄叔,这可是你自己提出要辞职的。”
黄长赞顿时面红耳赤,讷讷无言。
张承忠反过来“安慰”道:“黄叔放心,这些年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虽然是主动辞职,我们也要对得起你,还是按照提前退休的流程处理吧。”
黄长赞好不容易才透过来这口气,冷笑道:“好,我就顺了你们的意思,祝张家的江山千秋永固。”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