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txt-第二百零七章 轟傳天下,海島明月讀書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船舱阴冷、潮湿。
伴着哗哗的水声,龙骨和甲板吱呀作响,仿佛随时都会散架。
昏黄不定的烛光下,是一张张惨白腐烂的脸,而远处,还有几具捆着的棺材砰砰作响。
狗日的!
杨老九心中低骂一声,将手中包裹递了过去,沉声道:“这次的报酬,多添了些,还有,下次能不能弄些好货,别拿这些破烂玩意儿糊弄人!”
对面,一个肤色铁青,脸上长着脓疱的老者笑眯眯接过包裹,打开后里面全是银两,还有几瓶丹药。
“是,是…”
總裁 的 心尖 寵
老者点头哈腰,“如今这世道,死尸不少,但僵尸就要费些时候,您催得太紧了。”
“那是你的事!”
杨老九哼了一声,“你不肯用心,有的是人想挣这钱!”
老者尴尬点了点头,“还请杨管事多担待,小老儿必尽心尽力。”
杨老九满意地点了点头,
“把货抬进去吧。”
一帮人顿时上前,抬着死尸和装有僵尸的棺材鱼贯而出,走上码头,又进了一间仓库密室。
火光下,上千肤色青紫的铁甲尸兵整齐排列,另一边则是巨大的工坊。
所有抬进来的尸体依次浸泡、腹中塞上符纸,体外镶嵌铁皮,又投入阴气池中进行酝养。
这里是澜州,杨家炼尸房。
只见垂垂老矣的澜州镇国杨家老祖肃穆而立,手上戴着一排铜戒指,随着他的挥舞,这些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铁甲尸军,整齐地穿刺进攻。
旁边,杨家嫡孙杨赤玄眉头微皱,恭敬拱手道:“老祖,这阴兵借法威力…似乎并不大,我们为何要这样费心培养?”
“这些不是用来对付修士的…”
杨家老祖摸了摸胡子一脸沧桑,“可知我为何不搭理开元门?”
杨赤玄疑惑地摇了摇头。
杨家老祖眼中闪过一丝阴郁,“若他们老老实实选个皇帝,取了这天下又何妨,杨家第一个响应。”
“但他们现在弄的那些东西,只以功德论收获,术法平民也能学,我杨家加入之时,就是灭亡之始。”
“那张真人虽然术法通天,但行事太过猖狂,不久必为禁地所灭,跟着他的那些人也难逃一死。”
“到时,杨家就率十万阴兵入境,取了开元门地盘,再与其他禁地镇国家族谈判,则天下定矣!”
说着,杨家老祖缓缓转身,看着杨赤玄微微一笑。
“到时,你便是那开朝的皇帝…”
杨赤玄脸色胀得通红,眼中满是激动,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不断磕头。
“老祖运筹帷幄,赤玄多谢老祖栽培…”
“哈哈哈,怪不得你杨家不识好歹,原来还做着皇帝的美梦!”
门外忽然响起讥讽的嘲笑声,随后澜州钦天监都尉元空带着大队人马一拥而入。
“元空,你好大的狗胆!”
杨赤玄大怒,浑然没了富贵公子的风度,脸色狰狞嘶吼道。
但他却没有注意到,旁边杨家老祖脸色惊慌,已经哆哆嗦嗦跪在了地上。
“小老儿恭迎上使!”
杨赤玄心中一惊,只见周围不知什么时候以阴气弥漫,一个浑身滴答着水珠的夜叉缓缓出现。
夜叉抓了抓肚皮,阴戾粗糙的声音响起:“澜江水府已与人族达成盟约,互不侵犯,你以后就归他管。”
说着,指了指元空。
“什么?!”
杨家老祖猛然抬头。
这夜叉是与他联络的邪祟没错,但说出的话,却着实令人难以相信。
“假的,假的!”
杨赤玄忽然疯狂,指着夜叉吼道,并且呛的一声拔出了宝剑。
他比杨家老祖还难以接受,刚刚有了当皇帝的希望,转眼就被像狗一样移交。
“找死!”
夜叉顿时大怒,钢叉一绞,黑色古怪力场出现,顿时将冲上来的杨赤玄撕得血肉四溅。
本也想反抗的杨家老祖,却发现自己根本提不起胆子,满脸苍老磕起了头。
“上使息怒,元都尉,杨家遵命…”
夜叉哼了一声,转头看着元空,“移交完毕,澜江水府规矩森严,以后江上若有妖鬼害人,尽可斩杀,与我们无关。”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说着,身形渐渐消散。
一世 兵 王
元空拱了拱手,随后看向跪在地上的杨家老祖,沉声道:
“你杨家行事,自有人严加审理,该死的活不了,该活的也死不了。”
“你也看出了,新朝当立,开元门就是纲领,张真人亲自定下一条门规,即便你是囚犯也要遵守。”
杨家老祖嘴唇发抖,
“元大人,是什么规矩?”
元空吸一口气,两眼怒瞪,嘶声吼道:
“人族,至死…不跪!”
与此同时,澜州通城人族圣庙内,庙祝打着瞌睡,神庭钟和三位正神神像前香火缭绕。
堂下,澜江河泊的虚影跪在地上不停磕头,满是祈求:
“神虚道友,还请通融,我不想当水府邪祟养的猪,愿意世代守护人族。”
神虚法相缓缓出现,眉头紧皱喝道:“星主说的没错,真是首鼠两端,想当人族正神,你何德何能!”
“走吧,记住,从今往后,尔等皆为淫祀,维持基本香火可以,但若敢用邪术恐吓生祭,必让你神魂魄散!”
“小…小神遵命…”
澜江河伯跪在地上,心中几乎悔断了肠子。
人族与禁地盟约轰传天下,闻者无不动容。
有人欢喜、有人震惊、有人坐立不安。
打听消息、安排后路、破釜沉舟…一个个镇国家族各怀心思,开始暗中谋划。
各大禁地自然也收到了消息,不过他们没有异动,也懒得理会,只猜测是澜江水府对人族有所图谋…

与澜江水府结盟一事结束,张奎次日便回到了泉州。
虽然有竹生坐镇,开元门也派来大量人手,掌控泉州大小事务,将其纳入神朝体系。
但前提是,灵教或其他海外禁地不会捣乱,来了张奎也能挡住,要不一切都是泡沫。
当然,还有一件要事,就是参加元黄组织的仙道盟约聚会。
……
明月皎洁,海潮连天。
夜空中,张奎驾云而行,一边喝着小酒,一边看着下方海面。
对于人族来说,海洋既代表着神秘,也代表着恐怖。在这个世界尤为如此。
泉州有不少海商,但最远也只是去过南部诸岛,换些宝石香料。
曾有人想要走得远一些,但无一例外都没回来,倒是陆陆续续有龟山、鬼船等传说传回。
就连近海也不安全,张奎端坐云端之上,往北就能看到海洋深处,一片阴云笼罩电闪雷鸣,黑光直冲天际。
那就是“三山”中的玄阴山。
比起“四洞五水府”,“三山”更显神秘,从未见有什么东西出世,但也险恶至极,生人勿近。
道闯乾坤 顿顿蛋炒饭
张奎虽有诸般好奇,但现在诸事缠身,也没时间去探究,倒是这次可以向元黄打探一番。
腾云驾雾速度极快,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前方就突兀出现一座小岛。
周围碎礁遍布,岛上迷雾笼罩,月光洒下,氤氲迷离,十分奇妙。
这便是聚会地点明月岛。
张奎云头通幽术探查,岛上倒是无甚恶瘴,郁郁葱葱,竟还有些古迹存在。
他有点奇怪,弄个聚会而已,元黄为什么要不远千里,来到这海外孤岛上?
就在他奇怪的时候,岛上已传来元黄清朗的声音:“张道友既然来了,何不下来饮酒赏月?”
不死传说之永恒之王
“道友这地方真有些偏…”
张奎哈哈一笑,驾着祥云缓缓落下,只见这是一片山顶古迹,岁月沧桑只剩斑驳石台。
上方四方相对,各安置了石桌蒲团,摆满了瓜果灵酒,只剩一个空位,三道目光齐齐看着他。
元黄自不用说。
西方坐着一紫袍妖魅女子,细白脖子下全是花蔓纹身,神情慵懒,背后三根硕大白尾轻柔摇晃。
北方居然坐着一秃头僧人,虽然四只眼睛肯定是妖物,但眉间古井不波,气度十分沉稳。
张奎微微一笑,
“见过各位道友。”
这二妖眼中倒是毫无敌意,同样微笑着回礼:
“见过张道友。”
落座后,元黄当即介绍了起来,原来这女子叫褒无心,是灵教一名山主。
张奎这两日也是打听了不少,知道万妖洞灵教有大大小小的山头,统领便是山主。
那个披着黄袍的四眼和尚,则叫波那罗,是来自天河水府的大乘境邪祟。
张奎坐下后,元黄也不废话,感叹了一声道:“张道友,我们这仙道盟约人虽少,却是志同道合,守望相助。”
“原本明年中元才会让你知晓前因后果,但如今还需你大力相助,却是不好再隐瞒。”
“千年之前,这座明月岛有个古秘境,我与其他二位道友因缘巧合进入,原本互相厮杀,却因找到一物而摒弃前嫌,成立了仙道盟约。”
“哦,是何物?”
张奎有些奇怪,他们到底找到了什么东西,能够让彼此放下成见。
元黄微微一笑,看向了四眼僧人波那罗,“道友,开始吧。”
这四眼僧人哈哈一笑,从怀中抛出了一个石盘,花纹古朴,灵韵盎然,嗡嗡嗡飘荡在空中。
紧接着,元黄和那妖媚女子褒无心,也同时抛出了一个石盘,三个石盘在空中上下层叠,瞬间灵光笼罩,在下方出现了一个光圈。
元黄微笑着伸手一挥,那光圈顿时缓缓飘向张奎上空。
张奎倒也不惧,这东西明显是个古器,却丝毫感不到危险。
下位者鄙
他抬头看向光圈,此时那光圈正好与天上明月重合。
张奎瞬间愕然。
从光圈望向明月,只见上面月海之中,竟隐约有成片的宫殿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