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ptt-第一百九十章 比試三相伴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凰久儿心知墨君羽这次是真的动怒了,她将袖子一扬,轻轻拂过他的面颊。
仿佛一根羽毛撩过他的心尖,使之心头微微一颤。
还有那熟悉的香味,无不都在撩拔着他的自制力。
墨君羽:…这是在邀请他么?
这个撩人的小妖精,难道她不知道这个动作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墨君羽心里几近崩溃,但是面上依然面无表情,甚至是更加冷沉。
凰久儿见他脸色沒有缓和,反而更差了,心里将星儿踩在泥地里狠狠的摩擦了一遍。
她刚刚实在是不知该如何应对墨君羽,脑抽了才会去求助星若世界里的三只。
然后星儿就出谋划策,给她出了这么个馊主意,说是这一招保管能将男人制服。
呵!去他妈的,甩个袖子就能将男人制服,她脑抽了才会相信。看吧,脸都被打肿了。
没法子,凰久儿只好老实认错道歉,“墨大公子,我真的知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嘛。”
“不要顾左右言其它,认真回答我的问题。”
说一句喜欢他这个人,很难吗?
墨君羽今日算是跟她杠上了。
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他一定要弄清楚。
凰久儿似乎脾气也上来了,都跟他道歉了,还想怎么样?
她都还没计较他骗她这事,居然还跟她叫板。
于是两人互相瞪着对方,谁也不低头。
直到墨林提醒他们已经到了,两人仍然罔若置闻,依然相互对峙着。
最后,还是墨君羽先松了口。
他幽幽的叹了口气,拉过凰久儿将她抱在怀里,鼻尖轻触她头顶的发丝,闻到沁人的香味,心里一片柔软。似乎刚刚的不悦也一扫而空。
久儿能在他身边,他还奢求些什么?
武至无疆
他拥着她,没有说话。
凰久儿静静靠在他怀里,也没有说话。耳附着的地方,一颗扑通扑通跳着的心,强劲却有些失了规律,正如她自己的心跳一样。
墨君羽恋恋不舍,将她松开,站起来,大长腿优雅的往前迈了一步。腰微微一弯,如墨的黑发从背后散落至胸前。修长的手轻轻撩开帘子,一缕光线顿时倾进马车内,洒到他眉梢处。
“墨君羽。”凰久儿低吟出声。
墨君羽身子微微一顿,保持着撩帘子的动作。
“不管你今后如何,我都在你身边。”凰久儿的声音很轻,似喃喃自语,但传到墨君羽耳畔却又是那么的真实。
每一字每一句,犹如叮咚清泉,跳跃于心间,甘甜如蜜。
唇缓缓的勾起,喉结一滚,跳出了一个舒心的“嗯”。
简单的回应,沒有过多的言语,表示他已知晓她的心思。
落下的帘子,摇曳摆动。遮住了马车外的风光,也挡住了墨君羽修长伟岸的身影。
车内的光线又昏暗了几许,却更显车内人那一双灼灼生辉的明目,如绮丽瀚海的星空,璀璨夺目。
墨君羽终于出现,墨林跟清风几人也终于舒了口气,一颗提到嗓子眼的心,也终于能安安稳稳的落回肚子里。
这么多人都眼巴巴等着主子,主子要是再不出来,他们都不知道要不要冒死打断主子的好事。
当下属当到他们这份上,也真是没谁了。
“主子。”墨林上前一步。
墨君羽微微额首,回头深情的望了一眼马车内,唇又扬起一丝愉悦的弧度。即而又将眼神一一跃过四大护法。
清风几人气息一凝,寻思着主子这颇含深意的一眼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几人思来想去,想起主子先是看了一眼马车,再又想到马车内的人。几人后知后觉了然明白了。
主子这是让他们守着久儿姑娘吧。
害,就算主子不吩咐,他们也一定会将久儿姑娘看护好。就算将主子丢了,也不能将久儿姑娘给丟了。
清风得意的扬眉,“主子,我们明白了。”
墨君羽满意的看了他一眼之后,才开始缓缓的迈步,向冷璃那边走去。
冷璃早已等的有些不耐烦,见墨君羽过来,虽是面带微笑,但说出的话却着实算不得好,“楼主,我还以为你在马车里藏了个美人,两人温存忘乎所以,连跟我的约定都忘了呢。”
墨君羽一身矜贵,淡定而立,堪堪能俯视倚进太师椅里的冷璃。
居高临下的气势,已然压了他一筹。
对于他的话,墨君羽充耳不闻,只稍稍扬了扬眉梢,得意之色尽显。
他马车内还真藏了个美人,只可惜,答对了没有奖励。
墨君羽的孤傲,冷璃没有不悦倒是宁家的人先不悦了起来。
“风鹤楼楼主,你未免太自恃清高了吧。”说话的是宁宇。
对于以前的风鹤楼他或许还会忌惮几分,但是现在嘛,一个早已消失在众人视野里的衰败势力,有何好怕的。
“聒噪!”对于宁宇,墨君羽一向是不给予眼神,话也是能少说一句,绝不多说一个字。能回他两个字,那也实在是忍无可忍。
宁宇气的咬牙切齿,他倏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墨君羽怒道,“叫你一声楼主,已经是给你面子了。你还真以为,自己还是以前那个风光的风鹤楼楼主啊。”顿了一瞬,冷笑道:“风鹤楼早已消失,你这个楼主也只是有名无实罢了,有何可得意之处。”
凰久儿耳力不凡,听到宁宇说,风鹤楼早已消失时,心中震惊不已。
她掀起窗户帘子,朝清风招了招手。
清风走过去,恭敬的抱拳行礼,“久儿姑娘有何事吩咐?”
凰久儿抬手示意他再走近点。
清风犹豫了一瞬,面露为难之色,忖在那一动不动。
他要是跟久儿姑娘挨得近了,主子会削了他的皮吧。
他不敢,久儿姑娘求放过。
凰久儿脸色一沉,不虞的看着他,凉凉的开口,“清风,我要是跟你主子说你欺负我,不知道会怎样?”
清风欲哭无泪,露出讨好的笑,连连求饶,就差给她跪了。
久儿姑娘,不带这么冤枉人的啊,真的会出人命的啊。
最后在凰久儿的淫威下,清风胆战心惊的,一步三回头,慢慢的朝凰久儿小步移过去。
凰久儿笑着安慰他,“清风没事的,只要你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我是不会告诉你主子的。”
人生若只如初见
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