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左道傾天 愛下-第七十章 黑豬咋了?讀書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余莫言与独孤雁儿点头,关于左小多所说的这一点,他俩也已经感觉到了。
但左小多就是左小多,一共也没正经多一会,便即又忍不住贱意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这比翼双心神功实在是槽点太多,左小多实在是不吐不快。
挑着眉毛快活的笑道:“当然了,若是余莫言以后想要花心,或者是想要找个小三小四的,又或者对什么女的突然动心……雁儿姐那边也是第一时间就能知道的;甚至比余莫言自己发现的还早,常言道,心动不如行动,嗯,这可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解读,就是字面上的解读,你们都懂得吧?哈哈哈哈……”
余莫言一头黑线。
独孤雁儿一脸无语。
刚才说话说了这么久,刚刚有些奇怪,左老大今天怎么都没犯贱呢?
好不习惯啊!
才刚这么想着,某人的贱劲就来了。
贱气四溢,一时间令人不能逼视。
贱人一旦不再矫情,是……真贱哪!
“解决办法,难道没有?”独孤雁儿皱着眉头。
“有。”
余莫言沉声道:“第一个解决办法,我们自己迅速变强,只要我们变得强大起来了,就再没有人敢拿我们练功,打我们的主意了,按照老大的说法,只要我们快速晋升到飞天境,这种炉鼎的基本要求,就破了!”
“第二种呢?”
“第二种……就是暂时离开这里,同样是等到修炼到飞天境,再回来,再现于人前!”
突破飞天境?
这说法说来容易,但真正落实于实际,岂止是难于登天,此世九成九的修者,能够登临御神,就已经是稀世天才,还有许多机缘的累积,想要再进一步,晋升飞天,将是难上加难,否则人情令的限制,又何必定在飞天境之上?!
余莫言的脸色坚毅。
独孤雁儿一看余莫言的脸色,哪里还不知道余莫言不愿意,也不可能离开这里,登时握着余莫言的手,轻声道:“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左小多叹了口气。
他比谁都明白余莫言的想法;换成他自己,也不会走。
走了,就等于逃了;对自己武者心境,必然有难以修复的损害。
不走,留在这里,不断的与道盟的人交战,第一,能报仇,第二,能磨练自己,提升自己。
到了余莫言与独孤雁儿这种修为境界,历练提升,比起修炼提升更加重要得多。
这也是当初左小多非要一个人出去历练的原因!
因为,闭门造车,已经不能达到修炼的要求。
但这样的历练战斗,却又存在实实在在的巨大危险了。
“你怎么打算?”左小多叹口气。
“我不走!”
余莫言眼中是滔天的杀气,还有至极的仇恨。
他本就是性格偏执之人,此刻更是因为被触及到了底线,生出至恨!
不报此仇,怎么可能走?
完全可以说,从现在开始,余莫言这辈子,就和道盟杠上了,不死不休!
“你坚持不走的话,将会造成雁儿姐的危局,时时危机,步步死地。”左小多再次叹口气。
“我不怕危险!”
独孤雁儿勇敢的道:“莫言在哪,我就在哪,此生,定要与道盟周旋到底!”
左小多一阵阵的心乱,直嘬牙花子。
又自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端详余莫言与独孤雁儿的面相,却是越看越觉得头痛。
实实在在的,就是厄运之相。
虽然现在看起来,不再是浓重异常的死气,但厄运仍旧可能随时化作死气。
一个不好,就是中道夭折,一命呜呼!
这都完全不用考虑的事情。
“这样子……”
左小多沉吟半晌,道:“到现在为止,你们俩的这一次厄运,应该是已经过去了。但是下一次却是说不准的。”
在将连续两滴气运点甩出去,又再仔细为两人看过面相之后,左小多终于道:“既然这样……我送你俩几句话,一定要牢牢记住了,为彼此记住。”
“老大请说,我们一定牢记,不敢或忘。”
余莫言闻言顿时打起了精神。
以余莫言对于左小多的了解和信任,自然很知道左小多如此郑重嘱咐的几句话,或者便是自己和独孤雁儿将来一生的祸福所系!
左小多看着两人的脸,一字字道:“由来真情系双心,自古难出负心人;比翼鸳鸯怕鹰隼,并蒂莲花惧风尘;不见沧海休有泪,经风经雨莫经云;三年不走云中路,六载莫踏三清门;白山岂是英雄地,黑水方蕴梦魇魂;一朝妖气冲霄起,便是苍天莫言沉;平生不惧阴阳主,登临九霄再破云。”
独孤雁儿与余莫言认真记忆,将这一首诗完完整整的记录下来。
双方心底流通,再三确认无误。
左小多仍旧是满满的不放心,道:“可有哪一句不懂?我再为你们解释解释?”
这般主动,在左小多看相生涯里,绝对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余莫言也不客气,道:“不见沧海休有泪,经风经雨莫经云。”
“你们的面相,现在虽然仍旧是厄运重重,不过中含紫气,也就隐蕴了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之兆;只要没有见到彼此的尸体,就要心充希望。这是前一句,后一句则是,你报复也好,战斗也罢;可以经过道盟任何一个实力,但与你仇怨最深的云氏家族,不可去触碰。”
左小多皱着眉道:“莫言,我知道你性格强硬,个性偏执,现在更是心存愤恨,但是,你若是还将我当老大,你就听我的,不得妄动!”
余莫言沉吟着道:“我当然听老大的,老大不让我碰,我就不碰。不过……如果云家的人找上门来,难道还不能碰么?”
“经风经雨莫经云,经,乃是你主动经过。”
左小多道:“只要不是你主动,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哦,我明白了。”
余莫言眸子中闪过一抹狠辣之色,道:“我这一生,除非是到不了巅峰位置,否则,这风云两家……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左小多笑了笑,道:“此次事了,你俩去黑水之滨历练吧。”
“黑水之滨?”
余莫言与独孤雁儿听到这个地名,同时喃喃的说了一句,尽都是心下惊异莫名。
因为两人原定计划,便是先来白山历练,等到臻至化云巅峰之后,就要去黑水之滨,斩杀那边肆虐的几位妖王。
而此刻,这行动居然由左小多说了出来。
“嗯,你们俩的机遇,应在黑水,而不在白山。”左小多道:“具体更多的机缘,我也不知道,但是……你们随心而行,到了那边,随意而做就是。”
余莫言与独孤雁儿都是认真点头。
他们俩不知道的是,有一句话左小多没有说。
余莫言若是经过了黑水之滨,当真得到了自己的机遇,将会成为大陆所有人的梦魇。
其杀伐前路,一往无尽。
那是纯粹的杀气滔天的机遇!
但左小多感觉余莫言自己能处理好。
毕竟,这次是带着独孤雁儿去的,有自己的爱人在身边,余莫言自然会尽最大的心力,控制自己的心神不被煞气所摄。
如果独孤雁儿处理不了,那么将来左小多再另想办法就是,车到山前必有路。
“小心小人,尽量少与人接触;提防内奸,若是可能的话,尽早成亲!”
左小多对余莫言与独孤雁儿道。
独孤雁儿登时红了脸。
余莫言也是瞪了瞪眼,但看到左小多的严肃的脸色,顿时知道左小多这句话不是开玩笑。
余莫言道:“既如此,这次事了后,我们回到玉阳高武和老人家商量一下,若是都没什么意见,我也不等什么大陆之战,日月关扬名立万了,先成家结婚再立业吧。”
独孤雁儿俏脸遍布红霞,低下了头。
左小多翻翻白眼,神棍气息刹那间就化作了猥琐男神韵:“呵呵,莫言啊,有没有人说过你人样子也就过得去,但想得是真美啊!你以为你说了,你丈母娘就能立马同意?!人家辛辛苦苦养了十几年的水灵灵的白菜,你这头猪想拱就拱?”
左小多鄙夷道:“还是一头黑猪!”
王爵的私有宝贝
余莫言黝黑的脸上露出来一丝窘迫,恼羞成怒的冲口而出道:“黑猪怎地了?黑猪就不能拱白菜了?黑猪也是猪!”
独孤雁儿急忙阻止,却已经阻止不了。
余莫言这番话说的极为顺畅,瞬间就完事了,然后就懊悔得只想打自己嘴巴!
左小多笑的打跌:“哈哈哈……你们都听见了吧?余莫言自己承认是猪!黑猪也是猪,至理名言,脍炙人口,发人深省啊!”
话音未落,已是大笑声连番响起。
李成龙等人都冒了出来。
“听到了,一头黑猪!”
“对,黑猪想要拱白菜!”
“而且人家丈母娘还没同意!”
“这头黑猪自己觉得很有把握的样子!”
“吼吼……今天算是见识了,居然会有人承认自己是猪,而且还是头黑猪。”
“……”
余莫言大怒,冲上去与大家大打出手。
……
正在闹的时候,左小多眉头一动。
小龙一脸兴奋的飞了回来!
那等雀跃到了几乎要跳着走路的样子,哪里还能不引动左小多的注意!
这小子,这是……发现好东西了!?
……
【今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