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神遊諸天虛海 起點-第670章百忍讀書

神遊諸天虛海
小說推薦神遊諸天虛海神游诸天虚海
“叫我当‘天帝’?”张远山道。
“是啊,组织上决定了,由你来担任这一届的天庭帝君,执掌诸天万界,三界十方,无垠多元。怎么样?这么一想,是不是就感觉浑身颤栗,兴奋到不能自己?恨不得现在就走马上任?”
轻轻一笑,黑袍的真武道人右手一握,手掌之中微微在泛起层层涟漪,这一方一世·诸天时空维度仿佛是被他握在手中蜷缩起来。
而林青的左手指尖微微一动,冥冥中一道从此刻时间线上分裂而出,朦朦胧胧,若隐若现,无限微缩的时光支流就此被他轻轻捏住。
穿越 者 纵横 动漫 世界
玄冥幽渊间,一卷黑白太极图陡然在那道时光支流中展开,化成一道流光金桥横跨无垠宙域,遮盖一切,也亦是冻结那道时间线上的万象森罗,使其锚定稳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现实】!
超级大宗师系统
在一旁的莽金刚看到林青如此浩瀚且微妙的彼岸大神通,眼角一阵微跳,不禁感叹:“好神通,好申通啊!当真举诸天若微尘,微妙浩渺至极!”
在这方多元时空,彼岸者纵然皆是“一切时空永恒大自在”,也一样皆是横跨无间时光大河始终,能将无尽无限的时光因缘当做发酵好的面团一样随意揉搓。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虽是结果相同,但每一位彼岸者所使用的手段都是截然不同。
如他孟……莽金刚,便是以《元始金章》为根基,以“道一印”做因,以“虚空印”抹除时光荡起的涟漪,再以“无极印”开辟崭新时光支流,完美!
毕竟“元始九印”每一印皆是彼岸级大神通,是元始天尊拆分自己诸多至高权柄后的极致延伸。
尤其是开始的几印,更是瑰宝中的瑰宝,不入彼岸根本不能明了其中万一的神异。
但只要入得彼岸层次,就能使传承者在最短时间里凝炼出三千道果雏形,达到古老者,甚至是最古老者的层次境界!其中无数元始开天辟地大神通,又岂是一句“把握时光”就能囊括?
而他的那位二哥,作为以“时光”证道彼岸,他若想把握时光,则是干脆地在宙光大轴上斩下一块一层时光轴线,从诸天源头处以真实编织真实,一层层覆盖而上,以此代替所有时光!
“天帝踏光阴”在可从来都不曾是一句空谈!
至于眼前的这位“真武道人”……
虽一样是把握住了时光大河中的无穷尽焉变数,并是一指便锚定住了自己所期待的未来,但他所用手段在莽金刚眼中却是又另有一番别样滋味。
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有别于当今诸天万界所有已知彼岸者,甚至是有别于当今那浩渺武道体系之外的另一别样的力量体系!
外道?
异道?
诡道?
莽金刚似是回味一杯甘醇美酒般轻轻吧唧几下嘴。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像林青这般完全脱离自己这方多元世界体系之外的别样力量,即使没有谈坐而论道,仅仅是彼此道轮光辉的轻微触碰,就已经给予他许多从前不曾有过的灵感,直让他在追寻【道果】的道路上少走好几个纪元的时间!
大学我们一起走过 婉华
“若是能与这位天尊毫无保留的论道一番,亦或是能相互交流一下彼此的根源大道……或许我……”
三千大道从无高低之分,无贵贱之别,无远近之辨,更不曾有所谓先天、后天的筛窦。
所谓“道在屎溺”便是如此。
但这并不意味着彼岸者无有层次级别的划分。
“一证永证,一得即永得”虽是正理,但你以一道虚幻大道结为“真”,合为“实”证得彼岸,是彼岸至尊。
我 不想 逆 天 啊
而我三千虚幻大道皆是凝炼真实,并是以此证道。
荣誉 绿窗幽梦
两者之间,真就没有一丝差别?
更何况,彼岸之上亦有将自己道轮之辉覆盖寰宇时光每一寸角落,上至遥远不知多少纪元之前的开天之前,下达漫漫终焉无量纪元之后的终末之后“古老者”。
“古老者”之上有将三千大道凝结为近乎雏形“道果”的“最古老者”。
而在“最古老者”之上更是有那“一说就错,一想就谬”的【道果】!
一层层拾级而上,其中又有几位彼岸能挣脱?
“呵呵呵,雕虫小技,不敢班门弄斧。”林青听到“莽金刚”隐隐感叹似毫无所觉,只轻轻一拂虚空。
遥远不可测的时光深处,那黑白阴阳鱼交缠组成的阴阳道卷显化的造化金桥,瞬息间大放异彩,灼灼其华。
金桥之下五色毫光弥天盖地,封锁十方,彻底的将这整片宙域的时光大河所蔓延交错的无穷变数冻结了起来,没有让此地与任何一道别样“时光轴”得以错位。
莽金刚:“(﹁“﹁)你特么在逗我玩呢┐(─__─)┌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知计较这些事情的时候。
既然眼前这位真武没上他的当,走进名为“天帝”的深坑里,那他也就自然是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就行了。
至于林青举荐张远山当天帝……
莽金刚稍稍寻思一下,这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啊……
身为三清超脱道果时,指定的背锅王,莽金刚本身就代表着“三清一体”的绝对意志。
而眼前这尊真武天尊,更是代表着未来坐于玄冥宫中三千大罗道君的集体利益。
只要他们两者的利益保持一致,很多事情完全可以私下里就商量着解决了!
至于张远山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呵呵呵,反正是自己家的弟子,不坑白不坑。
至于以后万一一不留神要把张远山给坑死了,那不是还有真武吗?
张远山是他的弟子,他还能眼睁睁的看着张远山去送死?
幽幽暗暗之间,道人似掐起一道印诀。
他的头顶之上,圆满如似明月的大象道轮中,一朵混混沌沌的庆云铺散,涨缩不定,仿佛无限大,又仿佛无限小,高渺无上,神圣庄严。
其身侧缭绕着的金灯缨络大放光明,伴随庆云之光照彻十方,宇宙虚空顿时如同水波一般泛起涟漪波纹,隐隐约约的,那道被林青以玄冥黑水冻结住的时间轴,自虚空转无极,自外而内蜷缩坍塌成一点混沌细毫,不增不减,不垢不净。
“张儿,你以后如果不努力的话,我就只能把你的名字改成叫“百忍”了。”莽金刚伸手摸摸张远山毛茸茸的脑袋,突然语重心长地说道。
张远山:“…”